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0-29 11:35
点击:462
章节字数:38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时间白羽般飞逝,话说转眼间就迎来了魏婷二十五的生日。

大家一致同意把这次生日主要活动地点定在了户外。

与往年不同,没再请同事和酒局上的朋友。

话说那天,天气还真是晴朗的不像话。

艾宸打扮的着实帅气干净,黑色沙滩鞋,红色宽松短裤,白短袖,头发又剪短了许多,阳光极了。

但最让艾诺惊讶的是,此次郊游的队伍中居然还有她的一位学生,王晓扬。

“你怎么在这?”

“我听说今天是魏老师生日,所以我就跟来啦。”王晓扬回答完后又马上补充“我有准备礼物啦。”

艾诺气的真想把王晓扬脑袋撬开“我不是说这个,王晓扬同学,你今天没有课吗?”

“....没有钢琴课。”

“没有钢琴课就没有别的课吗?”

“...那...那个...”王晓扬吞吐着,拉过身后的艾宸做挡箭牌“艾宸哥哥不也是没上课吗?”

“你...”其实艾诺很想说一句你能跟他比吗?谁不知道她的宝贝弟弟是位天才啊。

“你跟艾宸又不是一个学校的,说不定他今天没课啊。”艾诺开始无赖。

艾宸有点无奈了,这两个女人把他夹在中间争什么呢。。。

“姐,偶尔也让学生放松一下吧。”艾宸开口道“再说晓扬是来给婷婷过生日的,给个面子嘛。”

艾诺白了艾宸一眼,就他会装好人,她可不记得她的好弟弟与王晓扬有多熟,都是一帮助纣为虐的家伙。魏婷在一旁绝对的保持沉默,毕竟人是她带来的,也不好说什么。

“只许一次,下不为例。”艾诺终于硬邦邦的妥协,无数个白眼默不作声地杀向魏婷。

“知道啦,老师,快上车吧,我们出发。”

路两旁百花齐放,鸟语花香,艾诺摇下车窗,很惬意地吹着暖风,一路上王晓扬都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艾诺很苦恼,她在回忆自己大学的时候也这么能说吗?

副驾驶和正驾驶的两个人嘻嘻哈哈的开着玩笑,基本都是艾宸变着法的逗魏婷开心,看到这场景,艾诺也不禁有点庆幸王晓扬加入了这次郊游,不然她岂不要当一天的电灯泡。

“对了,姐。”艾宸终于想起了她还有个姐姐“你什么时候也找个男朋友嘛,大家一起出来玩,多好。”

“我倒是也想快点找,但哪有那么轻松啊。”艾诺单手撑着下巴望着窗外,风将她长发吹散,挡住了眼。

“我都给她介绍好多了,她都不要。”魏婷也无奈地耸耸肩。

“哈哟,你们在说什么啦,艾老师还很年轻,用不着那么急找男朋友,再说我会照顾艾老师的!”关于这个话题,王晓扬都是红着脸站在了乙方。

艾诺笑着摸了摸王晓扬的头。

艾宸耸耸肩,苦笑了一下,转口问魏婷要不要听歌,放了一首比较轻松的音乐。

他知道,也许姐姐不找男朋友的原因,只是因为还未放下。

车子到达郊区的时候,正好是午饭时间,铺好餐补和食物,艾宸就开始围在魏婷身边不停献殷勤。

魏婷实在受不了,拿来艾诺当挡箭牌,拉到一旁小声嘀咕“小诺,我看王晓扬和艾宸挺配的,你看他们年龄也差不多,肯定没代沟,你多给撮合撮合。”

“去死。”艾诺白了魏婷一眼“你真当我是月老了啊?没那闲心。”自己感情还没着落呢,她哪有时间管别人的。

“老师老师,给你花。”这时候王晓扬跑了过来,也不知道在哪采了一捧野花,五颜六色的,递到艾诺面前。

“嗯,谢谢小扬。”艾诺笑着接过花“可是今天的主角是魏老师,我觉得你应该把花送她。”

“不用啊,艾宸哥哥给魏老师准备花了。”

听到这么一说,艾诺很惊讶,魏婷也很惊讶,转过身,就看见艾宸正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笑眯眯地站在魏婷身后,九十九朵。这突如其来的惊喜,让魏婷不免红了脸颊。

扭扭捏捏的最后魏婷还是收下了花,艾宸很开心,笑的像个小孩子。

之后四个人,又去爬了山,魏婷中途走不动的时候艾宸直接二话不说将人家背了起来,王晓扬兴奋的欢呼,搞得艾诺一阵嫉妒,心里又不禁泛酸,如果他在,也会背自己吧。

山上百草丛生,魁梧的树仿佛直冲到了天际,走到第三个路口便遇见了龙泉。

泉水很甜,还有人在里面投币,许下一个个愿望。

几个人也急忙翻包找硬币,虔诚的许下了自己的心愿。

后来趁魏婷闭眼时,艾宸飞速地在她脸颊落下一吻,这老掉牙的桥段,当然最后还是换来一顿爆锤。

艾诺笑着看着打闹的两人,忽然感觉手被人轻轻晃动起来,她垂眸对视上了王晓扬的眼睛。

“老师,我许的愿望和你有关哦。”少女泛红的脸颊,掺杂着很多希望的光芒。

这不禁让艾诺错愕,和自己有关的?会是什么愿望呢?不过神神秘秘的小同学终究是没有告诉她这愿望的内容。

一直到黄昏,几个人才驱车回家,艾诺让艾宸先把魏婷和王晓扬送回去后,才最后送自己。

所以到怡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对艾宸叮嘱了一大堆,无非就是开车小心什么的,才放心走进楼道。

还有五六个楼梯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听到有响动,抬头一看才发现是夏梓年正站在自家门口和一位男人很亲密的交谈着什么,男人高大帅气,穿着笔挺的西装,戴着一副金丝框眼镜,温文尔雅。

男人像是要离开了,说完拜拜后又很温柔地揉了揉夏梓年的头发,而夏梓年也是一副难得的温顺模样。

男人转身时看见了艾诺,很有礼貌地点了下头,然后下楼。

艾诺很不可思议地望向夏梓年,她身后家门是半掩着,泄露出温暖的光,接收到艾诺异常的目光后,夏梓年对视过去“这么晚才回来。”

“嗯,今天朋友过生日。”艾诺低头翻找着钥匙,别人的事还是不要七嘴八舌去问的好。

夏梓年点头笑了笑,随即转移话题“一会儿要不要来我家看电影。”

“好啊,洗个澡,马上就来。”打开门,今天她心情好,所以也就痛快答应了下来。

A城夏天的傍晚,总是这样清清爽爽,不浮躁也不沉闷,相比于白天的炎热,人们更乐得享受这美妙的夜晚。

门铃响了,夏梓年穿着一件白色真丝睡衣,手里拿着一本旅行手记,去给艾诺开门,睡衣衬得曼妙身材若隐若现。

艾诺看在眼里还是不屑地撇撇嘴,这女人还真是骚包,自己在家穿的这么性感做啥?

“想看什么?”夏梓年将书放到茶几上,蹲到电视前挑CD,殊不知身后那位幼稚的女人正在心里偷偷骂自己骚包。

“都有什么?”艾诺也走过去蹲到她身边,当看到那满箱的正版碟后傻了眼,她真是不理解这个女人,一套正版碟可是价格不菲啊,盗版也一样看嘛,或者从网上下载,多方便,有钱人怪癖就是多,像自己这样勤俭持家的好好青年还真是少见了。

“看这个怎么样?”夏梓年拿出一部法国文艺片。

艾诺可不是文艺青年,对那些深奥的情节也分析不出来,反而还会觉得枯燥,摇摇头自己伸手去找,翻了好几张才终于顿住“就这个吧,《风声》。”还是谍战片吸引人。

夏梓年放好碟后,关了客厅的灯,只留了一盏紫色暗灯,影片开始播放,超大屏幕加上家庭影院的音效,那感觉还真不是盖的。

“要不要喝点酒?”夏梓年歪头问。

“不要。”艾诺搂着抱枕,从桌上拿过一只苹果削了起来,熟的还挺快,这就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夏梓年笑笑,起身去拿酒。

她是一个追求高品质生活的人,同时一个会享受生活的人,浮生若梦几何欢,干嘛不用来享受。

夏梓年爱酒,但她从来不会喝很多,酒对她来说是一种欣赏,如果过度了,那就是遭罪,家里单独留出一个房间专门存酒,各式各样的红酒、洋酒、冰酒,而且她嗜酒的同时也索性,爱屋及乌,收藏了很多杯子,什么酒就要配什么杯子,香槟、冰酒、鸡尾,都要选用不同的杯子。

夏梓年认为,酒在杯中才能体现她的价值,而同样杯中注入了酒它才有生命。

拿了一瓶威呢托,走到客厅时看到艾诺正津津有味地啃着苹果,表情要多幼稚有多幼稚。

“你以前看过这电影没?”艾诺含糊不清得问。

“没看过。”夏梓年将酒倒入杯中“艾诺,你有男朋友吗?”

听到这个问题后,艾诺睫毛微颤了一下,淡淡回答“没有。”

神色不对,夏梓年也不打算问下去了,将目光移到屏幕上,也开始看起了电影,很显然艾诺特别喜欢这部影片,她看的聚精会神,夏梓年曾经读过这部电影的简介,情节处理的环环紧扣,耐人寻味,是一部成功的电影。

但此时夏梓年觉得艾诺比这部电影更令她寻味。

眯起眼睛,情节在瞳孔里一幕幕扫过,很快一杯酒就空了。

“你最好不要喝太多,等下醉的不省人事谁管你。”艾诺难得分神,开口说道。

“醉在你身边当然是你管。”夏梓年回答的理所应当,灯光昏暗,时明时暗的晃在她脸上,空气中溢满了酒气的芬芳,忽然升起一丝旖旎的暧昧气息。

“谁管你....”艾诺受不了夏梓年这副勾人的模样,转头盯住电视不想再搭理她。

“你脸红了?”夏梓年笑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灯这么暗你能看出我脸红了?”

夏梓年半卧在沙发上,暴露的睡衣衬着那傲人身材若隐若现,艾诺真受不了她,这女人怎么到处放电。

又是很长的一段沉默,电影演到了李宁玉受拷问的时刻,艾诺激动起来,抓住夏梓年的手想跟她讨论一下剧情,却忘了她手中有酒,所以一摇晃,杯子从手中滑落到了沙发上,酒也洒在了夏梓年白色的睡衣上。

“啊...对不起,我忘了你手里有酒。”艾诺懊恼地从茶几上抽出面巾纸帮夏梓年擦拭身上的酒水。

“没关系。”夏梓年并不生气,伸手准确无误地握住了艾诺的手“不用擦了,我去换一件。”

手上的触感柔软温热,芬香袭来,艾诺忽然感觉自己心跳好像漏了半拍,美丽的女人还真是妖孽。

“但是...沙发也脏了,不然你明天拿到我那里,我帮你洗。”

“不用,明天阿姨来了叫她洗就行。”

听闻,艾诺长长哦了一声,她居然忘了像夏梓年这样的富婆怎么会没有保姆。

“怎么?要是真心觉得不好意思,就陪我喝几杯把。”

原来温柔都是假象,她到底还是不放过自己,艾诺黑下脸,其实她很不会喝酒,通常都是一杯倒的角色,不过既然美女开口了,也不好推辞,咬咬牙,答应了下来。

夏梓年灿烂一笑,很满意地起身回卧室换了件睡衣,又取来杯子,满上酒递到艾诺面前,艾诺接过来就痛快的喝了一大口,味道真不怎么好。

“你不觉得顾晓梦对李宁玉的感情很特别吗?”

“哪有特别?姐妹情深嘛。”

这女人可真是死脑筋,夏梓年无奈“艾诺,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人?”

“嗯...成熟稳重,有责任感的。”

“我没说男人,我说女人。”

“女人?”艾诺微微思索了一会儿“文静一点的吧。”

“为什么会喜欢文静的?”

“因为感觉文静的女生会比较乖,交朋友也会没心眼吧。”

“我没说交朋友,我说谈恋爱。”

艾诺沉默了,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不可思议,盯着夏梓年看了半天,才缓缓开口“谈恋爱啊.....”尾音拉的很长。

“嗯。”夏梓年握紧杯子,她似乎很期待艾诺的答案。

“谈恋爱我不可能喜欢女生。”这下艾诺回答的倒很干脆。

电影情节依旧如火如荼的进展着,得到这个答案后,夏梓年笑了“那么确定?”

“这有什么不确定的。”艾诺那随意的口吻就像是在说,我饿了要吃饭一样。

“干嘛问这么奇怪的问题?难不成你喜欢女人啊?”艾诺勾起嘴角,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夏梓年,有时候也会觉得夏梓年似乎太过于优秀了,真的很少有男人能驾驭这样的女人,心里忽然浮现出一个猜想,如果夏美女喜欢的是女人,那还真挺唯美的,不过也是不可能的,刚刚从她家离开的那位,应该就是她男朋友吧。

这么美的女人,要真是个同性恋多可惜。

夏梓年挑挑眉没回答,只是俯身从茶几下面抽出一个大盒子,打开,居然就是那幅拼图,已经拼一半了。

“你能帮我拼完吗?拼到这里我居然怎么都拼不出来了。”

艾诺瞄了一眼那幅让她憎恨过的拼图,很鄙视夏梓年智商也够可以了。

“你把灯打开,我看看。”

然后,艾诺就这样一小块一小块认真的拼了起来。

最后累到睡着,但是拼图也完完全全的浮现了出来。

是爱神丘比特。

拿过艾诺手中握着的最后一块,夏梓年将它轻轻安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