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缘来如此

作者:樱花落717
更新时间:2017-10-19 16:47
点击:214
章节字数:66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2

“阿姐,那些和尚敲的是什么呀,咚咚咚的,还挺有意思的。”

“晚敲木鱼晨撞钟,那是木鱼呀。”

“木鱼?慕羽?嘿,阿姐,那东西和你的名字一样呢,我也敲敲你的头,看能不能发出咚咚的声音。”

“你这小丫头越来越没大没小了,阿姐的头也是你能敲的吗?再说了,我又不是木鱼,会痛啊。”

“不管不管,你就是,欸,别跑,大木鱼,大木鱼,大木鱼,让我敲敲你的头~”

“才不要呢,小烟罗~”


“大木鱼,你瞧我这荷包绣的如何?”

“哎呀,这鸡蛋饼真馋人,咦,怎么芝麻都搁在一旁啦?”

“讨厌,顾伯伯,阿姐又欺负我。”

“爸爸,天地良心啊,我可没有。”

“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还不快去书房念书。”


“大木鱼,你真不知道我绣的是什么呀?”

“本小姐绣工这么好,一眼就看出来啦,月亮和星星嘛。”

“那你为何故意那样说。”

“哈哈,我那是饿了。”

“呃,那这个送你吧。”

“为什么啊?”

“解馋。”

“哦。”


“大木鱼,好久不见。”

“小烟罗,甚是惦念。”


“阿姐,顾伯伯,你们在哪儿?”

“别过来,快趴下。”


“小烟罗,照顾好自己,对不起。”


“不!!!”

好疼,言落倒抽了口凉气,稍稍一动就感觉左边的胸口火辣辣地在撕扯着,好像被猛虎硬生生咬下一块肉。

“你醒了。”感觉到脑门上一片凉意,言落费力地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一脸又是欣慰又是担忧的人,昏死前炮火连天的景象炸得她又几乎晕过去。她呆呆地想,这难不成是梦吗?

“还难受吗?难受的话就别动了,再睡会儿吧,啊。”于木温柔地看着面色苍白躺在床上的人儿,心里的汹涌经过这些天早已平静了不少,仅仅是望着这个人,目光片刻也舍不得从她脸上移走,这种感觉好像又回到了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真的是阿姐!

这样的声音,她就算闭着眼睛也绝对不会听错!

泪水再也止不住,决堤而出把她的眼皮冲开,任凭脸上眼泪纵横,任凭眼前一片模糊,她知道她的大木鱼就在这里,就在她眼前。她想要看看她。有多久没有看过她的脸了?她记得清楚,又不愿记得清楚。八年六个月零七天,竟比她们相识相守的日子还多了一年零五个月,整整四百一十五个日日日夜夜,也正好和她们最后生离死别之前天各一方的那段日子差不多的时间。原来她们成长了这么些年,在一起的时光竟然和分离的时光一样短,一样长。

“大木鱼,呜哇~~~”言落嚎啕大哭,顾不得身体撕心裂肺的痛,一个挺身拥住她的大木鱼,她只知道再不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她真的就要死了。

“小心伤口,别怕别怕,小烟罗,你的大木鱼就在这里,不会走的,乖。”于木任凭她紧紧抱住自己,但是手上不敢用力,怕牵动她胸前的伤口,只能虚虚地环住她,像以前一样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她的后背,让她渐渐冷静下来。

言落在她颈窝里小心翼翼地吐着热气,怕一个动作过大就吹跑了怀中的人:“我就知道你没有死,你真的没有死。”

于木何尝不是这样失而复得的欣喜。这种欣喜远比上一次时隔一年半才见到怀中人来得更加猛烈。那是她们第一次分离,相遇七年以来,两人从未远离过彼此,就算是学堂里组织出游的时候,她们也想方设法地待在了一起,可是她没有料到仅仅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她的小烟罗就坐上了列车前往冰天雪地的沈城,仅仅留给她一封语焉不详的书信:

阿姐亲鉴,妹自与阿姐相识以来,承蒙爱护,甚是珍惜,又得顾伯、廖叔照拂,一生的幸运都在这方天地绽放。从前同阿姐入庙里焚香祷告,阿姐问吾许下何般心愿竟如此虔诚?吾闪烁其词,只是不答。其实想来,也无甚不可言说的,吾一生所求皆是阿姐、顾伯、廖叔幸福安康,岁岁无虞。如今妹孤身求学,天高路远,唯望阿姐爱惜自身,照料顾伯、廖叔,待来日学有所成,妹定负荆而归,以谢今日不辞之罪。离别之苦,吾亦切身所感,然学途已定,阿姐不喜半途而废,吾亦不甘虎头蛇尾。沈城路远,课业繁重,只愿阿姐莫要北上寻妹,你我二人虽天各一方,然鸿雁传书,亦足已慰藉。别离短,来日长,重逢后,毋须望。烟罗敬上。

如果知道重逢后,又是八年多的杳无音讯,我当初就不该放任你去沈城,哪怕千难万险,我也要去找到你。

于木闭了闭眼,想说她一句“小傻瓜”,又自嘲地在心里说,你又何尝不是个傻瓜,守着那么多年的心意,却没有来得及说出口一次,又想着老天爷果然是仁慈的,就算分别了八年,终究把人送了回来。

“爸爸,这是什么意思,你让小烟罗一个人去了沈城?”顾慕羽不敢置信地读完那封信,她一个字也不想看懂。小烟罗走了?一个人走了?沈城是哪里?和江城都是三点水,是不是就一城之隔?

“烟罗的意思,你若明白,这些日子就好生待在家里吧,不要想着去找她。”顾斯年隐藏着眼底的伤心,颓坐在沙发上,他也没有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如此决绝,自己就算有过念头把人送走,可这么多年的点滴相处也不是假的,他舍不下这个如此气性与他相似的小女儿,哪怕是给她安排好了在沈城的生活,也只是,也只是什么呢?其实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这两个女儿从小就腻在一起,多年的姐妹情深竟慢慢发酵成了爱意,他也不过是从两人越来越有默契的动作中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可是这种不对劲,他却自觉没有立场去扼杀它,因为他,何尝不是这样?他很久没有一夜无眠了。

“我要去找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对不对,爸爸,你告诉我,我去把小烟罗接回来,她都没有一个人出过门,她肯定会害怕的。”说着顾慕羽就拔腿往门口走,算了,爸爸不说,她自己也可以一个人去找。

“啪”顾斯年重重地一拍茶几,上面的东西抖了好几下,快要跌落下去,“顾慕羽,你给我回来!”

顾慕羽从那声响就呆住了,印象里脾气一向温和地爸爸从未如此发怒过,她被人点穴似的定住了脚步,机械地转过身,双眼瞪圆地看向眼前这个死死盯着她的人。

“爸爸?”顾慕羽像是明白了什么,双目中流露出哀求,“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和小烟罗没有关系,你让她回来好不好,我答应过不会离开她的,你让她回来,我不喜欢她了,真的。”她“咚”地一声跪下,爬到顾斯年身边,眼里只有对李烟罗的怜惜。

顾斯年凄然地闭上双眼,“慕羽,你让爸爸怎么办?”他说完这句话,就不再言语,一直以来因三人在而欢声笑语不断的客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管不住我的心啊。”顾慕羽也靠在沙发脚上,四肢随意摆在地面上,全然失了平时温婉大方的模样。

“爸爸,是你让小烟罗走的吗?”她说完,又摇摇头,“不会是你,你这样疼爱她,就算知道我喜欢她,肯定也舍不得让她走。她是自己走的,对吗?”她一副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惨相。

“看来她是真的接受不了这样的感情,还好我没有亲口和她说,不然我一定会······”她说不下去了,双手捂着脸,低低的呜咽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在胡说些什么?”顾斯年顾不上自己的不知所措,头一次觉得自己这个女儿真的是脑子不开窍。原来她俩竟是相互爱慕而彼此不知。顾斯年突然很想笑。

“爸爸,小烟罗也是你的女儿,你接她回来吧,我是姐姐,是我做错了事情,应该我离开,不是她。”她显然没有听进去顾斯年说的话,自顾自地说着自己的打算。

“地上凉,先起来再说吧。”顾斯年伸出双手去扶她,在把她扶到沙发上的那一刻,他前所未有地感到原来自己真的是老了啊,竟然连自己的女儿扶着都觉得有些吃力。见惯了慕羽和烟罗同进同出嬉闹的场面,此刻光是看着慕羽一人游离的样子,顾斯年居然觉得很不习惯。

“你做错了什么?”顾斯年没有接她的话。

“我······”顾慕羽很想重复刚刚的话,这样就可能让她的小烟罗回来,可是话就在嘴边绕啊绕的,她却怎么也不想说出口。

“你口口声声说自己做错了事,但是话到嘴边,你却一点也不想承认对不对?因为你根本不觉得这是件错事,你只是想让她回来。”顾斯年直言点破。

顾慕羽只得颓然地点点头,她瞒不了爸爸,也不想瞒他,“爸爸,对不起。”她说完便别过头,不敢看顾斯年的表情。

“别说了。”他一点也不想听。

对不起?这真的错了吗?说了对不起就能扭转过来吗?不能的,一声对不起只是想劝慰为此伤心的人,只是想减轻自己的负罪感罢了。他这一生说过多少次对不起,他都记不清了,一句比一句更苍白无力,没有半分用处。

“慕羽,你今年多大了?”他突然问。

“二十呀,爸爸,前些天我不才过了生日的吗?”顾慕羽不知道为什么爸爸突然问这个,这和她和小烟罗的事情有联系吗?

二十岁了,真快呀,当初那个牙牙学语口齿不清地叫他爸爸的黄毛丫头原来已经长得这般大,出落得亭亭玉立,大方得体,拈花煎茶的安静模样像极了她娘亲。

“那烟罗呢?”他又问。

“小烟罗比我小三岁,生日在我后面,再过两个月就十七岁了。”爸爸这是怎么了?都不记得我和小烟罗的年纪了吗?顾慕羽一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觉得爸爸太奇怪了。

十七岁啊,好巧,自己遇见那人的年纪也是十七岁,到现在纠纠缠缠居然已是二十二年,岁月溜得这么快么?顾斯年低头看了看手指的间隙。

“爸爸,你是不是觉得我年纪还小,不配爱一个人?可是我对小烟罗······”顾慕羽抢着解释,她是真心的,一点也不掺假。

“二十岁,不小了,爸爸在你这个年纪都谈婚论嫁了。”谈婚论嫁的对象是你娘亲,纠缠不休的却另有其人。

顾慕羽低下头去:“那是因为我和小烟罗都是女孩,对不对?你接受不了?”

“慕羽,你也知道你们都是女孩,为什么呢?为什么偏偏爱上了她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我早就想这样做了,事到如今,我也不怕破罐子破摔,顾斯年,你听好了,我廖志远喜欢你,是想和你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喜欢上了我?

我爱你,不需要理由。

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发现没有她在身边,心会慌,只有她在目光所及之处,才能安心做手中的事情。她开心的话,我也会很愿意跟着她放声大笑,她难过的话,我恨不得穷尽毕生所学让她展露欢颜。爸爸你问我为什么会爱她,细细地说,我可以说上三天三夜,可是我觉得千言万语都无法道尽我的爱意,我才明白原来爱到深处是不需理由的,一个眼神,一抹笑意,都是满满的爱。”

顾斯年活了三十九年,觉得自己真是个笑话。明明爱就在身边,偏偏固执地不肯承认,到头来误了三个人的一生,害了那个深爱他的女人的性命,却仍然自欺欺人地享受着一直以来守护自己的那个人的爱,自己真是无耻至极!

对待爱情,他看得竟不如自己年幼的女儿通透。

“爸爸,我不求你的原谅,但是我想恳求你让小烟罗回来好不好,我可以离开她,只要她能幸福。”

顾斯年,我走了,如果这是你要的幸福,我成全你。

斯年,我知道的,你不爱我。你怎么舍得自己不幸福呢?我都盼着你幸福啊。放下对我的亏欠吧,你不欠我什么,去找你的幸福吧,我都没有认真见过你开怀的样子呢。

顾伯伯,对不起,我愿意离开,别让她来找我,我希望她会有更幸福的生活。

“幸福?相爱的人不能相守会幸福吗?”这四人的话竟如出一辙,顾斯年不知道该怎么去定义幸福了。

“什么?”顾慕羽没有听清,他说得很轻,不知道是在问她,还是在问自己。

“她是为了你,才离开的,她知道了我知道她喜欢你,但可笑的是,你和她都不知道你喜欢她,她也喜欢你。”顾斯年没有打算瞒着她。

我喜欢她。

你知道。

她喜欢我。

你知道。

她知道你知道她喜欢我。

她不知道我喜欢她。

我不知道她喜欢我。

你、我、她,喜欢,知道、不知道。这几个字词随意组合在顾慕羽眼前荡来荡去,几乎把她弄晕,最后是四个大大的“她喜欢我”停留在了她的面前,光光闪闪的,让她一下子没了反应。

“小烟罗喜欢我!”顾慕羽腾地从沙发上蹿了起来,顾不得擦去一脸的泪珠,她脆生生跪了下去,抬起头望着爸爸,生怕是她听错了。

“你没听错,烟罗她也喜欢你。”顾斯年看着顾慕羽一副唯恐他的话就是假话的可怜模样,心里明白她俩的感情已经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斩断的了。

“那她为什么要走?”顾慕羽得了肯定的答复,顿时开心地想冲进芍药花丛跳一支舞,可是一直以来的舞伴不在身旁,她忧伤地连空气都不想触碰到。

“你觉得是自己的错,她也觉得是自己的错,你想离开换她的幸福,她何尝不是这样想的?”顾斯年苦笑着想哭。

“爸爸,你可以原谅我和小烟罗吗?我们都是真心的。”顾慕羽还是很想知道爸爸的态度。

“我说了,这不是件错事。你们的爱不需要我的原谅。”顾斯年用力舒展开眉间的褶皱,“可是,慕羽,爸爸担心啊,你们还这样小,又都是女孩子,如果爸爸有一天不在了,你们要怎么办?”顾斯年越来越觉得自己的羽翼护不住这两个孩子了,越发为她们的未来担忧。

顾慕羽一听这话就撇了撇嘴,强忍住即将掉落的眼泪,扑进顾斯年的怀抱:“爸爸,你在胡说些什么啊?你怎么会不在了,你要看着我好好长大的啊,不许你离开。”

“傻丫头,爸爸总会走在你前面,这些年你和烟罗都很明事理,乱世当道,你们没有被蒙住心眼,爸爸很高兴,咱们去找到烟罗,你们好好的在一起,爸爸也就放心了。”顾斯年拍拍女儿的肩膀,想让人坚强些。

“我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爸爸你不反对?”顾慕羽下巴抵着爸爸的肩膀,还是不敢确定爸爸的态度。

“你们俩好好的,别怕我伤心,爸爸舍不得你们难过。”顾斯年也哽咽了。他的小女儿临走前也是流着泪跪着求他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气坏了身子,要记得好好照顾自己。这两个小丫头啊,怎么这样懂事得让人心疼~

“老爷,出事了。”福生快步走了进来,看了看眼前的景象,犹豫了下,还是开了口,“沈城那边的人没有接到烟罗小姐。”

“没有接到是什么意思?”顾家父女俩异口同声地问道,满是焦急。

“意思就是烟罗小姐现在下落不明,”福生看着两人快要吞掉他的表情,心也漏了一拍,“我们的人已经在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最后几个字福生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地说了,而且越说声音越小,到最后自动消音了。

“爸爸,让我去找,我要去找小烟罗。”顾慕羽恨不得插上双翅膀立马飞到沈城。

“胡闹!你一个女孩子,还不够添乱的,你想让我同时失去两个女儿吗?”顾斯年紧紧钳住她,又用温热的手掌按住她因激动而不断耸动的肩膀,迫使她的脸转向自己。

“慕羽,听爸爸说,你不能去沈城。爸爸会加派人手寻找烟罗,你一去只会让他们分神照顾你,要想尽快找到烟罗,你就安心待在家里等消息好不好?而且烟罗不是说她会给你写信吗?她从小到大都是言出必行的,你要相信她,她那样聪明,肯定不会让自己陷入险境的。”顾斯年生怕她一个冲动就溜去沈城,不得不拿烟罗来镇住她。

顾慕羽想到烟罗留下的信果然镇静了不少,她只是关心则乱,也明白自己去了怕是更加添乱,只好答应了:“好,爸爸,我在家等消息。爸爸,你一定要多派人手去找烟罗!”她目光里全是乞求。

“爸爸答应你,一定会尽快找到烟罗,放心,啊。”顾斯年把女儿安抚着移坐到了沙发上,转身对福生说:“沈城那边能派的人全部派出去,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把人给我找到。”

福生连连答着“是是是,明白了,老爷。”便要退出去,结果撞到了正破门而入的廖志远:“烟罗丫头不见了?”无视福生的不住道歉,他又问道,“人怎么去了沈城?”

顾慕羽听见廖志远的声音,猛地一下弹过去,“廖叔叔,求求你也派人去找小烟罗,行吗?她一个人在沈城肯定很害怕。我能帮着做什么?你说,我都照着做。”

廖志远见她通红的眼眶,心道这一天还是来了,柔声对她说:“羽丫头,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休息。”他说着便一记手刀把人劈晕了,顾斯年连忙唤来下人把人扶进房里休息。

“你都知道了?”廖志远一贯阴冷的声音现下听来更是让人不寒而栗。

顾斯年对上他质问的眼神,“原来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好让你早点棒打鸳鸯,酿成现在的惨状是吗?”廖志远责备的语气很是刺耳。

“你觉得是我把烟罗赶走的?”顾斯年有些失望。

“不是你,难道是我?我早就知道的,你对自己都这么狠心,还狠不下心肠对付一个小女孩吗?可是虎毒尚且不食子,她好歹也当了你女儿这么多年,现在人下落不明,你都不心疼吗?”廖志远咄咄逼人,他本不想用这种语气对面前的人说话的,可他就是忍不住,他也很想好好发泄一次。

“我没有,烟罗是自愿离开的。”顾斯年不想同他吵,“你当年为什么离开,她就是为什么离开。”

廖志远哽住了,“也对,这是那丫头的作风。”

“还有什么想问的,一并问了吧。”顾斯年也觉得很累。

“你是怎么发现的?”

“慕羽丫头生日宴会的下午,她们俩人躺在芍药花丛里,慕羽好像睡着了,我看见烟罗亲了她的嘴唇一下,隔的那样远,我也感觉得出烟罗的目光里满满都是爱意,说实话,当时我竟然觉得那样的场景都不是单单一个美字可以概括的。”可是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他也很困惑。

“所以你就找到了烟罗质问她?”廖志远想起从前眼前这人一股惊骇的模样,依然无可救药地觉得他无论怎样都好看极了。

“我是找到了她,但我只是静静坐着看着她,烟罗真的很聪明,猜得到我想说的话,要去沈城是她主动提出来的,我······我没有拦她。”要是拦下了该有多好?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了?顾斯年现在懊悔也来不及了。

“你当然不会拦她。因为你从始自终都接受不了我们这样的人的存在,你巴不得我们能远离你的生活,就像当年我远走欧洲,你连只言片语挽留的话都吝啬给我。顾斯年,你知不知道你真的很自私?!”最后一句虽是问句,但是廖志远却是感慨万千,离开和回来都像是他的独角戏,他竟也这般乐在其中。

“我知道的,所以活该我一辈子得不到幸福,如今连女儿也快要失去了。”顾斯年一脸凄惨,如果烟罗就此出了事,慕羽怕是也濒临崩溃,他的一时犹豫竟换来原本温馨小家的分崩离析,如果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那为什么不只是降临在他一人头上,而要让她的两个宝贝女儿承受痛苦?

廖志远终是不忍心看他如此神伤,换了平日里同他说话的语气:“好了,别想太多,我已经安排我的人去找了,沈城不如江城大,一定可以很快找到的。你不是也说了,烟罗丫头很是机灵,说不定她已经和我们的人会面了,你别担心。”

顾斯年直直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么多年了,他仍然在坚持,他仍然在躲避,他们真的要这样错过吗?舍得吗?不会遗憾吗?

“廖志远,我想对你说九个字。”顾斯年定了定心神,双手握住他的手。

廖志远很久没有听到他这样正式地唤自己,也不自觉端了端身子。

“前三个字,我对你说了很多次,我自己都觉得再说下去也没意义,可我还是想郑重的对你说,对不起。”

“斯年,我说了,我们之间······”不过还是这第三个字,真的没必要,是我心甘情愿,我甘之如饴。

“你听我说完,”顾斯年打断了他,“中间三个字,你也说让我不要多说,但是,不再多说一遍,我会讨厌自己。谢谢你。”顾斯年说着还深深地鞠了一躬,廖志远连忙扶起他,“腰上有伤,就别这样做了,你要真想谢谢我,就把自己的身体养好,听见了吗?”

“还有最后三个字,我知道你肯定是愿意的,这么久以来,你都是在等我愿意,可我怕你不敢相信,我必须再问一次,你听好了,”顾斯年深呼吸了一下,这个间隙廖志远的心都差点跳出来,他猜到眼前的人接下来要说什么,等的时间这样长,长到他都不抱希望了,可是眼前的人真的是要说他想要的那句话吗?

“在一起。”廖志远紧盯着顾斯年的嘴,确认唇语和耳朵听到的都是这三个字,他的眼睛顿时变得凌厉,似要把眼前的人拆股入腹。

“我给你一秒钟的反悔时间。”他保留着最后一丝理智。

顾斯年笑了笑,“你愿意吗?”

“唔······”廖志远毫不客气地咬住他的唇,在上面狠狠摩挲了好几下,趁他张口呼气的时候,舌头滑进去攻城略地,与他的舌头死死纠缠在一起。

吻了不知道多久,廖志远在人快要失去呼吸之前退了出来,但仍然保持着不到一厘米的距离。

“呆瓜,不知道换气的吗?”他的热度熏得顾斯年脸颊红扑扑的,耳垂更是鲜艳欲滴。这样的顾斯年,他越看越欢喜。

“我爱你。”廖志远舔着他敏感的耳尖,怀中人挣了挣,他吃吃地笑着说,“不用你说,我爱你、你愿意就够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