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0-30 12:30
点击:334
章节字数:442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几个人坐在沙发上,阿毛津津有味地吃着艾宸刚刚带来的狗粮。

艾宸其实想问很多话,比如,姐,怎么突然养上狗了?又比如,这位美女又是谁?姐,你现在都喜欢女人了吗?但此时他居然没出息的说不出一句话。

气氛异常的沉寂与尴尬,艾诺随手打开电视,让这个房间里充满一些声音,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感,她很懊恼,自己刚才怎么就像被下了毒似的,那女人要亲自己,她不但不反对,还不争气的心跳加速了??

“那个...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夏梓年就是我和你们说过的....银行女。”

闻言,艾宸和魏婷的嘴巴顿时就张成了O型,这位气质出众美色出众身材出众的女人居然就是曾经艾诺口中的那个蛮不讲理的银行冰山女吗??真是人不可貌相。

什么银行女?这厮又偷偷给她起了什么外号?夏梓年额头冒下黑线,不过还是撑起了笑容“你们好,我叫夏梓年。”

“哦..我...我是艾宸。”有点害羞地挠挠脑袋“是艾诺的弟弟,亲弟弟,她叫魏婷,是...艾诺的好朋友...”其实很想加一句,也是我今后的女朋友。

听到介绍,魏婷也很有礼貌地冲夏梓年笑了笑“夏小姐很漂亮。”

“你也一样。”夏梓年依旧客套的不像话。

听着这几个人客气的对话,艾诺实在不感兴趣,而且此时的她脑袋里还是一片混乱,只有盯着电视不做声。

“艾宸长得还真是一表人才呢,还在上学吗?”夏梓年笑着问。

“嗯,大三了,学法律的。”

“哦,那以后会比你姐姐有出息啊。”

“还好啦,我姐姐也很棒。”

什么叫以后会比我有出息,艾诺怎么就不愿意听夏梓年说话呢,所以也不禁冷冷哼道“就你有出息,大富婆。”

看着艾诺那气鼓鼓的样子,夏梓年更是开心了,真是个小孩子脾气。

“那个...你跟我姐...你们....”艾宸终于鼓起一点勇气。

“我要说几遍刚才是纯属意外你小子才能听懂?”艾诺抢着回答,不禁有点窝火起来“你不说来吃火锅的吗?还不去厨房煮?”

虽然分贝不是很高,可语气里的火药味还是满满的,艾宸顿时蔫了,起身不敢再说一句话乖乖走向厨房,魏婷也很有眼力见的跟过去,留下这两位“女神”私聊。

“我先走了,就不打扰你们了。”夏梓年慢悠悠站起了身。

“干嘛要走?留下来一起吃火锅吧,人多还热闹。”艾诺望向夏梓年,口气闷闷的。

“你希望我留下来?”夏梓年挑起眉,凑近她。

“又不是没留过你吃饭。”艾诺本能往后靠了靠,有点六神无主起来,刚才那一幕还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夏梓年你不知羞耻....”

“哦?为什么这么说?”

“你...”艾诺涨红脸盯住她看,嗫嚅半天终于开口“你刚才...是不是要亲我?”

“怎么呢?”夏梓年坐下身不回答,反而来了个反问。

“你...你不会是LES吧..?”脑袋里突然浮出的猜测吓了艾诺一跳,以前她也问过自己喜欢什么样的女人,这下艾诺更加肯定了一些自己的疑问。

“你觉得呢?”

夏梓年这妖精道行太高,一次又一次把艾诺反问无语,她打量着夏梓年,这位美得不可一世的女人,以她这条件应该不愁找不到男的吧,艾诺脑子里浮出一大堆问号,很多夏美女的种种恶劣作风凑到一起,最后终于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夏梓年,你耍我?!”

而夏美女干脆不再搭理她,叫过来阿毛,跟狗狗玩了起来,任由艾诺一个人在那里纠结,甚至暴跳如雷。

她讨厌夏梓年的轻浮,也恨自己不争气,是不是一个人太久寂寞了?连女人她都想亲!

客厅里波涛汹涌,厨房里也八卦的热火朝天,魏婷一边下着火锅料一边小声对艾宸说“艾诺怎么回事?不会是被姚戈伤大了吧?女人也吃?”

“也不一定,或许是咱们真的误会了呢。”艾宸把青菜洗干净“不过夏姐也挺好的,长得那么漂亮,不像是不讲理的人。”如果她们真是在一起呢,他也不会说什么,只要他姐姐开心就好。

“艾宸!?”魏婷像看怪物一样打量着他“艾诺到底是不是你亲姐姐?你怎么能支持她跟一个女人在一起?就算那女人再优秀也不行,她无法给艾诺一个完整的家庭你懂吗?长得漂亮就行了?你们男人都是什么思想?”

“我当然在乎我姐,可是只要那个人能给我姐幸福,我不在乎她是男是女,我姐已经被姚戈伤的够深了,如果这回要是再有人敢伤害我姐,我绝不轻饶。“

“哼,你说的好听呢。”魏婷轻哼着,语气却酸起来,这小子把姐姐看的还挺重要。

“当然了,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也不答应。”

“你少来了,我才不需要你保护。”魏婷面无表情地拉开厨房的门,对着客厅里那两位“女神”喊道“差不多了,你们过来吧。”

火锅呼呼冒着热气,艾诺将空调又提高了几度,凉爽的冷风溢出,几个人先将青菜放到锅里,艾宸把调好的火锅料放到每个人面前,然后笑呵呵提议“今天难得这么热闹,一起喝点好不好?”

“哪里热闹?”像这小子酒量比自己强多少似的。

“老姐,别这么扫兴嘛。”

“喝什么喝,你回去不怕被骂啊?”这时的艾诺多多少少还像个姐姐的样子。

“我不怕,所以你要不要赏脸陪弟弟我喝点?”

艾诺斜眼看着艾宸,虽然她不理解今天怎么就热闹呢,但她看出来这小子今天不喝点是不罢休。

“行行行,你下楼去买吧。”

“好嘞!”艾宸兴奋地起身。

“不用下楼了,多折腾,我家有酒,直接拿过来吧。”夏梓年开口。

“你家?你家貌似都是洋酒。”洋酒配火锅?

“有白的。”

艾诺石化,她的确是很不能喝酒,而且喝醉后更可怕,这帮不知情的人还真是不怕死,唯一一个知情的还一直挑刺。

当夏梓年将两瓶五十三度的茅台放到桌上时,艾诺更是石化,不是这酒牌子多好,是度数她也接受不了啊。

“哇,瞧瞧这敞亮劲,火锅配茅台啊,这是哪年的?姐,我记得咱爸他们一般喝的都是.....”

“你闭嘴!”艾诺直接打断艾宸那喋喋不休的嘴,这小子怎么就没个把边的时候呢?

“都喝什么?”夏梓年笑着问,这艾宸倒挺怕姐姐的。

看着夏梓年那和蔼可亲的面孔,再看看自己老姐那张牙舞爪的模样,艾宸打了个寒颤“都喝二锅头啊....呵呵....”

艾诺狠狠瞪了艾宸一眼,这小子嘴巴就不能有个把风的时候么,然后拿起那瓶茅台,二话不说的就给启开了。

“看在夏小姐这么大方的份上,我不喝怎么好意思呢。”说着给每个人都满上一杯。

“你能喝这么多吗?少倒点。”夏梓年扭头询问艾诺,艾诺鄙夷地盯着夏梓年,想从这张脸上找到一丝虚伪,却真是看到了一脸担忧。

“你以为就你能喝啊?”艾诺直接拒绝了夏梓年的好意,她说话带刺,显然对于刚才的愚弄还耿耿于怀。举起酒杯“来来,咱们干杯!”

火锅的香气越来越浓,牛肉羊肉猪肉吃的都快要见底了,夏梓年觉得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感觉,小时候只有和家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才觉得幸福,后来爸妈越来越忙,一家人能聚齐的时候也更是少之又少,再后来工作了经常和客户出入大酒店吃山珍海味,却从来没觉得过那些东西有多香,今天这样一顿平平淡淡的火锅居然让她找回了久违的温暖,吃到撑也不愿放筷。

酒已经下去了大半瓶,艾诺的脸浮现起了红晕,说话也断断续续起来,厨房里笑声连绵,阿毛也吃的很饱窝在沙发后面酣睡。

“夏姐,不得不说你酒量太棒了,正好以后可以帮我老姐挡酒了,哈哈!”

魏婷看着艾宸这醉醺醺的样子,不愧是姐弟,酒量都一样烂,很无奈地叹口气,目光望向夏梓年,微微一笑“他们姐弟俩一直都这样,见笑了。”

“没有,挺好的。”夏梓年满眼的温柔之色,手一直紧抓着艾诺胳膊,怕她一个不小心会从椅子上仰下去。

魏婷仔细观察着夏梓年的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句话,她可以看出夏梓年对艾诺的感情是不一样的,但至于艾诺...就让人搞不懂了。

“来,再喝!”这时的艾诺又突然如回光返照般坐直了身,抓起酒杯又一股脑地猛喝一口,艾宸摇摇晃晃地冲艾诺竖起大拇指,然后也紧跟半杯。

“真受不了他们。”魏婷头痛地皱起眉“天色也不早了,我先送艾宸回去吧。”

“都这么晚了,你们就在艾诺这住下吧。”

“不行,你不知道,艾家家规很严格的,十点之前必须到家,醉了也得爬回去。”

“是么?”

“嗯,艾诺上大学那会也是这么过来的,有一次回去晚了,被罚零花钱减半。”

“蛮有意思的。”夏梓年笑了“他们父母是做什么的?”

魏婷起身将艾宸扶起,淡淡一笑“普通工人。”

夏梓年深刻意识到,让艾诺喝酒就是错中之错,都醉成了这副模样,还非要送艾宸回家,她和魏婷劝了好久才勉强答应只送到楼下。夜晚的风柔柔的,夏梓年搀扶着摇摇晃晃的艾诺,可怜了夏大小姐,她哪这么照顾过人啊?神经紧绷地扶着这位大醉鬼,生怕一松懈,这姑娘就撞到墙上。

可哪知走到一半的时候,艾诺就痛苦地捂住了嘴,然后沉闷道“..想吐...”

“什么?”夏梓年急忙扶着艾诺加快脚步“你先坚持一下,马上到家了,到家再吐。”

艾诺倒是很听话地点了点头,捂住嘴,可是脚上飘到不行,连楼梯都踩不稳。

看着艾诺越发苍白的脸色,夏梓年更急了,不停安抚“马上到了,再坚持一会儿。”

终于跌跌撞撞的到了门口,打开门,夏梓年觉得曙光就在眼前了,扶着艾诺快步走向卫生间,可哪知刚将卫生间的门打开,艾诺就抱住她,哇的一下,吐在了她身上。

黑线黑线,此时的夏梓年脸色已经差到了极点,她几乎有一种想要去死的冲动。

吐完后艾诺倒是舒服了,并且带着几分嫌弃地推开夏梓年,摇摇晃晃走到客厅,倒头躺在了地板上。

夏梓年极力克制住想要抽人的冲动,她不断安慰自己,艾诺是喝多了不是故意的, 然后先是很理智的脱掉沾满了呕吐物的脏衣服,走进卧室,胡乱翻出一件艾诺的白色t恤套在身上,恶狠狠瞪了一眼躺在地板上的死人,又极不情愿却万分无奈地走进卫生间,戴上胶皮手套拎起拖布收拾某位祖宗留下的残局。

她夏梓年二十四年来第一次给人当免费保姆,她记住了!

一切收拾好后,她已累的满头大汗,那一瞬间真的什么都不想管了,只想马上回家冲个澡然后睡觉,但当看到躺在地板上的艾诺时,却又不禁心软起来,她彻底败给这个女人了!

从卧室里拿出睡衣,精疲力尽地帮她换上,换好后,又将她扶到卧室,然后倒了一杯温水,怕太热,还特意抿了一小口,觉得温度正好,才放心送到艾诺面前。

“来,喝口水。”

“不的...不...”艾诺断断续续地呢喃着,语无伦次。

“嗯嗯,乖,先喝口水再睡好不好?”夏梓年很有耐心地抓住艾诺乱挥的双手将水杯送到她嘴边,艾诺乖乖喝下一口,二口,第三口的时候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毫无预兆的就这么直接把水喷在了夏梓年脸上,喷完后头一歪,继续死觉。

夏梓年一张绝美的脸上沾满了温水,长长的睫毛上也挂满晶莹,她忍住想把艾诺掐死的冲动,将水杯放到床头柜上,直接冲进了艾诺家的浴室。

好一个艾诺!很好。

洗完澡后,夏梓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虚脱了,她明天要旷班,绝对要旷班,走到床边再看一眼睡得正香的艾小姐,脸蛋红红,还撅起了粉嘟嘟的小嘴,模样可爱极了。

夏梓年伸手掐了掐艾诺的脸蛋,却很有分寸的没用多少力道,但不得不感叹,艾诺姑娘的肌肤好极了,光滑而紧致。

艾诺挥手驱赶走夏梓年的手,皱起眉头翻了个身,继续睡。

看着这样的艾诺,夏梓年不禁轻笑出声,她从来没对任何一个人这么在意过,也从没甘心被一个折腾成这样,这种感觉很奇特,艾诺就像拥有魔法一样,把这些从没都变成了可能。

她是谁,夏梓年,什么时候如此狼狈过。

这样想着,夏梓年也起身迈上了那张柔软的大床,躺到艾诺身边,将她轻轻揽进了自己怀里。

谁让你令我狼狈了呢,所以就陪我睡一觉吧,当做补偿。

这样想着,夏梓年也沉沉进入了梦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