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8弹 佩特拉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8
点击:1208
章节字数:49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哗啦。

2楼的落地玻璃从外侧被打碎。

从看不见的海水的另一头破窗而入的是一头兽首人身的怪物——那是一头由动物节目中出现过的像胡狼一样的犬科动物的头和全身涂满黑油漆的人类的身体组成的怪物。

「怪、怪物啊!」

「呀啊——」

一头被灰松警惕着从楼层角落处向人群走近,另一头凭空从2楼玻璃外出现。

原本尽情享受赌博乐趣的赌徒们在看到两个胡狼男出现的时候立刻被吓软了腿。

「金次疏散人群,雷姬掩护!」

咔嗒。

这样大喊着的亚里亚跳上了轮盘赌桌台,从裙子底下拔出了漆黑和白银的两把Government——只用了1秒的时间就完成了拔枪、上膛、瞄准的动作。

黑色的枪口对准了前后夹击的两个胡狼男。

可是亚里亚的声音却让顾客们意识到自己的生命正受到威胁。

接着,大概有数十人慌乱地往楼梯口跑去。

「这、这是怎么回事?」

大脑来不及反应但身体却摔倒在地上的青年社长颤抖着吐出了这句话。

「我们是武侦。」

金次一边拔出伯莱塔,一边拉起青年社长往后退。

「请配合我们行动。」

青年社长木楞地点着头,被拥挤的人流推向楼梯口。

(库、被夹击了……)

正顾虑着胡狼男会不会趁乱攻击普通人的亚里亚看到胡狼男无视周围的人群——它的那双血红色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向前方。

嗷呜——

似乎觉得自己被挑衅了的灰松发出怒吼,然后朝着距离它最近的从楼层角落处走来的胡狼男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亚里亚也开枪向站在落地玻璃那里的另一只胡狼男发动攻击。

砰砰砰。

数发子弹从Government的枪口中射出。

与笨拙的外表不同,胡狼男的动作非常敏捷。

但是即便如此,胡狼男的肩膀、大腿等几处不致命却能阻止行动的部位还是被亚里亚的子弹射中。

然而此时却发生了异变。

失去了力量的胡狼男的身体慢慢地崩溃了。

如同字面的意思,身体从被子弹击中的地方开始扩大。

慢慢的、溶化成了黑色的铁砂——从那堆沙土中,飞出了黑色的金龟子。

「……哥雷姆?」

面对眼前发生的奇异现象,亚里亚的大脑立刻反应过来对手是超能力者。

这种胡狼男在日本被叫作人偶、式神、土偶、傀儡,而在欧美就叫哥雷姆、魔人。

也就是靠超能力用稻草纸片沙石做出来的人偶。

咚。

很响的声音从亚里亚的背后响起。

转过头看到的是紧咬住胡狼男喉咙的灰松被甩落在地。

哐咚。

胡狼男如同在示威一般抡起打磨得发亮的半月型斧头把它面前的轮盘赌桌台砍成两半——剩下十几个看到这场面的赌徒逃窜得更快了。

「啧,你这家伙——」

「亚里亚!」

正当亚里亚想对另一个胡狼男发动攻击的时候,逆着人群从楼梯上冲过来的兔女郎大声喊着她的名字。

「白雪?你怎么在这——」

「虫人偶!?」

白雪下意识地想要拔出色金杀女,可是腰间是空的——色金杀女在前不久被人偷走了。

「亚里亚别靠近它,会被诅咒的!」

大声提醒亚里亚的白雪从胸前掏出几张画着奇怪文字的咒符。

「这里交给我!你们快躲开!」

白雪将咒符散开扔了出去。

「伍法绯焰符!」

在咒语被念完的同时,从5个方向不让敌人逃脱似的火焰缠上了胡狼男的身体。

「——不行。那怪物耐火。」

早就从赌桌台下拿出隐藏的SVD的雷姬已经把子弹装上枪膛。

就像雷姬说的那样,由于火焰燃烧而全身冒着白烟的胡狼男几乎没有受到任何损伤。

但是白雪的攻击似乎激怒了胡狼男。

它改变了攻击的对象,转身向手无寸铁的白雪走去。

「来、来吧!不会让你伤害亚里亚的!」

白雪握紧拳头摆出格斗的姿势。

「白雪!」

「亚里亚同学,肩膀借我——」

「——雷姬掩护我。」

亚里亚强硬地打断了雷姬的话,在发出掩护请求的时候身体早就朝着被火焰包围着的胡狼男冲了出去。

现在的白雪没有能够和胡狼男战斗的武器。

如果在这里射击的话,子弹很有可能会穿过胡狼男的身体击中她。

咚。

从天花板上突然落下的半月型的斧头插入地板,阻止了亚里亚前行的脚步。

「什!」

亚里亚抬起头看到体型是她好几倍的胡狼男像把她压碎一般落下。

「嘁,还有吗?」

亚里亚向后跳开躲过这一击,但是另一个胡狼男已经进入能够攻击白雪的范围。

不仅如此,在大厅天花板的大型吊灯旁边紧贴着好几个胡狼男——似乎在等待机会。

砰砰。

几乎同时击中目标的两声枪响打破了尴尬的局势。

一发子弹是由疏散人群完毕的金次发射的。

金次站在另一侧楼梯口,从伯莱塔的枪口射出的9mm帕拉贝伦弹击中了即将攻击白雪的胡狼男。

稍微恢复清醒意识的灰松立刻扑过去一口咬住被金次击中的胡狼男,而它在锋利的牙齿和利爪的撕扯下变成了沙子。

而另一发子弹是由雷姬发射的。

雷姬以赌桌台为支撑点架起SVD的支架,7.62x54mmR步枪弹击中了亚里亚面前抡起半月型大斧的胡狼男的肩膀。

亚里亚抓准机会一边倒退着一边扣动Government的扳机直到子弹全部射完。

金次惊讶地看着眼前的胡狼男变成一堆沙子。

「你在发什么呆啊。」

亚里亚退到空旷的地方,从裙子底下拿出新的弹匣装上了已经空仓的Government。

「白雪。」

亚里亚把她藏在衣服后面的两把小太刀中的一把,连同刀鞘一起扔给了白雪。

「理子贞德怎么样了?楼下也有敌人吗?」

「嗯,有3个。」

白雪拔出小太刀摆出战斗的姿势。

「不过……」

「怎么了?」

「不,没什么。」

白雪握紧小太刀,跟金次一起慢慢地向中央走去。

「贞德她们不用担心,敌人似乎只是在拖延时间。」

在地上的3堆沙子证明已经有3个敌人被消灭,剩下的是盘旋在大型吊灯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动攻击的几个胡狼男。

「啊,我相信她们会有办法的。」

亚里亚和雷姬一边移动着脚步,一边跟白雪汇合。

「虽然不知道它们的目的是什么,不过绝对不能放它们出去!」

经过一场战斗之后,大厅中央的数个赌桌台已经损坏,地上散落着的都是变成废品的名贵木材。

2楼整层的高度大概是3-4米,盘踞在吊灯周围的胡狼一共有7个。

敌人占据了高处的优势,用手枪进行射击的效果或许不是很明显。

「雷姬。」

亚里亚给了雷姬一个眼色,然后开始绕着有些破损的赌桌台跑动起来。

「灰松。」

随着雷姬的一声令下,灰松向亚里亚的反方向跑去。

一人一狼把赌桌台当成跳板同时跳起。

接着,如同在空中画了一个交叉的X字形那般亚里亚踩上灰松的背部。

依靠这种在空中接力的方法实现了在游戏中才会出现的二连跳。

「——我是一发子弹。」

砰。

单膝跪地的雷姬念出了一贯特有的在射击前会说的如同咒语一般的话。

她看准亚里亚起跳的方位打断了用来悬挂吊灯的金属链条,而亚里亚确实抓住了。

这是什么运动神经啊。

金次再次感叹亚里亚的实力和胆大。

砰。

又是一发子弹擦过吊灯另一侧的链条,打破了原本的平衡开始以吊灯的悬挂点为中心转动起来。

然后整层楼都响彻着子弹射击的声音。

空弹匣、流弹、墙壁的碎片,还有被击中的胡狼男从天花板上不断地掉落。

那是亚里亚一贯的作风——用绝对武力压制。

落地的胡狼男被金次用手枪、白雪用小太刀攻击,就连雷姬也在SVD的枪口下装上了肉搏战用的刺刀。

那些胡狼男最终还是变成了一堆沙土。

最后一个没被击落的胡狼男贴着天花板由被撞碎的落地玻璃而留下的出口逃了出去。

「别想逃!」

从3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的亚里亚换上新的弹匣,却在玻璃窗口停了下来。

把胡狼男全部解决掉的金次他们也来到窗口。

沿着从金字塔斜坡上滑下去的胡狼男正在水面上快速奔跑着。

「……嘁。」

金次举起伯莱塔尝试瞄准胡狼男,可是它已经超出了手枪可以击中的范围。

「雷姬,狙击呢?」

雷姬点点头,单膝跪在地上用瞄准镜追击胡狼男的方向。

「在射程内。」

「……来不及了。」

亚里亚急得皱起了眉。

雷姬剩余的子弹只有4发。

不是亚里亚不相信雷姬的射击能力,而是敌人如果有援军的话就糟糕了。

——无论如何都有有必要追过去查个究竟。

「亚里亚我跟你去。」

看出亚里亚顾虑的白雪提出跟她一起去追击胡狼男。

「……不行。」

白雪擅长近身战,而且胡狼男似乎刚好克制了她的属性。

雷姬的话不仅子弹是限制,而且现在是傍晚时间——可能会影响狙击手的视线。

「金次,带上救生衣跟我来。」

「救生衣?哪有时间去找那——」

这时,从沙土中飞出的金龟子朝着金次飞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几人靠窗口太近,被袭击的金次撞到了亚里亚。

就这样两人一起摔下了金字塔。

「亚里亚!小金!」

『……我们没事!我们去追那个怪物!』

从楼下传来的回声让白雪松了一口气。

「——白雪!亚里亚呢?」

匆匆忙忙赶上2楼的贞德和理子四处寻找亚里亚的身影。

「怎么了?」

不好的预感在从心底涌上来。

「是亚里亚。」

「敌人的目标是亚里亚!」


「金次!你就等着被我开洞吧!」

从金字塔上滑落的亚里亚和金次分别拔出小太刀和蝴蝶刀,用刀尖摩擦金属制的建筑物外壳以减缓下落的速度。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终于落地的两人找到了泳池边的水上摩托。

幸运的是上面居然真的有手腕上的浮环。

「没办法了,就我们两个去追吧。」

松了一口气的亚里亚把浮环套在手腕上,对金次下达命令。

「是是。」

双人骑乘战的时候一般是驾驶者在前攻击者在后。

所以金次很自觉地坐到了前面的驾驶座上。

「你在做什么啊,给我坐到后面去。」

「诶?」

来不及反应的金次被亚里亚赶到了后面的座位。

「我可警告你别做出什么奇怪的、咦!」

单单是脚碰到水面就让亚里亚浑身颤抖。

她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我一定要那家伙加倍偿还!」

这么说着的亚里亚一下子睁开眼睛——绯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怒火——转动起加速用的把手。

水上摩托穿过人工造的泳池,离开金字塔全速向海面驶去。

虽然是娱乐用的水上摩托,但全速前进的话大概也只需要数分钟就能追上胡狼男——即使它舍弃了斧头,用四条腿在海面上奔跑。

亚里亚的肩膀明显在颤抖,可是速度丝毫没有减弱。

——她大概是想把恐惧变成力量吧。

金次这么想着,同时也想起亚里亚是旱鸭子的弱点。

(真是,太倔强了。)

「金次,进入攻击范围了。」

亚里亚的注意力全在追击胡狼男上。

「我明白。」

金次举起伯莱塔。

砰。

9mm的帕拉贝伦弹击中了胡狼男的脚踝,它失去了中心向海里倒去。

与之前的胡狼男一样,金龟子在落海之前逃向远方。

与此同时,超速行驶知道只靠普通刹车马上就要撞上对岸防波堤观光码头的亚里亚立刻掉转车头。

咔嚓。咔嚓。

原本漂亮的弧度在过程中突然停止。

或许是对亚里亚粗暴的驾驶方式感到不满,水上摩托的引擎熄火了。

「呼……」

金次收回伯莱塔,用手拍着亚里亚的肩膀。

「回去吗?」

「呀啊!」

还沉浸在恐惧和怒火中的亚里亚被金次叫回了神——差点从驾驶座上跳起来。

「咳,怎么办现在回去吗?」

假装没有看到亚里亚害怕样子的金次把头转到旁边。

「呃呃嗯……」

「不过说起来,操纵那些胡狼男袭击的究竟是什么人啊。」

金次转变了话题让气氛不再尴尬。

「大、大概是埃及的国粹主义者雇佣的超能力者吧。」

亚里亚开始讲解起精通的国际犯罪。

「从很久以前开始,埃及的爱国者就因为自己国王的木乃伊或棺木被博物馆掠去,甚至连神殿的方尖塔都被巴黎或罗马夺走很愤怒的啊。」

「这里好歹也是个金字塔型的赌场。」

亚里亚转过身指着远处的赌场。

「在他们看来,应该就像是亵渎一样。」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他们的愤怒,可是袭击普通人什么的——」

金次的声音突然停了下来。

那些胡狼男有袭击过普通人吗?

从他们身边逃走的普通人可是连眼皮都没有抬。

那么,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呐亚里亚——」

「金次,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金次的疑问被亚里亚打断。

沿着亚里亚指着的方向看去,隐约能看到远处有什么东西正向他们冲过来。

沙沙。哗哗。

激起的水花四处飞溅着。

『……』

在远处的是两辆水上摩托,坐在上面的什么人正挥着手——似乎大声在喊着什么。

「……理子?还有白雪、贞德、雷姬。」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亚里亚看清了她们4人的脸。

「你听到她们说什么了吗?」

『……』

——危险。

「!!」

在看清她们的口语、听到她们的声音之前,亚里亚理解了那句话的意思。

「金次危——」

亚里亚的声音戛然而止。

在她转过头拔出Government的那个瞬间,胸口印出了一片红色。

亚里亚被狙击了。

被击中的是人体最重要的要害、名为「心脏」的部位。

她的身体大大地摇晃了一下,倾斜着往后倒去。

咚。

亚里亚倒在水上摩托前方的车盖上,然后沿着车盖滑落海里——车盖上还残留着从她身上流出的鲜血。

扑通。

跟着亚里亚一起跳下海的是从后面追上来的理子和白雪。

「亚里亚!」

大声叫着亚里亚名字的金次低着头想要寻找带着浮环却没有浮上来的亚里亚。

(大意了!)

这里是没有任何障碍物、视野非常好的大海。

是不管从什么方位都能射击到我们的狙击手最好的狩猎空间。

可是一心只顾追击胡狼男被引诱过来的亚里亚和金次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砰。

金次的身边经过一发子弹。

那是雷姬开的枪。

金次转过身看向子弹飞过去的方向。

「!!」

(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这才发现刚刚明明什么都没有的码头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很奇怪的船。

细长的船身装饰着金银,船首和船尾都像柱一样成L型弯曲指向天空。

每个排列整齐的5M左右长的桨边,都有6个胡狼男。

甲板上有立方体的船舱,装饰在上面的宝石在夕阳下闪闪发光。

而雷姬击中的目标则是站在船舱顶上的女人。

准确的说是她手上的涂装成沙漠迷彩的WA2000狙击枪——那把枪已经被雷姬的子弹射中,无法使用。

WA2000狙击枪的主人随手把变成废品的枪扔掉。

那是一个穿着近乎裸体的过激服装的短发美人。

高鼻梁、细眼、大大的环形金耳环。

额上戴着的眼镜蛇像的黄金冠、脚上穿着的高跟拖鞋。

还有明明衣服很少,但是却比布料更多的黄金装饰品。

就像从埃及故事里走出来的埃及艳后。

「你是……竟然是你……」

3辆水上摩托汇合在一起。

「我早该想到,是我太大意了……」

贞德似乎认识站在那里的女人,一个人喃喃自语着。

「噗。」

从海里冒出头的理子和白雪吐出一口海水,互相看了一眼之后都摇摇头。

「没找到?怎么可能。」

「那是当然的。」

短发女人这么说着。

「亚里亚已经是妾的所有物了。」

随着声音的落下,从海里咕嘟咕嘟冒出了用黄金制成的棺木。

而里面躺着的是一动不动的亚里亚。

接着,双手分别拿着棺木和盖的女人也浮了上来——跟短发女人长得一模一样。

她非常轻松的只用双手就将放有亚里亚的棺木扔到了船上,然后化成了一堆沙土。

棺木被化成垫子的胡狼男稳稳地接住。

短发女人走到棺木旁边打开了透明的盖子,她的手伸向亚里亚的脸颊。

「她——」

「——不准你碰亚里亚!」

砰。

正当白雪大喊出声的时候,理子开枪了——可是被佩特拉挡掉了。

「别用你的手碰她!佩特拉。」

「呵。」

佩特拉轻哼了一声。

「你想跟妾作对吗?罗宾。」

「妾才是『伊·U』未来的『教授』。」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