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3.圣诞节篇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5-28 20:56
点击:765
章节字数:460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我的名字叫神崎五。

今年13岁,就读于东京武侦国中。

趴在沙发上翻着新买的同人漫画,一伸手就能从旁边的茶几上拿到零食和饮料,就这样看完一本又一本的漫画、宅在家里不出去——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可是即使关着窗户都能感受到外面正准备圣诞节的节日氛围让我感到烦躁。

现在是12月初,距离圣诞节和寒假只有不到1周的时间——今年寒假从12月23日开始放假。

在所有人都在为圣诞、新年做准备的时候,我一如既往宅在家里。

我、讨厌寒假。

当然不是因为我的生日刚好就在圣诞夜而错过和朋友们一起开生日派对的机会。

或许是出于死宅的自卑感,我没有朋友……

亚子是青梅竹马,如果不是妈妈们互相认识的话她肯定不会喜欢跟我这种死宅说话吧。

凛香虽然也是一起从小玩到大,不过她更像是照顾人的大姐姐。

高千穗的话,应该是竞争对手——她是这么说的。

除此之外……我想应该就没有熟悉的人了吧。

老实说,没有朋友这点就算是我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

话说回来,放学一起回家、一起吃可丽饼就是朋友了吗?

正在我这么想的时候,脑袋上传来了疼痛感。

「……呃、夹竹桃阿——」

我抬起头,看到夹竹桃阿姨拿着冒着烟的烟锅正放在我的头上。

「——啊烫烫烫!要着火了!」

我立刻用手拍着有点冒热气的头发,向后挪到远离夹竹桃阿姨的沙发的另一头。

夹竹桃阿姨仿佛没有看到我夸张的反应一般,收回烟锅、把烟嘴放在嘴边吸了一口。

我不放心地摸着头发,那里并没有出现被烫到的疼痛——之前感觉到的热气是条件反射吧。

「你要在我这里待到什么时候。」

她轻轻吐出一团烟雾这么对我说。

我向挂在墙壁上的挂钟看去,时针指向5点。

也就是说,我在这里已经待了一个下午了。

顺便一提我以身体不舒服作为借口从学校早退了。

虽然现在是在看漫画,不过我没有说谎,上午的体检之后我确实有点不舒服——身体和心理双重意义上的。

「夹竹桃阿姨要出去约……呃有事吗?」

我看到夹竹桃阿姨正用手机回复着什么,脸上似乎还有一丝微笑。

「跟梅露爱特约好见面。」

「梅露阿姨?她来日本了吗?」

我很喜欢梅露阿姨。

喜欢听她讲破案的小细节。

可是没有听亚里亚妈妈提起过梅露阿姨来日本了啊。

啊、我才不是为了圣诞礼物什么的噢。

忘记说了,梅露阿姨是亚里亚妈妈的妹妹,经常会从英国过来看我们——当然都有给我带伴手礼。

她和夹竹桃阿姨是交往了很久的网友,所以每次来日本都会见面聊天。

「嗯。」

夹竹桃阿姨走到门口伸手去拿放在衣架上的大衣。

但是动作突然停住了,她转过头看向我。

「你是想继续待在这里还是回宿舍。」

「诶?」

「凤蝶过会就回——」

「啊啊啊!我突然想起来回学校有点事!我跟您一起走!」

我立刻跳下沙发,拿起外套还没穿好就小跑着到玄关换鞋了。

虽然夹竹桃阿姨的家里都是毒、一不小心就会中毒,可是她的女儿更可怕。

凤蝶小姐是夹竹桃阿姨的养女——我不自觉地用了敬语。

比我大几岁,今年高二,在我学校隔壁的武侦高就读。

虽然我见过她的次数用一只手都数得清,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见到她。

每次看到她我都会莫名感到害怕,就连靠近她都会觉得要窒息。

她明明没有对我做什么,可我就是害怕啊——这种奇怪的感觉只能用直觉来解释了。

顺便一提凤蝶小姐专攻的是讯问科,还是A级的审讯高手。


前两天梅露阿姨来看我了,也给我带了圣诞礼物。

听亚里亚妈妈说今年的圣诞节她们会回英国,然后再到法国住几天。

日本和英国有9个小时的时差,飞机大概要十几个小时。

今天是12月23日,第二学期的最后一天。

也就是说如果要在圣诞夜去英国的话,那么今天傍晚之前就要上飞机了。

而我的生日是12月24日——亚里亚妈妈似乎是想和理子妈妈过两人世界,没有说要带我一起去。

应该说是对我太放纵了还是对我不闻不问呢。

老实说,我有点不安。

——因为我知道她们不会忘记我的生日。

我还记得在我准备上国小之前的那个生日,亚里亚妈妈送了我一盒实弹。

第2年送了我正在使用的柯尔特M2000,第3年送了蝴蝶刀,第4年送了从平贺阿姨那里定制的威力是普通子弹2倍的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

去年……应该说有进步吗?她送了我一件贴身的防弹背心。

一向只知道向前冲的亚里亚妈妈居然会送给我防御性的装备……这才不是重点啊喂!

让小学生那这么危险的东西真的没关系吗?

亚里亚妈妈你没有考虑过「危险性」这个词汇吗?

比起亚里亚妈妈的「乱来」,理子妈妈送的礼物倒是很符合她的性格。

前几年送的都是全年龄的galgame和同人漫,去年我12岁的时候上升了一个等级——送的是B级12岁以上才能玩的galgame。

……我大概能够想象成年的时候理子妈妈会送我什么了。

你们就不能像白雪阿姨、雷姬阿姨她们送一些正常的礼物吗!?

哎。

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一口气。

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讨厌过生日了呢?

是因为家里的某些人不分时间、随时随地都在放闪吗?

一到12月就会发现整个世界都在准备过圣诞节。

情侣们在互相准备圣诞节礼物、四处放闪。

圣诞节之后是寒假。

寒假不可怕,可怕的是寒假之后明明还有1个月就开始准备过情人节了。

情人节之后是白色情人节。

男生们要回礼,女生们也会不停地在议论告白。

白色情人节之后是愚人节。

通常这一天会有很多人告白——因为即使被拒绝也能轻松一笑说出这是玩笑的话。

……

总之,对我这个死宅来说这些节日没一个好的。

感觉头都开始痛起来了。

「……崎,神崎!」

「……是?」

好像有人在叫我。

就在我回过神的时候,我的眼睛如同装上了感应雷达一般很自然地看向某样东西。

……好大。

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大概有C不、这个大小应该是D才对。

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的体检——我的身高停留在1米58,胸部也是一如既往的A。

可恶,我明明每天都有喝牛奶跟练习跳高啊。

「——神崎五!」

「到!」

我条件反射地立正了。

「你!你在看哪里啊!」

直到现在我才看到站在我面前的原来是高千穗。

「啊?没、没看什么啊,我在思考人生。」

我心虚地回答她——虽然我也知道不会有人相信。

「噢?是吗?」

「是、是。」

我敷衍般地对她摆摆手。

嘛,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来找我啦,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那我就不打扰——」

「等一下神崎。」

「有事吗?」

高千穗没有说话,只是一步步向我走近。

……不好的预感。

喂喂,别再靠近了啊!

带「球」撞人可是犯规的啊!

我呼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然后转过身正视高千穗的眼睛——

对不起!

我做不到!

我的眼睛不受控制地向下移动着——比原本的视线高度低了数公分。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胸部有这么好看吗?

况且她有的我也有啊。

只不过胸部比我大一点,身高比我高一点,腿比我细一点白一点……

可恶!

被比下去了!

感觉整个人都被否定了!

「——停!」

我伸手拦住高千穗。

「怎、怎么了。」

「那个啊,我最近有点感冒。」

我一边说着一边故意打了个喷嚏。

「我怕传染给你,你还是离我远点。」

「你在情报科是不是太悠闲了,神崎。」

高千穗连句「多喝热水」都没说,语气反而比刚才更凶了。

「啊?」

「就算是放假也不能松懈。」

「跟我来场对练,神崎。」

高千穗气势十足地指着我的鼻子。


唔……

为什么会这样呢。

今天明明是最后一天上课。

来强袭科只是因为情报科早下课,然后被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消息的亚子硬拉过来围观而已。

可我只是刚过来没几分钟就被高千穗逼着跟她对练。

原本是围观别人训练,现在却是反过来。

「小五~」

是亚子的声音。

我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亚子正挥着双手向我喊话。

「加油!千万别输啊!」

「哟~加油。」

站在亚子旁边的是凛香,她也在给我打气。

明明是一副幸灾乐祸的笑脸啊你!

哎。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

虽然高千穗找了个偏僻的角落,但是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几乎把我跟高千穗围在中央。

我讨厌这种被当成稀有动物观看的感觉。

不过这是当然的吧。

倒不如说不被发现才觉得奇怪。

强袭科的学生向其他科提出对练的请求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欺负人了,况且这个人还是有A级实力的高千穗。

顺便一提,我在情报科的成绩并不出色,只有B级。

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啦——我这样安慰自己

「这是我们进入国中以来第一次正式比试。」

嘛,她说的也没错啦。

我是一直躲着她啦。

可是每次她一见到我就说要决胜负啦什么的,我也很伤脑筋啊。

「别以为你逃到情报科我就会放过你,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呃、那个——」

「你也给我全力以赴!神崎!」

我还没有说出任何解释的话,高千穗已经摆出战斗的姿势向我冲过来。

——她用行动代替了说话。

哇,速度比以前快了。

「喂高千穗,别太欺负其他科的了。」

「哇你看那家伙,只知道躲。」

「高千穗的拳头可不比男的弱啊。」

这种等着看好戏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中。

喂喂,别在那说风凉话啊,你行你上啊。

高千穗可是像要把我吃掉一样地在进攻啊。

「小五才不会输!」

亚子……

虽然你这么为我打气可是——

「神崎!」

呃!

高千穗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

「你是在看不起我吗!」

不不!绝对没有的事!

我——

……嗯?

等等。

高千穗有这么厉害吗?

明明在国中之前我还能轻松打赢高千穗,可是现在却被她紧逼着没有还手的机会。

她变强了吗?

不。

是我太怠惰了。

不是忘记怎样使用格斗技,而是因为没有经常使用变生疏了。

高千穗在努力变强,而我却在坐在情报科悠闲地看漫画。

即使每天早上都有在练习,但我知道那只是在完成日常任务。

仔细回想起来,似乎从国中住宿开始我就因为终于能逃离亚里亚妈妈严厉的训练而松了一口气。

然后每天都重复在敷衍训练的日常里。

所以、我会输。

——这是理所当然的。

高千穗的动作随着她急躁的心情变得紊乱了。

即使知道她的攻击动作、能够回避的站位、甚至还能知道破绽在哪里,但是我做不到回击。

……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

这是不甘心、吗。

不能接受被原本可以打败的对手打败?

以为自己是可以不用努力也能变强的天才?

「……」

我、到底在做什么。

「神——崎——!」

咚。

接着,我的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眼、眼睛……」

疼痛大概在几秒之后传来。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撞倒了什么摔在地上。

「小五!」

「没、没事吧?」

闭着眼睛的我感觉到身体被扶了起来。

「快让我看看。」

「等一下亚子,小五你感觉怎么样?」

我摇了摇有点晕眩的脑袋,被打到的地方是左眼——很好,大脑很清醒,应该只是外伤。

我尝试着睁开了右眼——人群都散开了,是对这场毫无悬念的胜负感到无聊吧。

围在我身边的只有亚子和凛香,高千穗站在离我们稍微远一点的地方。

她似乎在犹豫要不要过来。

「眼睛怎么样了?」

亚子好像比我更着急的样子,一把拉下我还捂着左眼的手。

「——啊!」

嗯?

怎么了?

亚子张大着嘴,就连凛香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呜,小五……」

等、等一下啊。

我毁容了吗?

别不说话啊。

我立刻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

高千穗!

我突然抬起头向高千穗看去,满脸歉意的她被我吓得往后倒退了一步。

「唔……对、对不起,我以为你能躲开——诶?」

高千穗的声音越来越轻,说到最后她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我没能躲开。

我叹了一口气,又说了几句话让她别在意。

——我的左眼那里肿了起来,就像熊猫眼那样眼圈周围都发紫了。

虽然在强袭科经常会有些皮外伤啦,可是打人不打脸啊!

嘛,算了。

就当是给我的警告吧。

多亏了这一拳,我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跟亚子她们说了句先回去之后,我一路遮着左眼跑回了家。

「我回来了。」

路上的时候我给理子妈妈打了电话,跟她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让她们晚点去机场。

「欢迎回——小五!眼睛怎么了!」

刚好在门口放行李箱的丽莎阿姨注意到了我的紫眼圈。

「我拿冰块给你敷一下。」

「谢谢。」

顺便一提,丽莎阿姨今年会和亚里亚妈妈她们一起去英国——因为无论是亚里亚妈妈还是理子妈妈都是家务苦手。

白雪阿姨回星伽神社了,贞德阿姨和雷姬阿姨早在前几天去『伊·U』了。

「打架了?输了还是赢了。」

正坐在沙发上用笔记本电脑查看邮件的亚里亚妈妈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

这种说话方式跟武侦高里「输了就打回来」的教育方式一模一样。

「知道了!我知道了!」

同样躺在沙发上把亚里亚妈妈的大腿当成枕头并玩着手游的理子妈妈举起手,然后站起来走到我面前。

「小五刚刚说有重要的事情,脸上有被人打过的淤青,也就是说——」

理子妈妈绕着我转了一圈,用大侦探的语气拖长了音节。

「小五对喜欢的人告白,然后来硬的,最后被打了。」

……我就知道。

不可能是靠谱的推理。

「小五不能学亚里亚噢,她太笨了。」

「不过硬来的时候也会让理子脸红心跳呢~」

「——噗!」

亚里亚妈妈把自己呛到了。

「你在孩子面前乱说什么啊。」

虽然我不知道真相,但我知道理子妈妈说的有一半以上都是夸张成分。

「小五,给。」

「啊、谢谢。」

我接过丽莎阿姨递给我的冰袋放在左眼上。

冰凉的触感在眼眶周围蔓延着,似乎没有之前那么疼了。

「咳,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亚里亚妈妈清了清喉咙这么问我。

「时间可是不等武侦的。」

我知道了啦。

写作时间读作飞机啦。

不会影响你们出去过两人世界的啦。

我在心里这么吐槽着。

「亚里亚妈妈。」

我放下手上的冰袋,向前踏出一步走到亚里亚妈妈面前。

「请您严厉地教导我。」

我对亚里亚妈妈鞠了个90度的躬,态度非常诚恳。

……

可是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回应。

房间里除了呼吸声就只有亚里亚妈妈敲打键盘的声音。

这是在考验我吧。

我继续低着头等待着。

啪。

终于,亚里亚妈妈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理由呢。」

「我——」

「能教你的我都已经教了吧,剩下的就只有靠实践。」

在我开口之前,亚里亚妈妈已经看穿了我的心思。

如果每天都有按照亚里亚妈妈安排的日常来训练的话,我的动作是不会像今天那样迟钝的。

「对不起!」

「我没有认真练习射击!」

「没有认真练习格斗技!」

「我以为没有你们的约束就可以偷懒了。」

「我以为我已经很厉害了,可以不用努力。」

我一句句地诉说着自己的「罪行」。

我不敢抬头去看亚里亚妈妈脸上的表情。

肯定让她们失望了。

或许从一开始我就应该听话去强袭科,然后按照妈妈们说的去做。

「这是你自己决定的道路吧。」

亚里亚妈妈对我说的话无动于衷。

「那就要好好负责到底。」

自己决定的道路就算是哭着也要走完。

亚里亚妈妈是这个意思吧。

可是我知道走错了想回头……也不行吗……

「嘛嘛~亚里亚别这么认真嘛。」

虽然亚里亚妈妈平时很没有地位,可一旦她决定了什么,那么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理子妈妈以外。

「我说了,该教的我都教了。」

果然、是我让她们失望了吗。

正当我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可救药的时候听到了亚里亚妈妈的叹气声。

「嘛,枯燥的『理论』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让你见识下『实战』吧。」

诶?

「……理子、妈妈?」

理子妈妈的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正是因为知道自己的不足才能继续向前噢小五。」

她向我解释亚里亚妈妈的意思。

「虽然是在我回来之后,不过这几天也足够让你想清楚了。」

亚里亚妈妈抱起笔记本电脑从我身边走过。

……等等。

我有点跟不上节奏。

听亚里亚妈妈的意思,她早就知道我在偷懒?

可是以她的性格不可能会放过我才对啊。

「理子、丽莎,走了。」

「是。」

「好~你们先搬行李下楼,我马上就来~」

理子妈妈摸着正在发呆的我的脑袋。

「呐小五,继续做武侦也好,做个普通人也好,无论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会支持你。」

无论我继续前进还是原地踏步亚里亚妈妈她们都不会干涉吗?

「亚里亚大概会说『武侦要自己思考自己行动』,但是她会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相信着你。」

——你是我的女儿。

妈妈是这么说的。

因为我是她们的女儿,所以无条件的信任我。

武侦宪章第一条,相信同伴、帮助同伴。

武侦宪章第四条,武侦要独立。

武侦宪章第六条,自己思考、自己行动。

真是,很有武侦风格的家训啊。

我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想看穿妈妈们的心思,我还太嫩了。

「对了小五,礼物放你房间了,明天好好跟朋友一起过生日吧~」

理子妈妈在玄关一边换鞋一边提醒我。

「诶?可是明天跟亚子出去是因为圣诞夜啊。」

我的大脑没能把我的生日跟圣诞夜联系在一起。

而站在玄关那里的理子妈妈正用手抱着脑袋,露出恨铁不成钢的悔恨。

「我以为我把你教导得很好了,可是……你果然是亚里亚的孩子。」

理子妈妈扔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

虽然我确实是亚里亚妈妈的孩子啦,但这句话似乎还有另一层意思。

让我先整理一下线索。

我靠在沙发上把冰袋放在左眼那里。

首先,每年我都会和亚子、凛香一起在圣诞夜出去玩、吃饭。

其次,我的生日在圣诞夜。

最后,我们都会互相交换礼物。

……所以每年我收到的礼物不是圣诞礼物而是生日礼物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