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自然体3rd D

作者:澄霧
更新时间:2017-09-22 21:57
点击:201
章节字数:76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あやちゃん、嗯……」

内田真礼从未读过那本畅销到重版的「あのね」。并不是讨厌写真集这类工作,而是有一种近似精神洁癖的「骨气」:不愿意像那些对内田彩抱有妄想的男性一样去享用图片上的性感,真礼想要得到的只有内田彩本人。

「抱歉。『再一次』。」

多少次都可以。享受着从内田彩的体内传过来的震动,真礼想着,自己可以让あやちゃん一直不断地高潮下去。

泛红的雪白肌肤。泄漏出喘息的双唇。不屈服的哭泣眼神。大腿内侧的光滑触感。湿润的细缝。上端的突起。手指探进去时遇到的柔软阻力。被真礼确实地抱在怀里的内田彩,比梦里的任何一个细节都更加惹人怜爱。

「出来了很多呢。あやちゃん要补充水分吗?」

把写字台上的大瓶乌龙茶拿了过来。回到床上的真礼,打开瓶盖,将瓶子递给内田彩,可是对方一点也不配合、躺在竹席上抱着空调被、懒洋洋地滚过来滚过去。真礼只好将一口乌龙茶含在嘴里、摁住那个天邪鬼的脸蛋吻住嘴唇,想不到对方很乖地喝下了口移的乌龙茶。

「可爱。」

用嘴对嘴的方式足足喂了六次,不再感到口渴的内田彩流露出「喝饱了」的幼稚笑容。安下心来的真礼自己也喝了两口乌龙茶,然后把瓶子搁到床头柜上。脸一转回来,就看到内田彩一脸寂寞地伸出手索要拥抱。真礼顺势抱住了她,一起躺倒在床上。

「这么听话的あやちゃん,好不习惯啊。给我快点醒酒!」

单手交握,手指纠缠到一起。两人默契地互相靠近。唇被亲吻堵住,真礼让舌头滑进内田彩嘴里的同时、将另一侧的手放到了她的胸前。温柔又不失企图心地逐一揉捏起那对弹软可爱的双乳。两颗乳首在充分勃起的状态下被轮流搓弄着,每次一摸到顶端,内田彩就会张惶失措地松弛了嘴角、将真礼的舌头含得更深,零乱的吐息从两人交叠的唇间洒落下来。

「あやちゃん的心、身体、自由,全~~部,都是まあや的所有物。」

已经可以、无所顾忌地展开蹂躏。


「嗯~~」地溢出娇艳的呻吟。

内田彩仰起头、将脸孔转向一旁,任凭尽情撒娇的真礼舔吮她的颈侧。

「嗯~~……」

雪白的咽喉中间,掠过细微的滑动。「咕嘟」的轻响,溶化在急促鼓动的心脏音里。

「…想要…更多……」

皮肤光滑、娇小柔软的身体坦然地绽开、双腿不矜持地搭上来、夹紧了真礼的腰。

紧闭双眼倾心沉醉的神情、醺然的甜美笑颜,微妙地散发出一种羽化了「少女」与「成年女性」边缘线的色欲感。


「哈啊——」地逸出了深深的叹息,真礼想着,这样的语言表现太过陈腐,可是真的很想大喊「心都要被她融化了」。

白皙的身体被焦灼的欲望染上淡淡的粉色,连皮肤上微小的痣也显得娇媚动人。

「あやちゃん好可爱。」

胸前两点的顶端,硬度全然没有消退,抱紧时一颤一颤地擦碰着真礼的胸部。呼吸音变得越来越粗重,真礼将脸孔埋到内田彩的胸口,用寻求母乳般的姿势、入迷地吮吸着整个晚上都坚固立起的乳首。左右轮番地、执拗地含吮吸弄。

「啾」、「啾」地吸出清晰的水音。耳边回荡着内田彩断断续续的甜腻呻吟,真礼感觉到脑袋被她抱住、头发被温柔地抚摸。

「あやちゃん…一晚上都这么硬着…感觉很舒服?」


「嗯~~…舒服…」

舒服到心神恍惚的声音。多半不知道自己正在说什么的内田彩,就连没有被问到的问题、也像按到开关一般兀自解释起来。

「因为喜欢你。想跟你『做』想到受不了。…哪怕是在工作的间隙偶然想到你的事情,也会变得很想要。嗯、…前天、昨天,都有想象着你的脸孔、自己一个人做…但是感觉一点也不好。这付身体,只想被你……啊、啊~~嗯啊~~……」


「好高兴。」

被这些过分动听的话语撩拨得头脑发热,真礼稍微用力地揉捏起对方的胸部、将那两个浑圆柔软的半球按向中间,舌尖慢悠悠地划过乳沟,一边舔一边仰起眼眸挑衅地看向她。从那个天邪鬼的脸上,一点也看不到平时处世玲珑的模样,只剩下舒服到淋漓尽致的淫靡表情。

「虽然真的很难为情,但是好高兴。……果然あやちゃん才是大笨蛋,为什么要隐瞒我呢?」


「我跟你说哦。」

被强烈的快感折磨到嗓音嘶哑的内田彩,流露出不堪一击的脆弱表情,对真礼的说话声充耳不闻、自说自话地继续念叨。

「我想跟你一起收拾房间。一起逛街买东西。一起到你想去的地方旅行。想做甜点给你吃。必须由我喂给你吃。在工作的场所遇到你时,除了『早上好』和『辛苦了』之外、什么话也不想说。私下见面时,看到你的脸、听到你的声音,就变得想要无休无止地吻你,想在kiss的间隙对你说『我爱你』。想抱你。想被你抱。睡着的时候也想把你搂在胸口……」

像要将平时说不出口的话,一鼓作气地传达出来。在年下可爱的女孩子的袭击下忍耐着快感的内田彩,紧贴着对方的身体、用混合着诱人喘息的声音一句接一句地吐出动听的睦言。

声音很低却很清晰,流利到让真礼无法出声接话。

「可恶。好喜欢你啊。」

似乎越说越不甘心,又演变成了闹别扭的幼稚气氛。

「喜欢到想把你关起来。想要你只被我一个人照顾,可是又想看到你在工作时闪闪发光的样子……」


内田真礼觉得这样絮絮叨叨的内田彩也性感极了。可以的话一点也不想打断她,想要她这张可爱诱人的嘴巴待在耳边喋喋不休。

「我跟你说哦,あやちゃん。」

可是,必须好好地跟她作出约定。仿佛面对着一个不熟悉日语或是听觉有障碍的人,真礼用清爽又真挚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道。

「工作时我一定会认真加油的。休息时也很欢迎あやちゃん把我『关起来』。所以,あやちゃん要快点醒酒哦?醒过来、率直地面对我……」

一说到这里,就听到天邪鬼心情很好地发出了「呼呼」的笨拙笑声。腰间被光滑汗湿的肌肤刮蹭着,真礼感到那双可爱的腿夹得越来越紧了。

「嗯、……你看。」

不自觉地拖长尾音,真礼也发出了甜甜软软的撒娇声,活动着手腕、驾轻就熟地爱抚着内田彩的股间。

「『小小的あやちゃん』已经整个露出来了。入口这里也湿湿滑滑的。」

从内田彩口中「嗯~~」地溢出的呜咽声、听起来既柔弱又保守,而她的腰部却浮起来主动贴向真礼、湿漉漉的秘部也性急地磨蹭着真礼的手,由浅变深的梨涡在意志松懈的脸颊刻下阴影,小小的舌尖从红润的上下唇瓣间「唰」地舔过。真礼听见了自己吞咽唾液的轻响。如她所愿地用指尖划弄着张开的细缝、作出随时可能插进里面的姿势。

「好下流。明知道まあや受不了あやちゃん的勾引……」

两人的喘息声交错在一起。手指侵入了毫无拒绝的秘部。被挤出的体液黏稠地滴下来。




半夜时,落起了一阵骤雨。

几乎完全听不到盛夏终焉的雷鸣和雨水敲打玻璃的声音,只有高频的闪电一次又一次映在窗帘上的眩目白光,提醒着此刻天气的异变。


房间里的空气,也丝毫不输给户外的暴风雨。

炽热零乱的喘息。濡湿黏腻的抽送声。雌性分泌液的甜美气味。光裸着全身紧密交缠在一起的二人。


「あやちゃん…嗯…」

到手指根部都被卡住为止,内田真礼都使劲将指尖探向深处。从指缝间淌下来的水份,滴滴答答地流到手腕,再落进凌乱的被单里。

「我现在、觉得…『被あやちゃん完全接受』…的实感,非常强烈。」

发烫的肉壁一次又一次地被撑开。柔润的黏膜像呼吸一般收缩着、对准真礼的手指绵密地贴附上来。


「啊~~…啊……呜啊、…」

雪白的喉咙掠过暖昧的耸动。承受着对方给予的冲击,虚脱的下半身像被线控的木偶般一下一下摇晃。

「嗯……」

眼角泛红,脸颊沾满了汗水和泪水的痕迹,从半张开的双唇间流泄出恍惚的呻吟,内田彩目光失神地凝望着埋首于自己腿间的那个人。


白瓷似的肌肤,在情热的鼓动下泛出红潮。

不知重复了多少遍的、尽可能快速的进出动作,终于让真礼的手腕酸疼到快要使不出力气。

「更多的……就放到明天好了。」

微笑地将脸孔覆上体液狼藉的股间,浅浅地含住充血坚硬的阴蒂、很温柔地吸弄了几下。真礼对这个小巧又易感的女性特征充满怜爱,故意舔出湿润的lip音。用嘴巴稍微抚慰了一下,阴道内壁就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

「真是不甘心啊。明明想让あやちゃん再多高潮几次的。」

被这个人心机全无的女人味撩拨得无法自拔。

想要快一点与「清醒状态下的あやちゃん」相爱。注入了这样的心愿,真礼的手指再度翻弄起内田彩的体内。

「可以『到』了哦。」

经过许多次的试探,真礼已经很清楚爱抚什么部位会听到あやちゃん的呻吟声失控地变调,该集中刺激哪个弱点可以一口气攻陷这付身体、让她迎来比暴风雨更剧烈的绝顶。


「呜、…快一点、让我…」

爱娇感十足的砂糖系声线,在高潮边缘的浮游感中溃散成理性尽失的沙哑哭泣。

肉壁上的敏感点被真礼的手指有意识地撞击起来,外面的阴核也被恰到好处地舔吻着,内田彩像拒绝又像哀求地左右摇头。

腰部被紧紧地按住,怎么也逃避不了激烈到吞噬感官的肉体快乐。

黏膜间的某处褶皱被真礼用力地揉弄了几下。伴随着体液从秘部涌出来的释放感,下腹深处一阵灼热地紧缩、从性器的里侧爆发出急促的痉挛。

「啊~~——」

紧阖着双眼掉下泪水、全身瑟瑟发抖地抱紧了真礼,内田彩以甘甜的声音尖叫出声。


あやちゃん体内猛烈的颤抖,一直传达到自己的手腕。

「真的、非常可爱。对不起哦,我也把あやちゃん弄哭了。」

我被这个女人托付了全部。真礼感动又迷乱地想着。手指被柔弱的器官吸住的同时、心脏的位置也被揪紧到疼痛的程度。




甜蜜的合谋。终于还是成为了共犯者。


窗外的雨还在下。对面书桌上的台本封面泛着胡桃色的光泽。

关掉了触控灯,光线化为淡淡的莹白光晕旋即消失无踪。

弄乱的床上散发着情交泄欲后的淫靡气息,小小的房间固守在寂静的昏暗里,只有闪电的强光时不时地照亮浅色调的窗帘。


内田真礼觉得右腕一点也抬不起来了。有点为难地皱了皱眉头,很快又浮现出幸福得要命的甘甜笑颜。

「あやちゃん~~抱抱。」

那个人娇小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真礼轻手轻脚地搂抱着她的身体,头靠着头,用左手呵护地抚摸她的头发、肩膀、手臂、后背。

「内田真礼是很可靠的。不准小看『身高差3公分的拥抱』哦。」


清秀的睫毛颤动了两下,就闭合了眼睑。

应该是真的精疲力竭了,内田彩一脸弱气无害的表情瑟缩在真礼的怀抱里,浅浅的呼吸变得规律。


「まあや有好好地满足到あやちゃん吗?」


「嗯。」


「想跟まあや交往吗?」


「嗯。」


「无论几岁了都会觉得まあや最好看吗?」


「嗯。」


即使天邪鬼一脸放空的表情、除了睡意朦胧的「嗯」以外什么也没有说,趁机撒娇的年下恋人仍然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直到刚才为止都进行着激烈的「行为」,而现在停止了运动、对室内温度的体感就开始敏锐起来。皮肤表面的汗水被过于充足的冷气吹干,感到些许寒意的真礼不自觉地战栗了一下。

就在她自言自语着「遥控器去哪里了」的时候——


——「觉得冷?」

看起来已经快要入睡的内田彩突然开口说道。

支撑起还残留着高潮余韵的身体,内田彩一脸困倦不已的茫然表情、抬高了左手、轻轻柔柔地摸了摸真礼的脸颊。动手把身边的被子拉了过来,将两人交叠的身体一起盖住。然后在被窝里面悄然抱紧了真礼。


脑袋靠在那个天邪鬼柔软的胸口,真礼整个身体的每一处都放松了下来,垂下沉重的眼帘、倾听着至近距离的充满安全感的心跳声,渐渐察觉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均匀,没过多久就失去了意识。








恍惚间梦见了「走下台阶时一脚踏空」的感觉,受到逼真惊吓的内田真礼全身一颤,从熟睡中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了不熟悉的白色天花板。包覆住身体的被褥摸起来滑滑的,抵住背部的是触感冰凉的竹席。

冷气机吹出的风发出「呼呼」的钝响,卧室笼罩在黯淡的光线里,不必掀开窗帘就能够感觉到户外是窒闷的阴雨天。

「あやちゃん!」

转过脸孔,看到那个人坐在身边的不远处、正一动不动地低下头注视着自己。就在这一瞬间,真礼明确地意识到:内田彩的酒已经完全醒了。

不好的直觉,泛着寒意一点一点蜿蜒着染上心底。


「内田…真…礼……」

仿佛是初次学会这个发音,内田彩用很慢的语速一停一顿地念出真礼的名字。

猫咪一般慵懒地眯起了眼眸,以一种麻木且生疏的视线打量着真礼的面孔。


与睡醒之前的「あやちゃん」判若两人,眼前的这个内田彩全身散发出冰冷薄幸的气氛。

昨晚不是一直用又专心又甜蜜的眼神紧盯着我吗?为什么现在的脸色却活像一个不情不愿地踏进了政治婚姻的新婚妻子?——真礼忍气吞声地咽下了这样的质问,战战兢兢地轻声试探道。

「あやちゃん,早上好。」


「我们,『做』了吗?」


「那个……一看就知道了吧?」


「这样啊。那么,肚子饿吗?我去做早餐,吃完后我送你去车站。有什么想吃的吗?」


「等一下!……あやちゃん、是在生气吗?」


内田彩盯着真礼的脸孔看了几秒,旋即抿起嘴角。

「我没有生气哦。」

两颊浮现出深深的酒涡,弯下来的双眼流露出轻浮的笑意。

「这种跟『事故』差不多的事情,我不会在意的。真礼应该也不会放在心上吧?」


昨晚的你可不是这么说的。——这种自取其辱的台词,哽在喉咙口无法化作声音。

拒绝现实似地摇了一下头,内田真礼不敢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一个字也说不出。


僵硬地渡过了短暂的空白。

「哈啊……」

醒悟到没办法结束这个话题,内田彩困扰地长叹了一口气。

「老实说,能请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吗?」

保持着甜美无辜的笑颜,却露骨地表现出了「嫌麻烦」的表情。

「安心好了,不会从我这里传染到什么病的,当然更加不可能怀孕。昨晚的事情,虽然我不记得了,但是做也做过了,多少我也有满足到你吧?难道你有什么损失吗?」


「あやちゃん。」

冷静沉稳的声音。

从昨晚到现在,接连经历了臻至顶点的满足与绝望、热爱与怨憎。这一刻的内田真礼,黑色宝石般的清澈眼眸透着未成年似的倔强、视线冷然地定格在内田彩的脸上,浮现出对方从未见过的堂皇表情。

总是挂着傻傻的闪闪发光的憨厚笑颜的白色狗狗,如今用猎犬的眼神盯视着目标。

「……我,没有办法当作没发生过。」


「内田さん!你是大人了吧!这种程度的……这种『走错一步而已』的事情!忘掉不就——」


「——内田さん你才是!是大人的话,自己做出的事情、就好好地承担起责任来!」


恼羞成怒的暴言被针锋相对地打断,被那个正直又体贴、似乎永远不会发火的孩子毫不客气地吼了回来。

竟然,从气势上被压倒了。内田彩惊惶又不知所措地彷徨了数十秒之后,忽然逸出冷笑,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根本不知道昨晚的人是你。没有必要承担责任吧?」


胸口里侧的某处,仿佛凭空多出一个伤口,钻心的剧痛措不及防地浸喰着体内。

掌心合到一起。左右手十指相交,放在自己的嘴巴前面。轻轻地抽气,再吐气。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安然无恙。真礼脸色平静地点了一下头。

「……是这样啊。抱歉。」

最先看到的是,眼前的内田彩突然露出大受冲击的动摇表情。然后真礼才注意到,有少许的眼泪滚落在自己的手背上。没有任何知觉、被水雾晃动的视线像看到了无声电影一般、木然地望着那些水滴从纤细的手腕处掉下去。

明明一点也没有想哭的感觉。真礼想着。讨厌「装可怜」,更讨厌「被对方误解自己想要『装可怜』」。

喉咙被扼紧似地呼吸困难。心冷得好像就要失去痛觉。

被羞辱到这样的地步,还一丝不挂地坐在对方的床上。这画面真是又愚蠢又可笑,连自己也看不下去。

慌不择路地推开被子、跳下床。整个房间内只有自己的裸足踩上地板的声响。急于拿回衣物离开这里,真礼飞快地冲向卧室的门。

下一秒,后面传来内田彩的足音,走了没几步就追上了自己。停顿的瞬间,想着「不会吧」的同时、就被抱住了。内田彩的双臂环抱上来、搂住了真礼的腰部。


「刚才是我说得太过分了。」

从背后抱住真礼的内田彩,嘴唇轻柔地贴着真礼的头发、用卑微的声音低低地说道。

「原谅我。」


呼吸到了命运转折的空气。

内田彩的双臂轻轻软软地覆在腰间,怯怯地、不确定地抱着。宛若在诉说「只要真礼当场狠狠地挣脱、就不会再有第二次挽留」一般。

我真的可以相信这个人吗?内田真礼想着。她的一句话,让我撕心裂肺毫无尊严地泪流不止。也是她的一句话,让这泪水瞬间变成喜极而泣。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都是这样。以为真的不行了,下一秒她就会让我再度产生期待。

如果是漫画或轻小说的话,剧情走到这里,自己应该说着「别碰我!」之类的话,头也不回地离开这个人。

然而身体却无法动弹。

多年前在录制时被从背后抱住的心动、一年前在洗手间的个室里再度被抱住的紧张兴奋、昨晚深陷在爱意满满的情热之中一次次甜蜜地相互索要的鲜明记忆……笑容。私语。气息。描绘在身体里面的记忆碎片一帧一帧飞快地闪过。


连指尖也脆弱地颤抖着,像试图挽留、像有意禁锢、像在表达昨晚无知无觉时说出口的那句「不准离开我」一样,内田彩默默地抱紧了眼前的人。


几乎在一瞬间,内田真礼没有任何排斥地原谅了她。

「我、从来不知道……あやちゃん是这么差劲的一个人。」

就算看清了真面目、就算受到背叛,也想要牢牢地抓住这个女人。

「可是,跟我在一起的话,我可以让あやちゃん变得不那么无可救药。」


「昨晚,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说了哦。あやちゃん数不清多少次地说了喜欢我、说想跟我交往。……还有很多非常色情的话,要我现在复述吗?」


「……不要了。」

隐约地自知理亏,内田彩变得不敢轻举妄动。

稍微放松了手腕的力气,就看到真礼朝这边转了过来。在18号台风将至的雨天、没有被灯光照亮的房间里,望着真礼不着寸缕的白皙身体和面无表情的绮丽脸孔,内田彩的双手颓然地垂落下来,初次品尝到「自己玷污了某个人」的罪恶感。


「我讨厌自私又狡猾的人。可是。却被あやちゃん迷得神魂颠倒。」

低沉的声线,像从远处吹送过来一般、渗透出冷澈的空灵感。

「虽然あやちゃん总是固执地虚张声势、表现出一付『不定性』的样子,但是其实、你对于那种『被强势对待』的感觉很没有抵抗力吧?你喜欢看到我用确定的、强硬的态度,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不是吗?」


「『强势』什么的……可是!我又不是『谁都可以』!」


「当然不是谁都可以!只有内田真礼可以。」


「真礼……」


「嗯。想要你更多、更多地叫我的名字。昨晚,一直都没有好好地叫我呢。」


「我,要怎么样……」

前所未有的认真语气。

睫毛闪烁了一下、无助的眼神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悲伤。内田彩有点苦恼地微笑起来。

「才算是、爱着某个人呢?」


没有犹豫的余地,朝着眼前的人直接抱了上去。真礼的双手覆上了她的颈后。

「我已经,充分地明白。」

声音低沉、眼神充满不悦、脸上挂着气鼓鼓的表情,可是全身都散发出了「索要疼爱」的撒娇气息。

「あやちゃん是一个……迟钝、并且优柔寡断的人。」

真礼注视着内田彩不安的眼睛,一步也不退让地继续说道。

「刚才,你对我说了『原谅我』吧?」


「如果能得到原谅就好了。可是,说不定,真礼已经讨厌我了……」


「不跟我交往的话,我是不会原谅あやちゃん的。毕竟,我在あやちゃん这里遭受了各种各样过分的对待。」


「真的可以吗?我这样的人。」


「跟我在一起,我一定会让あやちゃん过得无忧无虑。所以说,我也相信あやちゃん……一定不会做伤害我的事情。」


「什么叫作『所以说』?」

手不小心一挥,碰到了触控灯。浅橘色的光线像一阵水汽似地铺散开来。

交谈对象是业界同行的情况下,第一次显露出了「激动」的语气。有所自觉的内田彩,逸出浅浅的叹息、嘴角浮现出讽刺的笑意。

「真礼为什么要对我这种人这么温柔?」

刻意压低音量的同时,说话的口吻显得格外感情用事。

「即使都是『内田』,我跟真礼也是毫无共通点的存在。就算真礼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恋人,难道我也一定可以?哪怕真礼不知怀疑地相信我、不肯丢下我、不会对我任性……也不表示我就能够配得上真礼的期待。」


「那个啊。」

真礼的左手移到内田彩的右脸颊旁边,像要捂上听觉一般、轻柔地按住了被金茶色发丝挡住的耳朵。

然后侧过脸孔,浅红花瓣似的双唇贴上她另一边的耳朵。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あやちゃん不可能会对まあや不好。」

甜美的气音,沿着耳道吹进她的鼓膜。视线的余光瞥见她洁白单薄的肩膀受惊似地一颤,真礼的胸口随着鼓动的加速骤然涌上热度。


「我明白了。」

缓缓地撑开距离、再度从正面注视真礼的内田彩,神情恢复了往常的从容。

「假如不嫌弃的话。」

没有一丝轻浮或戏谑的、严谨到不像内田彩的声音。

「请跟我交往。」




内田真礼陷入了沉默。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空调的冷气排放音在头顶上空流动。随着空白时间的延长,开始隐约听到阳台外面的风雨声。

面前的内田彩看起来一点也不担心,甚至百无聊赖地伸手玩弄起真礼额前的发丝。真礼的刘海在前一段时间刚刚修剪过,精致的不对称造型都被恶作剧的手指拨乱了。挑染过的薄茶色发丝,光滑地流淌在那个天邪鬼的指间。

「……经过了一番考虑!…我想,还是…答应你好了。……反正,请多关照。……你怎么还在弄我的刘海!」


「昨天晚上,你不是也故意揉乱我的刘海吗?」


「报复心真强!……这么说来,あやちゃん也不是醉得太离谱嘛!」


「现在才想起这件事而已。」


「还想起别的什么了吗?」


「暂时没有。」

变回了松懈拖沓的模样,内田彩在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之后、坐回到床上。

「宿醉的感觉倒是上来了,头好晕。眼睛也有点疲劳。在没戴隐形镜片、眼睛觉得干涩还来不及点眼药水的视线模糊状态下,真礼这张漂亮的脸蛋看起来还是又鲜艳又清晰啊。……啊,我…该不会是…被这张过分好看的脸孔给迷惑了吧?」


「竟然说『被脸孔给迷惑』什么的……」

紧跟着坐了过去的真礼顿时耷拉下了眉毛,两只手端放在自己的膝上。得天独厚的脸孔上浮现出浪费美貌的沮丧表情,抿着嘴唇眼泪汪汪地盯视内田彩。


「啊啊啊,别用这种小狗狗一样的眼神看着我!」

少见地慌了手脚的内田彩,立刻搂住真礼的肩膀,像在说着「乖孩子」一样轻轻抚摸她的后背。

「真礼当然不是『只有脸』啦。真礼在『任・何・方・面』,都非常出色。」


真礼稍微有些用力地对内田彩回以拥抱,将她整个人按向床面。

反手将旁边的被褥扯过来,连同自己的身体一起盖住。

「昨晚的事情,我来帮あやちゃん想起来。」

被子铺开的瞬间,扬起的风吹动了遮住额头的刘海。下一秒,扯到肩颈处的被窝遮断了大部分的光线。就算在逆光下,睡乱的头发呆呆地翘着、嘴唇有被吻肿的痕迹、眼睑下的阴影憔悴地加深,内田真礼的脸孔还是绮丽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我家真礼的美貌,果然是……」

手掌轻贴着真礼的一侧面颊。

「天下无双。」

说完这句,内田彩对准真礼的嘴唇吻了上去。轻轻一碰的浅吻,却故意「啾」地亲出了弹性的声音。


「再一次。」


「一次就够了吗?」


花朵绽开一般「呼啊」地笑了出来,内田真礼一脸羞涩地左右摇头。

「不够。」

昨晚的一切像是暴风雨夜的「练习曲」。「陷入恋爱」的小小预感,在相隔了好几个季节之后,仿佛被施过魔法一般悄然实现了。

与这双充满了慵懒色彩但是无比清醒的眼睛对视着,真礼尝试着用掌心朝向内田彩、慢慢地将手伸过去。几乎在指尖靠近的同时,就被她温柔地握紧了。




FIN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