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Go For The NEXT!!!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465
章节字数:51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亚里亚前辈,行李已经收拾好了。」

战妹的声音把站在窗台发呆的亚里亚喊回了神。

「啊、好。」

转过身看到已经整理完毕的病房,亚里亚耸了耸肩。

「抱歉,让你来帮忙。」

一周的休息和治疗让亚里亚的轻伤完全治愈,只是因骨折而打上石膏的左手稍微有点不方便。

「不不。」

明里瑶摇头,脸上因为能帮到亚里亚而露出幸福的神色。

「那个,亚里亚前辈接的任务都很危险吗?」

「嗯?为什么这么问。」

「因、因为亚里亚前辈是最强最厉害的武侦!能让亚里亚前辈受伤的任务绝对——」

「不是最强噢。」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嘛,或许在你眼里看我是很强,可是世界上存在比我更强、甚至几个我都不能战胜的对手。」

「那……」

还没说出口的话被明里咽了回去。

「『连亚里亚前辈都不能打败的对手,我肯定做不到』,你是这样想的吧。」

「……唔、嗯。」

明里点点头。

「可是……亚里亚前辈说过不准说『做不到』……」

「那么就想办法去做到。」

亚里亚把右手放在明里头上。

「武侦宪章第三条,要变强、但是前提要正确。」

「我的战妹如果连这点变强的上进心都没有的话,我可是会很苦头痛呢。」

「是、是!」

受到亚里亚鼓励的明里立刻振作了起来——某种意义上,亚里亚很佩服明里的干劲十足。

前一秒受到打击、后一秒就能满血复活,这种笨蛋般的元气让亚里亚想起了理子。

自从上次在横滨分别,理子就没有在亚里亚的视线里出现过,甚至一点消息都没有。

亚里亚几乎要认为理子失踪了——就像4月份那次劫机事件之后。

「……」

亚里亚用力摇摇头把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出脑外。

「亚里亚前辈?是哪里不舒服吗?」

「……啊、没什么。」

亚里亚微笑着表示自己没事。

咚咚。

「喂亚里亚我进来了。」

病房外响起了金次的声音。

「嗯,我这里都整理好了。」

「噢,很能干嘛,你的战妹。」

金次打开房门一边称赞着明里的能干,一边暗暗嘲笑亚里亚在生活能力上是和武侦等级成反比的E级。

「再说就给你开洞。」

「啊哈哈……」

「——什!」

明里看到金次拿着一大束百合花走进来的时候脸色发白、身体僵硬在原地。

「嗯?怎么了?」

「花、花……远山金次……前辈给亚里亚前辈送、送花……」

(远山金次和亚里亚前辈是那种关系吗?那峰前辈怎么办!?)

乱七八糟的关系在明里的大脑里搅得一团乱。

「你说这个啊,这是我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有人让我转交的,嗯我看看……」

金次把上面的卡片拿下来。

「恭喜出院,署名是成濑由佳里……嗯?是个不认识的名字呢。」

「亚里亚,是你认识的熟人吗?」

金次把花转交给说着「好漂亮的花」的明里。

「嗯……没印象。」

「诶?亚里亚前辈不认识成濑学姐吗!?」

明里惊讶地喊出声。

「……为什么我会认识?」

「可是成濑学姐每天都来看望亚里亚前辈啊,有时候还会让我转交便当……啊、不过好像说过不能告诉亚里亚前辈。」

明里歪着头想起每天来看亚里亚的时候都能看到穿着武侦高制服的学姐在病房门口。

……

「……有种不妙的预感。」

「啊,我也这么认为。」

亚里亚的背后冒出了冷汗。

「你们在说什么啊!」

明里对两人的态度感到很奇怪。

「亚里亚前辈在强袭科的人气可是超高的!就算是不认识的粉丝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对自己的魅力要有自信啊,亚里亚前辈!」

亚里亚被明里逼得退到了墙边。

「啊哈、啊哈哈哈……」

说到魅力的话,无论是可爱系的理子、大和抚子系的白雪还是冰冷丽人贞德她们都能在武侦高里排上名次。

虽然亚里亚在外貌上也不输给她们,可是只有她是让很多人不敢靠近的——因为她强大的能力,也因为她不太近人的性格。


「如你所说,我提交上去的报告被置之不理了。」

「这是当然的。」

亚里亚拒绝明里送她的请求,而是让金次驾驶着她的跑车送她回宿舍。

现在亚里亚正坐在副驾驶座上咬着桃馒头。

「维拉德的事情可是机密。」

理子离开之后,亚里亚和金次把维拉德转交给了随后赶来的神奈川县警。

亚里亚因为受伤而住医,报告和录口供都由金次负责。

就像亚里亚预料的那样,这件事情被用「司法交易」封口了。

不过维拉德的事件终于结束了。

——在各种意义上。

「那理子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亚里亚把最后一口桃馒头吃下去后这么问金次。

「……什么线索都找不到,那家伙就像失踪一样不知道去哪里了。」

「真没用。」

「喂……」

亚里亚向后靠在椅背上。

「你是侦探科的吧,连这点线索都找不到。」

「亏你——」

金次把剩下的「亏你还是福尔摩斯的曾孙,怎么连推理出理子在哪都做不到」的话咽了回去。

因为他看到露出小狮子般虎牙的亚里亚的右手食指敲着大腿——这种距离的拔枪上膛的动作对亚里亚来说不用1秒,包括射击。

「请、请原谅,是我的失职。」

在心里为自己没有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感到庆幸,金次不动声色地擦掉额头冒出的冷汗。

「不过如果理子自己不想出现的话,凭她的本事我们也找不到她吧。」

亚里亚点点头,对金次的话表示认同。

「……说到底只不过是口头约定,我们的交易条件原本就是被动的。」

无论是理子的擅自出现还是拿香苗的证词、金一的消息作为交换条件,都在理子的计划之中。

亚里亚和金次只是无可奈何地被要求帮忙而已。

「她不想出庭作证的话我也没办法。」

亚里亚耸了耸肩。

「抱歉呢,还把你也牵连进来。」

听到这句话,金次反而笑出声。

「真难得,你也会道歉。」

「是不是想被开——」

「——我也有想知道哥哥消息的个人原因,」

金次握紧了方向盘。

「不过我现在可以确定哥哥他还活着。」

从维拉德变化成HSS状态的时候金次就知道理子说的是真的。

金一没有死。

虽然理子没有告诉他金一在哪里,但是这对金次来说已经足够了。

「金次……」

「到了。」

金次踩下刹车,向前的惯性让亚里亚差点撞到脑袋。


「那我就送到这里了。」

把行礼从后备箱里拿出来的金次这么对亚里亚说。

「不过你一个人真的没关系吗?」

亚里亚左手的骨折似乎要半个月的时间才能康复,所以现在只能打着石膏、用绷带吊挂在脖子上。

「别忘了我可是『双剑双枪』啊,一只手也不会影响日常生活。」

「可是你的日常已经够糟糕了诶——咳、那个那我先走了。」

金次及时住口,在心里为他自己对亚里亚的脾气能察言观色感到悲哀。

「嗯,车的话你开回去也没关系。」

「喂喂,要是被看到我开你的车肯定会传出奇怪的流言的啊。」

金次叹了一口气。

「你好歹也是女孩子,多少给我注意一点啊。」

(嘛,虽然一言不合就拔枪的女孩子是不普通啦。)

「……啰啰嗦!我只不过是看在你送我的份上!」

「既然这样你就给我走回去吧!快走!」

亚里亚拎起行李箱的伸缩杆先一步往宿舍楼走去。

「那我把车停在停车场,钥匙明天给你。」

「知道了。」

叮咚。

电梯在7楼停下。

(现在有贞德和维拉德的证词能够证明妈妈是被冤枉的。)

亚里亚拖着行李箱走到宿舍门口。

(可是,这还不够。)

她从裙子口袋里拿出钥匙卡。

滴。

「噢亚里亚,欢迎回来。」

(如果有理子的证词……)

「嗯,我回来——诶?」

站在玄关拖行李的动作突然停止了。

「嗯?怎么了?快进来啊。」

「你……」

站在玄关都能闻到满屋子的草莓牛奶的味道、散乱在客厅的大小包装、熟悉的声音、还有那个金色的身影。

「理子不小心把草莓牛奶打翻了,快来帮理子一起收拾。」

头顶举着双手、嘴里吐着舌头完全没有一点感到抱歉的样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笨蛋理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