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6弹 潜入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202
章节字数:399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这可不像你的风格。」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裹在被子里蜷缩在墙角的人影动了一下。

在贞德打开房门之前,无论是窗户还是通往阳台的门都是关着的,就连窗帘也被拉了起来。

现在是晚上9点多,即使有点点月光穿过半透明的窗帘射入屋内,房间里也是一片漆黑、只能看到一些轮廓。

贞德松开门把,两手抱在胸前随意地靠在门框旁——她没有开灯。

因为贞德知道理子的自尊心很强,她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

「……是你啊。」

从墙角传来的声音有点嘶哑。

「你在等人?」

「没……」

理子摇摇头从地上站起,把散在身后有些凌乱的金发理了理。

「你怎么会有钥匙。」

贞德会找到自己,这点理子不会觉得奇怪——她们在『伊·U』里是最好的朋友。

可这里是亚里亚的宿舍。

亚里亚不会随便把钥匙给别人,况且贞德在不久前还是敌人。

「我想你也饿了吧,我带了点东西。」

贞德说完就转身走向在开着白炽灯的客厅。

理子稍微皱起了眉,但没说什么把被子随意扔在地上跟着贞德走出了房间。

「……桃馒头?」

看到餐桌上放着的满满一袋的桃馒头,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亚里亚买的。

「虽然我认同把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分享给别人是喜欢对方的表现,但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桃馒头吧。」

坐在椅子上的贞德叹了口气,从纸包装袋里拿出一个桃馒头。

以理子和贞德的熟悉程度来说,有些话不需要说出口也能明白。

这点贞德也是。

考虑到理子需要一个人独处的时间,贞德才会直到刚刚去叫理子。

「你不试试吗?」

理子拉开座位坐了下来,也从纸袋里拿出一个桃馒头。

「她今天在雷姬那里帮忙,不会回来。」

即使贞德没有说出名字,但理子知道她说的是亚里亚。

「是吗……」

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失落的感觉涌上理子的心头。

然后她摇摇头,摊开双手做出故意很受伤的样子。

「呀咧呀咧,在保健室那个样子我还以为她很担心我——」

「那家伙是很容易相信别人的类型。」

这句不知道贞德是不是有意说出的话让理子拿着桃馒头的手握紧了一点。

「我说你对狼过敏,她居然相信了,还买了慰问品。」

「……所以很好利用。」

理子低着头,原本就软软的桃馒头已经变了形。

「不是吗?」

「……那么你也应该知道她很容易情绪化。」

贞德摇摇头,反对理子的做法。

「如果——」

「贞德。」

理子打断贞德的话。

「如果你是来劝我收手的,抱歉请回吧。」

「不,我不会劝你收手。」

贞德知道理子渴望自由,所以她不会阻止。

「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奥尔梅斯是一枚好用的棋子。」

理子向后靠在椅背上,咬了一口桃馒头。

「只要用一点花言巧语就能轻易操控。」

「……」

贞德沉默了。

就在刚刚理子还在亚里亚的房间里裹着属于亚里亚的被子。

理子的自尊心很强,她不允许任何人触碰那段她想忘记的过去——只能躲在阴暗的墙角独自一人舔着伤口。

「你,是真心的吗。」

贞德知道理子在逞强,可亚里亚不知道。

如果这句话被亚里亚听到,谁都不能保证亚里亚会不会在理子身上开洞。

「啊?当——」

「我也来说说我的看法吧。」

贞德伸手打断了理子的话。

「你一直在外界,所以还不知道『伊·U』里发生了什么吧。」

「发生、什么?」

跟一直在『伊·U』里的贞德不一样,理子很少会接触到内部的事情——她虽然是『伊·U』的成员,但理子一直被维拉德监禁,直到暂时恢复自由才来到武侦高。

「教授已经决定让亚里亚当继承人了。」

「什!」

一个武侦居然要当犯罪组织的继承人。

这是个无论是谁都会大吃一惊的消息——亚里亚本人会更惊讶。

况且亚里亚因为香苗的罪名对『伊·U』更是恨之入骨。

「你也知道『伊·U』有很多窥视『教授』位置的人吧。『主战派』想掌握大权引起战争、征服全世界,而『钻研派』则是继承教授的命令。」

『伊·U』的成员可以随心所欲的变强、可以以任何形式实现自己的目的、如果他人成为那障碍或材料的话就算杀掉也没关系。

这样一个杀死任何人都无所谓、拥有不同目的的强者集团很容易因为内斗而崩溃。

正是因为有『伊·U』的首领——「教授」这绝对性的存在才能约束着那些无法者。

「亚里亚既冲动又任性,不像教授那样有聪明的大脑也没有教授那样强大的力量。」

「虽然我是『钻研派』,可要我无条件服从她是不可能的。」

贞德对亚里亚的评价这么低,也难怪她会在地下室里对亚里亚下手重了点。

「但是即便如此她也阻止了我带走白雪、打败了我。」

「教授会指定亚里亚当继承人,一定有他的理由。」

贞德把握在手上一口都没吃过的桃馒头放在桌子上。

「所以我决定看着她。」

「看她究竟能成长到什么程度。」

「……你这么说是想让我放过她吗?」

在理解了贞德说的『伊·U』内部正处于混乱状态的情形后,理子长叹了一口气。

理子是『伊·U』的成员之一。

她想要变强,她的目的是亚里亚。

如果亚里亚成为她获得自由的障碍的话,理子会杀了她。

——这是理子在一开始就给自己定下的目标。

「不。」

贞德摇摇头。

「如果轻易地被你杀掉的话,那就只能证明她不过如此。」

「那么你的意思是——」

「她一定有过人之处,在你没发现的某个地方。」

贞德知道理子对自由的渴望已经超出她的预期。

「早点认清真心比较好。」

「对你、对她、都是。」

贞德认定如果有人能帮理子的话,那么这个人一定是亚里亚——只有她。


咚。

拳头砸上冰冷的瓷砖。

『不能告诉理子。』

贞德的警告在亚里亚耳边回响着。

「我知道啊,可是……」

亚里亚闭上眼睛任由从莲蓬头里洒出来的热水淋湿自己。

因为香苗的事情让亚里亚对「自由」这个词变得敏感。

单单只听到理子被维拉德监禁就气得要拔枪——理子在亚里亚心里的位置远比她想象得更重要。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

理子是亚里亚的第一个朋友——在知道理子是『武侦杀手』、被她背叛之前。

但是仅仅因为身份的对立就能抹消那段时间的感情吗?

即使理性上知道这份感情不应该存在,可感性上却无法做到——就算亚里亚再怎么逼自己都没用。

咚咚。

「亚里亚同学。」

随着敲门声响起的是冰冷的女声。

「衣服放在门口了。」

「啊谢谢,我马上就出来。」

亚里亚关上水龙头,拿毛巾擦干身体推开玻璃门走到洗漱间——洗漱间和洗澡间是连在一起的,在它们之间只隔着一扇看得到人影的磨砂制的玻璃门。

被雨水打湿的制服已经洗好烘干,白银和漆黑的两把Government跟衣服一起整齐地摆放在清洗篮里。

亚里亚嘴角露出了苦笑,用很快的速度换好了防弹制服。

「抱歉,又给你添麻烦了。」

走出洗漱间的亚里亚看到的是单膝跪在地上的雷姬正在给被当成宠物的银狼喂食。

「不。」

雷姬摇摇头。

「名字取好了吗?」

「灰松。」

听到主人叫自己名字的银狼高兴地摇着尾巴。

「真亏它能注册。」

在和贞德分开之后,亚里亚陪着雷姬一起给灰松注册了武侦犬。

之后又去平贺那里请她修理武藤的机车和自己的双刀。

一直忙到刚刚给贞德送去桃馒头才回雷姬的宿舍。

亚里亚蹲下去拨开一根包着塑料皮的香肠放在灰松面前。

「灰松。」

尾巴摇动的频率比刚才慢了一点,它吐着舌头,但眼睛却看着雷姬似乎在等待命令。

雷姬轻轻地点了头。

然后灰松一口咬住亚里亚手上的香肠,吓得亚里亚把手缩了回去。

「它还真听你的话。」

亚里亚叹了一口气。

「灰松。」

正在费力咬开塑料皮的灰松听到雷姬的声音立刻停了下来。

「亚里亚同学请稍等。」

「啊好。」

虽然不知道雷姬要做什么,不过亚里亚是客人,所以还是听雷姬的话比较好。

可是雷姬在摘下耳机之后伸手抓住衣服下摆……拉了上去。

「……诶?」

接着毫不犹豫地把裙子也脱了下去。

「等!等一下!雷姬你干什么!」

与内衣被看光都面无表情的雷姬相反,亚里亚的脸红成了苹果。

「洗澡。」

「喔——才不是!我看到了啊!」

「我不介意。」

「我介意!不、你也应该介意才对!」

亚里亚下意识地挡在雷姬面前——虽然从窗户那里根本看不到这里。

「真是的,稍微有点女孩子的自觉啊。」

雷姬歪着头被亚里亚赶去了洗澡间——当然灰松也跟着一起进去了。

「呼。」

虽然知道雷姬的个性是三无,但亚里亚没想到雷姬会缺乏普通人的常识。

亚里亚松了一口气,看着这间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无人居住」的宿舍。

这是亚里亚第二次来雷姬宿舍。

第一次是在飞机劫持的晚上——亚里亚知道理子的身份,不想回充满理子气味的宿舍的那天。

这是第二次——在知道理子的过去、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时候。

雷姬的房间除了一个灯泡之外没有一件家具,甚至连时钟都没有。

顺带一提,雷姬的内衣是纯白色的,和空荡的房间……很相配。

而另一间房间是雷姬的工作室——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摆放着用来维护枪械的金属刷和铁砧一样的工具——是她用来制作子弹的地方。

亚里亚都是直接买子弹或者到平贺那里定制,但是雷姬能自己制作。

这大概也跟个性有关。

如果是亚里亚的话,没有5分钟就会耐不住性子拔枪吧。

总之,这是一间无论来过多少次都无法习惯的宿舍。

但是亚里亚觉得雷姬的宿舍有种说不出的魔力。

或许正是这种「空荡荡」的魔力才让她冷静下来。


各怀心事的两人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很有共识地完成了女仆训练。

终于,到了潜入作战开始的日子。

之后的2周,亚里亚和金次假扮女仆和管家潜入横滨的红鸣馆。

理子在外联络、负责作战筹划以及筹集·运送所需的器材。

目标是夺取理子的十字架。

顺带一提,学校的课程用民间委托的理由掩盖了过去。

这就是理子制定的作战方式——『大盗贼大作战』。

「太慢了。」

亚里亚不耐烦地用脚尖踩着地面。

明明早就约定好了时间,但理子却比约定的时间晚了20分钟。

「啊~哈~」

「亚里亚,金次,早上好。」

正当金次伸懒腰的时候,一个让他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僵硬转过头的金次在一瞬间几乎停止了呼吸。

「加……加奈。」

嘴里不自觉地喊出了这个名字。

「加奈?」

亚里亚皱起了眉,隐约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金次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向朝他们走来的女性。

翠绿色的眼眸、褐色的长发在背后编起一根麻花辫样子的马尾、长长的睫毛、挂在嘴边的浅笑、身高和亚里亚差不多。

她穿着单色的长裙,手上拎着挎包,给人一种知性女性的感觉。

但这个人不是加奈。

金次很清楚真正的加奈应该和他差不多高,而且刚刚的声音也不一样——那是理子的声音。

「理子!你为什么要扮成加、加奈!」

金次激动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维拉德认识理子的呀。要是被防盗摄像头照下来等维拉德回来不就暴露了吗?所以就化装了呢。」

理子似笑非笑地捂起嘴唇。

「怎么了?你认识理子假扮的人吗?」

亚里亚捉摸不透两人打着的奇怪哑谜。

「亚里亚,暂时别问了。」

「……」

沉默一直持续到三人站在红鸣馆门口。

「这、这里是怎么回事。」

亚里亚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

眼前的这座红鸣馆坐落在即使是白天也很昏暗的茂密森林的深处。

「感觉就、就像诅咒之馆啊。」

就像亚里亚说的,这里是个似乎在恐怖游戏中出现的那种诡异的洋房,甚至还能看到有蝙蝠飞过。

「初次见面。我是预约今天正午前来会见的。」

理子对这些视而不见,走到门口按下了对话门铃。

「带领两名今天开始在这里处理家务的家政前来拜访。」

亚里亚和金次都紧张得咽了下口水。

直到有人出来迎接他们。

「……」

「这还真是意外啊……啊哈哈……」

说话的是手臂上打着石膏、武侦高英俊临时讲师小夜鸣,他现在的身份是迎接临时管家和女仆的管理人。

小夜鸣的出现虽然在意料之外,但无论如何第一步的潜入计划完成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