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喜欢你,真美好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0-19 22:27
点击:2226
章节字数:444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十五、喜欢你,真美好


“我听说,有人重启了二十年前玖我纱江子的死亡案件?”


“不算是正式重启,只是应玖我纱江子的女儿的私人请求,科警研的首席法医在调阅当年的法医档案。”


“其实这几年我一直想重新调查这个事件,只是想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和理由,想不到竟然天赐良机。”


“这件事还刚刚开始,能不能有什么结果,还未可知也。”


“我相信只要有一个开头,就会带给我们无数的契机。更何况你应该比我更相信首席法医的能力才是。”


“有些事情,当事人的能力越强,越可以掌控全局。可是这件事一旦开启,也许能力越强,越不可控。今后是祸是福,是惊是喜,恐怕我们都难独善其身。”


“风起于青萍之末,止于草莽之间,一切都会无声无息地过去,除了我们守护的东西,为此哪怕血光满天。”









“静留,怎么了,是不是我的事给你添了很多麻烦?”看到静留若有所思,夏树关切地问。


静留笑着回应:“没有,事情很顺利,顺利得超乎我想象。”


她今天一上班就打电话给风华警署,一个懒洋洋的接待人员接了电话,态度很是怠慢,只是说要汇报给上司。放下电话的她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找警视厅的熟人帮忙的时候,却在不到中午就接到风华那边的回电。电话那头的警官很热情,表示会在今明两天将所有资料整理好,尽快用递送过来,而且体贴地说因为资料加起来超过十公斤,会嘱咐递送人员送到办公室的。


超过十公斤!这和她印象中地方警署草率的调查完全不符,警署不会把出事的那辆汽车也寄给她吧?


不,意外结案的证物不会保留那么久。意外事件的资料也不会那么多。


看来整个事件真的很蹊跷,就像玖我纱江子留给夏树的最后一句话那样蹊跷。


而这些,夏树知道么?


可是她看到夏树如清澈见底的碧水潭那样的眼睛,便决定什么也不说了。她自己也说不明白,在以往所有的人际关系之中——包括爱情,她都是被惯着、呵护着、骄矜自诩的,可是面对这个女孩,她却是一再地包容、包容……是同情夏树悲惨的身世,还是年纪大了,母性开始从内心深处蠢蠢欲动?


不过此时她可没有余暇去像一位心理侧写师那样探究自己的内心,因为此时此刻她除了身边的夏树,还要面对三双直瞪瞪地看着她的眼睛。


一双洋溢着热情的浅紫色眼睛,是鸨羽舞衣;而跳动着好奇的金色眼瞳,是年轻的女孩美袋命;而她们中间那双既有年代的沧桑,又有顽童般的狡黠的眼睛,来自八千代老婆婆。


是的,她正在鸨羽家的居酒屋。下班时她向夏树打电话告知她今天的进展,夏树羞答答地邀请她一起吃饭,她也理所当然地答应了。


自从到了警视厅,夏树吃饭的地方只有这一个,鸨羽家的居酒屋是让她最自在的地方。


可是她现在后悔了。


不要说店里来来往往的人都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藤乃医生行注目礼,就算是店主三人这火辣辣的眼神,也让人受不了。


还有她们的好奇心。


“你就是舞衣常说的藤乃医生啊,啧啧啧……怎么能长得这么漂亮呢?你妈妈怀孕的时候是不是天天到水天宫去烧香啊?”


“藤乃医生,舞衣可喜欢你啦,每次在警视厅见到你,她回家就会说个不停。”


“哪有啊!藤乃医生你不要听她胡说!”


“当然有,藤乃医生,舞衣还说过你有很多的女朋……呜呜……”


被舞衣一把捂住嘴的小命,又被八千代塞进了一个玉子烧。配合之默契,看来祖孙二人经常用这个方法阻止小命说话。


静留还是那样处变不惊,彬彬有礼地向她们打招呼,又笑吟吟地看着夏树,夏树则又是懊恼,又是害羞,可是接触到静留的目光,心里却总有一丝甜。


“藤乃医生,舞衣说你是不会治病的那种医生,是么?”小命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问。她今年二十四岁了,从小跟着鸨羽爷爷学剑道,现在在剑道道场里当助手,生活环境的单纯,让她远比同龄人天真。


静留的态度也像在对待小朋友:“我是法医,服务的对象是尸体。不过我也曾经在医学院读过书,我可有正经的医师执照。”


“真的啊,那太好了!”小命跳起来,一眨眼就跑了出去,转眼又回来了,速度真是惊人,“藤乃医生,麻烦你看看。”美袋命从后堂气喘吁吁地跑出来,手里捧着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我的仓鼠,前几天刚刚养的,它是不是有病?”


“真是的,藤乃医生又不是兽医。”舞衣向小命抱怨了一句,刚想向静留致歉,可看到静留面带微笑地接过那个小玩意儿,也就知趣地收住了口。


虽然不是兽医,但静留还是认真地检查了一番:“我觉得没问题啊,这小家伙很健康。”


“可是可是,你看它肚子上怎么有个坑?”小命忙指给静留看。


静留平心静气地说:“这是肚脐。”


“啊,仓鼠也有肚脐?”看着小命张大嘴吃惊的样子,夏树对着天花板翻了个白眼,真是的,小命也不小了,真不知道她是天真还是真傻。


“胎生动物都会有肚脐,只不过因为皮肤结构问题,动物的肚脐不像人类那么明显。小命能摸到仓鼠的肚脐,说明你很细心哦。”静留耐心地进行科普,语气活像幼稚园老师。


她真是个温柔的人,连向来眼里只有吃和舞衣的小命,看着她的眼神都多了几分恋慕。


“可是可是,你看它屁股上怎么有包包,是不是长疖子了?”


这句话一问出,藤乃医生温柔的笑容明显地僵了一下,她仔细地看了看小命的神色,像是在琢磨什么,又看看掌心的仓鼠,那蹙眉深思的样子像是遇到了某种疑难杂症。终于过了十秒钟,在小命忍不住开口询问之前,她方才用她最平稳的语气说:“这是蛋蛋。”


“噗!”正在喝水的舞衣一口水喷了出来,幸亏她在出水的刹那转了方向,水没有直接喷到藤乃医生脸上,就算这样,那件Dior新款的黑丝绒刺绣外套,还是溅上了不少水滴。


“哎呀!”还是小命反应快,一手抄起旁边的一团布就给藤乃医生擦拭,擦了两下却被夏树劈手夺下:“这是擦桌子的抹布!”


“对哦,刚才舞衣还用它来擦拉面汤!可是……已经擦过了。”


夏树、舞衣、小命三双眼睛呆呆地看着那件被水和油荼毒得不成样子的外套。夏树觉得丢脸极了,第一次带静留来见自己的朋友,哪知道朋友这么不上道;舞衣则是在盘算,今天自己的这一口水和一块抹布,究竟得赔多少钱;至于小命,她真的是呆呆的了。


只有藤乃医生,尽管还穿着这件被弄得不像话的外套,神色依旧娴雅柔和。她脱下外套搁在一边,笑道:“不妨事,送去洗洗就好了。你们可能不太知道,身为一个法医,我有什么没弄到过衣服上的呢?”


“医生,让我来帮你吧。我老太婆和厨房打了一辈子交道,有什么污渍是我洗不干净的呢?”一直不动声色的八千代婆婆突然出手,一把抄起静留的衣服。不但如此,她还快步转出了柜台,扒下了夏树的外套,“医生,今天外面冷,您待会儿要是穿着衬衫出去会着凉的,您这样重要的人可不能生病。夏树这孩子身材和您差不多,她身体可结实了,不像您看着这么娇贵……”她嘴上不停,手也不歇着,把夏树的外套强行给静留穿上。


舞衣和小命,还有居酒屋剩余不多的客人们就这样目瞪口呆地看着八千代婆婆以她的年岁和市井气息堆积起来的强悍和不讲理,让倔强的夏树和高贵的藤乃医生毫无反抗的余地,等到回过神来,夏树的皮衣已经穿在了静留身上。


如果此时脱下衣服还回去,是很失礼的行为。修养很好的藤乃医生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的,她只会笑着道谢。


“印象中我还没穿过皮衣呢,夏树,你觉得怎么样?”


夏树还能说什么?她只想说,好美,真的好美,你穿什么都好美。可是这么多人,她又怎么说得出口?


她只能“嗯”一声,点点头,然后慌乱地转过头。直到藤乃医生告辞,她都没再说过一句完整的话。


“你为什么不送送她,像个傻木头一样。”八千代婆婆问。


夏树愣愣地回答:“不需要啊,她的车就停在店门口。”


“你真是个傻孩子啊,真傻。”八千代叹着气,不过随即得意洋洋地说,“你放心,我把你喜欢的人的衣服拿到手了,以后你送衣服给她,她还衣服给你,来来往往的机会就多了。”


夏树吓了一跳:“婆婆你不要乱想,我没有!”


“不要紧张!”八千代露出了老猫般的狡黠笑容,“婆婆我可是很开明的,我开店这么多年,男人爱上男人,女人爱上女人的事我见得多,我都能支持。而且这位藤乃医生长得美、学历高、性格好,还这么有钱……”她掂了掂手头那件外套,“这衣服好贵的呢。”


这下连小命都看不下去了:“婆婆,夏树可不是这种庸俗势利的人!”


“就因为夏树不是庸俗势利的人,我才确定夏树喜欢她啊!”八千代总是振振有词,“要是以前,以她又臭又硬的性格,怎么会接近藤乃医生这样高高在上、装模作样的人,还把她带到咱们家……”


夏树不禁脱口而出:“静留才不是装模作样的人!”


“你瞧瞧……”八千代晃着脑袋,老谋深算地说,“你以前会这样对婆婆说话么?可是你为了她,都能怼我了!”


夏树默然,连舞衣和小命都互相交换了眼神,心悦诚服地点点头。


“为什么呢?因为你就是喜欢她,就喜欢和她在一起,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人,什么地位,有没有钱,也不管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眼里就只有她这个人,你自己是谁,周围是什么样子,你都不管了。如果这都不算爱,我也真没什么可说的了。要知道我活了七十多岁,什么没见过?别看我老了,年轻时也是个大美人,也有很多人追求,想当年……”


眼看着老婆婆又要像以前那样侃侃而谈她的爱情史,舞衣和小命连忙会意地转向夏树,小命问道:“是不是这样?这次我真的觉得婆婆说得有理。”


看到低头不语的夏树,舞衣想了想,还是忍不住说:“我虽然也算是很仰慕藤乃医生,可是我知道做她女朋友没那么容易的,你知道她上一个女朋友是谁么?”


“谁?谁啊?”夏树没有开口,倒是小命兴致勃勃地问。


“是警视厅的女神,姬宫千歌音!”


姬宫千歌音!


只需要一个名字,不需要详细的介绍,警界的人谁又会不知道姬宫千歌音?姬宫千歌音警视正,和公安部的水野蓉子一样,都是警界乃至政界的超级未来之星!而且她和水野蓉子相比,更是出身皇族,美貌倾城、文武双全,少年时就已威名远播……


“我知道!”连不谙世事的小命也兴奋地说,“姬宫千歌音在高中时就是全国剑道大赛的冠军,在剑道场上天下无双,她是我的偶像呢!”


“就这样的偶像级女神,听说还是被藤乃医生毫无理由地甩了……”


舞衣口中的姬宫有多出色,小命说起的姬宫有多厉害,可是此时在夏树的脑海里,只是反反复复地播放着那一幕——那是她和静留初相识时,车里的那通分手电话,静留用她轻柔的口音唤起的那声“千”,还有电话挂断后,静留肝肠寸断的忧伤和泪光……


至少,静留是真真实实地爱过姬宫千歌音的。


那么,现在呢?


鸨羽家的居酒屋到夏树租住的小公寓,距离并不太遥远,如果骑机车的话,十分钟就到了。


可是现在她是一个人在夜色下行走,路就显得格外地长。


她的机车被舞衣扣在店里,因为八千代婆婆说了一句:“有心事不要骑机车,会撞墙的。”


说实在的,老婆婆七十多年真的不是白活的。


一个人走夜路,真的会想好多事情,因为孤单。


妈妈去世之后的二十年,她本来以为自己已经习惯孤单。


现在她才知道,这二十年来她为了做警察而不断地学习、运动、如饥似渴地阅读犯罪和推理书籍,不过是在填充她的生活,把孤单挤到墙角。而每天骑着机车呼啸而过,只是在掠过似水的年华,逃过那寂寞的浪花。


可是今天,她格外地孤独寂寞。寂寞随着她的脚步,仿佛在黑夜里无尽地蔓延。为什么会这么寂寞呢?就在昨天的夜晚,相同的时间,相似的路,她走得很充实,如果一直走下去,也没有关系。


昨天,有静留。


真的是喜欢上了静留么?只要有静留在身边,哪怕不说话,也会觉得这条路很好很好,一直走下去都没问题。


就是这样的想和静留在一起么?从来没有想过其他,接到她的电话就很高兴,被她笑着看一眼心里就很甜蜜,看到她离开时的背影,心里会觉得一下子很空……


“这就是喜欢么?”夏树仰着头,对着天空吐出了一口气。开始不习惯孤独,开始觉得寂寞,开始想要陪在一个人身边……不,只是那个人——藤乃静留。


可是静留呢?静留会喜欢她么?


她知道静留不是人渣,也没有想过去和姬宫千歌音那样不可能的对手去竞争,可是,在静留的心里,她是什么呢?


“你又看不上我。”夏树对着空气轻声地说,就像那天她和静留在皋月村的那个夜晚。当时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静留笑了,没有反驳。


还有静留在茶道馆说的那番话,她不傻,她能感觉到,如果她喜欢静留,那是注定没有结果。


“可是我喜欢你,又没要你喜欢我。”她像是对着昨天的静留说,告诉她,别担心,不要在说出那番话之后,露出令人心疼的抱歉表情。


人活在这个世界,需要一些理由,弄明白一些事情,学一些道理,让自己的心愿顺遂。可是不是每一棵树都会开花,不是每一个路口都是绿灯,就像今天晚上看不见星星,可是天空还是天空。


那么,爱上一个不知结果的人也是这样。


“喜欢一个人又不犯法,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如果喜欢都不敢承认,不敢面对,那么她怎么能像小时候就发过的誓言那样,做一个勇敢无畏的人呢?


最勇敢的人,是直面自己的内心。


夏树又一次抬头看向天空,这没有星星只有一轮孤月的夜空,也可以很美好。


走在这样的天空下,即使夜深如墨,她的脚步也轻快了许多。


明白了什么是喜欢,真的很美好!


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美好!


特别,那个人,是藤乃静留!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