第7章 【七】

作者:独角鲸
更新时间:2017-11-04 15:32
点击:938
章节字数:45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


“我出来得有点急,没...没带包,所以身上什么都没有...”站在地铁取票机面前的珪雁有些头疼地看着林木森。

“噗嗤。”林木森忍俊不禁,“诶我说,你不会是来找我蹭吃蹭喝的吧?”

“虽然我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好像...确实是只能这样了。”珪雁有些无奈,但这种时候也只能厚着脸皮了。

“好吧,”林木森拿出钱包来,“所幸我今天是带了一些钱的,虽然不多吧,但让我俩吃个饭稍微玩玩应该还是够的。”说罢帮珪雁买了张地铁票递给她。

“你不用吗。”珪雁接过票问。

“我有这个呀。”林木森拿着地铁卡在珪雁眼前晃了晃,“走吧。”

珪雁是第一次坐地铁,感觉有些新奇,跟着林木森有样学样的过了安检。下了手扶梯的时候发现要坐的那班地铁刚好在站,于是林木森赶紧拉着珪雁挤上了车。

车上人很多,小个子的林木森几乎是被圈在珪雁怀里的,林木森倒是没觉得怎么样,珪雁则从她牵自己手往里跑就开始脸红心跳。

似乎感受到了珪雁的不对劲,林木森抬头看了看珪雁,吓了一跳: “你不舒服吗?怎么脸这么红的?”

“没事,可能是太热了吧。”

“噢,那你忍一下,我们很快就到站了的。”

“嗯。”珪雁点点头。


两人最终的目的地是水族馆。

“这家水族馆是新开的,我一直挺想来的,正好今天就把它看了,你觉得怎么样?”

“你喜欢就好。”

“也对,毕竟是我花钱,你没有发言权哈哈哈。”

“嗯对。”珪雁笑着应和。

走进馆内首先是一条隧道,恰到好处的灯光照射下,透过四周环绕的巨大透明玻璃可以看到很多五彩斑斓的鱼类,美轮美奂。

林木森睁大着眼睛,一手指在玻璃上,一手拉着珪雁看,十足十的小孩子。

林木森一边"哇"着一边拉着珪雁这边看看那边看看, 看见什么不常见的厉害物种了就几乎是趴在玻璃上了,还要弯着眼睛和小动物们打打招呼什么的。

嗯,神情动作和周围三四岁的小孩子差不多就是了。

珪雁没怎么看海洋生物,对于她来说,林木森比那些都有吸引力得多。


两人就这么缓慢移动着,走出了隧道,往里便不止是鱼类了,五花八门的海洋生物在不同的玻璃容器里游来游去,好不惬意。

林木森四处看着,被一处放着宣传海报的窗口吸引了目光,走上前才了解到是鬼屋。

工作人员介绍到,这个鬼屋具有一个故事性的背景,是以真实事件改编的,事件的重点环境是个湖,与水有很大关系,设计者就将之糅合进了鬼屋设计,十分有意思。

林木森眼神一亮,转头期待地看着珪雁: “玩这个吧!”

珪雁是有点怕这类东西的,但她没有反驳。

两人坐着一搜小船划进一个黑漆漆的洞穴里,并排坐着,各自带着头挂式耳机,里面正在讲述着背景故事。

林木森倒是一点儿不怕的兴奋样,珪雁就不太好了,虽说表面一脸平静,但明显僵硬的身体暴露了她内心的想法。

洞穴内阴风阵阵,时不时飞过的不明生物都能吓得珪雁一个激灵。

都是假的都是假的没什么好怕的,珪雁一边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一边闭着眼睛进行深呼吸,耳机里说的什么完全没注意听。

耳机里讲述故事接近尾声,鬼屋要进入正题了,林木森摘下耳机转头想和珪雁说些什么,却发现珪雁闭着眼睛一脸紧张,于是用手推了推她。

"怎么了?你不会是在害怕吧?"

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的珪雁被林木森吓了一跳,一睁眼才看见一脸笑意的林木森。

"...没有。"

"哦,好吧。"看不出来还是个挺傲娇的人,"那故事已经结束了,前面不知道会有什么耶~"

小船持续前行中,渐渐出现一些奇怪的声音,突然珪雁大叫了一声:"啊!”整个人往林木森的方向靠去,黑暗中只能模糊看见珪雁双手乱挥着把什么东西从船边打进了水里。

林木森拉着珪雁的手安抚似的说:"别怕!那是工作人员是假的啦没有危险!但是你再晃动人就要掉下去了!"

原来是藏在水里的人突然用手扒住了船边,湿漉漉的手摸到了珪雁,但还没来得及做些别的动作就被珪雁一巴掌拍了下去。

珪雁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脯:"太逼真了,摸到我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就是要逼真才好玩嘛,怎么胆子比我还小的啊你~你怕刚才怎么不早说啊,你说就不来了嘛。"林木森哭笑不得。

"你花钱我没有发言权。"你喜欢我舍命陪君子。

"噗哈哈哈,你不要这么一本正经说笑好吗?”林木森握住珪雁的手,另一只锤了锤自己的肩膀,“不过别怕啦,我在这呢可以保护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林木森的鼓励起作用,还是珪雁整个人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林木森握着的手上,鬼屋后面倒是进行得比较顺利,珪雁虽然仍旧害怕却也没有过度惊吓了。

逛完水族馆,林木森又带着珪雁去吃东西。

“我跟你说,那家阿姨做的牛肉面真的超级好吃!都算是我发现的小秘密的,带你去吃真是便宜你了。”林木森走在珪雁旁边开心说着。

“那我很荣幸了。”

“那是自然,你可真得谢谢我,一般来说这种店不容易被发现的。”

“谢谢。”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么正儿八经的人。”

“是,有点无聊的意思?”

“不是,挺有趣的。”林木森笑着回答,“你还挺有趣的。”

“......谢谢。”

“看!到了,就是那!”

林木森快步走过去,熟练的找到个位置坐下,喊着: “老板!来两碗牛肉拉面!加肉的!”然后向珪雁招招手,“过来呀!”

“诶,来了。”

这家小店店面不大,不过还干净整洁,走进来就闻到一股香味,客人不少,倒显得热闹。

珪雁不是第一次见这家店。

在梦里,她来过很多次,不过终于可以真正的尝一下这家面了。

不一会儿两碗面端上来,牛肉整齐的盖满了整个碗被鲜汤漫过,中间是一小堆酸菜,绿色的葱花香菜点缀在上面,鲜香四溢。

“快尝尝吧。”林木森递了勺筷给珪雁。

在林木森的注视下,珪雁小心的吹了吹然后喝了一口汤,温热的汤进入口腔刺激着味蕾然后滑入喉咙,珪雁眼神一亮,林木森迫不及待的问: “怎么样怎么样?”

“非常好喝!”

林木森听完一脸满足的说: “嘿嘿是吧,面和肉更好吃的!”说罢将自己面前的面拌了一下然后专注的吃了起来。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珪雁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吃着面前的牛肉拉面。

吃完东西的两人继续在街上逛着,走着,夜晚的S市仍旧很热闹。

两人去了很多家奇怪的店,在里面看见什么有趣的东西都要试一试,然后在看了标价以后相视一笑默默走出来。

路过了发出五彩斑斓的灯光的音乐喷泉,林木森拉着珪雁靠近去看听它播放的音乐,然后舀了一手水向珪雁泼去以后跑远看着她笑,珪雁状若生气地去追她。

看见了路边卖艺唱歌的人,驻足聆听以后,摸摸钱包留下自己为数不多的一些零钱以示鼓励。

当林木森意识到自己该回家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两人才急急忙忙地赶向地铁站。

“啊啊啊这么晚回去肯定要被我妈训一顿了。”林木森看着因为没电所以黑着屏的手机抱怨道,“怎么关键时候就没电呢?”

没有得到回应的林木森抬头看了一下珪雁,却发现她脸色苍白着。

“你怎么了?!?”

“没事...有点冷而已。”

林木森拉起珪雁的手说着: “是有点冰,但现在也不冷啊,你不是晕地铁吧?”林木森揉搓着珪雁的手想让它变得暖和一些,“不是太热就是太冷的。”

“可能吧,有些晕。”

珪雁当然不是晕地铁,她也完全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检测器的提示灯又变成了橙黄色。

等到下了地铁,珪雁开始觉得视线有些模糊,腰酸腿软,口腔里甚至有些血腥味,但她仍然坚持要送林木森回家。

“反正没多远,你一个人回去不安全。”

本来担心珪雁身体让她自己先走的林木森听次便也不再反驳,顺从的和珪雁走在回家的路上。

十分钟不到的的路程珪雁却走得异常困难,她必须克服身体上的疼痛并且不能表现出来,但即使这样,她也希望能和林木森再呆得久一些。

到了林木森家楼下时,珪雁让林木森把眼睛闭上,说要感谢她。

“你不是要整我吧?”虽然这么问着但林木森还是乖巧的把眼睛闭上了。

珪雁从口袋里摸出戒指,拉起林木森的手,迅速为她戴上。

意识到什么的林木森立刻睁开眼抬起手就准备摘下戒指: “这不行,太贵重了!”

珪雁捂住她的手阻止她: “没什么贵重的,不是什么金银珠宝的,不信你自己看。”说着轻轻松开手。

戴在林木森手指上的戒指通体乳白,修饰着简单的花纹,中间镶了一颗粉色的宝石,简单却很特别。

“真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材质很普通,唯一特别的不过是因为它是我设计的。”反正你一辈子也不会知道它是我牙齿做的,也不会知道上面的花纹是由GL变形设计出来的。

“但你也不该送我戒指的吧?”

“嗯......这个是想送给她的,可是......没来得及给她。遇见你是一种缘分,送给你也算了结我一个心愿。何况你今天陪我这么久还花了很多钱,总该是表示一下的,我身上也没带别的什么东西,就只有它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你转身就可以把它扔了。”

“不是不是没有不喜欢。”

“那希望你能常常戴着,我就很开心很开心了。”珪雁笑着说。

“......好。”林木森不再反驳,“那我先上去咯?”

“嗯。”

说完林木森转身离开,没走几步又转过身仿佛要说些什么,但还没说出口已经突然被珪雁抱进怀里。

“抱歉。”我对你撒了很多谎,“还有谢谢。”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珪雁觉得自己和林木森只能是两条相交的直线,从无限远的距离到相交一点然后又渐行渐远。

以前的距离是一个世纪的时空差距,现在的拥抱是最初也是最后的相交点,而以后的距离,大概是生与死。

突然被抱住的林木森没有说话,只是抬起手拍了拍珪雁。

“好了,你快上去吧,别让你妈妈担心了。”珪雁收拾好情绪放开了林木森。

“嗯......我们还会再见吗?”

“......会的,我们这么有缘不是吗?”珪雁握紧了戴着检测器的左手,强撑着微笑。

“那,下次见!”

“嗯,下次见。”真希望还能再见。

林木森转身走进居民楼,飞快的跑上了楼,消失在珪雁的视线内。

而珪雁站在原地已经泪流满面。

她低着头捂住自己的心口,分不清是身体上的折磨更痛苦,还是这场分别更痛苦。

人果然都是贪心的,之前的自己只想见见她,现在却想再多见见她。

我耗尽了所有的勇气,付出了一切从一百年后赶来只为来见你一面,几乎已经没有勇气去面对接下来的失去了。

但是果然强留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世界是会付出代价的,而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不留痕迹的消失,就象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珪雁忍着痛苦转身背离林木森的家,在昏暗的路灯下,向着一片黑暗缓缓走去。

瘦弱的身影逐渐被黑暗吞没,只能隐约看见,一点红光。


【尾声】


如果不是手上这枚戒指确实存在着,林木森几乎要以为一年多前的那场相遇不过是一场梦。

那天因为玩得太晚,一回到家就被妈妈训了一顿勒令马上睡觉,也不知道是玩太久太累了还是怎样,自己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等到第二天一早醒来,才发现自己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和一个全然陌生的人呆了那么久甚至还玩得很开心,林木森每次想起都觉得自己可能是脑袋秀逗了。

“林木森!出来招待下客人!”

“诶来了!”林木森将戒指塞回衣服领口——她用一根黑绳把戒指穿起来挂在了脖子上。

学生戴着戒指总是不合适的,林木森又想着和那个人说的话,便一直这么戴着,绳子够长,放进衣服里看不见挂的是什么,一般也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

林木森离开房间路过客厅向厨房走去,看见正在切水果的林母,凑上去问: “外面那几个人是谁啊?”

“刚搬来的新邻居,你泡两杯茶倒杯果汁端出来啊。”林母交代完便端着果盘出去了。

不一会儿林木森便端着东西出来,林母招呼着说: “这就是我女儿,来快和叔叔阿姨打个招呼!”

“叔叔阿姨好。”林木森笑容甜甜的打完招呼然后把两杯茶递给面前的男人和女人。

“诶谢谢!”结果茶的人道了谢,又对林母说: “你家姑娘真可爱。”

“嗨!其实可能闹腾了,还是像你家文静点的好!”林母摆手说着。

“你好呀,我叫林木森。” 林木森把手里的果汁递给一直没说话的女孩。

女孩站起来,点头接过果汁说道: “谢谢,我叫珪雁。”



——END——


脑洞是源于一场自己做的梦啦 早就起了个开头只是最近才努力把它填完。
虽然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小故事 作为第一篇完整写完的小说也有很多不足 但还是希望看到的人可以喜欢这个故事。
再次感谢阅读【鞠躬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宣来池
宣来池 在 2018/01/17 12:10 发表

标题:很棒


有点没看懂,所以这个时空的雁出场了,另一个时空的雁死了,那还是很虐,
那雁会做梦梦见到林是因为这个时空的雁是林的女朋友吗,
又或者说雁只是穿越到了一百年前,碰见了一百年前的恋人吗

祭司TL(路人甲)
祭司TL(路人甲) 在 2017/11/14 23:11 发表

很棒,加油

显示第1-2篇,共2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