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酸奶事件发酵

作者:十字君
更新时间:2017-10-31 18:48
点击:1694
章节字数:80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长卿……”刚进门打卡,周长卿就被董秀影给叫住了。董秀影的手中提着一个满当当的塑料袋,她对周长卿说道,“这是白总买的酸奶,一会去给大家发一下。记得给丁雯多发一个,她喜欢喝酸奶。多余的放在冰箱就好了。”

“谢谢白总!”周长卿接过了酸奶很高兴地应道。

可是董秀影给完东西以后,却并没有放周长卿走,她忽然握住周长卿的小臂,将她拉到一旁小声说道:“白总这个人性子直,她昨天说你也只是一时兴起。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不会不会。”周长卿摆摆手笑着说道。

周长卿提着酸奶,心情愉悦地跟董秀影一同上楼,为同事分发“福利”。在发酸奶的时候,周长卿感觉每一个人看她的眼神都有点奇怪,她只能不停地向人解释是白虹给的酸奶。等到了苏墨染面前的时候,周长卿将手中的东西送到苏墨染手里说道:“给,白总买的酸奶。”

“白总居然买酸奶了?”苏墨染瞧着手中的酸奶,她的表情和其他人如出一辙。这下子周长卿就奇怪了。她想了想,小声问道:“怎么了?白总发酸奶有什么问题吗?”

“哦,没事儿。”苏墨染自己取了一根吸管,她咬了一下吸管才说道,“其实,白总以前从来没发过东西,我有点惊讶。”

周长卿惊讶了:“啊?这是第一次?不是吧……昨天她才骂过我们,该不会……”

苏墨染摇摇头:“不知道。”

等周长卿回到自己办公桌旁,给自己部门的两位行政编辑分发的时候,谢小庸一把拉住了周长卿的手,对周长卿说道:“看聊天消息,记得清除。”

“哦。这是白总给我们买的酸奶。”周长卿将手中的东西递给谢小庸。见谢小庸不肯接,周长卿催促道,“拿吧,每人都有。”

白虹的办公室敞开着,里面没有人。周长卿想起来昨天白虹似乎也是很晚才来的。她打开聊天消息,就看到谢小庸对她说道:“白总昨天说了,以后倒水的事情还是交给你负责。你记得每天十点到十一点帮她倒水,如果她自己来早了会自己倒。记得以后一定要用蓝色的旧瓶子!”

“好的。”周长卿撇撇嘴,说实话,这实在不是一件很上台面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谢小庸如临大敌。

周长卿坐在自己的座位没有回头,可是她凭想象都可以知道谢小庸现在肯定是皱着眉头给她打字。每个公司总有那么几个爱抱怨的员工,谢小庸就是枫晓出版社的爱抱怨的员工之一。

聊天消息闪了,谢小庸问道:“你知道白总今天为什么买酸奶?是因为她昨天跟我们两个发了脾气。她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一会阴云密布、电闪雷鸣,一会雨过天晴、春暖花开。这个人实在是太难交流了,她昨天因为一件小事这样骂我,她送的东西我真的不想喝!”

周长卿汗颜,这年头还有人为了一个水壶一瓶酸奶置气的么?她回道:“别啊,扔了多浪费。甭管谁送的,只要没下毒,照喝就是了。”

谢小庸说道:“你的性格真是好,我就是特别受不了冤枉,可能我这样的性格真的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周长卿真怕她又打起了辞职的主意,不过转而一想,如果谢小庸辞职了,那么她手头的工作肯定会交接给周长卿和唐橙。而周长卿才刚刚来公司,很多事情都还不会呢,这些事真的不得不早做打算。于是周长卿主动提议道:“昨天说的库存的事情,有空带我去看看吧,我们趁早把库存清点一下。”

谢小庸说:“嗯,我先给你钥匙。书库就在四楼,你自己开钥匙进去就行。我一会过去。哎等会!你等会去!我好像看见白总来了!”

白虹满面红光地进了办公室,她的步伐比昨天轻快不少。在见到周长卿以后,她朝周长卿点头微笑,然后自己进了办公室把门关了。

白虹还没干嘛呢,谢小庸的脸就已经开始抽抽了:“今天的水给她倒了吗?”

周长卿:“倒了倒了,你放心吧。”

谢小庸:“那就好。”

周长卿坐在座位上,想起了董秀影先前说的关于白总性格的一番话,再加上苏墨染和谢小庸的描述,她隐约感觉到这次的酸奶事件颇有些不同寻常。白虹昨天对她们几个人发了脾气,之后又给她们买了酸奶,这好像是赔罪表现啊……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心觉得不好意思呢,还是谁给她出的主意让她糊弄糊弄群众。

其实周长卿没有一点点编辑出版行业的资质和经验,在编辑这个颇具准入门槛的行业里,能够接受她这样一个连学历背景都没有的纯新人,确实是十分罕见的。周长卿对白虹的感情叫做感恩,对于她而言,白虹就是她的伯乐。而昨天的事情不过就是一个小插曲,别说是怀恨在心了,就是怨恨的情绪现在也不存在了。周长卿从塑料袋里拿了一杯酸奶和一根吸管,轻轻扣响了白虹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白虹说道。

“白总好。”周长卿笑道,“谢谢白总的酸奶。您自个儿还没来得及拿吧?我给您送来了。”

“谢谢你。”白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欣慰,她顺手将一张纸递给周长卿说道,“你去把这份表格转成excel发到我邮箱。快一点,我有急用,我的邮箱你问谢小庸要。”

谢小庸不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她也没回来。周长卿把表格打好检查了一遍,她还没有回来。原本应该再和她核实一下,但是生怕白虹等不及,再加上昨天也问谢小庸要过了邮箱地址,所以周长卿也就没有再问,直接按照昨天发审稿意见的那个邮箱地址给白虹发送过去了。

枫晓出版社的工作邮箱命名规则都是一样的,比如谢小庸是002,周长卿是003,而昨天谢小庸给的邮箱地址后缀是001,完全合乎逻辑。也正是因为如此,周长卿才根本没有想到这里面居然还会有坑。


周长卿、苏墨染、谢小庸、唐橙和高柳,她们这五个人是“中午转饭小分队”。在与其他四个人的相处之中,周长卿跟苏墨染的关系更加好一些。也许是因为性格相近,也许是因为有共同话题,也许是因为长相方面的吸引……周长卿自己也说不好,她就觉得跟苏墨染相处的时候状态很轻松,相信苏墨染也是如此。

大家都在食堂吃着,苏墨染却站在微波炉几米开外的地方,用手捂着额头。当看到苏墨染略带痛苦地站了许久之后,周长卿觉得不对劲了,她上前去用手撩起了苏墨染额前的碎发,测了测她的体温,惊道:“你怎么了?额头有点烫。”

苏墨染说话有气无力的:“我好像发烧了……”

周长卿:“啊?该不会是喝酸奶喝的吧?你难受吗?要不,下午回家休息休息?”

苏墨染摇摇头:“不了,我假期本来也不多,休息半天就得补加好多天班呢!”

周长卿没有响,她也不是医生,在这方面实在是有点无从下手。发烧最该做的就是回家休息,可苏墨染也说了不想请假,那么现在能做的就只有像直男一样让她“喝热水”了。周长卿想着这些事情,她的手就一直摸着苏墨染的额头,没有放下来。等到她意识到这个问题而抬起头的时候,忽然发现对面的苏墨染正用迷离的眼神注视着她。

苏墨染本来就长得漂亮,皮肤也是说不出的细腻。因为发烧,她的脸颊红扑扑的,她的眼神有点朦胧,就这么醉醉地盯着周长卿看。

“砰砰”

周长卿忽然听到耳朵鼓膜传来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声音,再仔细听,却发现那竟然是自己的心跳,越跳越快。她的脸一下红到了耳根,偷偷去瞟苏墨染,发现苏墨染还是一副神游天际的模样,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种说法很奇怪,不过周长卿觉得,正在发烧的苏墨染比平时更加好看了,她都不敢去正眼瞧她。于是就很自然地把眼神压低了些,这一瞧更要命了!

小碎花的紧身裙紧紧贴合身材,仿旗袍式的设计中加入了现代化的元素,让这件小裙子显得更具有灵动感。从领口开至肚脐的开叉,以中式纽扣来扣合门襟,在古朴当中又带着些许性感……

今天是怎么了,周长卿发现自己的眼神一直游离在苏墨染的身上,她顿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尤其是那条纽扣缝,其实里面是有布料遮挡的,即便是动作幅度很大,也不至于会走光。可是,周长卿就是很想去试试,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

周长卿的脑子突然秀逗了,等到她的指尖接触到了皮肤,那细腻柔滑的触感,让她猛地回过神。她发现自己的手指头已经伸到苏墨染小腹附近的开口处,而且伸进去足有半截手指!她睁大眼睛瞪着苏墨染,瞬间就结巴了:“啊……这……你这件衣服挺有意思,中间是空的。”

“是啊……”

“你的饭……好了……”周长卿也不敢再去看她,端着还冰的饭一溜烟跑了。


吃好饭,周长卿站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头,她吃完饭连碗筷都还没收拾。而白虹已经站在她的桌前等了很久了,脸色阴沉,隔着老远,也不管周围还有其他分公司的同事,就对着周长卿吼起来:“周长卿!你怎么回事情!让你发邮箱的东西呢!我没跟你说过我急着要用吗?”

周长卿不知道白虹发什么脾气,吃饭前她就给白虹发过去了,还用qq提醒了她。周长卿用余光瞟到苏墨染正在看她,而其他人全部都低着头不吱声,贾静甚至用电脑埋住了脑袋。周长卿说道:“我上午打完就发到您的邮箱了。”

以前觉得白虹挺和蔼可亲的,可现在周长卿再也不会这么认为了。周长卿看到的是一双正在慢慢变形的眼睛,那猎豹一般的眼神死死地盯着她,好像下一秒就要咬断她的喉管。白虹的眼睛慢慢变成了三角形的,并用可怕的口吻说道:“你发的是我哪个邮箱?我不是让你问谢小庸了吗?你做事情为什么不事先确认?你问过我有几个邮箱吗?你现在立刻到我办公室!”

“哐!”白虹摔上门,整个编辑部鸦雀无声。

谢小庸也小声说道:“白总让你问我,你为什么不问?”

周长卿颓然地站着,她觉得自己特别委屈。她的脑袋空空荡荡的,被白虹这样当面骂了之后,她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分神去想一想这事的蹊跷。此时此刻,周长卿心里所想的是,她已经接连两次让白虹不开心了。白虹不高兴,就会辞退她。她好不容易跳槽进了这个公司,没做几天就被辞退了,不是让人笑话吗?她觉得两只脚都是打漂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进的办公室。

“进来先敲门!”白虹吼道,“周长卿你连邮件也不会发吗?我真怀疑你以前的简历都是造假!你们银行的人就是这么发邮件的?每写完一句话都要空一行,这样的基本格式你都不知道吗?给我回去重新写!算了!我没时间给你再折腾,这事我自己来做!你回去问清楚谢小庸我有几个邮箱!”

“……是。”周长卿一鞠躬,走出办公室。

贾静好像在看她,但是很快她又用电脑遮着脸。坐在前边的董秀影正在忙自己的事情,似乎根本没有空管这里的闲事。苏墨染用同情的眼神瞧着周长卿,但是周长卿很快撇过头,现在这种状况下,她那种眼神只会让周长卿觉得更难受。

大伙都没来瞧她,可电脑上却是收到了不少消息:

谢小庸:“以后她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站在她的立场去想问题,你会被坑的。”

贾静:“你那儿的事儿完了来我这一趟,今天的公众号还是你做。”

苏墨染:“抱抱。”

周长卿感觉很难堪,也很乱。从白虹办公室出来以后,她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了,趁着重新发送邮件的当口,她将这件事的先后顺序在自己脑袋里过了一遍,等到新邮件发送之后,周长卿的思路终于变得更清楚,她理清楚了这件事的开端。一个邮箱的问题竟然牵扯出了这么大的一桩事情,周长卿不由得觉得可怕,她原本以为这个公司是没有什么内部斗争的,可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上司在给她挖坑。

首先是谢小庸。之前她问谢小庸要白虹的邮箱用来发送审稿意见,那个时候谢小庸只截图给了她一个邮箱,而那个邮箱的命名规则和大家的工作邮箱是一模一样的。因此,周长卿根本就没有怀疑过这个邮箱是白虹的私人邮箱。

其次,白虹自己也说她已经收到了周长卿的审稿意见。所以周长卿也就默认了这个邮箱地址是没有问题的。

可是白虹后来却没有收到她急需的表格,那就证明她之前也没有收到过审稿意见,那么她告诉周长卿说她已经看过审稿意见,根本就是骗人的。而谢小庸呢,她很快又给了周长卿另一个邮箱地址,也就是说,她其实早知道白虹有两个邮箱地址,故意隐瞒了一个没说。换句话说,能够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就说明谢小庸和白虹两个人都做了昧着良心的事。

周长卿突然觉得恶心了。这件事情,往好里说,是工作失误。往恶里说,就是公司内部斗争。就算她理清楚了发生错误的来龙去脉那又如何?也许是谢小庸的故意刁难,又也许是白虹自身有问题。不管怎样讲,白虹都不可能去相信一个犯了错的新员工,就算周长卿要洗清自己的罪孽,那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了。

看看时间晚了,周长卿点开贾静的聊天窗口说道:“不好意思啊,刚才白总说下午还要交给我一个合同相关的工作,我估计需要一点时间。我现在对公众号还不熟悉,做起来挺费时的。今天能不能先麻烦你帮我做一下?明天我来做。”

贾静回道:“不行我很忙。你没时间做的话稍微留一会加加班也行,不一定要卡在五点半发。”

周长卿欲哭无泪,白虹绝对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她一会要交代的合同肯定不是什么轻易就能完成的事。而贾静这边,也是一点也不肯松口。在焦急等待的过程当中,周长卿感觉到了史无前例的压力。

终于到了四点钟,周长卿紧赶慢赶地用一个小时赶制出了公众号内容。她也觉得肯定过不了贾静那一关,可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仔细做,因为白虹已经在叫她了。硬着头皮,周长卿把公众号预览发送到了贾静那里,然后赶忙进了白虹的办公室。

白虹将她叫到办公室,对她说道:“我需要签订两份合同,我大致跟你讲一下合同内容。我看你以前还学过法律,合同对你来说应该是小事。这里有一份合同给你做参考,但是我觉得这份合同做得不怎么样,里面很多地方都写得很可笑……”白虹对着那一份合同指指点点,周长卿的魂却已经飘到了天外。

草拟合同?她才在这个行业做了几天?连业务都不熟悉怎么去草拟合同?就算是熟悉了业务,她学的也只是法学双专,接触了一点皮毛而已,别人已经用了几十年的合同版式白虹都觉得不满意,仓促间让她怎么去制定一个新的合同出来?而且之前在银行审核的材料也大多是贸易合同,根本没有接触过版权合同。这种专业上的区别就好像是编辑和编剧,虽然只差一个字,却谬以千里。

可是,白虹一点也没有作为门外汉的自觉。她拿了公司的制式合同,用键盘侠的口吻吐槽了将近半个小时,接着她把合同随手一丢说道:“这个给你,桌子旁边的就是我们这次交易的样品,你拿去写吧。这个范本你一个字也不要抄,自己写个框架出来,再给我来修改。”

周长卿张张嘴,白虹就已经低头去工作了。她还想说话,就看见白虹不耐烦地咳嗽一下,伸出一个手朝她挥了挥。手里的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让周长卿心烦意乱,她根本就不知道到底从何下手。回到座位以后,看到贾静发来的新消息,更让她崩溃。贾静说道:“今天的选题不行!已经四点了!你抓紧重新做一个!”

周长卿是个要强的人,如果不是真的完不成的挑战,她是一定会咬牙自己坚持做完的。但是现在两边交代下的工作,已经完全超出了她能够承受的负荷,在这样紧迫的时间下,她根本没有工夫去满足贾静的挑剔;而白虹又不听她说的。两边相比较,周长卿当然会选择拒绝贾静。万般无奈之下,她对贾静说道:“姐,白总刚刚给我一堆事情,我今天真的来不及了……”

贾静想也没想就一口回绝:“我说了今天我没时间。这是安排给你的工作,你必须完成。以后你选题先给我看一下,省得像今天这样白做。”

其实不管是公众号,还是合同,哪一个都是压在周长卿头顶的大山。今天一天受到这样的刺激,她已经接近崩溃。跟贾静交涉得越多,就意味着能够让她安心做合同的时间越少。这个时候,周长卿想起了董秀影,可能也只有董秀影肯救她了。

周长卿咬了咬嘴唇,她快步走到董秀影面前,很不好意思地对董秀影和贾静两个人说道:“白总让我草拟一个合同,东西才刚到我手里,今晚下班前必须要写好。所以今天的公众号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再重新做一个。刚刚我也和贾静姐说了这个事情,实在不好意思,是不是可以通融一下?”

董秀影和贾静都对她的表达很惊讶,尤其是贾静,她怔怔地看着周长卿,好像感觉在看外星人,她是真没想到在被她拒绝之后,周长卿居然还敢来提这个事情。贾静忽然觉得周长卿是个很有个性的人。

董秀影了解周长卿的性格,不是万不得已她绝对不会这样做的。于是董秀影拍拍周长卿的肩膀对她说道:“那你去好好做合同吧,今天的公众号我先让贾静做。从明天开始公众号的事情你可不能再推脱了。”

“……谢谢……”周长卿一轻松,眼泪都快掉出来。

董秀影又拍了一次她的肩膀,说道:“快回去吧,别耽误白总的事情。一会她又该说你了。”


周长卿回到座位就开始查各种资料,白手起家。她连水都没喝,厕所都没上,甚至都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时候下班的。等到已经快要完工的时候,她伸了个懒腰,抬头却发现外面天都黑了,办公室里除了玻璃门后的白虹和董秀影,其他人早就已经下班走了。           

周长卿想起来,她从来就没有在下班时间见过董秀影,做上个月考勤的时候,董秀影几乎每天都是要加班的。白虹来得晚,回去得也晚;董秀影来得早,回去得晚。办公室里的劳模,无疑是董秀影了。

她俩在办公室闲聊,虽然白虹关了门,可她的声音穿透力极强,一扇玻璃门完全挡不住。周长卿在网上查合同资料的时候,就听到白虹在办公室里头和董秀影说道:“我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没有意思。我培养了那么多人,他们都走了,那你说我花那么大的精力培养你们干什么?我也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你说,是不是我的身上也有问题呢?”

这话让周长卿感觉很惊讶,她没有想到白虹这样的女强人也会发出如此疑问。她已经知道这家公司离职率相当高了,但到底高到什么程度她并不清楚。从白虹的语气来看,恐怕不是一个小数目吧……周长卿并没有因为倒水的事而心里不开心,但是今天白虹交给她的任务确实让她觉得很不合理;再加上早晨因为邮箱的事闹出的乌龙,此时的周长卿心里已经不像昨天那样平静如水了。

然而白虹的话也让她产生了一些同情,同时又有些反思。在这些事上,她的身上也存在着问题,但是白虹的脾气显然是横亘在她与员工之间的一道槛。如果之前离职的同事能够好好和她说道说道这个事情,让她明白自己的性格究竟有多恐怖,也许她可以收敛一点,也许想要发脾气的时候她可以稍微克制一下。

周长卿没有听见董秀影是怎么回答的,此时此刻她希望站在那道玻璃门后,和白虹心平气和讲话的人是自己。她希望白虹能够懂得她们这些员工心里的想法,也希望将来的工作可以顺利进行下去。

过了不久,董秀影走出来,她和颜悦色地问道:“你的合同是不是做完了?”

周长卿尴尬说道:“我还想再看看哪里有问题……”

也许是看出了周长卿的紧张,董秀影俯下身悄悄对她说道:“没事,老板现在心情不错,我带你进去吧。你快点弄完合同早点下班,已经很晚了。”

白虹果然是笑意盈盈的,从她的笑容里,周长卿并没有感到舒服,反而因为无法理解白虹突然好转的脾气而有点毛骨悚然。也不知是不是安慰她,白虹看了合同竟然说道:“还不错,你一个新人能做成这样很好了。但是有几个问题要注意一下。我们是做版权,不是做实体进出口,所有的‘进口’字样都要进行修改。还有要把具体的版权名称列举出来。这份合同不是很急,明天你做好下午再给我吧。”

白虹能够这样心平气和已经很难得了,这倒让周长卿对自己犯过的错误感觉到不好意思。她说道:“对不起白总,我这两天犯了很多错误……”

白虹打断了周长卿的话,她笑着说道:“新人犯错很正常,以后慢慢学就是了。刚才董秀影也对我说了这个事情。今天你先回去吧,以后如果你觉得工作上面有什么问题不能理解的,直接告诉我就行了,我不会责怪你的。”

白虹不说这个倒也就算了,其实在刚才制定合同的时候,周长卿是真的产生过疑问。然而那个时候怕白虹生气,她没敢讲。现在白虹坐在这里如此和蔼,而董秀影又陪在旁边,这让周长卿推翻了之前的打算,犹豫起来。她想起来谢小庸说过的话,让她顺着白虹的心意不要多事;可是她又觉得自己是银行做外汇出身的,如果这个事情不和白虹讲明白,将来出了事说不定一样还是要怪她。

既然白虹都已经这么讲了,周长卿想了半天,最后一咬牙说道:“白总,我刚才的确有个疑问。我们公司现在没有美金账户,如果上下家金额全部都以美金结算,会出现两个问题。第一是进账的时候必须用美金结汇成人民币进账,出账时再用人民币购汇出去,这样会需要支付额外的费用。第二是目前国内外币非贸易政策审核很严格,美金进账的时候在材料提供方面可能会有问题。”

“哦?”白虹的眼睛亮了起来,她朝董秀影说道,“你看,这个事情果然还是银行出身的人比较专业。那长卿你说说,我怎么做才好?”

周长卿说道:“我建议我们进出账都以人民币来结算,境内进账用人民币,境外汇款支付跨境人民币。”

白虹饶有兴致地问道:“跨境人民币?你的意思是直接用人民币付到境外?还有这样的操作吗?谢谢你给我提供的意见,我再跟张总联系一下。合同的细节你再看看,金额这里先空着,等我确定下来了你再把修改好的版本发给我。”

周长卿:“好的白总。”回身的时候,她看到了董秀影向来投来鼓励的目光,她感激地朝董秀影笑了笑,随后离开了办公室。


每天更新的时间大概是晚上七点到八点,偶尔可能会有事提前或者推迟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重华
重华 在 2017/11/03 23:07 发表

标题:1

感觉绝对是直属上司在坑人,而白总这骤风急雨的脾气也真让人难以接受

显示第1-1篇,共1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