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流动

作者:西瓜灵感
更新时间:2017-10-02 23:46
点击:1628
章节字数:23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滴滴答答的雨,打在之前已被不来方夕莉关牢的窗子上,声音越来越密集,仿佛古董屋外的世界正遭受着枪林弹雨。厚重的乌云逐渐掩盖了天色,房里也被染上一层浓墨,窗台上那盆淡黄色的花也耷拉着身姿,显得黯淡无光。

今天这朵花也是准时闭合的吧,就跟那黄昏一起。

雏咲深羽坐在床上,愣了一会才想起,自己刚放学回来,不知怎么的就觉得困了。桌上还摆着她睡前未完成的功课。

她想站起来去开灯,却像是被一双幽暗中的手按住了四肢,动弹不得。

雨声更甚,在日上山上可怕的回忆随之而来。


谁来,打开它......


被封进柩笼中的那一瞬间,永无边际的黑暗便从四面八方涌来,于此同时夜泉的阴冷也开始侵蚀着她的四肢百骸。

她下意识闭上眼,以防柔弱的眼球触到周身的夜泉水,并不意味着她有多喜欢自己这双生来就特殊的眼睛,只是一种求生本能。

雏咲深羽有着一双如黑珍珠般的瞳孔,深不见底,又仿佛能直入被看者的心。要用更加确切的比喻,那,是如同一潭泛着夕阳的夜泉。

当然很多不了解日上山的人都不会知道夜泉是什么,但不可否认的是,作为演员兼模特,雏咲深羽的fans除却被她精巧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段所吸引,更多的,大概都是无法抗拒那双眼睛。

如果他们知道这双眼能看见什么,估计就不会眼巴巴凑上来了。


“冬阳,我们约好了哦。”


谁在说话?

她睁开眼,发现自己不再身处黑暗的柩笼。眼前有两个女孩相互依偎着躺在湖边,画面如同老式摄像机拍取下来的胶卷那样布有雪花。她不是没有见过,这正是在看取别人心中秘密的场景。兼职的时候她经常靠着这个能力获取他人的想法来讨得欢心,这是她能在业界火起来的重要原因。

但这次有着太多违和感,且不说被关在箱中的她如何去看取别人,就连站立的视野,仿佛都高了一些。

不容她细想,原本温馨的场景立马发生转换——夜里幽暗的树林,刚刚出现过的其中一位女孩带着满脸的惊慌失措,手中拿着一把锋利的刀,下一秒便狠狠地向脖子抹去。

鲜血如喷泉般涌出,尽管场景都是黑白的,但似乎那些血就有着原本的颜色,灼烧在她的视网膜上。一股蚀心的悲伤逐渐蔓延到全身,这回她基本确定了,她现在所在的这幅身躯并不是属于她的。

因为,天生拥有看取能力的她,对别人的悲剧只会感到麻木。就跟吃饭的时候没有第二种调料可以选择一样。

但在这里,她正被迫接受一些她早已抛弃的情感。

被救出来之前,她在心里谩骂了那个将这些东西传递给她的身躯的主人不下十遍。


“啪”的一声,灯被打开,房内终于变得明亮,肩上无形的手仿佛也随着黑暗一同被驱散,留下浑身因为长时间维持一个姿势而导致的酸麻感。一如当初柩笼被打开的一瞬间,重获新生的快感也并没有表现在雏咲的脸上,她只是倔强地扫了一眼不来方夕莉。

对方脸上一如既往地缺乏一个少女应有的生动表情,眸子里却有着她不打算看懂的柔和。

她不想承认,那时将她从柩笼中抱出的不来方,身上透着她一直只能通过想象才能得到的,母亲的温度。

至少不要是这个面瘫。

“晚饭已经好了。”

没有对雏咲坐在床上却不开灯的行为提出疑问,只是简单地告知了一句后,便站在门口静静地等待她。不来方夕莉不催促,也不离去,就是那样用波澜不惊的静谧,等待着她。

“冬阳,是谁?”

雏咲很满意自己提起了这个话题,因为它让不来方的表情终于有了变化,尽管只是一丝。

“冰见野冬阳,是我没能救下的人,”平日里清亮平稳的声线蒙上了一丝哀伤与无奈,“之一。”

是了,那个身躯的主人,就是不来方夕莉这个罪魁祸首。

“跟你没有关系。”不经思索说出了这种安慰性质的话,雏咲说完就后悔了。

明明对这些都是见怪不怪的。

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柩笼里的时候,切实感受到了那股悲伤吧。雏咲为自己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嗯.....”不来方的回应略带暧昧,随后想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知道冰见野?”

“你忘了是从哪里救出我的?”见不来方还是有点云里雾里的眼神,雏咲啧了啧嘴,为了洗清自己可能做过不经同意就看取不来方的差劲举动的嫌疑,努力耐着性子解释,“我也算当过中柱了。”

不来方恍然大悟,“在那之前,雏咲,一直在看着我吧,一直在陪着我?”

“算是吧,虽然是被迫的。”雏咲低下头不敢直视对方率直清澈的眼睛,但余光捕捉到她的靠近,立马往后惊退了一些,“别碰我。”

不来方的看取能力需要建立在肢体接触的基础上,她很清楚现在持有的某些心悸反应,是绝对不可以被不来方看取的。

那个时候两人都处在最孤独,最无助的时期,一个被关在不见天日的冰冷柩笼,一个正踏在独自寻人的旅途,现在突然得知其实她们一直在相互作伴的事实后,心中关于那段时期的回忆,似乎也终于有了可以抵御恐惧的避风港。

雏咲真正害怕的不是被不来方看到自己的避风港,而是她看到不来方并没有和她一样的想法。

“我已经能控制好看取的时机了,不过既然你这么说,”不来方知道她在顾虑什么,直起身远离了她,“我不碰你。走吧,饭菜要凉了。”

跟在不来方身后,路过窗子,雏咲朝外看了一眼,发现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不来方来到楼梯前的拐角,正好能看见雏咲看着窗子时的纠结神情。她看得出来雏咲在生气,但具体为什么生气,她理不清,只能按着自己的理解去试探。

“我很感谢,雏咲的陪伴。”

雏咲深羽愣了一下,回头看着不来方,脸上的纠结变成了犹豫。因为后者的眼里,有着允许和纵容的意思。

结果她还是看取了不来方,在不来方安分守己没有看取她的情况下。


雏咲仿佛看见不来方正蹲在一旁照料植物的身影,和煦的风吹动着她肩上棕色的柔发,地点是古董屋的中庭。

“这盆,送给雏咲吧。”

不来方端起一盆长相舒服的淡黄色花端详着,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雏咲想起来,这是日上山事件刚过去没多久的时候。她确实收到了这份礼物,但由于还沉浸在再次失去母亲的痛苦中,她即便不知道这是什么物种,也没心情去问。


“那是什么花?”

雏咲现在回想起来,有些好奇,不禁喃喃道。

“时钟花。”

不来方的声音似乎从远方传了过来,将雏咲拉回现实。

雏咲埋进了比自己高半个头的不来方怀里,同时也感觉到对方在自己背后收紧的手臂。刚结束影见工作洗了个澡后的不来方,棕色的发丝中还透着洗发水的味道,让雏咲心里更是安定不少。


雏咲深羽听说过时钟花。


“雏咲,我......”

“别说。”雏咲打断不来方的话语,然后握住她的左手,轻轻捏了捏她柔软的掌心。

不来方微微侧过头,看见雏咲被染上一层浅红的侧颈便了然了。因为不来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也烧起来了。

“嗯。”不来方反握住雏咲的手,拇指温柔地摩挲着雏咲光滑的手背,像是在轻声诉说什么。

在双方手心之间流动的,不只有体温,还有那名为【看取】的能力所赋予的奇迹。


时钟花有“爱在你身边”的意思,我个人觉得这个比较适合向本作true end里唯一BE的主角雏咲深羽示爱。
妈妈是坑货,爸爸是舅舅(?
看似已经看透人性的深羽其实一直都在为自己被亲妈抛弃而感到不甘吧。现世里唯一血脉相连的亲人,最有可能理解自己的亲人也抛弃了她,加上从小拥有能看见别人内心的看取能力,在各种丑陋心灵的熏陶下会越来越封闭自己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夕阳下眼睁睁看着母亲消失的深羽最后接受了现实,但是否得到了理解和拯救这点还有待商榷,就目前看来,我觉得能完成这件事情的很有可能只有同样有着看取能力的夕莉可以办到。毕竟除了夕莉和深红,她大概很难再对其他人敞开心扉,或者说对除了夕莉和深红以外的人敞开心扉就会安全感不足吧。
本文里大胆的猜想了一下,深羽被关进柩笼里的那段时间,会不会也跟以前的人柱一样,接受着现世巫女所看取的悲伤,而这里的现世巫女应该就是不来方夕莉这个巫女候补了。这么一想,脑洞就根本停不下来。
热切的希望零下一作里深羽戏份能多一点,毕竟老牌主角深红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了,如果能多一点跟深羽有关的百合就更好了(应该不可能有乱X线的了,就这点来说也是心疼深羽),如果是跟夕莉的百合就更更好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