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0-28 12:03
点击:373
章节字数:424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在医院长廊等待的时候,艾诺想起了她跟艾宸的小时候。

五六岁的艾宸总是爱光着屁股跟在她身后,很多时候被妈妈发现他没穿裤子都会换来一顿胖揍,那时的艾诺讨厌死了这个弟弟,因为她觉得弟弟抢走了父母那里属于自己的一部分关爱,而且她的弟弟总是哭,她最看不起爱哭鬼了,男孩子一点男子汉气概都没有,整天哭哭啼啼就像个没用鬼。

不过小小的弟弟总是对艾诺特别好,有任何吃的都会分给她一大半然后自己留一小半,总是跟在她身后努力维护着自己的姐姐,时间久了艾诺似乎也不是太讨厌自己的弟弟了,而且他的弟弟慢慢成长起来也没有那么爱哭了,仿佛是突然间,她的弟弟长大了,没有小时候那么粘人了,个子越来越高,有属于自己的小秘密了,再然后出现了魏婷,弟弟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魏婷身上,他的好他的温柔,仿佛不再只属于艾诺一个人,艾诺有些小伤感,她的弟弟总有一天会长大,只是这成长她总觉得来的太早了。

门打开了,艾宸走了出来,眼角粘上了一块白色的纱布,幸好伤口不是很深,医生说如果皮肤愈合够快,就不会留疤。

魏婷一直陪在他身边,眼眶红红的,本来,那画框应该是砸到她身上的。

“没事啦,男人有个小疤才MAN啊,我喜欢。”艾宸嬉笑着安慰着两人。

望着艾宸嬉笑的脸,艾诺真想抽过去一巴掌。

“没事个屁,你回去后记得小心点别让伤口碰到水,而且你要好好准备一番说辞应付爸妈,别让他们担心。”

“我知道,我知道。”

看着自己弟弟被纱布遮住的半个眼眶,艾诺心疼不已“等下叫魏婷送你回家吧。”

“嗯,可以。”魏婷抢先一步应了下来。

艾宸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魏婷,眼里满是欣喜若狂之色。

“照顾好他。”艾诺意味深长地看了魏婷一眼,随即低头拿起包“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开车小心啊,姐。”艾宸在身后匆忙嘱咐。

“管好自己吧,姐还不用你操心。”

“还有啊,下周魏婷的生日,别忘了早点起来。”艾宸附加一句。

艾诺无奈的翻起白眼,这小子,哎。

或许吧,任何人的成长都会经历一些刻骨铭心的伤痛。

无论结局如何,爱过就好。

车内收音机里不停播放着今日地震的新闻,说只是小幅度的波动,请各位市民不用担心。

阳光折射出琳琅满目的光斑,又被齿轮磨碎成一片片。

艾诺关掉音频,慢悠悠将小红停好后,从后车镜里就看见一辆白色宝马760li向旁边车库驶进。

而引起艾诺注意的确实是这辆车,但却不是这辆车的型号跟牌子,而是她见这车开的有点微微发飘,真怕等一下会撞到车库,但还好车子最终还是平安无事地拐进了车库,心想这人不是醉酒驾车吧?现在有钱人就是一点都不知道注意人身安全。

猜测间,车主人从车库里走出来了,拎着名牌包包,穿着得体,右手扶着额头,走路摇摇晃晃。

艾诺顿时瞪大眼睛,瞧瞧这精致的容颜,再看看这曼妙的腰条,还能有谁,此极品不正是她的美女对门夏梓年吗?!这步伐混乱的,两条腿就差拧到一块去了。

艾诺锁好车门,打算过去看看夏梓年。走近后才看清,夏美人脸色苍白紧咬着下唇,额头上还有些细小汗珠,不太像喝醉的样子。

“你怎么了?”艾诺跑过去扶住她。夏梓年身形先是微颤了一下,随后看清来人后又隐忍着摇摇头,说不出话。

艾诺当然看出了她的这副疼痛的样子,猜到她肯定是身体不舒服,所以也没多问,安静地扶着她上楼。

“去你那....”到了门口,夏梓年实在没力气再翻包找钥匙,所以只好虚弱的说。

艾诺拿出钥匙开门,先将夏梓年搀扶到沙发上,然后转身去倒水。

夏梓年半靠着沙发,手胡乱地在包里摸索,终于掏出一个白色药瓶。

恰好艾诺也将水端来了,夏梓年接过水吃下了手中的药片,然后整个人彻底瘫痪到沙发里,柔弱的样子还真让人忍不住怜惜。

“生病了吗?”艾诺蹲在沙发旁问道。

夏梓年紧闭着双眸,强压住一阵阵恶心的感觉,呼吸万分沉重,长而浓密的睫毛颤抖着,嘴唇都快被她咬出血了,许久才轻声答“偏头痛。”

因为夏梓年本身工作原因,经常会熬夜审批许多份文件,文字工作的,所以一连看好几篇文章眼都会花,其实她不至于这么尽责的,只是刚开始升上主编那段时间夏梓年为了让大家认可她的实力,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经常熬夜加班,结果得到了员工的认可,却落下这么一个头痛的毛病。

“那你睡会儿吧。”艾诺从卧室拿来毛毯盖到夏梓年身上。

“嗯。”从鼻息里轻轻哼出声,便不再说话。

艾诺也起身走向厨房,准备晚餐。

话说这客厅还躺着以为病号,总不能自己吃完以后就不管她,然后直接叫人赶紧回家吧??

绝对不行,这么做太没礼貌,好吧好吧,艾诺挽起袖子,那就大显身手的来一顿清汤淡水宴吧,她发现自从认识这位夏美女以后,日子就没以前那么舒坦了,虽然说时间还短,但是女人的直觉告诉艾诺,以后这位夏梓年小姐,肯定还会给她带来不小的麻烦,还是早点躲避开的好。

夏梓年这一觉睡得很不舒服,头还在痛,药效还没完全发挥,只是在慢慢缓解这剧烈的疼痛,她难耐地翻身,毛毯滑落到地板上,汗珠都侵湿了衣衫,思维还在半梦半醒间游移。

艾诺煮了粥,还炒了两道青菜。

一切搞定后,走出厨房看夏梓年还在睡,紧锁着眉头,额头上布满汗珠,毛毯也掉在了地上,只还剩一角搭在她细长白皙的腿上,连绵了一地,像一团红色火焰。

艾诺很可怜夏梓年,偏头痛这病可不是一般的折磨人啊。

歪头想想什么方法可以缓解头痛,看着夏梓年光洁的额头,打量着她细致的五官,然后下定决心,蹲在她身旁,伸手触碰在额头。

睡梦中的夏梓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隐约感到额头上一阵冰凉,然后是疼痛感,但相对于本身的疼痛那种疼显得舒服多了,一下又一下,紧致后又被松开,就像做按摩,慢慢的,夏梓年倒是舒展了紧缩的眉头。

艾诺哼起歌,似乎很满意自己的成就,放夏梓年再睡一会,自己则去冲澡。

夏梓年醒来时,首先涌入瞳孔一些不算太刺眼的光亮,她伸手扶了扶额头,还有一些残留的汗珠,头却不那么痛了。

“哦,你醒了。”浴室门打开,艾诺穿着宽松的家居服走了出来,带着湿漉漉的气息。

“嗯。”夏梓年回答着,并慢悠悠坐起身“真是麻烦你了。”

单薄的身子还有点摇晃,脆弱的不禁让艾诺想到摇摇欲坠这个成语。

“哈哟,没什么麻烦的,我本来还以为是今天的小地震伤到你了呢。”太客气的语气,总是让艾诺很难适应。

“哪有。”夏梓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站起身,像是准备要走的样子。

“留下来吃完饭吧,我热了粥。”艾诺笑着,然后又用毛巾揉了揉长发“不过你得等一下,我先把头发吹干。”

卧室里响起吹风机的声音,夏梓年在外面打量着艾诺的卧室,很典型的小女孩卧室,幼稚到不像话,床上还摆了娃娃,半拉着窗帘,透过一丝凌乱的光线。

夏梓年半倚在门边,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了艾诺。

小而挺的鼻梁,没有化妆的皮肤也粉白粉白,乌黑的眼睛透着水汪汪的灵气,睫毛又长又翘,唇形很完美,看起来纯洁又无害的面孔,很符合现代人的审美标准,第一次这么细致的打量艾诺,夏梓年才发现她有一双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双手,软弱无骨,洁白光滑。

“你经常熬夜吗?”伴着吹风机的声音,艾诺开口问。

“以前是,现在不了。”夏梓年盯着她,目不转睛的回答。

“难怪会头痛,以后注意多休息,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嗯。”夏梓年笑了。

“也可以去看看中医,我认识一位老中医对偏头痛还蛮有研究的,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夏梓年淡笑着没有作声,却不禁脱口而出“弹钢琴的手就是漂亮呐。”

夏梓年这句话让艾诺微微发愣,从美女口中听到赞赏还真是不容易。

“是么,还好。”艾诺倒谦虚了起来,从小就被很多人夸手指好看,所以被妈妈送去学钢琴,没想到这一学就成了一辈子的职业。

“是一双适合做坏事的手。”

接下来这话可让艾诺不解了,自己的手好看怎么能和做坏事扯上边呢?自然望向夏梓年,目光中透出不解,却只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美眸。

“没什么。”夏梓年笑的高深莫测,自然不能告诉艾诺这其中的意思,只是扭头挑开话题“你先吹头发吧,我去洗洗脸。”

艾诺虽然还是不太懂夏梓年话里的意思,却也没太在意,继续吹起了头发,没多久却听见卫生间那边传来了一声巨响,震的艾诺心头一颤。

随后,似乎涌起了一股小型龙卷风,只见夏梓年正怒发冲冠地向自己走来,那俏脸一阵青一阵白。

“艾诺小姐,我想请问一下我的额头是怎么回事?”夏梓年凑近艾诺,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字。

倾城的容颜在自己面前放大N倍,艾诺很认真的看着,心里还是不得不赞叹这张脸简直完美到了极致。

“我再问你话。”

又一声提醒,拉着神游的艾诺回过神,目光继续落在了夏梓年的额头上,赫然三个红色的小星星映入眼帘,小星星配上夏美女这张俏脸,还真是....可爱?

“我看你头痛,所以就给你挤了几个小星星。”强压住心头的笑意,艾诺认真的回答着,那表情单纯到不行。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夏梓年阴沉着脸,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字。

“不客气..助人为乐。”艾诺脊背一阵发凉,也跟着呵呵笑着。

“我突然想起了还有点事没处理,就先不吃饭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们改天见。”扔下这句话,夏梓年雷厉风行般转身离开。

望着夏梓年那风尘仆仆的美妙背影,艾诺心里还是愉悦到不得了,哈哈大笑着连眼泪都冒出来,给她挤小星星让她缓解疼痛是真,不过艾诺这么大的人了,她当然知道挤小星星影响形象,况且还是在夏梓年这么一位名副其实的美女头上挤小星星,所以说,艾诺有一部分是真心帮她缓解疼痛,一部分是故意,从小学的时候艾诺就是班里出了名的捣蛋鬼,连男孩子见了她都头皮发麻,艾小姐做过的恶作剧简直简直数不胜数,直到上了高中才渐渐稳重下来,夏美女很荣幸的唤起了艾诺同学的童心,谁让夏梓年昨天折腾了她一天呢?又冤枉她,可不能就这样轻易绕了她。

腹黑诺!

不过她这一走,艾诺倒又苦恼了,做的那些粥谁喝啊?没办法,扁扁嘴,自己煮的自己喝吧,她从小就没有浪费粮食的习惯。

慢吞吞喝下一口粥,温热而柔软,艾诺忽然想起来曾经似乎有一个人特别爱喝自己煮的粥,是谁说得,生病时只要喝一碗小诺煮的粥就会马上痊愈,终究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艾诺又开始感性了,可她这感性的时间却不长,手机一浪一浪的响起来了。

拿起手机,显示是妈妈。

轻按下接听,艾妈妈焦急的声音就马上传了过来“小诺啊,今天上午地震没伤到你吧?啊?有没有怎么样啊?要不然你今天回家来吧,要是会有余震怎么办?”

“哎呦,妈。”艾诺暖笑起来“你别担心我,我一切都好,这么小的地震哪会有什么余震,我一定照顾好我自己,别担心,以后...以后有时间会回去看你们,带我跟爸问好。”

“哎,真不知道你们父女较的是什么劲。”

“好啦,妈,你早点休息,我还有教案要备,我真的很好,不用担心我。”

“嗯,那你也注意身体啊,想吃什么跟妈妈说,下次去看你给你带去。”

“嗯,好的,再见,妈。”

“好。”

挂下电话后,心里微微不舒服起来,也没什么胃口了,草草收拾好碗筷后,拿起那本蔡骏的《猫眼》趴在沙发上看。

以前的艾诺不是很喜欢看书,后来和姚戈在一起后,发现他很喜欢看悬疑小说,通常总是饶有兴趣的跟她讨论很多情节,可怜艾诺从来都没看过,只能眼巴巴的听着姚戈讲,只有一个人感兴趣的话题是维持不了很久的,所以每次姚戈又都是悻悻然的停止自己那满腔热情,艾诺当然看得出姚戈的扫兴,所以从那以后只要一有空她都会泡在图书馆看各式各样的悬疑小说,久而久之也就爱上了,慢慢也被那些惊心动魄的情节所吸引,直到现在,或许是一种习惯更或者也成了自己的爱好。

正看到童年莫名其妙失踪那段,门铃响起来了,不得不放下书去开门。

打开门的时候才吃了一惊,门外人双手背后,笑的一脸谄媚。

艾诺愣愣的看着夏梓年,原来这女人风尘仆仆的离开就是剪刘海去了?

夏梓年剪了个齐刘海,没有鬓角,显得五官更鲜明深刻,整张脸也不置可否的年轻了几岁。

夏梓年挑眉看着艾诺,她知道这女人绝对是故意整自己。

“额....夏小姐不是回来喝粥的吧?”艾诺决定把天然呆装到底。

“多谢挂记,我吃过了。”

“那是....?”

“我来给你送礼物。”夏梓年笑的一脸灿烂。

“给我?什么礼物?”

所以在艾诺万分不解中,只看到夏梓年从身后拿出一串东西,然后笑吟吟却毫无风度地拍在了她脸上。

“拜拜。”没给艾诺回神机会,夏梓年就关上门,再一次离开。

房间安静下来后,艾诺才注意到从她脸上滑落到手中的东西。

居然是一串棉花做的小星星.....!

这真是赤裸裸的....永恒的纪念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