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三】

作者:独角鲸
更新时间:2017-11-04 15:06
点击:546
章节字数:25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三】


阮如安的联系来得并不晚,珪雁在第二天工作的时候就接到了她的电话,于是珪雁破天荒的早退了。

珪雁刚出公司大门就看见阮如安向她招手,于是珪雁小步跑过去,注意到她身边站了个高大挺拔的男人。

“介绍一下,这是我师兄,许沐风。因为你的情况可能和他研究的东西有点关系所以我把你的事告诉他了。”

“你好,常听安安说起你,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珪雁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先坐上来吧,我们先去你家看看。”

“嗯。”

于是三人坐上自动驾驶舱,前往珪雁家。

到珪雁家以后,许沐风拿了些奇怪的金属仪器在珪雁家里摆放着,珪雁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

阮如安说所有的猜测都还没有证据支持,所以他们在测试一些东西,需要等结果出来再告诉珪雁。

在珪雁的房子里停留得不久,三人便离开去了许沐风的研究所。

珪雁是第一次到研究所这种地方,从一栋白色的半球状建筑物进去以后乘坐电梯便向地下去了,然后在许沐风七拐八绕的进了一个摆着乱七八糟仪器的房间,珪雁被安排做了很多奇怪的检查。

做完检查的珪雁就坐在沙发上一直看着阮如安两人忙这儿忙哪的交谈着也不给自己解释,饶是一向冷静的珪雁也觉得有些忍不住好奇。

终于,阮如安和许沐风坐到了珪雁的对面,一脸严肃的看着她。

“......怎么了?”

“不知道这么和你解释你能不能明白。”许沐风缓缓开始说。

“无论是人还是动植物,甚至是没有生命的物品,周围的一个大环境都有着各自专属的一种频率,而我的研究就和这种东西有关。在听了安安对你的描述以后,我们两个就猜测,你的这种状况是否和我们研究的频率有关系。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件事。曾经有过一家三口和你一样,也是搬家以后,他们家的儿子说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听见古代那种兵马厮杀刀刃相接的声音,但他并不是做梦梦见,也只有声音没有画面,仿佛就在固定的时间会有人播放这样的一段音频给他听。后来我们研究猜测他们居住的那个地方可能是古代时某场战役的发生地点,虽然已经过去了上千年,但是周围环境却记录下了这场战役。碰巧,那个小男孩和周围环境的频率刚好有一定吻合而能够对接上,所以产生了共鸣,听见了周围环境给他重复播放的那段场景的声音。”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的频率和我搬家以后的那个地方的频率对接上了所以它给我播放了那个地方曾经发生过的事情?”

“对,根据你的描述,你不是说过林木森生活的环境并不像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吗?所以推论完全可以成立。但像你这样的不是重复一段事情,而是每次都展现不一样的内容,以梦境为载体的,我们还没有遇见过。我们刚才大致推算了你的频率和你家周围环境各种东西的频率,没有计算错误的话吻合程度相当高。但具体是为什么我们没法下定论,毕竟我们的研究也还不完全,但是如果我们能够掌握这种频率的特质并加以利用,在时空的研究上一定会有巨大的成果,甚至是能实现所谓的穿越时空。”

“林木森不是我虚构捏造的,她确实存在过,只是,和我不在一个时空......我觉得头好痛。”珪雁有些难受的揉了揉太阳穴。

“阿雁,没事吧?”阮如安有些担心地搂着珪雁。

“没事,只是一下子知道的东西有点多,需要消化一下。”

珪雁是真的不知道这样的结果是喜是悲。林木森是真实存在过的,她曾经就在自己居住的地方生活过,她并不是什么假的不存在的人,这多令人开心。

但她不知道自己,终其一生她也不知道未来会有一个叫珪雁的人,会有一个每天都能梦见她的人。从头到尾,珪雁对她的在意都只是单向的,这注定是一场无疾而终的暗恋。

“阿雁,知道了原因以后这件事很好解决的,只要你搬家,离开那里,你就不会再梦见她了。”

阮如安说得没错,只要自己离开那里,林木森就可以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

珪雁突然想到了林木森笑起来是弯成月牙的眼睛。想到了林木森因为趴在桌子上小憩印上了衣服印子的脸。想到了林木森解不开耳机线时嘟囔的嘴巴。想到了林木森跑起来时左右晃动的马尾辫。

没可能的,自己舍不得。

珪雁舍不得以后再也没法看见她,哪怕只是在梦中,哪怕一辈子都不能触摸到她,珪雁也舍不得她彻底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只能看看她在那个时空的生活也是好的。

珪雁突然想到了什么,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我,有可能见到她吗?”

“你想什么呢,虽然现在知道了她是存在过的人,但是你们生活在不同的时空啊,怎么可能能见她?!你别是被打击到失去理智了好吗?”阮如安不可置信的看着珪雁。

“是,我们生活在不同的时空,所以我去到她生活的时空不就行了吗,刚才许沐风不是也说了吗?穿越时空,不是不可能。”

空气突然安静,阮如安不可理喻地看着珪雁: “你要为了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穿越时空?!?”

“我说有可能但这项技术只是有研究方向有一定的研究理论支持,具体实施操作都是没有先例的。”许沐风皱眉看着珪雁。

“先例总是要有人来做的,如果我配合研究的话能做到吗?”

“理论上可以,但是风险极大。”

“许沐风!你别再说了!你想让阿雁给你们当实验品吗!”阮如安有些激动的站起来。

“安安!你冷静一下!”珪雁也站起来拉住情绪激动的阮如安。

“冷静一下?你才应该冷静一下吧?你知不知道穿越会怎么样?你以为是像小说电影里面那样随随便便就能做到的吗?穿越时空是一种有悖时空秩序的事情,在穿越过程中,穿越者的身体会发生改变,可能是身体内化学环境,可能是大脑的中枢神经系统,甚至包括你对外界的感知触觉,都可能受到破坏而承受巨大的痛苦!而且这还是穿越成功的情况下!这项技术没有先例,甚至没有办法用统计学给你一个成功的几率数字,如果失败的话,你可能就在时空缝隙里变成一坨什么都不是的物质了!”

“我......”

“安安说的都是实话,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我不知道林木森对你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让你会有这种想法,但是有些事情你还是多想想比较好。”许沐风站起来安慰似地拍了拍阮如安的肩膀。“好了,这个话题就到这儿吧,今天都累了,我送你们回去休息。”

去珪雁家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直到珪雁进门的时候,阮如安才拉着珪雁,一脸委委屈屈的说今天要留宿和珪雁住一天便走进了房子。

珪雁一脸无奈的说: “怎么感觉跟我欺负了她似的。”

“安安把你看得很重要,你今天的话......确实有些令人震惊,你们好好聊聊吧,我先走了。”于是许沐风挥了挥手便离开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宣来池
宣来池 在 2018/01/17 11:53 发表


我还以为是无疾而终的暗恋呢,不是啊,脑洞不错啊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