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好心分手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7-10-01 08:09
点击:3304
章节字数:31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二、好心分手

看到藤乃医生走向停车场的背影,夏树松了一口气,虽然有些丢脸,但她还是得承认,和这个警视厅的传奇人物打交道,她还是有些紧张。而且明天回到组里,一定会被那些八公八婆问长问短,让她交代今天和藤乃医生碰面的细枝末节。她是不是应该把电梯里的见闻说给他们听,那可是十二楼传说的现场真人版。不过,还是算了。藤乃医生今天对她帮助那么大,她绝不能恩将仇报,这是玖我夏树做人的原则。至于如何应付明天那帮人,还是用沉默,一向以来的沉默。



藤乃静留坐进了车里,可是并没有急着发动。她翻开了手机,看到一则十分钟前的邮件:“静:今天会议尚未结束,我恐怕一小时后才能到,真是万分抱歉,请一定等我好么?天快黑了,如果开车,注意安全。”

看到她的留言,就像看到了她的人,那般的清雅温文,周到体贴。这是当时让藤乃静留注目的,如今也留恋不已。可是,她们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

但她们走到这一步,是不是也是藤乃静留预料到的呢?明知道会是这个结局还是忍不住和她交往,应该是爱吧?

可是到了明天,在警视厅这个从来不缺乏情报流通的地方,大家会传言,藤乃静留的情史上,又多了一个了不得的牺牲品。

她叹息一声,抬眼看向汽车遮阳板上的化妆镜。是的,她是藤乃静留,她是日本警界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席法医,她是魅力无敌的万人迷“十二楼”,她是恶名远扬的“警界第一人渣”。可是现在她看到的自己,只是一个心事重重、不快乐的人。

在别人眼中美丽优雅、才华横溢、神采飞扬的藤乃静留,从来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因为……

静留自嘲地笑了一声,她突然想起今天那个拥有着清澈双眸的年轻女警,如果她能够选择,她愿意做一个那样简单而充实的人。

可是人生没有选择和重来的机会,她还是想想一个小时该怎么打发吧?她可不愿意一个人坐在餐厅的位子上,等待一场前景无望的约会。同时还要忍受在那个高级场合,周围人投过来的那种外表含蓄实则或倾慕或窥探或好奇的目光。

是不是该先到餐厅附近的一家书店去看看书?那家书店是她们两人都喜欢的,也是她们最先约会的地方。现在要是去的话,原先的回忆会成为一种负担吧。

可当遮阳板被翻上去之前,镜子里又映出藤乃静留美若黎明的笑容,从小到大的修养和见识,让她习惯了从容不迫,优雅自若,即便还有一场艰难的约会在等着她,她也必须面带笑容。

即使这笑容只是装饰,是歌舞伎的那一层浓妆。

是啊,为什么她不是那个年轻女警,拥有一双没有杂质的绿眼睛?她正想着,没料到车刚刚拐出停车场,就看到了先前那双漂亮的绿眼睛的主人。

玖我夏树,她怎么还在这儿?

“我的车坏了。”没想到这个女警的座驾居然是一辆重型机车,真不知道她的同事和上司会怎么看。

静留不由得一笑,又抬头看向玖我夏树,看到那双绿眼睛里有求助之色。“我不会修车。”她觉得这句话有些冷淡,补了一句,“我可以帮忙载你到最近的电车站。”

“我对这里不熟,不知道附近哪一班电车可以到皋月村,我想去那里调查一下。”

“恐怕……没有。”皋月村那种地方,和东京周边的村庄一样,估计一天只会有两班电车,这个时候,还是算了吧。藤乃静留看到玖我夏树皱起了眉头,这种严肃又天真的模样同时出现,让她本来有些不快乐的心情有了一种逗趣般的舒展,她顺手导航了一下,从这里到皋月村,三十公里。

如果一来一回,正好是六十公里,一个小时可以搞定。看来刚才还在踌躇这一个小时该如何打发,现在正好有了解决方案。

“我刚好有时间,如果不嫌弃,我送你去。”

静留微微弯腰,礼节完美地拉开车门,嘴角优雅的笑容好像在告诉玖我夏树:如果拒绝,就是一种失礼。




“如果知道是这样,我应该开一辆越野车过来。”藤乃静留纤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方向盘,弧度优雅的笑容中有一丝极力想去掩饰的不耐烦。可这是她自己提出来要送对方过来的,真是打脸啊!

“对不起,我没想到……”夏树只得低声下气地说。她的确没想到,东京周边居然有这样的地方。三十公里的路程,前二十公里只花了十分钟,可是下了高速公路,这泥泞的乡村土路让她们开得歪歪扭扭、颠来倒去,而且因为跑车底盘低,遇到障碍还得想办法如何通过,以至于将近一个小时了,她们依然前路漫漫。

汽车打滑时发动机费力的轰鸣声和底盘不时地与凹凸不平的地面擦撞,委实地增添了夏树的尴尬。她已经下定决心,完事之后一定要赔偿藤乃医生修车的全部费用。可是这辆价值两千多万日元的捷豹跑车,修理费估计要超过百万,看来得有好长一段时间只能吃美乃滋泡面了呢。

“没关系的,我也没想过要修。反正我也准备过阵子就换车。这辆车的动力不错,可就是它张牙舞爪的前脸……呵呵……真是越看越不喜欢呢。”

“是么,可是该负责的我还是会……诶!?”夏树吃惊地向旁边的藤乃医生看去。刚才回答得太自然,差点没想到藤乃医生的话,完全是接着自己刚才秘而不宣的想法的。

虽说刚才自己的想法没什么不可告人的,可是被人一眼看破,也太那个什么的了……

可偏偏此时藤乃医生的表情是那么平静,眼角也未曾向她睃过来,而刚才那平淡的口吻,仿佛也只是在谈论今天的天气,或是咖啡要放几块糖。

这只是巧合吧,毕竟她们正在谈论车的话题。在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会听见她心里的声音呢?

在玖我夏树的认知中,能互通心声的,只有相爱的人吧。

怎么会是眼前的这位警界第一人渣之称的藤乃静留呢?

想到这里,玖我夏树不禁偷眼向藤乃望去,车窗外已经昏暗的天色,衬出藤乃的侧影愈加明晰高洁,如最高明的京都名匠才能雕刻出的轮廓,带着不染轻尘的仙气。

这样高贵美丽不可方物的人,怎么会是低到了人人都应该踩两脚的人渣?

突然,就像是为了解答夏树的疑问,藤乃转头过来,那双暗红色的眸子陡然锐利,像一把欲出鞘而未出鞘的血刀。

依照她的性格,夏树本能地会倔强地回视过去,可是想到刚才对义务帮助自己的藤乃医生的妄加揣测,她又只能气短地低头。可是时间无法让她慢慢地做出选择,一瞬间就让她品尝到进退两难。

不过有运气的人到哪里还是会遇到运气,就在这时候,一通电话拯救了她。

车载蓝牙的电话提示音响起,藤乃医生瞥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号码,眼神凝重起来。犹豫了一会儿,她还是按下了方向盘上的接听键。

“静,我已经到了。”跑车音效极好的环绕音箱里传出清洌如水的声音,流淌在刚才因尴尬而略显燥热的小小空间中,让人遍体生凉。

电话那头的人叫她“静”,那是极亲密的人吧。

手机连接着车载蓝牙,让这个本该是很私密的电话完全没有隐私可言,而藤乃的态度也似乎没有任何保留隐私的想法。

“对不起啊,千。”藤乃简洁地回答,“我来不了了,有案子。”

“需要我帮忙么?我可以随时过来。”对方的语气亲切而不失分寸,一定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她和藤乃的关系一定不一般,藤乃也那样亲密地称呼她,虽然语气并不是那么热诚。

“不必了,这是刑事部的案子,你们警备部不好插手。而且……”她向夏树瞟了一眼,“搜查一课新来的刑警,也挺能干的。”

“你说的是,是我考虑不够周全。那么我们换个时间再见面吧,我明天的日程是……”

“不必了。”藤乃再次打断她,“既然结局已经注定,何必做一些无谓的事。我们不是在拍电影,每段故事必须有一个交代得过去的结尾。”平素娇艳的京都腔,此时通透得如此无情。

对方那清冷高贵的声音却犹豫了,过了一会儿缓缓开口,带着自嘲的寂寞:“静,为什么你总是一句话能点透我的想法,包括我这种自以为是的徒劳……”

“才不是!你怎么会是自以为是呢?千,你很好,是我配不上你,相信我,你会遇到更好的女人,或者是男人……”藤乃用轻佻浮浪的语气说着人渣的标配台词,她说得如此流畅,一定说过多少次了。

玖我夏树本能地想去屏蔽这些声音,别人的感情与她无关,她对于感情的事也从未关心过。

可是就这点大的地方,她能躲到哪儿去呢?对方那句伤感无奈的话还是落入了她的耳边——

“静,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藤乃顿了一下,可当她再度开口,声音仍是那般无所谓:“我又没有强迫你喜欢我。”

卧槽!夏树这一句粗口几乎脱口而出。警务人员的身份让她及时刹住了,这得感谢警校的强迫式教育的结果。可是仍然无法让她放弃用愤怒而鄙视的目光给这个身边的人渣来一个冰冷眼神的洗礼。

可是为什么她转过头来看到的,是对方那紧蹙的双眉,若隐若现的泪光,还有眉梢眼角那令人柔肠寸断的忧伤?

这忧伤清澈如水、婉曲如水、沉重如水、静寂如水,一瞬间仿佛淹没了她。

很多年后,玖我夏树都固执地相信,那是一场关于爱情的洗礼。这一瞬间,像是在告诉玖我夏树,何为爱情。

幸而这电话很短,夏树的个性又很冷,若是换做鸨羽舞衣,怕是会冲着电话那头的女人大叫——藤乃不是想和你分手,她根本舍不得和你分手,你快来把她追回啊!

到底电话还是挂断了,轻轻的“咔嗒”一声,像是剪刀双刃交错一下,轻易剪断了一段本该是美好的爱情。

这一声也像是按下了一个静音键,小小的车厢被坚固如铁的沉默占据,直到跑车的车轮又在泥泞里跋涉了好久,皋月村终于遥遥在望的时候,玖我夏树终于听到藤乃医生平静中略带嘲讽的声音:“玖我小姐,你的所见所闻一定会让你觉得,今天真的是不虚此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