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13弹 『伊·U』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112
章节字数:124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理子!」

亚里亚突然惊醒。

最先进入视线的是一望无际的蓝色。

「理子……对了、理子!」

连自己的状态都还没确认,亚里亚急切想知道理子怎么样了。

「她——」

——她是不是……死了?

亚里亚的声音戛然而止。

就像喉咙被扼住一样无法把最坏的结果说出口。

大概过了数秒,亚里亚才稍微清醒。

金次和加奈站在离她很远的地方在交谈着什么。

白雪在她醒来的时候松了一口气,但很快脸上又露出很奇怪的表情。

贞德和雷姬也在她旁边压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黄金棺木——里面是被制服的佩特拉。

可是唯独少了理子。

她清晰地记得在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是理子倒下的身影。

「理、理子呢?」

亚里亚又重复了一遍——她的声音有些嘶哑。

「吼吼~原来亚里亚这么关心理子呀~」

笨蛋理子的声音在亚里亚耳边响起。

「……」

「怎么了?亚里亚不说话是变笨蛋了吗?」

躺在亚里亚身边的理子慢慢坐起身。

除了之前被佩特拉诅咒生了眼疾而戴上心形眼罩之外,她的头上被白色绷带缠绕了好几圈。

不过其他地方倒也没看出有明显的伤痕。

「你也别太勉强了。」

贞德伸手去扶理子。

「我只能帮你临时治疗一下,初步判定是轻微脑震荡。不过具体如何还是要等回去之后去医院再做检查。」

「都怪亚里亚啦!」

理子的话让亚里亚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谁让她身边的女人这么多!理子的地位都岌岌可危——呃?」

亚里亚突然抱住理子。

只是紧紧地抱着,一句话也没有说。

「亚里——」

「——你这个笨蛋!」

在理子开口之前,亚里亚大声喊了出来。

「为什么要冲过来!知不知道很危险!太鲁莽了!」

「这句话亚里亚才没资格说……」

理子小声嘀咕着。

「不过太好了……」

「你还活着。」

「一点都不好啦,亚里亚抱得太紧理子快要窒息了。」

一直都是理子单方面的接近亚里亚,可是现在亚里亚的回应却让她不知所措——理子希望这不是因为她救了亚里亚。

「……啊那个,我不是、我没有……对、对不起!」

突然察觉到两人的动作实在太过亲密的亚里亚立刻向后挪开。

「咦?我、我的衣服?」

原本盖在她身上的武侦高制服也随着滑落。

可奇怪的是,制服的裙子已经被换上,上衣却只是披在她身上。

「你昏迷的时候一直抓着理子的手,我们都分不开。」

贞德替亚里亚解答了疑惑。

「唔……」

亚里亚红着脸,一声不吭地低头把制服上衣穿好。

「对、对了,你为什么还活着?」

稍微冷静下来的亚里亚

「亚里亚很想看到理子领便当吗?」

理子故意做出不可置信的表情,用「你竟然抛弃我」的可怜眼神看着亚里亚。

如果被不认识的人看到肯定会觉得「居然让女人哭泣,太人渣了」。

「当然不是!」

亚里亚立刻摇着双手和脑袋,极力否定。

「只、只是觉得有点奇怪……」

「很遗憾,理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理子双手托着下巴,做出某部动漫里眼镜男的沉思状。

「我只记得子弹射中了我,然后大脑就一片空白了。」

「她的头上并没有受伤的痕迹。」

贞德根据之前替理子诊断的情况来说明。

「或许是某种力量在子弹射中理子之前把子弹粉碎了,可是没有抵消强大的冲击力。」

「所以才会被我们误认为是中枪倒地。」

她的视线紧盯着亚里亚,似乎想从亚里亚的神态中看出什么。

「亚里亚,你还记得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听到这句话的白雪突然抬起头,她紧张地看向亚里亚。

「我……」

亚里亚的记忆被拉回了数十分钟前。

她看到自己被佩特拉当成靶心。

理子朝她冲了过去、佩特拉开枪、理子倒地。

她只记得眼前看到的都是红色的鲜血……

「我只记得理子……中枪倒地……其他的都不记得了。」

亚里亚摇摇头,不想再回忆那段记忆。

「是吗……」

贞德没有再继续追问。

她转过身,准备跟加奈商量从太平洋回去的方法。

「——那后来怎么样了?」

亚里亚站起身。

「我没有之后的记忆。是……加奈救了我们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在那种情况下打败佩特拉、救出理子的人也只有加奈了。

就像时间被冻结一样,无论是贞德还是白雪雷姬都不发一言。

「怎么——」

「——金次快逃!」

在亚里亚面前连一半实力都没拿出来、在佩特拉面前也能笑着应对的加奈用慌乱的声音大喊着。

「快逃啊金次!赶快从这里逃走!」

加奈又重复着「逃」这个词。

「亚、亚里亚,有什么、过来了……很可怕。」

与此同时,白雪突然拉住亚里亚的手。

「我知道了,别紧张。」

一旦进入战斗状态的亚里亚非常敏锐。

对方是连面都没见过的、气息都没有感觉到的不知道是人还是武器的可怕的东西,但唯一肯定的是就算他们几个加起来都无法战胜。

「喂金次!撤退了!」

亚里亚把白雪拉到自己身后,从大腿两侧拔出了被加奈从佩特拉那里找回的两把Government。

虽然说是撤退,可是『安贝利尔号』因为理子的炸弹和失去了佩特拉魔力的支撑而破损了重要部位,现在无法航行、只能等待救援。

「这个感觉是……难道说!」

贞德立刻走到船头,双手紧紧抓着围栏向海平面看去。

「贞德?」

——轰隆。

从来没见过贞德的表情这么严肃,理子刚想走过去就因为突如其来的晃动而撞到亚里亚的身上。

沙沙沙——

不仅是『安贝利尔号』就连整片海域都颤抖着。

「在那里。」

双眼视力都是6.0的雷姬看着远方。

哗啦啦啦——

在『安贝利尔号』前方数百米的地方隆了起来——准确的说就像从海底把大海托起来一样。

随着瀑布般落下的海水,展现在亚里亚他们眼前的是更不可思议的存在。

那是一个比30米长的成年白长须鲸还要庞大十倍的巨大黑色金属物体,它慢慢浮了上来。

在这个巨大金属物体面前,『安贝利尔号』就像一艘小艇——在它的气势下瑟瑟发抖。

「……什、什么啊那个!」

所有人都抓紧甲板上的铁链,竭力不让自己掉下去。

轰隆——

那个物体就连向前行驶都会传来震耳欲聋的声音。

它逐渐向『安贝利尔号』靠近。

慢慢地变得巨大、更巨大。

越是近距离地看越会觉得它太过巨大。

「!!」

亚里亚的表情突然变得僵硬。

她看到了那个巨大金属物体的表面刻着每个足有2米的巨大文字——『伊U』。

黑色的表面、白色的文字。

——再清晰不过了。

伊——是日本曾经用来便是潜水艇的暗语。

U——也是德国曾使用的潜水艇代号。

也就是说,『伊·U』的正身是潜水艇!

从侧面跟『安贝利尔号』擦身而过的『伊·U』潜水艇大幅度地回转船头。

「东方号……」

看到全长300米以上的潜水艇船腹的金次喊出了武藤前段时间在泳池里玩的那个模型——史上最大的核潜艇——的名字。

「你看到了啊。」

跟金次一样卧倒在甲板上的加奈嘴角挤出苦笑。

「没错,那就是曾经被称为东方号的战略核导弹搭载型核潜艇。」

「金次你听好,待会有机会一定要逃走!」

「不要去管亚里亚她们,就算只有你一个人也好,一定要逃走!」

「……你在说什——」

「听我的!」

金次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慌乱无章的加奈,他只是愣愣地看着加奈。

「东方号、并没有沉没。」

加奈接下去说的话让金次摸不着头脑。

「它是被偷走的。」

这么大的潜艇被偷走?

就算是愚人节金次也不会相信。

「被拥有史上最聪明头脑的、『教授』——」

「——来得正好!」

听到两人谈话的亚里亚不顾有可能会掉下水的危险在晃动中站了起来。

「金次,加奈说得对,你待会带理子她们赶紧撤退!」

亚里亚扔下这句话的同时又向前走了好几步,站到能够射击潜水艇的位置。

她一直苦于找不到『伊·U』的藏身之地。

今天『伊·U』主动现身,对亚里亚来说是抓捕犯人、证明香苗无罪的绝佳机会。

哗啦——

调转船头的核潜艇停了下来。

在舰桥上出现了一个男人。

他似乎是刚刚才在那里,又似乎是一直都在,让人觉得他理所当然地应该出现在那里。

「就是你吧!『伊·U』的幕后黑手!」

漆黑和白银的两把Government的子弹都已经在枪膛内,漆黑的枪口指向那个男人。

亚里亚大声地喊着话,露出像要把他撕裂一样的小虎牙。

「我是神崎·H·亚里亚,你对我妈妈做的好事到了该还账的时候了!」

「笨蛋!」

「亚里亚快回来!」

幸运的是,亚里亚虽然嘴上其实很凶,但没有贸然行动——她的心底涌出一股很奇怪的感觉。

「再不说话我就要开枪了!」

亚里亚再次试探着。

可是无论亚里亚说什么,那个男人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教授』!请住手!不要和这些孩子们战斗!」

加奈冲到了亚里亚的前面,希望能够用语言阻止这场战斗。

咻——

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任何预兆。

加奈就像跑步摔倒一样倒下——唯一不同的是,她是仰面倒下的。

「——加奈!!」

亚里亚的瞳孔突然骤缩。

眼前倒下的加奈的身影与理子的身影重合了。

金次的悲鸣声让亚里亚想起了数十分钟前刚刚发生过的一幕。

「你——」

亚里亚的声音突然停止。

她看清了站在舰桥上的男人。

修长清瘦的身体。

鹰钩鼻、坚挺的下巴。

右手拿着老式烟斗,左手上挂着手杖。

看起来只有二十几岁的年轻脸庞。

这个人跟亚里亚收藏在武侦手册里的那张照片上的男人一模一样,甚至比照片更年轻。

「——曾、曾祖父!?」

亚里亚用几近嘶哑的声音喊出了对他的称谓。

没有比亚里亚更有说服力的证据了。

他就是活跃于1个世纪前、世界最有名的侦探、武侦的始祖、亚里亚的曾祖父——夏洛克·福尔摩斯。


「不、不可能……」

尽管嘴里在说服自己,但Government的枪口却不自觉地垂了下来。

「——加奈!」

金次的声音让亚里亚回过神。

她正想重新举起Government——

轰隆!

从『伊·U』那里发射过来的MK-60对舰鱼雷击中了『安贝利尔号』船底。

水柱般四溅的海水如同暴雨打在甲板上,沾湿了几人的衣服。

2发鱼雷加快了原本就有损坏的『安贝利尔号』的沉船速度。

「——亚里亚!撤退!」

支撑着加奈身体的金次对亚里亚大喊着。

雷姬和白雪正在放救生艇下水,贞德也扶着暂时无法自由行动的理子往船尾走去。

「金一!」

没人看管黄金棺木而恢复自由的佩特拉一脚踢开盖子,哭着跑到加奈身边。

「啊啊,金一……」

她的手按上加奈受伤的胸口,从伤口的周围发出了青白色的光。

所有人都在行动准备撤退的时候,亚里亚却事不关己般地看着福尔摩斯。

「……对、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亚里亚这么对自己说着。

「曾祖父怎么可能会攻击我,你一定是冒牌货!」

「不仅陷害我妈妈还假冒我曾祖父,我一定要在你身上开100个洞!」

这么说着的亚里亚再次握紧了Government。

「——非常大胆的想法。」

「!!」

非常突然的,福尔摩斯出现在了亚里亚面前——亚里亚几乎没有时间举起Government。

「可是没有依据的推理,仅仅只是猜测,不能洞察真相。」

福尔摩斯微笑着看向亚里亚。

「能告诉我你的推理吗?」

「那不是当然的嘛!」

亚里亚愤怒地一甩手,她向后退开数步——跟福尔摩斯隔出一条手臂的距离。

「曾祖父怎么可能会攻击我!一定是用易容术或者超能力做出来的哥雷姆!」

「排除所有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

福尔摩斯说出了他的名言。

「那么,现在让我来证明你说的那些是不可能的。剩下的真相,不管你相信或不相信,那也只能是真相。」

「我刚才用『不可视枪弹』狙击了加奈、用贞德的冰魔法穿越船尾的火墙、用佩特拉的炼金术连接『安贝利尔号』。」

福尔摩斯解说着刚刚所有人都看到的那些不可能。

「如你所知,『伊·U』是聚集拥有天赋之才的超人、互相复制能力的地方。」

「一个哥雷姆,又或者除了我(『教授』)以外的人能做到如此程度吗?」

哐咚。

亚里亚颤抖着的腿最终还是向福尔摩斯弯曲了。

她双腿成八字形坐在甲板上,紧握着Government的双手松了开来。

「真的是……曾祖父……」

她喃喃自语般无神地看着应该在100年前就已经死亡而现在确确实实出现在她面前的福尔摩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