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3 18:22
点击:1077
章节字数:31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九十一章


下雨了。


張季嫙側首,望著窗戶上慢慢佈滿雨點,她抬手輕輕撥去側髮,手背沾上些許淚滴,她以為抹盡了眼角的淚,無奈淚水如斷線的珍珠般不斷滑落,她輕輕吁口氣,喉嚨一陣澀苦。


她告訴自己,別哭了。


沒有李靜恩的日子,她哭了又有誰會為她心疼,又有誰會為了她徹夜未眠,又有誰能讓她孤寂的心有個歸屬........


張欽澤走進病房裡,看到自己疼愛有加的妹妹梨花帶臉,無助哭泣的模樣,他怎麼狠得下心質問她,為什麼讓自己受傷?


「妹.......」張欽澤放輕腳步,躡手躡腳地走近病床,他的心揪成一團,伸手握住,「妳怎麼啦?誰欺負妳跟我說,我幫妳出氣。」


張季嫙的眼淚掉得更兇了,張欽澤慌了,他欲想伸出手替她抹去臉上的淚痕,卻先被輕輕擁住。


張欽澤一愣,滯於半空中的手輕輕回抱,攬著柳腰將張季嫙擁入懷,深深的。


「我喜歡上一個人。」


沉沉的顫音落入了他心底,成了一聲聲迴盪的痛苦低訴。「原來最痛的,不是愛不到她,而是相愛之後卻沒有機會再愛了。」


張欽澤擰眉,輕聲,「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能再愛了?妳不好好的在這嗎?得知妳出事時,爸媽都快嚇死了........」


張季嫙的泣不成聲,讓張欽澤不得不正視她喜歡的人,知道自己的妹妹從小跟著他,好的壞的都學去了,風流多情的那面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在張欽澤的印象中,她是一個翩翩花蝶,不為誰停留。


為什麼這樣的她,會為了愛情泣不成聲?


什麼時候,他的妹妹也學會了愛一個人了?雖然他不想張季嫙哭得肝腸寸斷,但是,一向遊戲愛情的她,不願付出真心的她,終於碰上了一個能讓她掏心掏肺的人,徹底感受到『愛』的人,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這樣的領悟,太痛了。


「如果我說,我........是人家的小三,你.......會怎麼樣嗎?」要承認自己是別人婚姻的第三者並不是易事,況且這還不是全然的坦白,只見張欽澤沉默,揚起苦苦的笑容,似乎不怎麼意外地嘆,「怎麼說呢,我居然不意外妳有這一天,能怎麼辦?我還是愛妳的啊。」


原來是第三者,但第三者也是有分等級的,於是他又問,「對方結婚了了嗎?」


張季嫙深呼吸口氣,點頭。


張欽澤輕輕蹙眉,「那可就麻煩了啊,要是被人家老婆抓到通姦........」張欽澤已經在為她想後路,張季嫙忍不住笑出聲,悲苦至極而反笑。


「那男的會為了妳離婚嗎?我猜應該........」


「我愛上了元配。」


張欽澤一怔。


「.......什麼?妳在說什麼?」張欽澤放開了她,張季嫙笑得比哭還難看,那張傾國傾城的臉憂色忡忡,眉目間盡是蒼涼。


「我喜歡的.......我原本只是跟黃承泰鬧著玩,後來認識了李靜恩,才慢慢的、不知不覺的喜歡上了她,卻在那一刻我才知道,那是人家的老婆.......」


「妹........」


「我是她該死的小三。」臉埋進雙掌之間,她痛苦低鳴,再次被張欽澤輕輕擁入懷,沒事了、沒事了,他這麼安慰著她。


『是妳毀了她的婚姻,還有她熱愛的事業。』


失去意識前,一身潔白護士服的女人朝她冷聲低笑,張季嫙不知道她是誰,只是她的話,正是她日日夜夜從未歇息的夢魘。


『妳以為有愛就能無罪了嗎?她原本可以跟先生破鏡重圓,她的事業原本可以蒸蒸日上,是妳,介入了她的婚姻,是妳,出賣了她的設計圖。』


『搶來的,永遠不會幸福快樂。』


張季嫙不知道,她會不會後悔,會不會為了罔顧一切與她相愛而感到悔恨,會不會有一天,李靜恩終會說恨她。


她又是否能再一次承受李靜恩的離去.........


「妹,妳原本不是在九樓嗎?為什麼後來又換到十樓?」原本接到院方通知是在九樓,可當他真趕到醫院後,卻又改告知他移到十樓,張欽澤有詢問原因,卻被院方打迷糊帳一笑置之。


罷了,妹妹平安無事就好,張欽澤這樣想。


「爸跟媽呢?」張季嫙決定轉移注意力,即便她知道張欽澤有多渴求這段荒唐的愛情史,她仍還無法全盤脫出口。


她需要時間,每一個人都需要。


「去法院了,一時半刻趕不過來,所以我先來看妳了。」這應該是令人心惶不安的事,張欽澤的語調卻異常輕快,「不知道為什麼工廠那邊撤銷告訴,媽的事務所也突然度過危機,暫時保住了,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所以爸媽今天去法院只是形式上簽個名而已,沒事。」


張季嫙的那顆心卻越沉越深,林偉,放手了,那代表了什麼.........


「哥,幫我找一下我的手機,不知道跑去哪了。」按著發疼的頭,張欽澤立刻起身四處尋找,張季嫙一問三不知的情況下,他只能聯絡電信業者了。


只是他沒想到的是,張季嫙的手機竟掉在誰也想不到的地方。


「妹,我找到妳手機了。」張欽澤匆匆從外走進病房,疾聲問,「為什麼妳的手機會定位在Secret?妳最近有去Secret嗎?」


「Secret?」張季嫙詫異,「沒有——等等,哥,你手機借我。」搶過了張欽澤握在手裡的手機,張季嫙熟稔地撥了一串號碼,貼近耳邊卻只聽見轉入關機的聲音。


李靜恩的手機打不通!於是張季嫙又打到Secret的分公司,對方一聽見她要找李靜恩立刻掛斷電話,打到總公司也是一樣的情形。


「煩死了.......」張季嫙咕噥,氣全出在無辜的小小手機,那可是最新出爐的IPhone,見此張欽澤欲哭無淚,「妳輕點,我好不容易才搶到的。」


眼看張季嫙竟想拔掉點滴衝下床,他立刻按住她瘋狂的舉止,厲聲,「妳在幹嘛?妳給我冷靜點!」


「我、我必須去找李靜恩。」張季嫙掙扎著,一旁的點滴架受到撞擊應聲落地,差點砸中張欽澤。「你別攔我——」


「妳要拖著殘破的身體去找誰?妳現在可以去哪妳跟我講?」即使對妹妹一向疼愛有加的張欽澤也忍不住動怒,「妳現在可以做什麼?添亂嗎?妳有愛情就要罔顧親情了嗎?」


張季嫙停住,隨著一席話頹下肩膀,眼眶含著淚低頭不語。張欽澤忍不住嘆氣,輕聲,「站在哥哥的立場,我會支持妳的戀情,但是站在世人道義的立場,我會阻止妳,這畢竟是不倫戀——」


「可我也知道,心動不是一種選擇。」


有誰能選擇要愛上誰呢?如果可以,誰不想走安穩的路呢?張欽澤也曾經歷過年少輕狂,也嘗過愛上不該愛的人那種酸澀。


也許他一時無法定奪到底是對還是錯,但不變的是,他想保護張季嫙的心意比任何人都堅定。


張欽澤摸摸她的頭,語氣放輕幾分,「我不知道妳跟她發生什麼事,我也不認識她,但我想,妳們都有身不由己的苦衷。妳真的想幫上她,那就讓自己趕快好,妳接下來有一系列的復健,會吃盡骨頭也會嚐遍世態炎涼,妳要好好的。」


張欽澤說得對,現在張季嫙也有自己的劫要過。燙傷不是好玩的,也不是裝飾用的,是真真切切滲骨之楚。


她終會等到李靜恩歸來的,李靜恩不會不告而別的........


「我會,努力的。」


張季嫙眼神一片清亮。






下定決心的,不只是張季嫙而已。


隨著戴蒙的腳步,兩人七彎八拐在密密麻麻的小巷子走動,李瑤記得頭昏眼花,戴蒙不過嗤笑。


李瑤也拿出衛星地圖系統,這裡大概是太過荒涼偏僻,衛星無法定位,她惱怒地嘖了聲,收起手機。


她有兩支手機,一支手機私用另一支手機公用,想了想便掏出另外一支手機看看,頓時一僵。


沒聽到後方腳步聲跟上的戴蒙不禁回頭,見到李瑤神色凝重,好奇一問,「怎麼了?後悔了?」


「張季嫙現在在十樓病房,不在金鑽酒店。」


「啊?」狀況外的戴蒙摸不著頭緒。「當然,今天金鑽酒店借場地給Secret辦發表記者會,不開放非受邀的外賓進入,整間酒店都被包下來了。」


「......你說什麼?」李瑤怔住。「Secret今天要在金鑽酒店辦發表會?該死的,我們遲了一步!」


「什麼啦。」陰柔的臉皺成一團,哼聲,「妳可以告訴我現在發生什麼事了嗎?剛好,我們到了。」


「到了?」


李瑤抬眸,不遠處矗立一棟別於四周荒涼的典雅平房,在這陰暗的小巷裡特別格格不入,而且這裝潢似乎似曾相識.........


「這裝潢不是Night嗎?」李瑤錯愕。


聞言,戴蒙勾起清淡的微笑,並不否認。李瑤疾步越過戴蒙,站在平房前上上下下來掃視,雖然這還不夠完善,但是從雛型來看,的確是已被大火燃燒殆盡的Night沒錯!


「為、為什麼!」李瑤猛然回頭,迎視他,「既然這裡只是我跟你,就代表只有你知道這,馡姐顯然不知道這件事,你為什麼要、要重蓋一間Night?甚至是蓋在這隱密的巷子之中掩人耳目?難道那場大火與你有關?」


一連串轟炸的問題搞得戴蒙頭都暈了,他擺手,不疾不徐地道,「妳知道的太多了。」看看那陰陽怪氣的笑容,李瑤都有想揍他的衝動了。


「不要在這種時候還玩鄉民梗!我揍你哦!」李瑤警告。


「五樓的樓上是幾樓?」戴蒙問。


「四樓。」李瑤不假思索。


「妳真的是鄉民耶哈哈哈哈——」戴蒙捧腹大笑。見此,李瑤才知道自己露餡了,不禁惱羞成怒作勢就要上前掐死這個小娘砲。


「停停停,回歸正題,這裡的確是按照Night原本的樣子依樣畫葫蘆,真虧妳看得出來。」戴蒙大大方方地坦承。「但是,我不會告訴妳理由的。」


這一切忽然都有答案,李瑤恍然大悟。


「Night的大火,是人為縱火吧?」李瑤平聲,「而且,是妳父親陸威縱火,是不是?」


戴蒙的笑容僵在那。


「你,早就知道Night會失火了,是不是?」李瑤逼近他,毫不畏懼地揭開真相,「就算你不知道,你也心裡有底是不是?我問你,Night裡的馡姐,真的什麼都不知情嗎?身為資深員工的你、陸家長子的你,到底知道多少事?」


戴蒙震懾住,不禁往後退一步,李瑤咄咄逼人繼續質問,「林偉跟陸威,是不是有一腿?今天在金鑽酒店的Secret記者會,是宣判我堂姐的死刑是不是?」


「妳........」戴蒙詫異,李瑤的每一字、每一句都切中要害,直搗紅心。


他心中不禁一凜,心虛轉頭,可李瑤沒打算放過他。


「帶我去金鑽酒店,現在立刻馬上!」


戴蒙默許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