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作者:吃花的长颈鹿
更新时间:2017-10-28 11:52
点击:425
章节字数:55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艾诺折腾到家的时候三点半,她首先奔到浴室舒舒服服地冲了个澡,洗完澡后走到客厅,电话正好响了,是送货的,说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她又急忙换了套宽松的家居服噔噔跑下楼,本来可以给保安室打个电话,艾诺却忘了还有这步骤,外面天气没有一二点钟那般热烈了,她穿着拖鞋一路小跑,脸红扑扑的,头发还未干滴着水泽。

领着送货的人进小区,艾诺还要和那些人在折腾到楼上,虽说三楼不算高,但她这跑来跑去一下午连口水都没喝,此刻更是头晕目眩什么都无法思考,她需要永远记住今天,怪不得爸爸从小就教育说,做事不要莽撞要脚踏实地一步步来。

艾诺后悔,她没铭记爸爸的话,如果说她昨天脚踏实地一步步下楼,还能有今天这状况么?大热天的,非折腾死她不可。

生命在于折腾,健康在于打压。

送货的两男人全黑胖黑胖的,身材魁梧有点像黑金刚,到了楼上,艾诺又纠结了,这夏梓年还没回来,那她该叫人把电视放哪呢?放自己家里?那她岂不是也要把这两位黑金刚也请进自己家里?她一个弱女子家里关着两个大老爷们,况且她还这么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的,不行!怎么想怎么危险。

“小姐,请问电视要搬到哪里?”大汉开口发话了,总不能就一直这么站着看这姑娘在那自我纠结的表情戏吧。

“...额....”终于被问到了需要正视的问题,艾诺锁了锁眉头“那个....放门口吧。”艾诺指着夏梓年家。

“您直接开门,我们帮您装上就好了。”

“不是,这电视我帮别人买的,她还没下班,进不去屋。”

“哦。”男人将电视放到门口“但是抱歉,我们只能等二十分钟,因为还有下一批货要送。”

瞧见没,时间是多么牛哄哄的东西,她看了眼手表,四点二十五,也应该快回来了“好,没问题。”

艾诺双手环在胸前倚靠在自家门口,懒洋洋的带着一点痞痞的味道,面前两位“黑金刚”可够沉闷,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这么站下去也不是办法,艾诺拿出手机想着给艾宸打个电话叫他来陪自己,那边接的快挂的也快,就一句话:姐,我马上要上课了有什么事回聊,拜。

紧接着,听筒里就是一阵嘟嘟声。

楼道里断断续续传来脚步声,艾诺满怀期待地望过去,然后又一次次失望。

十五分钟后,她真是彻底体会到了什么叫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感觉,有点欲哭无泪。

脚都站的发酸了,她心里那叫一个纠结啊,自己家就在身后,却不能进去,还要和两位金刚般的男人一同看守一台液晶电视,而且那两人一个比一个木头,除了喘气不会再发出多余的声音,艾诺不开心了,好歹她也算一美女,就这么不堪入目么?

“小姐,二十分钟到了,我们还有事要忙,抱歉,先走了。”

“啊?可是...我也不会安啊?”

“盒子里有说明书,你可以按照上面写的安装,不难,如果您实在不会,明天早九点给我们打电话。”

“。。。。”艾诺哑口,就这样??

事实回答了她的疑问,是的,就这样。“黑金刚”们没再多说一句话直接转身下了楼。留给艾诺的是在潇洒不过的背影。

艾诺觉得自己活了二十三年,首次的人生悲剧出现了。

目光蹭蹭地扫向那台电视,脑子里浮现出数十种把它当成夏梓年爆捶的进攻方法。

这都几点了?她不说自己四点半下班的吗?

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能活到夏梓年这种境界,艾诺真是心生佩服。

难道她从小在思修课上就没有学过什么叫做诚实守信嘛?

“我真错了。”艾诺哀嚎着,秀气的脸蛋扭曲在一起,她很累也很饿,从小到大,她就没糟过这种罪,现在的她只想回家痛痛快快地吃顿饭,把自己喂饱,她也不要熬夜了,只想睡一觉,安安静静舒舒服服的睡一觉。

“你在跟谁道歉?”楼道里飘来一缕清凉动听的声音。

艾诺转过身,只见面前人穿着一身材质很好的正装,绿色西服袖口微微挽起,里面是一件碎花裙,手里拎着prada包包,脸上画着很精致的妆,使五官看起来完美无缺的更加不真实,头发也扎了起来,卷发在身后像温柔的海浪。

这么恶劣的人,为什么要长一幅漂亮的脸蛋。

艾诺很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她,揉揉眼睛生怕看错了人。

“干嘛这么看我?”夏梓年倒有点不自在了。

“夏梓年!”在真的确定面前人的真实性后,艾诺顿时像抓住了救命稻草般,眼眶里激动地泛起了亮晶晶的光,天道酬勤啊!

“你终于下班了,我等了你很久。”委屈的扁扁嘴,语气里居然有些撒娇的味道。

“抱歉,今天忙的有点晚了。”夏梓年一边回答一边掏出钥匙打算开门,却瞥见了自己门口放着的大箱子,光看表面图案也知道里面是电视。

“你买的?”夏梓年扭头问。

“嗯。”

夏梓年挑眉看了艾诺半天,嘴角挂起一丝捉摸不透的笑容。

“可惜你这位置放的有点不好。”夏梓年笑意更深了“你先需要把它拿开,不然我没法开门。”

“行。”艾诺回答的痛快,赶紧开门吧,她也要赶紧回家。

但貌似她有点高估自己了,就她那小体力,搬了两下,电视才动那么一丁点。

夏梓年俯身,芊芊玉手也搭在了箱子的一角“一起抬。”

艾诺有点不敢相信的瞄向夏梓年,几缕黑发散落在她光滑的脖颈上,弯下身子,后背勾勒出完美的弧度,轻轻靠近后可以闻到她身上散发出来好闻的香味,不会浓烈很淡却很香,真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女人,如果自己此刻是个男人,恐怕早就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发什么呆?抬啊?”

“啊....哦....”

二人将电视抬到了一旁,夏梓年拿出钥匙打开门后,又和艾诺一同将电视抬进了屋内。

房子和艾诺那边相差不多,装修很简单,整个风格都已白色为主调,客厅有着很大的落地窗,还有一座像白色云朵的沙发,靠近厨房的位置是吧台,有些空荡荡。

终于搞定后,艾诺直接虚脱般地坐到地板上。

“你干嘛了这么累?”夏梓年将包扔到沙发上,很随意地开始脱外套。

“你还说,我今天给你打了那么多电话。”

夏梓年走进卧室,卧室门是开着的,可以看见里面很整洁,整洁到除了一张床和一台跑步机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床不像一般家庭里普遍的那样,它很矮,大约只有几厘米,床单枕头一律都是浅灰色,然后左遍依旧是很大的落地窗,窗外是阳台,挡着薄薄的白色纱质窗帘,夕阳洒进来呈现出一种很奇特的视觉观。

“我手机没电了。”夏梓年给予的回答好像和某个人说过的一样。

纯粹打击报复“喂....你....”艾诺刚想扭头说她几句,只是这一回头可不要紧,正好撞见夏美女在卧室里优雅地换衣服,目前只脱到剩一件内衣了,大学时候又不是没见过女人换衣服,但大家都很熟了,可她跟这个夏美女还不是很熟吧?就这么敞亮。

“你裸露狂吗?换衣服都不知道关门?”

屋内的人没有回应,片刻她换好一件紫色睡裙从卧室内走出来,光着脚,脚型完美极了。

“你害羞哦?”这才开始反击起来。

“我害羞个头?你有的我也有。”艾诺瞪她一眼,这女人真是莫名其妙,再说了,自己又没有特殊爱好。

夏梓年笑笑,岔开话题“对了,今天上午银行有给我打电话,确实是他们机器出了毛病,冤枉了你,不好意思。”

“无所谓,还我清白就可以了。”艾诺冷哼哼,心里暗暗鄙视夏梓年现在才知道不好意思“好了,我要回家吃饭了。”

“你就打算这么走了?”夏梓年蹲到她身旁,歪着脑袋。

“不然我还留这干嘛?”

“电视啊,你不帮我组装上?”

艾诺低头瞄了一眼这庞然大物,然后又很不可思议地看着夏梓年“你说什么?你让我装?你冤枉了我哎,我没找你索要精神损失费就不错了,你居然还强迫我给你做苦力。”

“我可以给你精神损失费啊,所以你怎么也要服务到位吧?说,要多少。”

艾诺哑然,眼巴巴了半天“不是来真的吧你?明天我打电话叫人来帮你装。”说着起身就想走。

“不行。”夏梓年直接扯住她“电视对我来说很重要,比电脑都重要。”她睁着一双似水的大眼睛,她实话实说,一直对画面的质感有着很高要求,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把自己爱看的电影放入家庭影院里观赏。

艾诺看着眼前无辜的人,良久,才咬牙切齿地答“好了,我装。”

总是爱泛滥这些莫名其妙的同情心。

夏梓年很满意地笑了,起身还算体贴地倒了杯水放到艾诺身边,然后又走去了厨房。

艾诺拿起那杯水一仰而尽,翻出说明书看了好一阵,然后按照上面说得,开始组装。

厨房里响起水声,艾诺起身推开门,看见夏梓年正在洗菜。

“有事?”夏梓年抬头。

“嗯,你家电工刀在哪?”

“电视柜,左边那个里面就有。”

关上门,艾诺跑去翻电工刀,这哪是女生干的活啊,厨房传来炒菜声,亮起一阵昏黄的暖光。

艾诺奋力的组装着电视,肚子也饿得前胸贴后背,偏偏厨房里飘出来饭菜香味,这是一种折磨。

二十分钟后,最后一颗螺丝钉安好,她整个人虚脱般的躺在了夏梓年家那米白色的地板上,触感又硬又凉,但她累的一点也不想动弹,厨房里依旧跳跃着暖光,上眼皮越来越沉,终于沉睡了过去。

夏梓年做了四道菜,她曾经特意学了两个月烹饪,一个人住,总吃外面的东西可不太好,别人做的不放心,何况一个女人,至少也要学会做饭。

外面没了声响,她推门出去,看见艾诺已倒在地上睡着了,脸蛋红扑扑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夏梓年走过去盯着她看了半天,这女人越看越觉得秀丽标志,扬起嘴角笑了笑,这一天把她折腾坏了吧,从卧室抱出一条毛毯盖在艾诺身上,然后又翻出浴巾去冲澡。

天色渐渐暗了,夏梓年洗完澡后看见艾诺还在睡,而且大有越睡越香的架势,虽然是夏日,但这么睡下去也迟早会着凉,所以还是轻拍了拍,想把她唤醒。

被人打扰到睡眠,艾诺当然不高兴,挥手打开夏梓年,皱起眉头,却依旧紧闭双目睡着觉。

看到艾诺这样子,夏梓年有点想笑,这么大的人还像个孩子一样呢,真有趣。

于是擒住她乱挥的双手,略带笑意唤道“别睡了,会着凉的。”

艾诺在梦中是朦胧的,感到有人在拉她的手,回忆与现实真真假假重叠,记忆的温度袭来,出于本能反应地环住了夏梓年的腰,将头埋进她腹间呢喃“姚戈....姚戈...”

气息喷洒在夏梓年腹间,这倒让她着实吃了一惊,姚戈,不难听出应该是个男人的名字,谁呢?她男朋友?皱起眉头,推开怀里的人“别睡了。”

脑袋猛然离开怀抱,这下艾诺才清醒,睁开双眼,迷茫的美眸像蒙了一层雾,涣散没有焦距。

“再睡下去会感冒的。”夏梓年说。

“哦...”艾诺垂下头,身上笼罩着阴沉的气息,与平时那个活泼的她截然不同。

“很晚了,留下来吃晚饭吧。”

艾诺抬头看着夏梓年,那眼神里满是疑惑,两人又不熟,好端端留她吃晚饭干嘛?

夏梓年显然看出了艾诺眼中的疑问,直接回答道“麻烦你一天了,而且又错怪了你,留下来吃一顿饭也应该的吧,就当我给你赔礼道歉。”

艾诺揉揉肚子,哪是麻烦,简直是折腾。

“好吧。”她思量了一下“不过你先等下,我下午帮你取了快递,先给你拿过来。”

“真是谢谢你了。”夏梓年笑着,其实艾诺人品真的不错,真是冤枉了人家,她有些愧疚。

艾诺回去取快递的时间,夏梓年先到厨房摆好了碗筷,然后又拿出一瓶桃红酒喝着,这酒饭前喝最开胃了。

艾诺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夏梓年正在喝酒,坐在窗边,手里端着水晶高脚杯,轻轻摇晃着,举手投足间尽显女人的迷人与优雅,也是这一次,艾诺才细致的发现,原来夏梓年右手姆指上有一处漂亮的纹身,图案是皇冠。

不是好女人,暗暗给她扣了一个坏女人的头衔。

“纹身很漂亮。”艾诺将快递放下,坐在桌边轻轻赞叹。

夏梓年拿过快递拆开“是么,谢谢夸奖。”

“长得漂亮又有钱,很多人追吧?”看着夏梓年拆包裹,艾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夏梓年淡笑着先没做回答,只是很认真的拆着包裹。其实她何止是女富婆,她也是正宗的富二代,渤海杂志本来是夏家二老创下的产业,坐到正红火的时候就直接转手给了自己的孩子,然后二老双双飞去美国开了连锁超市,他们说,不能总赚中国人的钱,有条件也要宰宰老外。

“你很穷吗?自己都有一套房子了,而且你也很漂亮。”夏梓年不答反问。

“那哪能跟你比,而且我要说这房子是别人借给我的你信不信?”不知为什么说到这句话后艾诺脸色明显阴沉下去了,显然这个话题不是让她很开心。

夏梓年将她微妙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笑笑没做声。

艾诺低头大口吃起了饭,眼前这个女人折腾了她一天,她现在只想吃完饭快点离开,然后无事不登三宝殿。当她把青菜塞进嘴巴里时,瞥见夏梓年打开了那个让她苦等好几个小时的包裹,半截小卡片露出来,艾诺瞪大眼睛,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里装的应该是一组拼图,只是一组拼图,还说是什么重要的文件,让她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咳咳!”情绪激动,一口饭噎到了艾诺,她急忙拿起水杯一仰而尽,然后呼吸纷乱地怒视夏梓年。

“怎么了?”夏美女显然是不解。

“你....”艾诺咬着嘴唇“就一副拼图你居然说很重要?!因为它我等了将近两个小时!”

“那么久?你几点去的?”夏梓年显然也是有点惊讶。

“一点多。”

“不可能啊?快递公司明明告诉我一点之前肯定到的。”夏梓年发誓她没说谎,这组拼图是她妈妈从美国寄来的,说什么是很神奇的拼图,至于神奇之处呢,要等她拼完了再告诉她,夏梓年算是孝顺的孩子,一般家人寄来的东西,她都会看做很重要。

算了,艾诺现在也不想计较那么多了,眼前这女人就是一朵奇葩!寄这份包裹的人也是奇葩!

“真是不好意思,可能他们途中耽误时间了。”夏梓年深感抱歉“麻烦了你这么多,有机会一定补偿你,真是不好意思。”

艾诺眯着眼睛,半响扁扁嘴“算了,不用,举手之劳。”

“那等一会儿吃完饭,不然留下来玩拼图?”

“不用了,我回去备课。”艾诺现在对夏梓年算是有成见了,不对,应该是一直印象都不怎么样。

“备课?你是老师?”这回我们的夏小姐可是被震慑到了,没想到啊,眼前这小丫头还有个这么正经的职业。

“是啊,教钢琴的。”艾诺从夏梓年那一闪而过的惊讶表情中就看得出来她肯定被自己这么高尚的职业震慑到了。

钢琴老师?夏梓年这才想起来昨天去她家的时候看到客厅有一架钢琴。

不过夏梓年并不想知道那么多,恢复常色,只是淡淡问道“学生叛逆吗?”

“还好啊,我们没有代沟。”艾诺这就是在含沙射影的夸自己年轻,夏梓年当然听出来这话里有话,没想到这女人还挺自恋。

“我们应该差不多大吧?”

“二十四,周岁。”

“那还是真巧,我们同岁呢。”

夏梓年笑着,继续很安静地喝着酒,而后喝到杯底时一仰而尽,动作流利自然,洒脱而优雅。

将杯子放回桌上,才慢悠悠地开始夹菜吃饭。

她吃饭的时候很安静,良好的家教让她从小就养成了这种习惯,所以当她动起碗筷后,整个厨房就安静了。

面对这位不是很熟的美女,艾诺也不想再说什么,两人就开始沉闷地吃起了饭。

心里却不得不赞叹夏梓年的厨艺还真是棒,色香味俱全,好久没吃过一顿这么香的饭了,女富婆还会做饭,不错不错。

这事不禁让她想到高中,有一段期间学校不允许学生们去外面吃饭,所以早晚都进行封校,逼着同学们必须吃学校食堂里那超贵的饭菜,通勤的还好,一天也就在学校吃那一顿,但可苦了这些住校生,虽然艾诺不住校,可后来听说这些住校生都千方百计往外逃,一帮人在学校后门铁栅栏找到了个空,所以从那以后大家都钻栅栏出去吃饭,一个个弄得跟特种兵似的,最惨不忍赌的是老师都被迫跟着一起钻,你说人家老师上个班容易么?七老八十了还得跳栅栏,哎,艾诺不止一次感慨现在这社会还真是腐败。

“我吃饱了。”也不知游神了多久,回过神来时对面的美女已经放下了碗筷,正拿着餐巾纸优雅地擦拭着嘴角“你在哪个学校工作?”夏梓年问。

“艺高。”

“哦。”美女点了下头“还是要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这么多忙。”

“客气了。”艾诺将筷子一放“我也吃饱了,还得回去备课,谢谢你的晚餐,手艺很棒。”

“多谢夸奖,欢迎你有时间常来。”

艾诺笑着答应,但她还真没打算常来。

其实艾诺哪有什么课要备,那么说不过就是找个借口离开罢了,潜意识里总觉得夏梓年是一位危险人物,虽然她也不太明白一个女人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危险,直觉却告诉她不要和那个女人靠太近,晚上失眠她闲来无事进行了一次大扫除,被单窗帘本来都不脏,也被一股脑的塞进全自动洗衣机里甩。

打扫床底的时候,翻出了一张不知猴年马月落在那下面的照片,陈旧的落了一层灰,照片上是大学时期的艾诺,扎着马尾,笑的明眸皓齿,依偎在身边高个子男孩的臂弯里,男生头发很短,剑眉星眸,鼻梁高挺,牙齿整齐白洁,日光太强烈,所以整张照片的画面都有点花,两人灿烂的笑容那么刺眼,艾诺仿佛都闻到了那么过分的热烈的花香。

记得搬来这里的时候明明该扔的都扔掉了啊,怎么还是留下了这个,讽刺地笑着,深呼一口气,将照片塞进一旁的垃圾桶里,又一股脑倒进去一堆有用的或者没用的垃圾,眼不见为净,况且都过去一年多了,有些事情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让他不留痕迹的彻底过去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