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8-11 21:52
点击:1152
章节字数:198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八十七章



那些沒能來得及與張季嫙說的話,不斷徘徊在李靜恩的思緒中,她浸身於那段回憶之中無可自拔。


陸家.......李靜恩撫著發疼的額,嘆息般地道,「陸家這一代的家主不是陸威嗎?他到底有多少小孩?怎麼一個個跑出來,簡直是.......」


生命豈是男人隨便播種就能負起的?沒有人可以選擇自己的出生家庭,難道這兩個無辜的孩子就該承受私生女的惡名嗎?


李靜恩忽然想到,會不會黃承泰也.......


「陸威就這四個小孩,正宮坐穩了小三小四哪敢挑戰?而且他也很會挑,專挑那種沒有社經地位的女人方便射精。」咳、這一語雙關的正經黃腔,可真讓李靜恩吃不消。


李瑤挑眉,不以為然訕笑,「堂姐啊,瞧妳臉紅得跟什麼一樣,難道張妖孽還沒把妳調教好?」


「張妖孽叫誰呢?」李靜恩翻白眼,「好好的一個人妖孽妖孽的叫,沒禮貌。」


「呦,現在是在『護妻』了是吧?好,不『染指』妳的寶貝,回歸正題,陸韻婷除了是陸家第四個孩子,她也是跟在黃承泰身邊最久的秘書。」


「這我有印象,黃承泰有兩個祕書,一秘一直在換,二秘從她接手後,還沒看過誰能取代她。」目光一暗,原來許多事的發生都有徵兆,只是太過細微入不了李靜恩的眼。


「對,但妳知道為什麼黃承泰後來搭上張季嫙,而不是跟陸韻婷繼續下去嗎?」李瑤的信誓旦旦,讓李靜恩有不好的預感。


「難道.......」


「對,陸韻婷有墮胎紀錄。」


李靜恩一怔。


「我猜測,只是猜測啦,黃承泰把她肚子搞大後為了避免滋事,所以給她一筆錢讓她墮胎並攆走她,就這麼剛好,上半年陸韻婷才剛離職,下半年他就跟張季嫙搞上了,媽的,簡直是渾帳。」


眉頭緊蹙,丈夫在外腥風血雨,她竟渾然未覺?是黃承泰的手段過於滴水不漏,還是........


「黃承泰現在昏迷不醒,不然我真的很想當面質問他。」李靜恩有些憤恨,李瑤也不是要潑她冷水,淡道,「沒用的,那隻老狐狸就算妳問,他也不會說實話,還會編個合情合理的藉口,妳沒有證據要怎麼逼他就範?」


「況且........堂姐,老實說,妳還愛他嗎?」


李靜恩沒料到李瑤會這樣問,她有些茫然,思忖半晌仍沒有回話。見此,李瑤不意外地苦笑,「我知道妳是重情義的人,真的要耍手段對付他,妳做得到嗎?」


李靜恩長吁口氣,李瑤的話直搗痛楚,他倆再怎麼樣也有夫妻情分,撇除他三心二意之外,他對自己也真挺好的,從大學戀愛到結婚,雖然沒有相濡以沫的情感,但也曾有長相廝守的念頭。


但無疑的是,她現在只有感激,沒有感情。


「能不能好聚好散?」這是她身為妻子最後的要求了。


「很顯然的,對方不打算這麼做。」李瑤不顧情面直言不諱的個性,李靜恩其實也習慣了,於是她只有苦笑回應。


「好吧,讓我們先釐清現在的狀況。原本應該在國外的黃承泰不知道為什麼提早返台,還被人揍了一頓丟進Night裡;原本應該是開開心心辦派對的張季嫙,不知道被誰困在Night當黃承泰的陪葬人,差點當了亡命鴛鴦;再來,陸瑾宸本來應該安靜回到陸家,但是卻被林偉揪住,活生生削了一塊肉,現在也昏迷不醒.......最後,很久沒露面的趙清竹,據我所知她現在在接受治療,燙傷不是好玩的,即便是輕度燙傷也要三個月。」


李靜恩越聽越覺得煩躁,現在所有人都搭進來了是不是?


「——而這所有的矛頭,都指向林偉。」李瑤攤開筆記本,密密麻麻的筆記與錯綜複雜的關係圖看得她頭都痛了。「縱虎歸山啊堂姐,現在人家反客為主,把妳逐出了Secret,乞丐趕廟公啊嘖。」


「他們到底用什麼理由把我開除?」李靜恩仍然一頭霧水。李瑤拿出手機滑開螢幕,點選照片後亮在李靜恩面前。


「妳跟張季嫙的床照,應該可以說是親密照啦,現在在網上瘋傳,要開除妳很簡單,隨便搧風點火就行了。」張季嫙的臉書上放了一張私照,李靜恩默然,可當她再看了發文時間,她不禁一驚。


「可是這時間張季嫙是在Night裡狂歡吧?她為什麼要無緣無故放上這張......不知道多久以前被拍的照片,這,不合理啊。」


「的確是不合理,但,如果發文的人不是張季嫙本人呢?」李瑤離開臉書,又點開同事傳的搜查紀錄,她斬釘截鐵地道,「我託朋友查了IP位置,很顯然的,這地點不在Night。」


「不在Night?那麼,在哪?」李靜恩錯愕。


李瑤嘆口氣,點開Google地圖,定位。「妳自己看吧,這在哪。」李靜恩接過手機,定眼一看,揚聲,「這不是金鑽酒店嗎?」


「是的,就是在金鑽酒店。除此之外,我也以車禍的藉口與警方還有附近店家調閱路口監視器,我想知道誰出入過金鑽酒店,看到我眼睛都要瞎了,但皇天終究不負苦心人,果真被我看到了,而且畫面拍得一清二楚。」


李瑤向後靠在椅背上,雙手交疊在大腿上,神色緊繃。


李靜恩更是惴惴不安,她想,若沒有李瑤的拔刀相助,她能這麼快釐清整個狀況嗎?


「現在金鑽酒店的老闆是誰妳知道嗎?」


「不是陸彥慈嗎?陸家長女對吧?我上次還勸戴蒙回去幫忙姐姐,別把所有的重擔都讓陸彥慈一個人扛。」


「現在打理的人的確是陸彥慈沒錯,但實際上擁有最大股份的人仍然是陸威,陸彥慈持第二股份。」


「所以妳想說的是?」


「失火前的晚上,我看到林偉出入過金鑽酒店,而且,是陸威親自帶他進去的。」


「陸威跟林偉?」李靜恩怔愣。


「是,所以,堂姐妳必須幫我一個忙,我現在必須知道陸家的實際情況,而跟陸家關係最密切的人,正是妳認識的人——戴蒙,陸家長子陸彥安,我們必須拉攏他。」


李靜恩搖頭,「我跟戴蒙其實不熟,充其量不過見上幾面的人,真正跟他熟的人是張季嫙。」


「那事情更好辦啦,叫妳家的小妖孽約戴蒙出來,我們談一談。」李瑤拍胸脯保證,一副勢在必行的樣子,反倒讓李靜恩覺得不太對勁。


可她卻說不出來,哪裡不太對。


「好了,我們現在就去找張妖——等等,我接個電話。」李瑤歉然一笑,趕緊接起鈴聲大作的手機,輕鬆自得的笑容卻越漸凝重。


「......你在開玩笑?」李瑤的音量揚了幾分,「不,怎麼可能?好,我現在過去。」待對方掛上電話後,李靜恩隨即關切,「怎麼了?」


「張季嫙不見了。」


「.......什麼?」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