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luvnana77
更新时间:2017-04-18 17:41
点击:778
章节字数:447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luvnana77 于 2017-4-18 17:51 编辑


TANGO



排舞室裡的休息時間。


「雪糕!去吃雪糕吧!!」

小舞拉著拽著千聖的袖子一起蹦跳著出去了,剛好Nacky也不知道哪裡去了…只剩下我和愛理的場合。


我普通地倚著牆壁坐下發呆。


愛理還站在舞室中間面向壁鏡,正進行自主練習。


本來放鬆下來休息的我,在看到愛理的表情後不禁定神注視她的動作。


她練習的部份是下次TOUR表演中比較性感的歌曲,現在正一絲不茍地全力跳著舞…

她舉起的手背緊貼臉頰,向下撫到胸脯再滑到腰側,這些動作演繹得行雲流水又特別誘人,同時腰部也一如以往擅長地…軟若無骨的搖擺著。


很性感呢……


感覺連自己都無法做到這種程度…


但是…是不是有點、稍微、比Live的本氣演出還更性感誘惑?


無法移開視線。

她做Body Wave時,側頭垂眼的表情…令我摒住了呼吸。

隨著她的動作逐漸加速心跳的瞬間——


——我知道了。




愛理是故意的…故意這樣跳給我看。




察覺到這點而更是無法從她的舞姿中抽離,被迷住的我連身體都開始蹦緊發熱……




這時走廊又再響起吵鬧的腳步聲,小舞心情很好地叫:「雪糕GET!!」回到房間。

跟在後面的千聖手上拿著幾個小杯裝雪糕:「大家要吃嗎~?」




恍神間早就停下來的愛理笑著迎上去:「要~吃~!」,開心地選了抹茶口味的她沒看過我一眼…。




愛理只是在做普通的舞蹈練習,只是稍微比以往性感一點,只是錯覺、什麼的…

經常被HP成員取笑鈍感又天然的我…即使是這樣的矢島,也能明白剛才並不是什麼錯覺。


把頭埋進曲起的膝蓋裡平復呼吸,千聖遞來草莓口味的雪糕時勉強微笑道謝。




…心臟還是很痛苦呢。

果然每次都會被這樣的愛理毫不偏差地擊中…




已經想不起來什麼時候開始的事。

愛理喜歡這樣捉弄我。


一開始只是很隱晦的……

例如是…跟成員一起活動時,走在後面的她突然伸手勾住我尾指又馬上鬆開——這種程度。

那時的自己當然不以為意。


湊過來很親匿地用臉頰蹭蹭我的肩頭;

說話時不知不覺她的臉就會靠得很近很近;

牽手時忽然用手指輕刮我的掌心;

玩鬧地躺到她腿上時,被她用過於溫柔的手勢撫摸了嘴唇。


諸如此類的…一直一直,發生了好多。




逐漸地令我也變得奇怪,不知何時開始意識到這並不是”普通的”成員間友好的接觸。


每次察覺到她要開始了…時,我都會緊張不安到失神,沒辦法拒絕。


不如說,我……默許了愛理這樣做。


因為啊…愛理總是會在之後露出柔軟甜糯的笑容,那時她會害羞地不想讓我看到,假裝撥瀏海用手擋住臉,或乾脆背過身。


心事都寫在臉上的這個人卻又破綻百出…全部都被我收進眼底。

所以說不定、矢島還是有敏銳的部份…?




今天的排程比較輕鬆,彩排練習很早就結束了,小舞臨時起意要一起吃晚飯,可惜千聖和Nacky都沒空。

離開大樓時天色剛入黑,外面的空氣與大樓冷氣落差巨大的高溫,熱氣難纏地黏著皮膚。

大概是這個原因…焦躁的、有點喘不過氣的情緒還是沒能撫平。


跟千聖Nacky道別,我們三個人決定好餐廳後往鬧區裡走。

安靜地跟在小舞和愛理身後,小舞在向愛理展示她新造的美甲。




——矢島我也是幫兇。

不但沒能婉拒愛理微妙的行為,還不經意地回應起她。




之前在樂屋裡時愛理嬉嬉笑著走過來坐到我的腿上,就和其他成員會做的一樣。

但不一樣的是她完全沒有保持適當距離,背部直接挨到我的身體上……

她的頭髮也因此摩擦著我的頸側。


『やじ~昨天我阿,看了那個DVD呢…』愛理這樣地跟我閒聊起來。

『嗯嗯,是這樣喔?……』邊回答她,雙手就這樣自然地、親密地環抱住她的腰…臉也靠到她的頭上。


想著愛理的身體真的很纖細啊…頭髮的氣味好香…之類的……




這樣,不正是在鼓勵她繼續嗎?




某次約好一起出門買東西。

兩人都心情好地聊著,愛理興奮地撓上我的手臂,走了一陣子她就不說話了。

當我正疑惑 “欸?怎麼氣氛變了呢?” 在這個時點愛理悄然收緊撓著我的手的力道。


因為這個動作我很明顯地感覺到手臂壓住了她的胸部…




裝作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維持著向前走,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但她一定知道我剛才整個人怔住僵硬了一下。


愛理這麼聰明,一定知道我察覺到她的意圖,但我沒有甩開她,甚至沒有掙扎過一下…


——愛理會怎麼想?

矢島也同意了她這樣做,接收到這樣的暗示的話,愛理會有什麼反應??




這樣的猜想著,心裡的蝴蝶飛舞著,我根本對這種事樂在其中吧?

這是不正常的,這是不對的,明明都知道卻停不下來。




「や~じ~ちゃん~~」

「……嗯?」

「累了嗎,やじ?」小舞湊近來望著我…

「阿、嗯!…有點吧…」不知所措的自己不禁低下頭避開她的視線。


「やじ最近都沒有體力了~」愛理也擔心地看過來,嘴上說著卻取笑的話。


「啊…吃飯,吃飽了就會好起來,吶~~」說著拿起餐牌,這時才發現原來我們已經走餐廳還坐下來了……

今天的自己真是晃神過頭……


想哭啦…明明什麼都沒做啊矢島,都是愛理的錯。


默默地從餐牌移開眼睛,怨恨地瞄了愛理一眼。

她竟然馬上感應到我的恨意,瞇起彎月的眼,對我很可愛地笑了。


這個人好可惡——!




邊聊邊吃著,但是萩玲的話題啊…都是最近的潮流、時裝什麼的,很多店雖然聽過但都沒去過,因為跟不上話題只好安靜地聽著吃飯。


結帳離開後,愛理提出送小舞去車站,小舞轉頭看來我這邊問:「やじ的末班車很早吧?沒問題嗎?」

我搖頭:「沒問題,還有時間~」

疑問的眼神換成笑容的小舞:「喔~!那走吧~」

真好呢,°C-ute的大家果然都是彼此關心的好孩子,暗自開心著,之前苦悶的心情也因此消失不見了




「ByeBye~~」揮著手的小舞上了電車後,我看了看手機確認時間。

時間還很足夠——「去愛理的車站吧?」


「…阿、嗯」


…啊咧?回答意外的沒精神,吃飽了想睡嗎?


我沒多想的向前走,已經一起吃飯或出門過不少次了,大概也知道愛理要坐的站怎麼去。

徑自的走著走著,在後面的愛理突然伸手拉住我——捉住了我的尾指。


「まいみぃちゃん要來我家嗎?今天…」


……


——要拒絕她。


——快點拒絕她!




「唔、好啊」




愛理露出了擔心的表情,皺起眉用帶著怯意的上目線看我,這樣的愛理是不容拒絕的。

答應後逃開她的目光,打開手機在家族的Line群組報備今晚去愛理家玩…




雖然整個人變得緊張兮兮的,電車上也什麼對話都建立不起來。

但到她家後漸漸放鬆下來反而很是愉快,愛理的家人都不在,說是去了旅行什麼的,也對,家人都在根本不方便邀請我……

總之,因為她家裡有很多小狗,我莫名的興奮起來了!


愛理逐一介紹著小狗的名字,比較怕生的跑得遠遠,不怕生的被我敏捷地捉住開心地抱著玩。

愛理光站在旁邊笑著看:「やじ是那個吧、犬痴」

「哪有~~還好吧~」


這樣隨隨便便的玩著,畢竟彩排後兩人都有髏力消耗比較累,我們沒有很high地打鬧,只是普通地悠閑地渡過了時間。

愛理借了我睡衣,我先洗好澡做好睡前準備,她洗好出來後我提出幫她吹頭髮,梳妝檯的鏡子反映出她溫馴的淺笑。


意外的什麼都沒發生,我也早就忘了白天的事沒在提心吊擔。

這樣就很好,在平常的氣氛下兩人待在一起,心裡自然地溫暖起來。


很喜歡這種舒服自在的相處,愛理一定也是這樣想的吧?


「晚安~」

關燈後一起睡,睡在愛理的床上果然會害羞,但一直以來巡演期間都是兩個成員睡酒店的雙人床。

這個情況下要求打地鋪反而顯得很見外。


漆黑的房間以及充滿了愛理味道的大床。

本來有一點點不安,但在愛理背向我側躺著睡後,我也安心地合上雙眼。




——晚安。



















我被弄醒了。

本來在陌生的床上就沒能睡得很熟。


在感受到腰間增加的重量後我醒了過來,是愛理的手搭到我身上了,背向我的睡姿不知何時反過來面向了我,靠近到耳邊能聽到她的鼻息。


我眨了一下眼睛馬上重新緊閉裝作沒醒。


心臟怦—怦—怦!地暴跳。


愛理放在我腰上的手挪動了一下,用打開的手掌覆上我的腰側……

在我惶恐之間,她的頭靠上了我的肩膊。




祈禱著七上八下的心跳沒有被她發現,捏緊了拳頭。

打散腦裡浮現的,那時從來不敢細想的念頭。


我要怎麼做?——什麼都不要做。


什麼都不要做就是最好的。


明明是知道的,但是,但是——


那些埋藏著的念頭在慫恿我,它們撩弄著我的思緒催促我像之前那樣……


像之前那樣回應愛理的引誘——




漆黑中我從被單裡伸出手,手掌從愛理的手腕摸到手肘,直至完全蓋住她放在我腰上的前臂,手指也在摸到她的手肘皮膚時按了一下。




這樣就可以了吧?愛理會滿意嗎?




愛理現在有什麼心情?




愛理是不是跟我一樣痛苦?






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也進行了跟之前差不多的排練,演唱會的全部曲目已經練習到尾聲了,整個演出流程也大致成型了。




同樣是休息的時間,這次大家都在,我也是同樣地倚著牆壁休息。

愛理閃爍著眼神向我走過來:「やじ快看這個!超可愛的!」邊遞給我手機,邊坐到我的旁邊。


我拿過她的手機看,是Youtube那些的點擊率超高的幼犬視頻啊。


按下播放後愛理也湊過來一起看,她的頭髮擋到手機屏幕了…

但我現在的關注點都在她靠得太近這件事上,已經對視頻失去興趣。


我想起了那天她在這個排舞室裡跳的舞,她邊跳著…邊看著壁鏡裡的我。

我們透過鏡子看著對方,我想起了她臉上帶著的表情,她那種要舔上來似的目光令我快要炸開般燃燒,眼眶發紅……




我用手指撩開了愛理垂在眼前的頭髮,把手間的髮絲勾到她的耳後。

愛理轉過頭來時正好對上我望向她的眼神,本來就湊得很近的臉……我傾前去縮短已經所餘無幾的間距。




然後愛理退開了。




哇——!的她整個人彈起身跑起來了……

其他成員倒是對忽然動靜很大的愛理習以為常…




剩下驚訝到傻住的我呆坐在那裡。




——欸?什麼啊……這是。




接下來的練習也變得一塌糊塗了。

出奇的沒有感到打擊…而是完全一頭霧水啊。


——我做錯了什麼嗎?

胡思亂想中練習結束了,這次大家都各自回家,離開大樓時也是天剛黑的時間,我直接去了車站。


進入閂口,走上電梯到達月台,這時手裡握著的手機震了兩下。


打開來看屏幕上是愛理的Line訊息窗口。


『まいみちゃん現在在哪裡?』


『在車站喔』——輸入。



嗖——的電車駛進月台。

嘟~~嘟~嘟~的響起車到的音樂,車門打開半分鐘後又關上,我躊躇著最後還是沒上車。


——再等一班車吧…這樣想著。


五分鐘後下班車也到了,車門打開的瞬間手中的手機又震動了。


『現在可以過來嗎?上車了?』


『可以,現在過來。』——輸入。




車門再次關上,我也離開了月台,離開閂口時我突然覺得這件事很可怕。


明明心裡害怕得要命,腳步卻更是急不及待…


到底要怎麼辦啊矢島……?


失措得眼淚自己掉下來了…

我擦著眼角收起淚水,走到跟愛理約好的地點。




愛理看到我後沒有像平常那樣揚起笑容,她抓了一下頭髮,不自在地問:「我們去吃飯吧?」

「好…」我點著頭跟她走。




結果吃飯時氣氛又變好了。

愛理笑得特別可愛又治癒,雖然心裡到底還是很糾結,我也能夠回以笑顏。

普通地吃完飯,我去結帳後離開了餐廳。




在餐廳的門口,愛理沉默了好久才拉起我的衣袖。

「我有說要跟まいみちゃん說…」

「嗯,先找個可以說話的地方。」


我帶著愛理離開了人很多的鬧區,沿路實在沒什麼能坐下來的地方,我們又長著隨時會被認出來的臉。

曲折地走到僻靜的民居附近,又走進公寓之間的巷道,躲到自動販賣機的側面。


愛理現在被我和自動販賣機夾在中間,這樣她就不會哇——地逃走了吧…?


低下頭的她一直什麼都沒說,我也什麼都不說地低頭看她。




一直以來心裡有什麼想法,儘管沒有要承認,也不可以承認,但是——

事到如今,我是不是可以把這些都鬆綁了…?那些被緊拴住的、不容許拼合還原的碎片。




「對不起呢…まいみちゃん…」

「……為什麼愛理要道歉?」


這時愛理終於抬起頭看我…她苦惱地皺著眉,連嘴角也向下塌了

「我總是對まいみちゃん做那種事……」


「我太任性了」


「因為まいみちゃん一定會對我很溫柔,一定不會拒絕我」


「恃著你的溫柔做了更多更多任性的事」


我不懂了……。


愛理到底想說什麼…我不明白。


「我才沒有那麼溫柔,並不是你說的那樣…」


「有的。」

「沒有!」


「我對まいみちゃん太依賴了!現在已經沒辦法停止了!」

「……」


「對不起!」

「……愛理」


「……如果被まいみちゃん拒絕了的話,我一定…一定沒辦法承受。」


「拜托了……我只能夠依賴你…只會對你做…任性的事」


愛理雙手抓住我的手臂,眼泛淚光。


——我終於懂了,她真正的意圖。

這些不著重點的話語,拼湊出來的用意…溫柔、不能拒絕、任性、依賴…這些全部都是無凌兩可的包裝,全部都不是錯誤也不是正確的答案,逗留在這種無解的狀態狡猾地只抽取有好處的部份。

愛理真的好聰明………


「…我明白了,愛理」

在聽到我的回答後,她睜大了雙眼。


——愛理的要求,我一定能夠做到的。

而且,這一定是最好的,解除痛苦的方法。




「愛理討厭今天我做的事嗎?」

愛理收緊了捉住我的雙手,她難過的臉容逐漸地舒展開來。


「什麼事?」——這是正解。


我微彎下身,吻住她的嘴唇。

這熾熱柔軟甜蜜的觸感讓我的心徹底沉了下去。


——我一定……一定無法從這樣的吻中逃脫的。


愛理鬆開捉住我的手,轉為雙手捧著我的臉頰加深接吻。

親了很久她才鬆開我,退後了一點,在我的眼前…愛理先是咬了一下濕潤泛紅的嘴唇,再勾起嘴角甜笑著引誘我。


「一點都不討厭喔,這種事」




En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