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正文

作者:变色龍
更新时间:2017-10-28 22:59
点击:502
章节字数:60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一个虚无的地方,我睁开了眼睛。我不知道自己是谁,却又隐约知道一些事。脑里一片混沌,我左右顾盼,发现了和我一样处境的黑发女人。

她面无表情,可我知道她和我一样心里充满了疑问。

“你是谁?”这是她的第一句话。清冷的声音从她嘴里冒出,让我对她升起了莫名的好感。我不讨厌她的声音,相反还很喜欢。

“恩娅。”这个名字脱口而出,我有些惊讶。现在才发现我原来就叫恩娅。

“你呢?”我反问道。她没有一刻犹豫,直接报上姓名:“希露比。”

然后我们就陷入了尴尬的情境,两人无话,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个想法突然闪过我的脑海,似乎就在呼唤我去完成一件事。我有些迷茫,那件事是我们的创造者叫我们做的吗?哦,我们的创造者似乎就是万物的主神。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希露比率先行动了。

“走吧,这件事好像需要我们两合力才能完成。”希露比说道。

我很疑惑。难道她就不会对这些事感到奇怪吗?就这么照着不知从哪来的所谓的主神的话行动?

希露比从我的表情上猜出了我内心的想法,语气有些惆怅地对我说道:“只有行动才能证明我们是存在过的,不是吗?”

我们谁也没办法知道我们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只能不断地前进才能寻找出答案。

我们来到主神指示的星球,那里空空如也,除了干枯的大地就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主神是想让我们创造出新的世界,透过我们的管理获得能量。至于那位大人怎么获取能量,我们两人都不知道。

我们照着我们心中的理想,为这个星球创出了海水和陆地。这里放个高山,那里有座森林。

希露比很迁就着我,每当我想要做什么她都不会拒绝。

搞定星球的环境后,我创造了人类,并赠予他们各种能量和各种生存的知识。就在我指导这些人类的时候,希露比也没有一刻休息地在创造着各种妖兽。毕竟还是要控制人类的数量,太多了对星球不好。而这些妖兽便是希露比的作案凶器。妖兽不仅可以杀人还可以被人类当肉类来食用而存活下来,简直就是一石二鸟。

就这样,希露比和恩娅就被这群人类称为女神。毕竟这两人可是他们的造物主。

他们为两位女神建造了神殿,每天都有人供奉,好不热闹。

人类们一直繁衍后代,数量也越来越多,生活也过得越来越丰富多彩。而这时候,人类的滋生出的黑暗也多了起来。这让负责净化这些黑暗的我有些吃不消。

净化了最后一批黑暗物质,我累得躺直了身体,随意地飘在星球外。

“你没事吧?”希露比有些担心地问道。

“我好累。”我撒娇道。然后希露比伏下身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恢复能量了吧?”

“嘿嘿嘿。”我笑得有点傻,但不排斥希露比的做法,还有些享受。

我们完成了主神给我们下的指示创造了一个世界后,就再也没有收到来自主神的其他指示了。我和希露比却没有一刻放松对这个世界的管理,反而还因为管理这个世界而感到开心。这个世界的一草一木都是由我和希露比创造出来的,看着他们在我们的管理下生活得舒心就会给我们带来成就感。

一天,我继续净化着那些黑暗物质,心里突然萌生不祥的预感。希露比只好顺着我的意下凡到陆地去查看,却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也许是我多想了吧。”我说道,但是心里还是挥不散那个不祥的预感。

“恩娅。”希露比抱着我,在她的怀里我感受到了安全感,心里的那些烦躁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果不其然,那一天之后,不少人类的魂魄回归到我的身边。数量多得惊人,这不是以往见到的情况。希露比也察觉了,便去调查发生了什么事。回来的时候有些欲言又止。

“人类发生了土地争斗,出了战争。”希露比皱着眉头说道。听了她的话,我也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在我们的管理下人类都在自己的土地过着幸福的生活,怎么现在会出现强抢土地的情况?难道是土地不够用了?

之后还出现了不少情况,人类已经不满足现在自己拥有的,开始了争夺的情形。

“不可能的!我明明已经净化了那些黑暗物质!”对于这些情况我感到非常疑惑。而且因为发生的这些事导致黑暗增多了不少,让我有些措手不及。我和希露比已经分开了有些时日,因为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原本应该由我掌控人类的轮回交给了希露比来管理,而我则专注在净化那些黑暗物质。

就在我们两人忙碌地解决这些事情的时候,原本由希露比管理的妖兽突然抓狂开始疯狂攻击人类。

因为这些妖兽的关系,人类争夺土地的时间也越来越激烈。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和希露比决定下凡查看。

对于无时无刻都在净化黑暗的我很快便察觉到了怎么回事。这些暴动的妖兽和人类都是被一股黑暗物质挑起了心里的黑暗。在某座山找到了那个罪魁祸首,我竟然发现到它已经强大到无法被我净化了。

“没想到吧!我躲避了你的探测不断的吸收人类的负能量强大了不少。”那一缕漆黑的烟飘在我和希露比的面前挑衅地说道。

“既然你们被奉为女神,那我就是和你们作对的恶魔伊西安尔!”它继续道。

我望向希露比暗示她封印这个恶魔。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在恶魔伊西安尔自卖自夸的时候偷袭它,吸取了它的黑暗能量。

因为被吸了不少能量,恶魔伊西安尔变弱了不少。

“能净化吗?”希露比警惕地看着那个因为失去能量疯狂怒吼的恶魔,问道。

我尝试着净化它,却还是失败了。我对希露比摇了摇头,表示不能净化它。

“那只能封印了。”决定了之后,我们将这个恶魔封印到这个土地里,并将封印它的器具,一把剑插入土里,以防这个恶魔再逃出来祸害这个世界。

将恶魔伊西安尔封印后,希露比先去解决妖兽的狂暴事件了。而我则留在那个封印地,对那里的人类说:“这个恶魔被我们封印了,我希望由你们来看管这个地方,绝不能将那把封印剑拔起。”

因为我和希露比不可能天天都守在这个地方,所以我只能交待这里的人类帮我们把守。

那里的人类都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欢送我离开。我实在是不放心他们,便在他们的村落布下了结界。

而日后那群人类便自称为奉神山族。

回到自己的地方,我松了一口气,终算解决了那个麻烦。已经累瘫的我不想再有第二个恶魔伊西安尔,便振作起来继续净化那些黑暗物质。而这次我非常小心翼翼,不断探测直到确定没有剩下黑暗物质后才放心下来。

我转过身,就被一直待在我身后的希露比吓了一跳。

“你怎么都不出声啊!”被吓到的我有些恼怒,责问道。

“我这不是看见你在忙不想打扰你么。”希露比回应道,语气里还有些委屈,是我的错觉么?

“你忙完了?”不等我开口回话,希露比又问道。

我“嗯”了一声,然后扑到希露比的怀里蹭了蹭,对着她撒娇。

“你这副样子被那一群人类看到不知道会怎么样。”希露比有些无奈,却也让我肆意妄为。

说到人类,我便想起了人类恋爱的情形,然后调侃希露比道:“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像一对恋人么?”我就是恶趣味地想看希露比慌张的表情。

哪知对方没有露出我想看的样子,她挑了挑眉说道:“我们本来就是。”

我的脸很不给面子地红了起来,别人见了都会知道我害羞了。没错,我是害羞了!调戏希露比不成反被她调戏了!

她抱紧了我的腰在我耳边低声细语地说道:“我只有你了。”

然后她便开始亲吻我的颈项,舔舐着我的耳垂。

我吃了一惊,微微推着希露比,慌张地说道:“你……等,等一下!”

“来不及了。”她说完这句话我便不能发出声音了,因为她开始亲吻我的嘴唇,被堵住嘴的我还怎么能说话呢!

我有些后悔,我不应该在知道希露比对我的感情后还这么调戏她引火上身。是的,我是知道希露比是喜欢我的。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也不知道。我们就一直处在暧昧的阶段谁也不点破。不过,这次……

我睁开眼睛,便看见旁边的希露比枕着自己的手对我露出了微笑。

我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我有些无法面对希露比。为什么?因为这个人就趁着那种气氛下直接把我吃干抹净了!居然还有脸对我微笑!

我听到了她呵呵的笑声,正想对她发脾气结果自己就落到了她的怀里。

“恩娅。”她唤着我的名字,便不再多说什么。而我却感受到了她收紧了拥抱着我的动作。

“希露比,我们……”我还没说完,就被希露比打断了。

“你现在是我的爱人了!”霸道和不容拒绝的语气,也许是因为希露比害怕被我拒绝吧。我抱着她,有些安慰她的意味也为了让她有安全感。我想让她知道不止是她对我有那份感情。

我也喜欢她。

长久的默契自然让希露比明白我的意思。她高兴地亲了我的唇,就连我都感受到了这个平时冷冰冰的人也会有这么强烈的喜悦。

确认关系后,希露比也越来越大胆了。以前还会和我保持距离,现在却是动不动就抱我亲我,让我有些无奈。有时候还直接把我推到床上去了!简直不能忍!

看来忍得太久爆发起来威力可不小。

让我们这么温存的时间也不多,很快我们管理的世界又发生了事情。

很多人类灵魂回归的现象又来临了。

“我们封印恶魔伊西安尔的剑被人拔了出来。”听到那些奉神山族人灵魂的话后,希露比皱着眉头说道。

我和希露比赶紧下凡去查看,那座封印了恶魔伊西安尔的山被逃出的恶魔搞得乱七八糟,惨不忍睹。而那些奉神山族的族人因为恶魔的报复行动都被杀了。

还没来得及离开去轮回的奉神山族族人的灵魂看见了我们,情绪非常激动地向我们哭诉:“那个男人!我们对他这么好他居然起了贪念拔起了剑!还得我们全村被屠杀!”

我们不知道他所说的男人是谁,只好寻找剩下还有一丝气息的人,救活了他们让他们离开这里。

恶魔伊西安尔早就不见了踪影,四处在这个世界搞破坏。

就在我们不断追赶他的脚步,一边救助人类一边想尽办法要将他封印的时候,他已经强大到有了自己的肉身,并明目张胆地在奉神山附近人类为我们造出的神殿那当成自己的大本营。

恶魔有了肉身,意味着我们可以将他杀死。这让我们有些希望。可是恶魔很狡猾,他躲避着我们还不断挑起人类的纷争从而吸取人类的负能量,变得杀不死肉身的恶魔,还想杀了作为女神的我们成为这个世界唯一的神。

他的能量与我们旗鼓相当,所以我和希露比商量借助人类的力量想再次封印这个恶魔。

我们遇到了勇于对抗恶魔的男人,他叫达鲁克。他的实力不错,为了让我们战胜恶魔的几率提高,我和希露比造了一把旭武大刀送给了他。同时这个男人还有人缘,他找了不少同伴一起对抗那些恶魔创造出来的小兵。

这些魔兵听从恶魔的命令,总是阻挡众人寻找封印材料的道路。

“恩娅女神,谢谢你刚才救了我的同伴一命。”在我们休息的时候,达鲁克坐到我的旁边对我答谢道。他所说的同伴是一位女生,被魔兵包围的时候我救出了她。这情况不管是我还是希露比都会去救的,也不用达鲁克特地来答谢。所以我微笑着说:“没关系。”

一旁的希露比有些不高兴,她打断了我和达鲁克的对话,借口说带我去巡查,把我拉到没有人的地方。

“不高兴了?”我明知故问。

“我不喜欢那个达鲁克。”希露比直白地说道。

“嗯,我会离他远一点。”我知道希露比的想法,乖巧地说道。

她很满意我的回答,然后亲了一口我的嘴角,说道:“这是奖励。”

之后每当达鲁克出现在我面前搭讪,希露比总会站在我身边冷冷地盯着达鲁克,这才让他收敛这种行为。

存活下来的奉神山族人对达鲁克的行为也是嗤之以鼻,但当达鲁克看向他们的时候却害怕得低下了头。他们每当看到我和希露比的时候总是欲言又止,支支吾吾的。

希露比却知道,他们看向达鲁克的时候眼里全是愤怒和憎恨。

我们继续寻找封印材料的旅途,中间依然遇到了魔兵。因为还要顾及人类,所以我和希露比都不能太过专注于和魔兵对抗。一不小心我陷入了困境。我能使出女神的能量瞬间将包围我的魔兵给消灭了,但是这会波及到在一旁与魔兵打斗的达鲁克他们。

一旁的达鲁克自然也看见了我遭遇危险,想过来英雄救美却被这些魔兵绊住了脚步。

我极力防守来自魔兵的攻击,便看见希露比为我杀出一条活路来。

“你太不小心了。”原来希露比安顿好其他人类后看见我被困在其中,便心急地过来帮了我一把。

见我被希露比救出后,达鲁克松了一口气,心里还有些小失望。

好不容易集齐了材料,我们才前往神殿那儿准备讨伐恶魔伊西安尔。

到了那儿,我才发现恶魔的大本营并不是我和希露比的神殿,而是神殿对面被恶魔造出来的魔窟。我这才想起当初人类为我们建造神殿的时候我满心欢喜在神殿里施加了结界,也难怪神殿附近没有魔兵和妖兽了。

一路过关斩将,众人来到了恶魔伊西安尔的面前。

“好久不见啊,两位女神。”恶魔装绅士给我和希露比行了一个礼。

当他看见我和希露比身后的人类的时候,微微地眯起了眼睛,然后笑得很开心。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一个男人把我给放出来了呢。”他说道,然后一边走下台阶一边说道:“当时为了报答他所以没把他杀了,没想到他今天居然来送死了。”

听了他话,我赶紧转过头想看看后面那些男人的表情。我看见了其中一个男人微微发抖,在接触到我的目光后急忙低下了头。

那个男人在队伍里一直默默无名,是一个存在感很低的人。

“你不用挑拨离间,我能封印你一次自然还能封印第二次。”我说道。我的话让身后的人类重鼓士气,他们大吼了一声想为自己壮胆。

恶魔伊西安尔微微一笑,召唤出自己的魔兵,大战一触即发。

我和希露比加上达鲁克专注的攻击恶魔,然后寻找机会将他封印。

恶魔根本不把达鲁克放在眼里,他一心只想杀死两位女神然后自己统治这个世界。

在和恶魔战斗的过程,我一直分心地观察着战况,然后为那些受伤的人类治疗,将赐予他们辅助的能量。

恶魔也察觉到我分心了,然后不顾一切地向我扑了过来,这让希露比和达鲁克有些措手不及。

我感觉到有一只手用力地把我推开,颈项的项链也因为这个动作而掉在一旁。不过我没有在乎那个项链因为眼前的景象更让我慌乱。

推开我的是希露比,原本应该集中我的恶魔使出的黑暗,被希露比遮挡,然后瞬间将希露比吞噬一并消失不见。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情况,我现在想到的全是希露比消失的过程。

耳边传来恶魔伊西安尔的笑声将我拉回神,我愤怒地将封印的器具刺向恶魔。因为杀死了其中一个女神的恶魔沉陷在突如其来的快乐中轻敌了,才让我有这个机会伤害到他。

“达鲁克!就是现在!”没有了希露比,我只能借助达鲁克的雷系能量束缚住恶魔。

我赶紧使出能力,便看见那个被我刺在恶魔心口的匕首发出了亮光,然后恶魔的周围出现了白色的铁牢,层层包围着恶魔伊西安尔,然后陷入地下消失不见。

地上出现了白色的封印阵,还有恶魔散发出的黑暗气息。

就在恶魔消失的那一刻,魔兵全都消失了。众人都响起了胜利的欢呼,而达鲁克走到我的身边。

我眼神空洞,怔怔地看着达鲁克,问道:“希露比呢?”

虽然不忍,但达鲁克还是老实地摇了摇头。

那一刻,我疯狂地挖着地上,一直想着也许希露比也跟着恶魔陷入地底了。

我想见她!我只想她回来!

看着我的举动,达鲁克有些心疼,他安慰道:“恩娅女神,人死不能复生啊!”

复生?达鲁克的话提醒了我。

对了,希露比又不是人,也许我的能量能让她复生呢!

想通后我跑出魔窟,来到神殿,而那些人类也发觉女神有些不对劲也跟过来了。

我用尽了能量,想复活希露比。我知道再这么下去连我也会消失,但我就是想再见希露比一面。

良久,神殿里的石床上依然没有动静,而我也即将消失了。

“呵呵。”我笑了。也许这也是陪伴你的一种方法吧。

环顾神殿里的壁画,看到最后一刻,我拿出了备用的匕首在上面刻了一段字。

“如果我们早些发现并净化它就不会发生这样的悲剧,我们也不会分开了。”

结束后,我看见自己的身体变成了透明色。

在消失的那一刻,我听见了达鲁克惊慌地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心里有预感,我们一定会再相见。

希露比。


撒花~~~一定会再见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