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外人

作者:超级西瓜皮
更新时间:2017-08-17 19:33
点击:1144
章节字数:415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绘里关上门,有些紧张地拉起海未的手左看看右看看,担心地问:“刚刚有没有伤到?痛不痛?”


海未压着嘴角的笑,摇了摇头。


“那就好。”绘里原本就没在海未手上看到什么受伤的痕迹,又得到海未本人的否认,轻微松了一口气,“要是她真敢伤到你……”


绘里没有继续说下去,或许是想到了妮可的事,脸色难看起来。


“海未,你等我一下。”


看到海未乖乖点头,绘里忍不住笑着揉了揉海未头顶的蓝发,然后站到窗边去打电话。


绘里的声音压得很小,说话时皱着眉头,少有的严肃。海未并不想偷偷去探听什么事,她相信如果真的有什么自己需要知道的事,绘里一定会告诉她,感觉绘里的电话不会很快结束,海未想了想,于是起身去烧水泡茶。


果然如同海未的猜测,绘里的电话打了很久,挂掉电话的时候眉间甚至拧成了一个疙瘩,一脸忧愁的样子。


杯里的茶水温度正好,海未见绘里只是握着手机发愁,没有继续打电话的意思,就将水杯递给她。绘里有些惊讶,随后便舒展了眉头,接过茶水喝了一口,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海未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刚刚那位……是西木野小姐?就这样不管可以吗?”


绘里听到那三个字就臭了脸:“别管她,不吃点苦头,她永远也看不清。”


话是这么说,绘里还是忍不住看了看门口的方向。在绘里的记忆里,从认识妮可开始真姬就一直在身边,就算是出差也会保证每天联系,此时骤然失去妮可,真姬或许真的会发疯。


海未看出绘里眼里的担心,干脆自己走去门口,从猫眼能看到红发的年轻女性仍然魂不守舍地坐在地上。海未想了想,对绘里说:“我去送她。”


绘里瞪着眼睛:“送她?!”


“你出去不方便,被拍到就麻烦了。”这话说得好像笃定绘里最终还是会去送真姬,而海未只是选择了更妥善的方式。


绘里看上去不大高兴地撇嘴,捧着海未刚刚泡的茶喝着,埋着头没有再反驳。


海未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只说:“我很快就回来。”


打开门,真姬仍坐在地上,比起之前恼怒的样子冷静许多,可整个人都散发出颓废又绝望的气息。


“西木野小姐,”海未顿了顿,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温和一点,“我送你出去。”


从海未开门的那一刻真姬就听到了动静,但直到现在她才有了一点回应。说是回应,也不过是慢慢抬头,看了海未一眼而已。


真姬的眼眶仍泛着红,脸上却是一副十分淡漠的样子,开口道:“不用。”


真姬撑着身后的墙慢慢站起来,目光无神地看着前方,抬脚迈出第一步,却因为腿部的酸麻而站立不稳,幸而站在旁边的海未伸手扶了一把。


真姬不着痕迹地躲开海未的手,低声道了句“谢谢。”


“没关系。”海未收回手,“我送你。”


真姬这次没有拒绝,沉默地走在前面。两人走到酒店旁边的停车场,真姬掏出钥匙解锁,走到车前却忽然停下了。


“你……和绚濑绘里在交往?”


海未愣了一下,而后给了肯定的答复:“是。”


真姬抬头看着遥远的夜空,黑沉沉的不见一丝光芒,压在人心上让人喘不过气。她似乎低低地笑了一声,黑夜中的表情看得并不分明,然后海未听到了真姬略带沙哑的声音:


“那祝你们,一生幸福。”


海未一时有些茫然,她觉得这位西木野小姐话里有话,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干巴巴道了句:“谢谢。”


真姬十分敷衍地摆了摆手,仿佛累极了似的,头也不回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张扬的红色跑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海未把这件事告诉绘里的时候,绘里几乎是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甚至还翻了个毫无形象的白眼,说:“她当然希望我们俩一生幸福,这样我就不会老是‘霸占’她的妮可了。”


见海未没有说话,绘里牵着海未坐到沙发上,思索了一阵,才说:“其实,她们俩以前不是这样的。”


“你是说,西木野小姐和矢泽小姐?”


“对,”绘里点点头,眼神看着远处有些放空,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海未的手背,仿佛陷入了回忆中,“她们曾经感情很好,据妮可说,以前的真姬虽然有点傲娇,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虽然是个千金大小姐,但是意外的很体贴,对她很好。”


说到这里,绘里顿了顿,看向海未:“你知道,妮可以前发生过事故吧?”


然而海未茫然地摇头。


绘里一时之间有点愣住,这件事当年闹得沸沸扬扬,占据娱乐版头条整整一周,就算不追星的人也知道一些,没想到海未竟然全然不知。


被绘里的眼神看得有些赧然,海未低声解释道:“我……我不太关注这些。”


绘里于是笑笑,不再多问,接着说:“总之就是妮可发生了一起很严重的意外事故,导致她重伤,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而这件事,也彻底断送了妮可的偶像生涯。”


“而真姬,”绘里叹了口气,“她那时还只是一名学生,虽然出身医学世家,但是面对妮可当时的伤势,她根本无能为力。”


“所以,西木野小姐很自责?”


“不仅自责,还很没安全感,恨不得每天把妮可绑在身边寸步不离,时不时还要发一阵疯。”绘里放松了身体靠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妮可也是,什么都由着她来,每天行程汇报,出差绝不超过一周,就算影响工作也一定会迁就她。结果真姬也没有任何改善,到现在终于……”


空气沉默了一阵,海未轻声说:“想来西木野小姐也不好受。”


绘里闻言歪头看她:“你为她说话?”


“不是那样,”海未摇摇头,“西木野小姐的做法当然有错,但她必然不想事情发展成这样。说到底,她也不过是当初那件事的受害者罢了。”


“唔……”绘里捏着下巴想了想,随后眯起眼睛看向海未,身子前倾慢慢欺近。


海未被绘里这样看着,有些茫然又有些紧张,见她靠近,不由自主地就往后躲。绘里忽然伸手撑在海未两边,将她困在自己双臂间。


海未看着绘里放大的脸,紧张得心脏砰砰直跳,绘里却冷不丁冒出一句:“我怎么觉得,你对真姬挺有好感的?”


“什么?”海未惊了一下,立刻摇头道:“没有。”


“真的?”


海未认真想了想,正色说道:“真的。你与矢泽小姐……”海未忽然顿了顿,似乎在寻找恰当的措辞,脸色略微有些不自然,“你与她关系匪浅,自然会站在她的立场,对西木野小姐的行为颇有微词。而我……”


还没来得及说完,唇上忽然传来的柔软触感打断了海未。


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绘里微微退开了一点,看着海未瞪着眼睛,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通红,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海未于是脸更红了。


绘里再次凑上去之前,低声道:“小傻瓜,记得呼吸。”


这次不再是唇与唇之间的单纯触碰,而是有些霸道又极尽温柔的缠绵,舌尖在对方柔软的唇瓣间挑逗,挨个舔舐过齐整的贝齿,终于在海未忍不住张嘴呼吸的间隙叩开牙关,长驱直入。


海未有些承受不住,身子软绵绵地就往后倒,绘里一边吻着,一边扶着海未的头以免她撞到,两人倒在沙发上,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细微的摩擦都令空气的温度火热。


绘里的一只手慢慢滑到海未腰间,来回轻轻摩挲着。海未的唇被绘里堵着,只有鼻腔里发出有些急促的喘息。舌尖被绘里的卷着来回挑逗,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直到肺里的空气终于快要枯竭,海未伸手抓着绘里的肩膀,略略用力往外抵了抵。


绘里撑起来一些,意犹未尽地舔了一下才离开。睁眼看见海未迷蒙的眼神,以及比平日里娇艳百倍的唇色,绘里微微眯了眯眼,蔚蓝的眼睛里像是大海一般深邃,埋头轻吻海未的唇角,拖着湿热的吻缓缓向下,从下巴到脖颈,反反复复,蜿蜒流连。


海未像要躲开似的仰起头,却被绘里撑住后脑无法躲避,反而将光洁的脖颈完全暴露出来,好在绘里总算放过她的唇,让她能顺畅地喘息。忽然腰间的衣物被撩开,敏感的肌肤被指尖触到,海未如同触电般抖了一下,甚至忍不住“嗯”了一声。


短促,却极为黏腻。


海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发出这么羞耻的声音,羞红着脸想要推开绘里。


绘里忽然将整个手掌都贴上去,掌心的热度烫得海未几乎叫出声来,却又立刻咬住下唇,连喘息声都有了瞬间的停滞。


绘里乘胜追击,一边抚弄着海未敏感的腰间,手掌在光滑柔韧的肌肤上来回流连,一边吻到海未耳后,低声轻喃恋人的名字:“海未……海未……”


低沉的声线饱含深情,和欲望。


海未整个人都软了下去,脑袋里眩晕这一片浆糊,却又十分耽溺于这过于甜蜜的眩晕,原想推开绘里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紧紧抓着对方的衣物,甚至无意识地将她拉向自己。


空气里渐渐弥漫起情欲的味道。


“嗡——”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缠绵在一起的两人都顿了一下,绘里原想不理,海未却像是被惊醒了一样,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绘里。


海未呼吸还有些不畅,喘息着说:“你、你先接电话。”


绘里看了海未一会儿,最终撇撇嘴,坐起来接了电话。


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绘里拿着手机有点疑惑。这手机用的是私人号码,知道的人虽然不少,但都是她真正有交情的人,至少不会是陌生号码。


但是当按下接听,听到手机里传来的熟悉的声音,绘里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妮可???!!!”





“所以你现在到底在哪儿?”绘里走到窗边,激动得连压低声音也忘了。


相对于绘里的激动,妮可显得淡定许多:“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绘里听出妮可声音里的疲惫,她知道这次妮可与真姬之间一定是出了事,可想了想还是什么都没问,只说:“没事就好。” 沉默了一下,又小心问道:“真姬那边呢?”


妮可那边好一会儿都没有回答,绘里大概了解了妮可的态度,无所谓地耸耸肩:“当我没问。”


“你帮我……照顾一下她吧。”妮可叹气,“最近我大概都不会回来,你自己好好拍戏,有什么事就给这个号码发信息。”


“好。”绘里突然放低了声音,有些支支吾吾的,“我……那个……”


“怎么了?”


绘里本想跟妮可说明自己跟海未交往的事,可话到嘴边又有些说不出口,妮可自己的烦心事也不少,再说这个大概只会让她更头痛。


妮可却从绘里犹疑的语调中察觉出了什么,突然问道:“你跟园田老师,是不是有什么?”


虽然是问句,语气却相当笃定。


既然已经被猜出来,绘里也没什么好再遮掩的,索性大方承认:“是,我们在交往。”


“分手。”


“不行。”


……


两人短暂地沉默了一下,最终还是妮可先妥协,叹气道:“那你一定要小心,不要影响工作。”


绘里露出胜利的笑容:“Yes, madam!”


“我跟你确认一下之后的行程。”


“啊???”


弯转得太急绘里差点没跟上,失踪这么几天刚联系上就说工作的事,绘里也是被妮可的敬业深深折服。不过几句话后,绘里就收起了其他心思,认真跟妮可讨论起了工作上的事。


海未仍旧坐在沙发上,之前擦枪走火的热度早已散去,脑袋也恢复了运转。


她听着绘里严肃的声音,知道对方又开始谈论工作的事,和之前一样压低了声音,总是对外保持着戒备心的样子。


海未看着桌上早已失去热度的茶水,端起来喝了一口,又凉又涩。


绘里的通话持续了好一会儿才结束,终于挂掉之后,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带着一脸轻松的笑意坐到海未身边。


绘里刚坐下,海未就想站起来。绘里立刻抱住海未,一脸委屈:“要去哪儿?”


海未指指桌上的茶:“茶凉了,我去倒水。”


“那个不重要。”绘里笑着凑近,“呐,海未,现在……”


“现在太晚了。”海未抵住绘里凑过来的身体,十分镇定地说,“你该回去了。”


看着海未清醒的眼神,绘里知道刚刚的不能再继续了,但仍不死心地嘟起嘴:“晚安吻!”


“之前的、”海未想到就忍不住脸红,“之前给过了。”


绘里听着垮下脸,嘴撅得都能挂瓶子了,一脸失望。


走到门口,绘里还是闷闷不乐的样子,看着海未说:“那我回去啦?”


心里一直期待海未说留下留下留下,然而海未十分淡定地点点头,说:“晚安。”


绘里一脸不开心地看着海未,就是不开门。海未看着绘里这孩子气的样子,心里有些甜蜜,又夹杂着一些苦涩,只好自己伸手去开门。


刚上前一步,绘里就突然凑过来,眼看就要亲上来。


海未敏捷地退后一步躲开。


被自己的恋人闪躲,绘里这下真是一副要哭的表情了。


海未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或许伤害到绘里了,却不知道怎么解释,只好说:“明天、明天再给你。”


说完就脸红了。


虽然还是有点受伤,但得到这样的承诺,绘里知道这大概是拘谨而害羞的海未目前所能做出的极限了,便也恢复了笑容:“说好了,不许耍赖。”


得到海未点头的答复,绘里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门关上之后,海未还站在原地发呆。


她不是真的想要拒绝绘里的亲近,只是没有想发展得这么快。更何况现在的她对这份感情并没有十足的信心。


是她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


不,不是。


想起刚刚绘里接到电话时那一脸惊喜的样子,还有知道妮可没事之后放松的神情,海未轻轻叹了一口气。


那时被绘里的吻堵住的话,此时又浮现出来。


她们的过去那么多,而她,只是个外人。


试一下新版

不知道审核能不能过_(:зゝ∠)_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