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9弹 不知道的事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205
章节字数:79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砰砰砰。

金次抓住维拉德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瞬间开枪了。

「什!」

3发子弹全部命中。

但大概只有1秒,命中的子弹全都从维拉德身上掉了出来。

而他的伤口只是冒出了烟雾一样的气体,然后复原了。

「远山、你、应该捏过烂番茄吧。」

维拉德将原本手上拿着的枪徒手捏碎了。

「对我来说,捏烂人类的脑袋就是那么简单的事。」

没有再理会金次的反应,维拉德把理子拉到自己眼前。

「4世,说起来你还不知道我能变成人类的样子吧。」

「维、维拉德!你、你竟然、骗我!你可是在『伊·U』答应过我……说只、只要我能打败奥、奥尔梅斯的后裔就、释放我的……!」

「你会遵守和狗的约定吗,啊?」

维拉德毫不留情地说出侮辱理子的话。

「回笼子里去,繁殖用母狗。」

他大笑着露出尖利的獠牙。

「我原以为稍稍放养一下会很有趣的。没想到最后你也只是在证明自己的无能。」

「不只输给福尔摩斯、偷盗的本领还那么差,又弱又愚蠢的你根本无可救药。真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在巴黎和我战斗过的亚森的曾孙女。」

「不过,你毫无疑问是个良种。通过交配的话就能生出品种改良过的优秀5世——从那东西身上,应该能采集到不错的血吧!」

维拉德把理子推到亚里亚和金次面前。

「让我想想,福尔摩斯的基因怎么样?或者远山的?」

「不不,福尔摩斯的会更好吧,由互相是敌人的福尔摩斯和罗宾生下的后代,哈哈哈哈哈!」

就像给豌豆嫁接一样,维拉德把理子当成了繁殖用的工具不,准确的说他从来没有把理子当成人来看待——甚至没有想过亚里亚和理子同样都是女孩子。

「4世,你给我听好。你一生,都无法从我掌中逃脱!」

维拉德摇晃着理子,站在地标塔的最高处让她看着外面世界的景色。

「不管你逃到『伊·U』还是哪里都没用。就算是逃到世界的尽头,你最终的居所也只有那个笼子。」

然后做出断绝理子希望的判决。

「看吧,这可是你人生中最后一次看到的外面的景色。好好记在脑子里啊!哈哈哈哈哈!」

「库……」

理子认命般地闭上了双眼。

可是。

「把你的手——」

一直在克制自己的亚里亚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从理子身上拿开啊!!」

砰砰砰。

.45ACP的子弹从漆黑的枪口喷射而出。

无一例外地命中了维拉德的身体,但也无一例外地全部无效。

「亚……里亚……」

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悔恨的泪水从理子的眼眶里流下。

亚里亚的声音仿佛是理子最后的希望。

但是理子把快要说出口的「救救我」的话咽了回去,她狠狠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被宿敌看到这种丑态已经够难看的了。

如果现在还要向被自己利用、甚至还想杀害的对象求救……

罗宾家的子孙是会为了求生做出践踏自尊的事情吗?

答案是否定的——毫无疑问。

所以,理子不会求亚里亚救她。

「福尔摩斯家的小鬼,我应该说过不要动才对。」

一左一右的2匹银狼从维拉德的两侧走出。

「亚、里亚……快、逃……」

「呃!你在说什么啊!」

如同木偶般被维拉德操控着的理子只能无力地向亚里亚这么喊着。

「你……打不过他的……快、逃……」

「谁会在打之前就认输啊!」

「库……」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银狼低吼着正慢慢靠近亚里亚和金次。

理子闭起眼睛,自暴自弃般地对亚里亚发泄着愤怒。

「你是笨蛋吗!?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从头到尾我都在利用你啊!!」

「……」

亚里亚握着Government的手突然颤抖了一下。

「那天晚上我是真的想要杀掉你,但是在失败之后被维拉德抢走十字架的时候、我又想到利用你……」

理子用比哭都难看的表情挤出了自嘲的笑脸。

「就算在刚刚……我也是、真的想杀掉你……」

她不停地诉说着自己的罪行。

「我利用了你、背叛了你、还想杀掉你……」

向亚里亚忏悔。

「现在我被维拉德抓住、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你不是、应该高兴才对吗?」

——所以赶紧逃吧!

「为什么我要高兴?」

亚里亚垂下Government的枪口。

「你说的话很奇怪啊。」

「为什么我看到你被维拉德侮辱、被他折磨会高兴?」

「喂亚里亚——」

亚里亚不自觉地向前走着——已经进入2匹银狼的攻击范围——可她连金次的提醒都没听到。

「我很难过啊。」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我就是很难过啊,就像心悸复发的时候一样难受。」

(为什么不肯逃……)

「呐理子,你比我聪明,你知道为什么的吧。」

(为什么、还想救我……)

「库……」

理子垂下眼皮,原本以为泪水早在被维拉德虐待、喊破喉咙也没人会来救她的时候流干了。

「告诉我啊。」

「为什么、我会……这么难受……」

『这样真的好吗?』

『你是真心的吗?』

『早点认清楚真心比较好。』

贞德的话在理子的脑海里回响着。

理子的嘴张张合合说不出一个音节,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了自己的计划——或许她早就知道,又或许她只是在逃避。

「……对不起。」

最后,她终于从嘴里说出一直想说却又不敢说出口的那句道歉。

「亚里亚……对不起……」

吼——

就在银狼向亚里亚扑过来的这个瞬间,她的身体突然行动了起来。

两把Government被放回大腿外侧的枪套,亚里亚几乎同时拔出了背后的两把小太刀。

2匹银狼分别从她的左右两侧进攻,但是亚里亚的速度超越了常人的速度——那是经过平贺重新修改过的人体用加速推进器。

平贺缩小了加速器的体积,做成可以安装在鞋子底下、像纽扣一样大小的形状。

不过因为体积变小、内部的零件也相应减少、取消了充电模式,亚里亚装在皮鞋底下的加速器是一次性最多只能使用5到6次的试验完成品。

原本是为了应对红鸣馆发生的意外,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起到作用。

当亚里亚经过银狼身边的时候,她反转刀背侧身躲开攻击。

接着。

啪咚。

刀背往银狼的侧颈狠狠砍了下去,甚至能看到皮毛上都印着刀的痕迹。

虽然没有想雷姬一样做出压迫脊髓神经那样的神技,但也让银狼丧失了行动能力。

亚里亚在理子说出那句话的瞬间明白了。

被利用也好、被背叛也好、家族对立也好,这些都只是亚里亚的自我欺骗。

她要的只是理子的一句对不起。

仅此而已。

「维拉德!」

亚里亚没有任何停顿地向维拉德冲了过去。

「要我来教教你什么叫战斗吗,小鬼。」

维拉德发出冷笑,伸出空着的大手去向亚里亚抓过去。

「金次!」

亚里亚立刻用力踩下装在鞋底的加速器,身体一下子从先前的位置移开。

「真是……」

砰砰砰。

代替亚里亚冲向维拉德的是从金次型的伯莱塔的枪口中发射出来的9mm子弹。

即使子弹对维拉德无效,金次也没有停止射击。

「太信任我了啊。」

他跑向与亚里亚相反的方向,将伯莱塔切换成3点射模式从侧面掩护着亚里亚——一边苦笑自己什么时候被亚里亚带着节奏走,一边阻碍维拉德攻击她。

「小鬼!」

在金次替亚里亚争取时间的同时,亚里亚一脚踩上维拉德的膝盖。

然后向上跳起,穿过维拉德的大手、胳膊,直到踩着他的肩膀越过头顶。

「维拉德——!!」

亚里亚举起两把小太刀,用力砍了下去。

噗。

从手腕上喷出了红色的鲜血。

失去握力的维拉德松开了抓着理子的手。

亚里亚依靠加速器在理子落地之前接住了她,然后加速逃开维拉德的另一只大手。

「真是够乱来的啊你。」

和亚里亚汇合的金次无奈地耸耸肩。

「我知道你跟得上我的节奏。」

亚里亚自信地看向金次——她当时没有回头的自信的身影证明了她的话。

可亚里亚不知道如果金次没有因为理子刚刚和她的互动而变成亢奋状态,那么现在亚里亚一定会陷入危机……不,因为对方是亚里亚,所以一定会有办法的。

「亚里亚……金次……」

被亚里亚抱在怀里的理子不敢直视他们的眼睛。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理子靠在亚里亚身上不停地哭着说「对不起」。

「嗯,这句话我听到了。」

亚里亚坦率接受理子的道歉。

「还有呢?」

「……救、救救我。」

理子一个音节一个音节地从嘴里挤出了这几个单词——她的小手紧紧攥着亚里亚的制服,就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绵羊。

「嗯!」

亚里亚和金次互相看了一眼。

「这份委托,我接下了。」


「福尔摩斯家的小鬼,看来我得稍微认真一点了。」

「维拉德,你有3件事把我惹火了。」

亚里亚把理子放在地上,把手放在后面向前走出几步。

「第一,妈妈的99年刑期。」

她用手势做出信号——『我去抢十字架』。

「第二,你刚刚叫我小鬼。」

亚里亚故意做出很生气不、她真的很生气。

「我已经16岁了!你叫我小鬼是对我的侮辱!」

——『把理子带到安全的地方。』

「最后!你竟然侮辱理子!」

「哼,在我眼里你们就跟蚂蚁没什么区别,你能把我怎么样。」

维拉德手腕上被亚里亚砍过的伤痕已经消失不见。

「那还用说!」

亚里亚平用力挥出小太刀,把刀尖指向维拉德。

「当然是把你打到哭着求饶,然后扯着耳朵送上妈妈的证人席!」

面对毫不顾忌双方战力差距的亚里亚,维拉德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你竟然想逮捕我吗!福尔摩斯家的小鬼!」

「维拉德,你在我的目标里是正身最难以辨明、最难寻找的。而现在你居然自己将原形暴露在我面前,给我做好觉悟吧!」

「有趣。」

维拉德伸出明显不是人类的舌头舔着嘴唇——如果是漂亮女性这么做的话会让人觉得非常诱惑,但如果是怪物的话只会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但亚里亚丝毫没有退缩。

「福尔摩斯的血液,听起来就非常诱人呢。」

(这家伙有收集血液癖好吗。)

正当亚里亚这么吐槽的时候,她想起来曾经听武藤提起过『从小夜鸣租借的研究室中有女孩子摇摇晃晃地走出来』。

维拉德。

罗马尼亚。

吸血。

再加上可怕的恢复能力和小夜鸣说过的一些话,如果有推理能力的话亚里亚可以很明确地说出真相。

可是现在她只能凭微妙的直觉说出推测。

「你的真身是……德古拉伯爵……」

「噢?」

维拉德对亚里亚的兴趣更大了。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福尔摩斯啊!」

「这份血液我一定要拿到手。」

原本应该是由亚里亚先手攻击,但因为被维拉德的真身惊讶到而晚了一步。

亚里亚在千钧一发之际启动加速器,险险躲开维拉德的攻击,同时又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两道伤痕。

维拉德的弱点是身上的4个眼珠花纹,但因为他有强大的恢复能力、必须同时击中才能打败他。

刚才在救理子的时候——亚里亚砍伤维拉德手腕的时候——她发现虽然维拉德能很快恢复,但他的人体构造和人类没什么区别。

在受伤的时候会因为受伤而受到阻碍,但也因为恢复很快才会忽略这点。

亚里亚收回两把小太刀拔出Government——其中一把换上了之前在装备科定制的装有特殊子弹的弹匣。

砰。

第一发穿甲弹向维拉德的左肩膀发射出去,子弹穿过维拉德的身体、在他的肩膀上打穿一个洞,然后消失在黑暗中。

但是过了2秒左右,伤口愈合了。

「噢?」

维拉德轻轻哼了一声——看来他对亚里亚不痛不痒的攻击嗤之以鼻。

接着发射出去的是闪光弹。

强烈的闪光在一瞬间夺走了维拉德的视力,而亚里亚则趁着这个机会用扣下装有普通子弹的Government的扳机。

射向维拉德的一共有4发子弹,分别命中他的左右肩膀、右侧腹部和左腿。

其中3个地方都有眼珠花纹,而左腿则是亚里亚胡乱射击的。

可如果一个个猜的话就太浪费子弹和时间了。

这点亚里亚也是知道的。

「就这点本事吗?福尔摩斯家的小鬼。」

维拉德的语气里似乎有点失望。

「还没结束呢!」

随着亚里亚的声音发射出去的是音响弹和烟雾弹。

就目前来说,亚里亚的目的是把维拉德抢走的十字架重新夺回来。

当然逮捕维拉德也是必须的,不过稍微还需要点时间而已。

「维拉德!你为什么要抢走理子的十字架。」

在枪声中亚里亚这么问。

「嗯?」

维拉德的动作有一瞬间停止了。

捕捉到机会的亚里亚立刻扣下扳机发射出闪光弹——她自己闭上了眼睛防止被影响。

趁着夺走维拉德视线的短短几秒,亚里亚把右手的装有普通子弹的Government和小太刀互相切换。

(理子的十字架在……那里!)

凭借记忆找到先前小夜鸣把十字架放在口袋里的位置,接着握紧小太刀在那个方向连着维拉德腿上的肌肉用力砍下去。

哐咚。

地上响起了很轻的金属的声音。

(找到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闪光弹的威力逐渐减弱。

亚里亚眯着眼睛看到了掉在维拉德脚下的闪着蓝色光芒的十字架。

(什!这种感觉……)

亚里亚的心脏突然抽搐了一下。

「我有点腻了呢。」

就这仅仅1秒的时间,维拉德察觉到了亚里亚的动作。

长满野兽皮毛的大手仿佛能撕裂闪光向亚里亚抓过去。

「!!」

亚里亚凭借动物般的敏锐直觉向旁边翻了几个空翻躲开了攻击。

虽然逃过了攻击,但十字架却被维拉德拿走。

「真是让我惊讶啊,福尔摩斯家的小鬼。」

维拉德把十字架握在手里,视线看向亚里亚。

「拥有世上最大色金的你居然不知道这个十字架的力量。」

「色金?那是什么。」

「……咕哈哈哈哈,果然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啊。」

维拉德突然大笑起来。

「这是让我惊讶的第2件事。」

「你、跟罗宾4世一样啊,都是遗传的残次品。」

「住口!」

亚里亚把Government的枪口和小太刀的刀尖都指向维拉德。

虽然维拉德说的很多事情亚里亚都不知道,但是现在她只想抓住维拉德、把他打倒在地。

「理子才不是什么残次品!我知道的,她很厉害!」

「那是因为你们都是残次品啊。」

「维拉德!!」

啪。

原本应该从漆黑的枪口中发射出来的子弹没有出现——似乎遇上了哑弹。

「什!」

亚里亚想起金次提醒过她,平贺改装过的东西故障率很高。

(居然在这种时候!)

「差不多到此为止了吧。」

维拉德没有放过这个机会——虽然他的身体看起来很笨重,但实际上行动速度并不低。

他似乎已经厌倦了亚里亚那种在他眼里就是小孩子打架的无效攻击。

「呃!!」

勉强躲开第一次攻击的亚里亚还没站稳就被维拉德抓住脖子压在地上。

「你太让我失望了。」

维拉德把亚里亚提起来,说出贞德曾经对亚里亚说过的话。

「维……拉德……」

左手紧握着的小太刀努力向维拉德的手腕刺着。

「哼,这种小孩子的玩具。」

「咕哇!」

就像拍灰一样随手把亚里亚握着的小太刀拍开——差点连她的手臂都一起拍掉,不过即便如此手臂还是往不正常的方向弯曲着。

「亚里亚!」

砰砰砰。

从旁边射向维拉德的子弹吸引了他的注意。

「金、金次?笨蛋!别过来!」

9mm的子弹虽然没有.45ACP的威力大,但M9却比M1911更加小巧轻便、使用也更方便。

「远山?现在轮不到你说话,给我退场吧。」

吼——

维拉德突然发出了震耳欲聋地吼声。

以这个声音为信号,金次跑向亚里亚的脚步停了下来。

(亢奋状态、消失了?)

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正在冒冷汗、还有一脸的茫然和不知所措。

「那么,继续我们的谈话吧。」

维拉德把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十字架放在亚里亚面前。

「这个十字架——嗯?」

奇怪的是十字架散发出维拉德从未看到过的耀眼的蓝色光芒。

「咕唔、哈……唔……」

亚里亚的心脏就像被揪住一样疼痛起来。

Government从亚里亚的手里掉落,她的右手抓着维拉德的大手——仿佛心悸复发一样的痛苦地喘着气。

「这是……产生共鸣了吗。」

维拉德像是在做实验一样把十字架靠近亚里亚、接着又拿开。

这样重复了好几次。

十字架越是靠近亚里亚,光芒越是闪亮。

但同样的,亚里亚苍白的脸色在十字架靠近她的时候就会变得更痛苦,而远离的时候则会好一点。

啪嗒。

被维拉德打飞的小太刀被捡了起来。

「维拉德……」

从声音里就能听出它的主人正在恐惧着。

「你还敢出来啊4世。」

维拉德对着连刀都拿不稳的理子冷哼了一声。

「亚、亚里亚……放开、亚里亚。」

仿佛想把对维拉德的恐惧吞下去一般,理子咽下了口水。

「她是、我的猎物……」

「不允许、你对她出手。」

虽然像小孩子初学走路一样缓慢不稳,但理子确实地一步步正向维拉德走过去。

「是我放养你太久了吗,连怎么跟主人说话都不知道了吗,啊?4世。」

「呜……」

只是稍微对理子说话的语气重了点就吓得理子差点把刀扔在地上。

(理……理、子……)

明明说过要去拯救理子,甚至还耍帅做出保证、接受委托。

可现在亚里亚却什么都做不到。

「看来刚才的教训还不够啊。」

「理、子……快逃……」

虚弱的声音清晰地传入理子的耳中。

「……不要。」

但是理子很明确地回答了。

「理子……」

「别着急啊,我会给你们时间研究怎样生出福尔摩斯和罗宾的5世。」

维拉德放声大笑起来。

「用一生呢。」

「维拉德、你这——唔!」

「给我安静点。」

维拉德抓着亚里亚的手稍微用力就让亚里亚不得不住口。

「4世,我想到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维拉德同时举起亚里亚和十字架向理子走去。

「福尔摩斯家的小鬼和这个十字架,你选哪个。」

「!!」

十字架是理子母亲留给理子的遗物。

亚里亚是理子一直在追杀的对象。

无论是谁都知道哪个更重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