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16弹 夏洛克·福尔摩斯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7
点击:1455
章节字数:538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序曲的……终止线?」

亚里亚重复了这个词,但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对。」

福尔摩斯点点头。

「我这话的意思,你很快就会明白了。好了,那么——」

「——曾祖父!」

在福尔摩斯面前,亚里亚第一次这么大声地说话。

「嗯?」

「唔……」

但是,福尔摩斯仅仅只是一个侧目的动作就立刻压制了亚里亚那几乎没有的气势。

「我、我有很多问题想问曾祖父!」

「比如我以为早就去世的曾祖父为什么还活着?妈妈为什么会被『伊·U』陷害而入狱?曾祖父……这件事情曾祖父知道吗?还有很多很多疑问,要说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

亚里亚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为什么、没有救理子。」

「……」

低着头的亚里亚没有看到福尔摩斯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

「我不相信曾祖父是那种喜欢看别人痛苦的家伙。」

「可是既然曾祖父能从维拉德手里把理子救出来,为什么不干脆让她脱离『伊·U』、逃离维拉德呢?」

「原来如此。」

福尔摩斯从口中吐出一圈圈白色的烟雾。

「即使是我也不能『预知』到情感。」

「呃……曾祖父你在说什么?」

「亚里亚,我是来自过去的男人。」

「……嗯?」

亚里亚一脸迷茫地看着福尔摩斯,她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即使『那个』延长了我的寿命,但我应该是早就在100年前就已经死亡的人。」

「救罗宾4世只是因为我『预知』到她在未来对你很重要,对你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什!?——没、没有不、我我我是说……那个……」

「呵,别紧张。」

看到亚里亚脸红慌张地急于解释的表情,福尔摩斯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也只能做到那样而已。」

早就应该在过去死亡的人是不应该干涉未来的。

但即便如此——无论对未来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福尔摩斯还是为了亚里亚改变了理子原本的命运。

「……对不起!」

亚里亚大声地向福尔摩斯鞠躬道歉。

「我不应该把责任推给曾祖父,理子的事情……谢谢您。」

福尔摩斯吸了一口烟,他的嘴角向上弯起了一个弧度。

「那么,让我们回到刚才的话题。」

「诶?」

福尔摩斯放下烟斗。

「在我的推理中,你最想知道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是我』。」

这句话让亚里亚咬紧了下唇。

只要是生活在英国贵族圈里的人几乎都知道福尔摩斯家的「丑闻」——以推理闻名的家族出了一个完全没有推理才能的子孙。

即使是跟亚里亚有着同样血缘的福尔摩斯家,他们的眼里也只认为梅露爱特才是真正的福尔摩斯4世。

所以,当福尔摩斯认同亚里亚、想让她当继承人的时候,亚里亚甚至觉得自己在做梦。

「……是。」

沉默了数秒之后,她才点了点头。

「可是——」

「——亚里亚。」

——你、有这个能力。

福尔摩斯的声音在亚里亚的耳边回响着。

「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不爱梅露爱特。」

「你跟她都是福尔摩斯家的子孙,我的曾孙。」

「我没有偏袒任何一个人,她有她的才能,你有你的天赋。」

福尔摩斯从嘴边拿开烟斗,吐出一口气。

「而这件事,只有你才能做到。」

「只是那样而已。」

亚里亚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不知道该用什么屈回应福尔摩斯的期待。

虽然一直都为了能让福尔摩斯这份血统承认而努力着,但在某一天突然被告知「我认同你了」。

应该说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吗?

亚里亚反而不知所措起来——在福尔摩斯洗脑般地不断告诉亚里亚「你能行」之后。

「事实也证明了我的推理。」

福尔摩斯拿起烟斗抽了一口烟。

「你非常优秀,亚里亚。」

「……?」

「稍微,让我们来『复习』一下吧。」

福尔摩斯走到其中一根立柱旁,从那里拿出了黑色的拐杖。

「刚才,你跟罗宾贞德战斗的时候用过『射子弹』了吧。」

「啊、嗯……」

看来福尔摩斯一直在观察着亚里亚——包括刚才亚里亚跟理子她们的战斗都被监视着。

「虽然还不成熟,不过以第一次来说是成功的。」

实际上在刚刚的战斗中亚里亚占了很大的优势。

理子被佩特拉诅咒而得的眼疾没有好,影响了她射击的精准度——即使普通人看不出来,但战斗经验丰富的亚里亚却能找到破绽。

虽然没能察觉到贞德的腿伤是假装的,可是贞德好像也没有用全力。

白雪在和佩特拉的战斗中耗尽了超能力——她似乎有点心不在焉。

在教堂里战斗对狙击手不利,而且雷姬也没有参战的理由。

第一学期结束的时候,亚里亚给明里她们上了一课,告诉她们不能被表象迷惑,现在反而是她中了贞德的计策。

亚里亚当时有想象过如果明里4人换成理子她们,胜负会很难预料。

但事实却告诉她,如果刚刚理子她们是全盛状态的话……

她会输。

——毫无疑问的。

「我可以断言,仅仅只是肉眼看过而能做到『射子弹』的这种天赋、即使在世界上也是顶尖的。」

不过就像福尔摩斯说的那样,亚里亚是战斗的天才。

快速的反应能力、敏锐的战斗直觉、精准的射击技巧,还擅长多种格斗技术。

普通人只要掌握其中一项就能站在人群之上。

而亚里亚却样样精通。

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经验。

她缺少时间的磨炼、缺少莫里亚蒂对福尔摩斯那样的强敌。

武侦高的老师经常会说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超越自己才是最困难的。

而强敌的存在是为了更好地看清自己。

所以,福尔摩斯才会在亚里亚力所能及的时候把理子、贞德、维拉德送到她面前。

「你缺少的是时——不、是搭档。」

福尔摩斯停顿了片刻,然后一语中的地说出了亚里亚最薄弱的地方。

时间和经验可以逐步积累、慢慢成长,但对亚里亚、对福尔摩斯来说最重要的是搭档。

「就像我有华生那样,你缺少的是属于你的『华生』。」

「……」

听到这句话的大脑还没对刚才的信息进行处理的亚里亚羞愧地低下了头,连手上握着的Government都垂了下去。

她不敢回应福尔摩斯。

亚里亚今年16岁——无友年龄等于出生年龄。

她缺乏协调性、为人处事冲动、自我为是。

别说搭档了,就连朋友都没有几个。

反而是到日本之后,才结交了金次他们。

「罗宾、贞德、星伽、成吉思汗、远山,你的身边集合了这么多不得了的人物……」

这么多名字里出现了一个亚里亚没有听说过的人名。

罗宾是指理子、贞德是30世的贞德、星伽是指白雪、远山是指金次。

但是成吉思汗指的是谁?

「那么,你有找到最心仪的搭档了吗?」

「……呃、我……」

没有再去思考成吉思汗是谁,亚里亚仿佛是被老师训话的学生那样紧张。

「回去再好好想想吧。」

接着,在福尔摩斯身后那巨柱一样的ICBM的下部——从火箭喷射口中开始喷涌出了白烟。

「……曾、曾祖父?」

「这是最后的『预习』了,亚里亚。」

福尔摩斯一手拿着烟斗,一手拄着拐杖——就像教科书里的照片那样。

「我能统帅『伊·U』是因有为这股力量。」

但与照片不同的是,他闭起了眼睛。

准确的说是从闭上了眼睛的福尔摩斯周围浮现出一种光芒。

然后逐渐地增大变强着,最终在指尖绯色的光芒——就像失去意识而爆发的亚里亚面对佩特拉那样。

「什!这是什么……」

亚里亚被刺眼的强光逼退了几步。

「别惊讶。」

福尔摩斯用力把拐杖插入地面、收起烟斗。

「这种力量,你也有。」

「我?……」

「看来我的曾孙女缺少一些自信啊。」

福尔摩斯轻声笑了出来。

「你做的很好。」

「不管是罗宾、贞德,还是维拉德、佩特拉,你都向我证明了你的实力。」

或许是面对自己最崇拜、最敬仰的人的紧张吧,亚里亚都不敢大声呼吸。

福尔摩斯不紧不慢地拔出从身后拔出了亚当斯1872MKⅢ——曾经是大英帝国陆军所用的45口径双管手枪。

「『绯弹』。」

他打开手枪的弹仓,将装在里面仅有的一发子弹拿了出来。

「这是我要交给你的东西。」

子弹的弹头如鲜血一般、如玫瑰一般、如火焰一般——绯红。

「这子弹、就是绯弹。不、这跟形状没关系。日本将这称为绯绯色金……总之,就是这金属。」

「你还记得罗宾4世所拥有的十字架吧。」

听到福尔摩斯这么说,亚里亚才想起来每当她接触那个十字架的时候总会有种奇怪的感觉。

「那也是微量含有这子弹同族异种金属的绯金合金。」

「绯金、就是能让一切超能力都如儿戏一般的、赋予人极大超常之力的物质。也就是『超常世界的核心物质』。」

理子在戴上十字架之后才能把头发像手一样行动。

总之,那金属能将一个普通人变为强大超能力者的危险东西。

「——世界现在,正处于新的战斗中。绯金的存在以及它所拥有的力量正在不断被查明、在极秘密的进行着研究。就像我的『绯色研究』一样。」

「拥有绯金的组织并非只有『伊·U』,亚洲大陆北方有『乌卢斯』,南方香港的『帮幣』,英国也有世界最有名的组织也在行动。就像在意大利暗中扶持监视非正式机构的梵蒂冈一样,美国白宫等国家级别支援监视绯金研究的案例不胜枚举。即使是日本,宫内厅也对星——」

福尔摩斯突然停了下来看了一眼亚里亚的状态。

不过亚里亚似乎没有理解这些话的意思。

「并且,像我一样高纯度大质量绯金的拥有者们都在窥觑着彼此的绯金——不过因为那过分超常的力量彼此都处在无法出手的状态。」

福尔摩斯犹豫了一会,然后举起了右手食指。

原本包围在他身边的绯色光芒全都聚集到他的指尖。

「这、这是……」

与之对应的亚里亚的右手食指上也出现了同样光。

「这是『共鸣现象』。」

「同样拥有大质量绯金的人,有着一方觉醒——就会像共鸣的音叉一样,另一方也会觉醒的特性。运用绯金产生的现象也会发生共鸣,就像现在我和你的食指都在发光一样。」

福尔摩斯解释着。

「亚里亚,我将用这光弹——『绯天』射向你。」

「曾、祖父……?」

亚里亚的额头冒出了冷汗。

「我会把『绯弹』、『伊·U』、还有『世界』、交给你。」

福尔摩斯移动着聚集了绯色光芒的食指对准了亚里亚。

「如果你有这个觉悟、就向我『开枪』吧。」

「……向、曾祖父、开枪?」

亚里亚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好几步。

「不可能!我怎么能——」

「——亚里亚,向我开枪。」

福尔摩斯重复了一遍。

「我也会、对你开枪。」

亚里亚的『绯天』能把佩特拉的金字塔打穿一个角,福尔摩斯的『绯天』绝对不会比她的弱。

两人的距离只有短短的十数米,以人类的速度想要躲开『绯天』是不可能的。

即使亚里亚能躲开,可是在亚里亚身后有理子、白雪她们,更后面说不定还会有在太平洋上航行的游轮。

所以,亚里亚的选择只有、回击。

「我……」

亚里亚犹豫地看着自己正在颤抖的右手。

「注意不要被绯弹夺取心智。平静的、沉着的将力量聚集到指尖……」

福尔摩斯此时真的就像『教授』那样教导着自己的学生。

「那么——」

「曾祖父——!!」

砰——


「——我、推理到了自己的死期。」

在两束光互相冲撞的另一边响起了福尔摩斯的声音。

「!!曾——」

「——不管怎么延长,2009年的今天、一切都只能保留到今天。所以在那之前,必须要让子孙中的人『继承』绯弹。因为绯弹原本,就是从女王陛下说『福尔摩斯家进行研究吧』下赐的东西。」

仿佛空间被冻结一般,光芒静止了。

「可是,在那之后我研究得出……继承绯弹有三个困难的条件。」

「第一,能让绯弹觉醒的人格是有限的——热情而有极高的自尊,必须还要有小孩子一样的性格。」

「可福尔摩斯家的人中完全没有那样的。所以我只能继续等待出现符合条件的子孙。而出现的——就是你、亚里亚。」

接着,突然变强的两束光开始融合——就像抵消了一样急剧收缩。

「唔……」

强烈的光芒迫使亚里亚不得不用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第二,想让绯弹觉醒,亚里亚作为女性的心理必须得到成长。」

在解释着的福尔摩斯的面前,绯色的光球渐渐变得透明。

「第三,在继承者的能力觉醒之前,最少必须要与绯弹共处三年。必须像孵蛋的鸟儿一样,片刻不能离身。」

逐渐融合的两束光、在慢慢地改变形状。

然后、变成直径2米左右的透镜一样的物体。

「这虽然看似简单,却最困难的条件。毕竟其他绯金保有者们都窥觑着绯弹,如果不是觉醒者,很难从他们手中保护下来。」

「所以,觉醒的我一直保有绯弹到今天。」

「但从现在开始,觉醒的亚里亚将保有绯弹。」

从那漂浮在空中光之透镜里有什么浮现了出来。

就像科幻片里出现的能远程通讯的实时视频那样,逐渐出现了人形的什么。

「为了让这成立,我必须将绯弹保有到今天,并必须要交给三年前的你。」

「这对我来说,是一生中最大的一个难题。」

「什……那是什么……」

亚里亚努力眯起眼睛想看清,但强光却剥夺了她的视力,只能隐约看到透镜里有人。

但在透镜里的却是长得跟现在的亚里亚一样,但却是金发蓝眼、看上去更加幼小的亚里亚本人。

「亚里亚,你在13岁时——在母亲的庆生宴上被人枪击了。」

「是……是被什么人、射到了,可——」

「——开枪的是我。」

「!!」

听到这句话的亚里亚的身体突然僵住了。

那颗子弹到现在为止都在她的体内——心脏的位置——无法取出。

「不、是现在要开枪。不过哪种说法都是正确的。」

这么说着的福尔摩斯举起了握在左手的手枪,拉开了亚当斯MKⅢ的撞针。

「只要拥有绯弹之力,就连打开通往过去的门都能办到。」

「我现在、就要让3年前的你、继承绯弹。」

「——快躲开!亚里亚!!」

从入口处传来的声音让现世里和透镜里的亚里亚同时转过头。

接着,在穿着露背晚礼服的亚里亚的身后——

砰——

清脆的枪声响了起来。

身体左侧中枪的亚里亚睁大着眼睛倒了下去。

然后,与变得模糊的透镜一起消失了。

「……金、次?」

「福尔摩斯!」

轰——

复数的冰柱和沙柱矗立在金次面前,阻挡了他前进的道路。

「等!曾祖——呃!」

亚里亚转过头看到的是一下子有点变老的福尔摩斯。

「福尔摩斯你这混蛋!你不仅对哥哥下毒手,竟然还对自己的曾孙女——」

「——还差最后一点,稍微让我们独处一会。」

福尔摩斯的声音似乎也变得有点嘶哑。

「曾祖父……」

「亚里亚,有两点我要提前告诉你。」

福尔摩斯重新拿出老式烟斗,将它点燃。

「是有关绯弹的副作用。绯弹具有延长寿命的作用,同时会延缓持有者肉体的成长。从那以后你的体格就几乎没有变化吧。」

「还有,根据文献记载,如果在成长期的人体内埋入绯金——身体的颜色似乎会发生变化。虽然不能连皮肤的颜色都改变,不过头发眼睛都会渐渐接近美丽的绯色。」

「就像现在的你一样。」

他语重心长地吐出一团烟雾。

「以上,有关我『绯色研究』的课程到此结束。」

「我在绯弹上解明的事,这就是、全部。」

「曾祖父你……」

才短短数分钟,福尔摩斯的外貌已变得像35岁——就像教科书照片上的年纪。

「亚里亚,你今后会遇到很多强敌。」

福尔摩斯转过身。他背对着亚里亚走向其中一个不断喷着白烟的ICBM。

「但是你要走下去。」

「不管前面的路布满多少荆棘你都要走下去。」

「跟你的搭档一起。」

他背对着亚里亚走向其中一个不断喷着白烟的ICBM。

「等、等等!曾祖父!」

亚里亚冲过去想抓住福尔摩斯,但当手碰到的时候却只留下了一堆砂金。

「曾、曾祖父!?」

轰隆——

这是ICBM即将起航的声音。

「——亚里亚!」

「……理子?」

晚了一步的赶到的理子几人被福尔摩斯之前筑起的障碍物阻挡在入口。

「金次!你在做什么,快让开!」

「亚里亚!快回来!」

「那个快起飞了!危险!」

亚里亚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亚里亚。」

站在ICBM舱口的福尔摩斯俯视着陷入迷茫的亚里亚。

「回去吧。」

福尔摩斯的劝说、理子她们的关心让亚里亚咬紧了牙。

然后,她拔出福尔摩斯之前插在地面的拐杖、反手抽出小太刀,冲出白烟跑向即将起飞的ICBM。

「亚里亚——!!」

留在亚里亚身后的是理子她们的呼喊声。

「曾祖父!等等——呃!」

火药燃烧而喷射出的白色雾气就像火炉一样灼热。

才稍微有点靠近ICBM的亚里亚立刻被热气吹倒在地,手臂上也有被烫伤的痕迹。

「——亚里亚!」

「唔……」

仅仅差了数秒,当亚里亚再次站起来的时候,ICBM已经进入起飞的倒计时。

「曾、曾祖父!」

咔嚓。

亚里亚用力一跺脚,立刻像飞一般地冲破白雾——她的鞋子底下装有之前平贺改装过的小型推进器。

在撞上ICBM之前,她把小太刀插入了坚硬的外壁。

「咳!不要走!不要……」

一只手的力量不足以支撑亚里亚,她举起了福尔摩斯的拐杖。

原以为会粉碎的拐杖竟然插入了外壁——从粉碎的外壳内露出了剑尖。

「这是女王陛下下借的大英帝国至宝。」

福尔摩斯微笑着看向亚里亚。

「虽然时间不长,不过我很高兴。没能留给你什么遗物,我很抱歉。我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你的了。」

「我什么都不要!」

亚里亚咬着牙大声喊了出来。

「我——呃!我想跟您好好说说话!」

「我有好多好多事情没有说!」

她双手交替着像登山一样往上攀爬着。

「您刚刚说的那些我……我做不到啊!」

「我没有您说得那样厉害,我只是……想得到您、得到别人的认同而已!」

像小孩子对大人撒娇那样,亚里亚语无伦次地想让福尔摩斯留下来。

「您交给我这么重要的责任我怕——」

抬起头的亚里亚看到福尔摩斯的笑容没有变。

从甲板发射口射出的ICBM、逐渐地加速起来,笔直地冲向天空。

「唔!!」

承受着外界压力的亚里亚还是不肯松手——她似乎察觉到福尔摩斯已经向某地开始死亡之旅而失去了自我。

啪嗒。

小太刀在强压下折断了。

支撑着亚里亚的只有隐藏在拐杖内侧的萨克逊猎刀。

「……我、我不任性了!也不闹了!」

亚里亚紧闭着眼睛。

强大的风压让她几乎不能呼吸。

就连维持现状也是靠着惊人的意志。

「曾祖父您交给我的事情我会去做好!」

「我会继承您的意志,我会——」

「——亚里亚。」

站在舱门已经关闭了一半的内侧的福尔摩斯看着无论怎么尽力都无法再前进的亚里亚。

「把『世界』托付给你是我的选择。」

「究竟是不是要沿着别人给你的道路走下去,由你来决定。」

在最后的最后,福尔摩斯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这句普通的、曾祖父对曾孙女宠爱的、「随你喜欢」。

「这是我最后要交给你的东西。」

「那么——」

啪嗒。

舱门被福尔摩斯从内侧关闭。

亚里亚紧绷着的神经也随之断开。

萨克逊猎刀被外力强迫着离开了ICBM的表面。

而在亚里亚掉下去的同时,从松开从『伊·U』发射出的其他ICBM向四面八方分散开。

——永别了,『绯弹的亚里亚』。

这是亚里亚失去意识、掉下ICBM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