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15弹 解开误会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205
章节字数:61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砰砰砰。

旧教哥特复兴样式的教堂里不断响起发射子弹和击中建筑的声音。

哐当。

用来当做装饰而摆放在侧廊上的白瓷壶被打碎,插在里面鲜花也随着散落在空中。

「呼、呼……」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理子的呼吸就开始紊乱了。

之前因为救亚里亚而佩特拉狙击到头部,刚才又被福尔摩斯击中暂时失去活动能力。

亚里亚躲避攻击的动作也由于理子攻击的暂停而停了下来。

「理子,回去吧。」

她这么劝说着理子。

「……啰嗦。」

「现在的你是赢不了我的。」

亚里亚再次说出这个事实。

「呵。」

理子冷笑了一声。

她单膝跪在地上,仅凭两把瓦尔特支撑着自己的身体。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

「理子。」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然后看向理子的后方——教堂入口处的贞德、白雪,还有雷姬。

「贞德的腿还没痊愈、白雪已经耗尽了超能力、近身战对雷姬不利、还有你……」

亚里亚没有再说下去。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意思。

——你们是赢不了我的。

就像亚里亚说的那样。

如果理子没有受伤而且是里理子状态的话,亚里亚或许会陷入苦战。

但是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因为仇恨而失去理智的伤员。

如果理子她们四人一起的话,亚里亚肯定会输。

但是——

「——冰花哟。」

从贞德嘴里说出这个词的瞬间,亚里亚所站的地方立刻结起了冰。

「没有人告诉过你任何时候都不要掉以轻心吗?」

「贞德……」

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亚里亚向后跳开,躲过了贞德的攻击。

「因为我的腿受伤了所以就把握排除在外?太以貌取人会吃大亏的。」

贞德拄着杜兰达尔向前走到理子身边,把她扶起。

「让我来给你上一课吧。」

「……」

亚里亚抿着嘴没有反驳。

「那你们呢?」

她看向白雪和雷姬。

「我……」

白雪的眼神在回避——从看到亚里亚醒来开始就一直在回避她。

「风没有命令。」

雷姬淡淡地回答。

「我知道了。」

漆黑和白银的两把Government一左一右指向了理子和贞德。

「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贞德的加入让亚里亚「保持守势、等理子耗尽力气」的计划落空。

她们配合的默契程度超出亚里亚的预料——先由贞德用魔法牵制亚里亚的活动范围,然后才是理子展开近身战。

实际上贞德在剑术上也是高手,但因为腿伤才决定辅助理子。

「怎么了奥尔梅斯。」

理子的子弹仅差几公分就射中了。

「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在躲,你就这点本事吗!」

亚里亚不会对救过她命的理子下杀手,所以只是一味地躲避着。

可她越是这样,理子就越愤怒。

「别太看不起人了!」

「不是的,我——呃!」

金发卷起的匕首几乎贴着亚里亚的脸挥了过去。

与此同时,瓦尔特也没有停止射击。

亚里亚用Government的枪身格挡开匕首,手肘撞向理子握枪的手腕使她射出的子弹偏移了自己所在的位置。

「理子!听我——」

砰!

即使这种情况再怎么解释理子也不会听,但亚里亚仍然不想跟她战斗——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希望不用武力解决吧。

可是代替理子回答的是枪声。

被逼得向后退翻了好几个身的亚里亚终于跟两人拉开到手枪战的距离。

「为什么贞德!」

既然理子不能沟通,那就换贞德作为切入点。

——倒不如说亚里亚从一开始就不知道理子为什么要跟她战斗。

「我加入『伊·U』应该是你所希望的才对,为什么要阻止我!?」

亚里亚被夹在贞德和理子的中间,两把Government分别指着两人——显然是非常不利的状态。

「这次不一样。」

贞德叹了一口气。

「想让我认同你是下一任教授就先在这里打败我。」

「那种东西根本无关紧要!我只要——」

「你说无关紧要?」

周围的气温似乎比刚才更低了。

「『伊·U』是无法者的地方。」

「你也见识过佩特拉的厉害了,唯一能制约他们的只有『教授』。」

「如果你还是那么没用,那——」

贞德没有再说下去。

似乎是不想让亚里亚知道什么,又似乎是点到为止了。

但毫无疑问她对亚里亚只顾个人私事很不满。

「……」

——我也没办法。

亚里亚很想这样反驳,可她说不出口。

如果让佩特拉当上『教授』,绝对会引起大范围的战争。

跟世界遭受灾难比起来,拯救香苗的确是小事。

但对亚里亚来说,救香苗的事也绝对不能再拖了。

(我到底、该怎么办……)

Government的枪口不自觉地向下垂着。

「贞德!」

抓住这个机会的理子朝着亚里亚开了两枪,逼得亚里亚立刻向后跃开。

咔嚓。

锐利的冰刺沿着地面迅速向亚里亚脚边蔓延。

在她落地的瞬间,冻住了她的左腿。

(糟——!)

接着,理子的瓦尔特也瞄准了她那条失去行动力的左腿。

就算亚里亚的反应非常灵活,但如果不能动的话也只是活靶子而已——射伤她的腿相当于减弱她的战斗力。

毫无疑问,理子的子弹比剑术高超但腿受伤的贞德更具威胁性。

所以,先一步解除理子对自己的威胁才是最佳的。

在心里决定好先后顺序的亚里亚把右手的Government朝理子扔了过去。

砰砰砰。

与亚里亚预想的一样,被挡住视线的理子把子弹全部射向了Government。

在战斗中失去武器是非常不利的。

当然,那只是针对普通情况。

亚里亚是『双剑双枪』,她的武器都是成对使用的。

虽然只有短短的数秒,但她争取到了拔出小太刀的时间。

然而——

「——亚里亚!」

「!?」

被白雪的声音提醒的亚里亚立刻回头。

她看到拖着伤腿的贞德以很快地速度向她冲过来——那种速度完全不像是腿受伤的样子。

实际上,在进入『伊·U』之前,贞德就以教授的命令威胁佩特、让她治愈自己腿伤。

哐当。

杜兰达尔跟亚里亚千钧一发从背后拔出的小太刀碰撞在一起。

「我说过了,任何时候都不能掉以轻心!」

「唔……」

「到此为止了!奥尔梅斯!」

亚里亚的瞳孔突然皱缩。

她看到从另一侧向她跑来、瞄准她的理子扣下了瓦尔特的扳机。

——『亚里亚,你很美、而且很强大。』

接着,仿佛时间被停止了。

亚里亚听到了福尔摩斯的声音。

(不,我——)

——『你、是拥有福尔摩斯一族最为优秀才能的天赋少女。』

(我……)

大概是因为陷入性命攸关的危机时刻吧,亚里亚的大脑里突然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是她从来没有尝试过、也不知道能否成功的救命方法。

之前金次和加奈来追福尔摩斯的时候,她被福尔摩斯抱在怀里。

她能近距离清晰地看到从他们枪口中发射出的子弹和对方的子弹互相反射。

亚里亚知道金次有特殊的才能,每到危急时刻都能使出特别夸张但又能扭转胜负的绝招。

——我能成功吗?

她对自己没有信心。

但是她必须证明自己、证明福尔摩斯的认同。

亚里亚的绯红色的双眼紧盯着2发子弹向她飞来的轨迹。

她举起握在左手的漆黑的Government,瞄准其中一发子弹扣下扳机。

接着,她立刻下蹲,撤掉右手小太刀抵挡杜兰达尔的力气。

突然失去对方反抗力的贞德因为惯性而向亚里亚倾倒。

砰。

哐。

「什!」

理子发射出的2发子弹,1发被Government的子弹偏移了轨迹,分别击中亚里亚的胸口、擦过理子的小腿。

而另1发子弹刚好射中了贞德的杜兰达尔,被劈成了两半。

亚里亚用紧握着Government的左手背连同枪柄敲碎了冻住她的左腿。

然后,以后背紧贴地面的奇怪姿势向前滑出了一段距离。

抓住理子惊讶的瞬间,亚里亚来不及起身,用剪刀腿铲倒理子。

「结束了。」

Government的枪口指着还没来得及重整攻势的贞德,小太刀的刀刃横在距离理子颈部的数公分处。

这一刻、胜负逆转。


「呵。」

贞德苦笑了一声。

她松开杜兰达尔、任它倒在地上,向亚里亚示意「我认输」。

「呵呵……呵啊哈哈哈,我输了,我竟然又输了……」

躺在地上的理子用手背挡着眼睛。

「……那天,维拉德突然把我从地牢里放出来。」

「他告诉我,只要我打败你就会给我自由。」

理子深吸了一口气。

「后来我才知道是教……是奥尔梅斯那家伙的主意。」

「虽然从来没有露面,但他接受了我、让我在『伊·U』学习。」

「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他给了我……希望。」

理子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些话。

「现在我明白了。」

「看着宿敌的子孙沦落到那种地步很有趣吧!看到我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折磨很有趣吧!看到我在挣扎——」

「——曾祖父才不是那种人!」

听不下去的亚里亚大声打断了理子的话。

「我被欺骗了!」

理子拿下手臂,怒视着亚里亚——眼眶里还残留着泪水。

「这才是事实!」

「不——」

「骗子。」

亚里亚想替福尔摩斯辩解,可当她看到理子那双眼睛的时候却又心虚地别过脸。

「大骗子、啊——!!」

理子突然坐起身抓住亚里亚的手臂——无视小太刀可能会伤到她。

这个动作反而吓得亚里亚立刻扔掉了小太刀。

但是即便如此,锋利的刀刃还是划破了理子的皮肤。

「喂理——唔呜!」

或许还是对输给亚里亚耿耿于怀、又或者只是单纯的发泄,理子狠狠地咬住了亚里亚的手掌虎口处。

亚里亚倒也没有躲开,只是皱眉忍受着。

直到理子松开嘴才发现亚里亚的虎口已经被咬出血,留下了很深的牙印。

「亚里——」

「我没事。」

亚里亚摇头阻止了想要过来看她伤口的白雪。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右手虎口不由自主地在微微颤抖着——大概是神经被麻痹了,会有数分钟握不了枪。

亚里亚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确认痛觉稍微减缓了一点之后,又把手伸了过去。

「……?」

「还生气吗?」

亚里亚盘腿坐在理子身边。

「再咬我一口?或者给我开个洞?」

亚里亚又把手往理子嘴边靠近。

「哼,想赎罪?不觉得太轻了吗?」

稍微冷静下来的理子推开亚里亚的手臂。

「不。」

亚里亚摇摇头。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原本已经死了很多年的曾祖父突然出现,还告诉我他是陷害妈妈的『伊·U』的教授。」

「我……无法接受。」

她的嘴角露出了苦笑。

「但是我相信曾祖父绝对不是那种喜欢看别人痛苦的人。」

「哼,我凭什么相信——」

「用福尔摩斯家的名誉跟这条命向你保证。」

亚里亚拍着自己的胸口、认真地看着理子的眼睛。

「……」

「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亚里亚站起身,从地上捡起之前战斗中丢出去的Government。

「在那之前……给我一点时间。」


亚里亚以左手握着Government的警惕姿势穿过了里门。

她的右手虎口虽然经过临时处理、缠上了绷带,但还是不能握枪。

钢铁制的隔壁在亚里亚面前像自动门一样上下左右分成几块打开了。

刚踏入大厅的亚里亚仿佛进入了只有科幻电影里才会出现的超高科技场景。

在目前所见最宽广的大厅内,数根如同课本上见到的帕提侬神庙一样巨大的柱子耸立着。

——ICBM(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是可以从世界任何角落发射、能攻击到任意地方的洲际导弹的上部。

下面的部分被固定在耐蚀钢地面下空旷的深穴中。

数量是、18个。

即使是身为欧洲最活跃的武侦、见过美国很多高科技武器的亚里亚也不禁张大了嘴。

以这种弹头的性质,不管什么大国都能在1天内被毁灭。

可是,亚里亚却似乎觉得这地方在哪里见过。

「——在音乐的世界中,有舒缓的协调与甜美的陶醉。」

正当亚里亚分心的时候,一阵拉小提琴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与小提琴声同时响起来的还有低沉的说话声。

「那是描绘出与我们不断重复的战斗和混沌、美丽对照的事物啊。还有,当着唱片结束时——战斗、也将结束吧。」

福尔摩斯一边拉着小提琴,一边从立柱般的ICBM的阴影里走出。

他闭着眼睛,仿佛沉醉『魔笛』——莫扎特的歌剧——里面。

他如同演出那样一上一下拉动着琴弓,直到最后一个音符结束。

叮——

「……曾祖父。」

对音乐方面不是很了解的亚里亚在福尔摩斯睁开眼睛之后才敢出声。

虽然信誓旦旦地对理子保证了,可当她真的站在福尔摩斯面前又有点慌张。

「这一幕、我也『预知』到了。」

福尔摩斯靠着ICBM的立柱放下小提琴。

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老式烟斗、划火柴点起了火。

「到了、『序曲的终止线』的时候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