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3 18:23
点击:1081
章节字数:279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二章



識時務者為俊傑,此句諺語流傳多年至今仍琅琅上口必有其道理,此刻的李靜恩如同甕中鱉,既然逃不出,那就安然置之。


下了匝道、駛進市區,李靜恩越確定自己心中所想是正確的,她望著窗外,看著金碧輝煌的金鑽酒店不禁輕嘆。


她與張季嫙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就是在這裡。


一切,恍若隔世。


很快地,他們進入了金鑽酒店的地下停車場,李靜恩知道接下來的一切都會很兇險,但也是最快得知詳情的方法。


雖然很危險,卻也是個大好機會。


李靜恩走下車,前後兩側都有人看守著她,一行人沉默地走進員工專用電梯,看著數字鍵不斷往上,她反而越趨沉靜。


前方等待她的什麼,她不知道。


走進金鑽酒店的大廳,李靜恩以為她會看到人來人往的熱絡景象,卻意外看到空蕩大廳,兩個穿著金鑽制服的女侍接手,四個黑衣人隨即走向大門,把守酒店。


「李經理,請跟我們來。」


李靜恩輕輕頷首,偷瞄門口佇立的牌子,上頭寫了什麼她看不清楚,藉故輕鬆地問,「今天有什麼活動嗎?」不意外地沒得到回應,只是被默默帶去搭乘電梯。


李瑤說,今天金鑽酒店有發表會,難道整間酒店都被包下了?依Secret的財力是不可能做到如此闊氣。


除非高層有私交。


數字鍵直達頂端,這層是VIP專用也是許多明星高層指定入住的樓層,是誰大張旗鼓請她來這?


「李經理,感應卡給您,最裡面那間就是了。」接過對方交遞的房卡,李靜恩知道自己是逃不開了,那就面對吧。腳步沉沉地踏出,徐步走往最裡面的套房,對應上面的『000』編號,應該就是這裡沒錯。


卡一刷,門開了。


「這是........?」


擺在李靜恩眼前的,是一襲純白婚紗。


李靜恩先是一頓,順手帶上門後走進房裡,這一看就是總統套房的規格,一晚動輒十幾萬的高昂住宿費李靜恩覺得自己無福消受。


她四處張望,除了這件掛在牆上的禮服外其餘無任何異常,她自嘲地笑笑,當初結婚時剛好碰上草創初期,兩人忙得不可開交,連婚也是登記一下意思意思。她雖貴為服裝設計師,曾替數百位女人圓美夢,但自己卻沒有披過婚紗。


走近婚紗,李靜恩隨手一摸,卻在摸到衣料時不禁怔住,立刻彎身仔細看遍婚紗大大小小的地方,尤其是縫線處,她恨不得此刻有個放大鏡能讓她看個清楚,但光這衣料與觸感,李靜恩幾乎敢斷定,這件是手工婚紗。


婚紗嗎........


李靜恩忙到昏天地暗,早已毫無心思去管今天幾月幾日,於是她在巡遍室內只為尋一個掛鐘,果真讓她在臥房裡找到了。


過了今夜午夜十二點,李靜恩便滿四十歲了........她的三九劫難,要過去了。


她忽然想起那天無意間碰上的江湖道士,李靜恩的心便堵得發慌,她不迷信,可是還是被影響了。


是人定勝天?還是順從命運?


李靜恩不知道。


這一年,發生了好多事。


她遇見了生命中足以撩動她心弦的女人,她與青澀歲月裡錯過的學姊重逢,她到達頂峰的事業忽然下跌,她的婚姻出現了全所未有的危機........


時針默默走到八點時,李靜恩拿起遙控器時不禁嘆氣,什麼時候她看Secret的發表會還得透過電視直播了?


電視打開,她用著不甚好使的數位遙控器,雖有些惱怒但仍靜下心研究,直到她轉到頻道後已經是五分鐘過後的事了。


幸好,她趕上了。


看著鏡頭帶到這些熟悉的老面孔,李靜恩不禁來氣,一股低氣壓瀰漫整個套房,她徹底嘗到世態炎涼了。


她曾幫助過這些人,而現在她需要援手時卻一個個過河拆橋,這就算了,竟然還對她落井下石,這才是李靜恩最忍無可忍的地方。


吃虧當吃補,這也太苦了。


嚥下滿滿的委屈,李靜恩沒有時間軟弱,她很想知道沒有她的發表會將是什麼樣子?她真的是可有可無的設計師嗎?


也許從最一開始總公司從分公司挖大錢重金禮聘趙清竹的時候,她就該有危機意識,可是她沒有。


她過於信任Secret了。


『歡迎各位嘉賓蒞臨參加,Secret一年一度的盛大成果展即將開始,有請各界長官為我們鼓勵,增添盛事光彩........』


李靜恩乏味地等著活動開幕,她的包包與轎車都還留在B市,李瑤特意給她的安裝的定位系統自然無效。


唉........她怎麼會落到這步田地呢?


她想過要打外線求援,無奈電話線早已被切掉,李靜恩翻個白眼默默掛上電話,她就像被關在華麗鳥籠裡的金絲雀,看似愜意實則動彈不得。


連生命安全都有疑慮了。


『喀擦——』


聽見門開的聲音,李靜恩瞬間提高警覺,挺直身子坐在床上,直直地盯著門口,卻在見到來人時不禁怔住!


「.......陸威?」






戴蒙第一次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痛恨,甚至可以說是丟臉。


他是陸家長子又如何?當李瑤央求他帶她來這金碧輝煌的金鑽酒店時,戴蒙心裡是沒底的。


他知道自己不甚愛這些權威權勢,當初他決意離開陸家去外面流浪時,陸父就狠聲警告過他了,但他仍一意孤行,把陸父氣得不輕。


金鑽酒店上上下下無一不認識這位二公子,但真正握有權力的頂頭上司是誰,全體心知肚明。


陸彥慈要求全體見到戴蒙進入金鑽酒店都必須打招呼,戴蒙則是逢人唯恐避之不及,員工無奈歸無奈,表面工夫仍做得足,誰也不想得罪金主。


不過那終究是表面臣服罷了。


所以當戴蒙帶著李瑤走進金鑽酒店時,人人見他避而遠之,戴蒙臉色鐵青,仍僵著笑攔下服務員,從對方閃躲甚至帶些輕藐的語氣聽來,戴蒙知道父親在施壓了。


一旁的李瑤感覺到他的尷尬,並未多說什麼,不調侃也不安慰,佯裝若無其事也許對此刻的戴蒙來說,是最好的對待了。


終於,戴蒙也敗陣下來了,他苦笑,提口氣側首欲正說些什麼,李瑤只是無傷大雅地笑笑,攤手,「你不涉略陸家很久了,我知道。」


雖然心不甘情不願,戴蒙仍不甚感激地笑笑,他倆自尊心都極強,像這樣拂面子的事多難看啊?


「既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任意走動吧?」李瑤東張西望,眼看Secret的發表會迫在眉睫,她真的很想不顧一切立刻趕到會場啊!


「可以吧。」戴蒙說得不太確定,悶著頭,「誰知道呢........如果是我姐的話........」


「你跟陸彥慈的關係不好?」看著平常氣燄高張的人一提起陸家大姐便失魂落魄,淺顯而知。


「也不是不好,只是我們家重男輕女的觀念太嚴重,我對家業真沒興趣,而我姐恰巧相反,既然我的存在是她的阻礙,我自然是選擇離開。」戴蒙說得風清雲淡,沒有邀功意味也沒有委曲求全,這是一種心甘情願才會有坦然,李瑤當然知道。


「那陸韻婷呢?」


戴蒙愣住。


「既然你有辦法查到陸瑾宸的底,那麼陸韻婷呢?你們陸家把她藏得真深,要不是我傾盡全力還真無法探到她底細——」


「妳不知道,她成了植物人嗎?」


這下換李瑤愣住了。


兩人站在大廳之中四目相視,經過這番相處戴蒙對於李瑤了解得如此透徹已不足為奇,只是有些事,不知道才好。


「而且正確來說,她姓賴,只是名字我忘了。」戴蒙聳肩。兩人走進電梯裡,一籌莫展的情況下最適合挖掘八卦提振精神了。


「你對你爸的風流史有什麼看法?」


「能有什麼看法?她有錢玩女人,包二三四房我管不著。」戴蒙無可奈何地道,「況且他最愛的也不是我媽。」


「難道是林偉?」李瑤試探性的玩笑。


「林偉?關他什麼事?」戴蒙狐疑,不禁提高幾分音量,「我爸不是Gay啊,據我所知他最愛的女人正是陸韻婷她媽,呃,也是我的四媽。」


這下李瑤徹底搞混了。


「而且既然妳是李靜恩的堂妹,妳怎麼不知道黃承泰跟她搞過?」戴蒙刷卡後直達從上數來第二層樓,那是高層辦公室專屬樓層。


「這裡是?」


「不是要找我姐?妳想進入記者會現場要有證明,我開不了證明,要找我姐。」戴蒙自顧自地道,其實他違反員工條例私帶外人了,希望陸彥慈別責罰他才好。


怎麼說呢,他看李瑤特別順眼,適合當.......姊妹?哥們?類似那樣的朋友吧他想。


越過長廊,兩人站定在木門前,上面掛著『總經理辦公室』的牌子,戴蒙要李瑤在外等候他的指示,他便孤身走入了辦公室,順勢帶上門。


李瑤不敢妄動,一雙炯靈的眼四處張望,這可是每一個記者夢寐以求的機密之地,其實搭進堂姐的劫難裡也不是全然壞事。


莫約五分鐘過去,這門仍然沒有任何動靜,李瑤耐著性子等,門上乾乾淨淨甚至沒個貓眼,到底是說不說得成啊?又過了五分鐘,李瑤沒性子等下去,於是她抬手敲門。


又過了半晌,門,終於打開了。


可是來人卻不是她所想的陸彥慈,而是她怎麼也想不到的人!


「妳是........趙清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