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0-28 19:21
点击:375
章节字数:31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连续几天,艾诺的笑容都灿烂无比。

她只要一想到夏梓年光洁额头上那三枚红色星星,就忍不住花枝招展起来,真的是太好笑了啊...哈哈。

想想,两人自从那天后也有一段期间没见面了,话说有这么一个邻居,还是蛮有趣的。

与艾诺的性高彩烈不同,再说说那天之后我们可怜的夏主编,刚到公司就被好多人像猴一样注视着。

她面若冰霜,气的咬牙切齿却还要装作不动声色。

结果回到办公室,随便弄了个号,打开员工群,果然不出所料的看到了这帮人的八卦。

A:喂喂!都看到没,夏大主编居然剪了个齐刘海!

B:我觉得很美啊!

C:但是依我分析,夏主编突然不走女王范改走少女系,应该是怀春了!

D:怀春?不能吧?看起来咱们夏主编不像是会寂寞的类型啊,长得那么拉风还用得着怀春?

B:这你就不懂了,女人,总会有欲求不满的时候。

C:去你丫的!我也是女人,你才欲求不满

D:得了得了,难道你们没听说过那个传闻吗,咱们主编是拉拉啊

E:那也没看过她跟哪个女人走的近,不然我趁机贴上去吧,哈哈哈

D:你就算了吧,听说她跟Joan关系可不一般呢。

看到这些人的七嘴八舌,尤其是将她与那个joan扯在一起,夏梓年再也淡定不了了,她飞快地打下一排字发了过去:

你们精力很充沛是不是?晚上都留下来加班好了。

陌生的ID,当然无人认得,所以当下便有人好死不活的回了过去:你谁啊?装什么清高,难道你昨晚也欲求不满了?

许久,屏幕上跳出三个字:夏梓年。

顿时,群里鸦片无声。。。。。

所以那晚也是不可避免的,所有在群里发过言的员工,都被不出意料的留下来加了半宿班。

实情证明没事八卦上司隐私的这种行为纯属没事找抽,惹怒了财主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周四艾诺下班很早,回到家后却意外碰到了正准备出门的夏梓年,只见她身着一套灰色运动服,身后背了一副网球拍。

“今天下班早啊。”艾诺忐忑地打招呼,谁知道这女人会不会还因为星星时间记恨在心呢。

“嗯,下午提前给员工放了假。”夏梓年回以微笑。

“嗯。”艾诺点点头拿出钥匙开门。

“哎,等下你没什么事吧?”在进屋之前,夏梓年叫住了她。

“没什么事啊,怎么呢?”

“会不会打网球?一起去?”

皱起眉头,艾诺微微思量了一会儿“会一点,不过我没球拍。”

“我还有一副可以借你。”

艾诺石化,其实她很不想去,对于网球她根本就是小白的程度,只有大学时期报了网球为自己的体育选修项目,不过通常她都是吊车尾的角色。。。眼看着夏梓年回家取来了球拍,她又不好拒绝,只能硬着头皮把高跟鞋脱下,换了双运动鞋。

“你确定不用换一套运动服吗?”夏梓年打量着一身正装的艾诺。

“不用,怪麻烦的。”艾诺接过球拍,在很多时候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懒人。

“可是穿正装会活动不开的。”

“没关系,你能活动开就好了。”艾诺撇撇嘴,她去了也是给人家当绿叶,陪衬的。

美好的天气里来到室外打网球真是一件令人心旷神怡的事情,夏梓年明显就是常客的样子,轻车熟路地带艾诺来到场地。

姓夏这女人一看就是高手的样子,两场下来都打得艾诺那叫一个落花流水,还有好几次球都差点没打到她脸上,艾诺很生气,她觉得这女人绝对是故意,嫉妒自己美貌,想给她毁了容,看着夏梓年那副死样子,她真想一个冲动把球拍扔到她脸上。

怒气化为了动力,不赢这个女人艾诺都瞧不起自己,属性脱下外套,胡乱擦擦汗,反攻!

事实证明,没有技巧光有蛮力也是不可以的,艾诺就是发了疯的跑来跑去满场接球,所以几十分钟下来,体力早已严重透支,无奈,终于叫了停。

“你体力还是不错的,很适合玩网球这种运动,就是技巧掌握太少了,有时间我教教你。”夏梓年坐到艾诺身边,递给她一瓶纯净水。

“假惺惺的,知不知道有好几次你差点没打到我脸上?”

“我不是故意的。”夏梓年一脸无辜,而事实她也确实不是故意的,就不知道为什么在艾诺心里她总是个恶人。

“我去卫生间。”艾诺也懒得搭理她,起身走掉。

望着艾诺的背影,夏梓年笑了起来,这女人还真是有意思。

艾诺来到卫生间的时候才发现了一件更让人郁闷的事情,就是裤子开线了,裂了个不大不小的口子。

肯定是刚才打网球的时候撑开的,而且她还穿着这条裂了口的裤子在网球场飞扬跋扈了那么半天,想想都有种直接去撞墙的冲动。

这下好了,裤子坏了,她也不好意思再出去,索性直接坐到马桶上思量解决的办法。

就在焦头烂额之际,手机恰好响了起来。

“喂,你去哪山厕所了?还不回来呢”是夏梓年那个杀千刀的女人,如果不是她叫自己来玩网球也就不会发生这么糗的事情!艾诺把责任都推到了夏梓年身上,越发觉得这女人就是她的煞星。

“马上!”语气硬邦邦。

“嗯,快些啊。”

“你...等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泄了气。

“嗯?”

“那个...”虽然很难以启齿,但她也不能在这厕所里一直坐着啊“你能不能来卫生间一趟?我在倒数第二间。”

“去那干嘛?你怎么了?”

“来了你就知道了。”

夏梓年挂下电话后虽然觉得很奇怪,但还是去找艾诺了。

敲了三下门后,门幽幽的开了,长长的吱---就像所有恐怖片的骇人镜头。

夏梓年拉开门,就看到艾诺正一脸别扭的坐在马桶上,脸有点微红,样子羞涩极了。

“你怎么呢?”她好奇地问。

“我...裤子坏了。”

“哈?”

“嗯。”

夏梓年很是无奈,皱起眉头微微思索了一会儿将身上的粉色外套脱下来系到艾诺腰间。

“我在这里有存换的衣服,跟我来吧。”

此时刚好有两位高中生进来洗手,看到她们双双从一个隔间里走出来后,乱七八糟的思想顿时涌上心头,两人双目交视,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眼神里也能肯定一件事,就是她们把艾诺和夏梓年当成了一对貌美如花的情侣了。。。而且还肯定自行补脑了很多豆腐渣似的画面。

夏梓年给艾诺拿得是一条短裤,看着这条短裤,艾诺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短裤配西装,你不觉得很怪异吗?而且我还穿了个运动鞋!”艾诺那扭曲的表情就好像是在说,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我也不要穿成这鬼样子出去见人。

“那怎么办?不然的话你在这里等我,我出去给你买一套衣服。”夏梓年盯着艾诺,说得无比真诚。

艾诺也盯着她,努力想从她眼中抓住点坏心眼的蛛丝马迹,可惜却没能如愿以偿,她摇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吧,怪麻烦的。”

“不麻烦,我可以叫别人送来一套很快的。”说着夏梓年拿起了手机要准备打电话。

“真不用了,没关系,开车回去吧。”

最后因为艾诺执意要求,夏梓年也就答应了她的提议。

两人开车回去的路上飘满了柳絮,像在夏季下了一场鹅毛大雪,美丽极了。

艾诺看着窗外就忽然回想起了大三那年夏天,在一个很平凡的周末,姚戈不知从哪弄来了一辆单车,吵嚷着非要带她去兜风,那条小路也飘满了柳絮,随风起舞着,柔和的风徐徐从身边拂过,本来应该是良辰美景,可姚戈那小子偏偏车技很烂还出来丢人现眼,所以就当艾诺早被这景色陶醉时,姚戈却脚下一空,两人双双与大地母亲来了个结实的拥抱,虽说摔得不是太痛,但却彻底摧毁了艾诺春波荡漾的小心情,她半起身去打他,可是胳膊却被束缚住,随后嘴唇上落下柔柔一吻,她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刻,时间似乎都静止了,漫天的柳絮飞绕在他们身边,眼前的爱人眼底更是一片温柔,掌心的脉络似乎都变得清晰,如果时光能倒流,她希望记忆能永远停留在那一年,她愿懦弱一点,不去面对今后那些物是人非,支离破碎。

“在想什么这么入神?”看着神游的艾诺,夏梓年轻轻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嗯?”艾诺扭过头显然还没反应过来,漂亮的眼眸里盛满了迷茫。

“你经常这样吗?莫名的发呆?”夏梓年挂起了好看的笑容,迷人的嗓音在车内清晰入耳。

“啊...没。”艾诺扭过头“就是忽然想起了一个旧人罢了。”

旧人,这样的词,一般都会用来称呼过去的旧情人。

夏梓年很聪明,没再问下去,随手拧开了音乐。

“有时间再约到一起打球啊。”

一提打球,艾诺就马上回想起了今天的种种糗事,顿时咬牙切齿,夏梓年这女人明知她不会玩网球,还一直邀她,这不明摆着要她出糗么,可艾诺偏偏又是不服输的人,所以哼哼道“我球技不如你,你还找我玩,多没挑战感?”

“嗯?”夏梓年听着艾诺这阴阳怪气的语调便知她是误会了,解释道“你别多想,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和你相处很舒服,才会找你。”

“是么?”可艾诺怎么感觉很憋得慌呢。

“好啊,既然你这么愿意让我陪你打,给我一段时间,练好了在赢你。”

“没问题,我不介意多一个实力相当的玩伴。”夏梓年得意洋洋,随即又转了话锋“我们公司下周有个宴会,能不能邀请你做我舞伴?”

“舞伴?干嘛邀请我,不是应该找个风度翩翩的男人么?”

“我偏偏想请女舞伴不行么?”

艾诺吸了口气,很不理解地望向夏梓年,打量到她精致的容颜后忽然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我知道了,你怕男人吃你豆腐是不是?”

面对艾诺这种无聊的猜测,夏梓年没有说话,但在艾诺眼睛就成了一种默认。

“哈哈,我了解了解,下周几?”艾诺想着帮下忙也可以,不过她要看时间能不能调开,毕竟下周还有魏小姐的生日会呢。

“周三。”

“那天正好我休息,算你幸运,那就免费当你一次舞伴好了。”

听着艾诺的回答,夏梓年深深勾起了嘴角“时间还早,为了表达我的谢意,请你吃饭。”

“okok!我要吃最贵的,不过前提我要先回去换衣服。”

“没问题,去哪里你定。”

两人谈笑着,就像认识多年的旧友般放松自在。

很奇怪,感觉这种东西就是如此微妙。

而今后的今后,她们又会不会因为当初的相遇而后悔呢?故事还很长,也许谁都说不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