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6-05 15:02
点击:1249
章节字数:76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十九章





張季嫙從未看過這樣的李靜恩。



在張季嫙記憶中的李靜恩,一身傲骨、溫淡如煦,她見過她迷人優雅的笑容,也見過冰凍三尺的冷漠,無論現實如何打壓她,無論是誰惹上她,都從未見過李靜恩低頭。



她會選擇優雅的後退,永遠,都會留給自己一條後路。



「李靜恩,妳還好嗎?」張季嫙小心翼翼地開口,面對這樣失神的李靜恩,張季嫙不敢大意,也不敢造次。「嘿,妳跟誰通電話?」



她就像一個漂泊已久的旅人,在一片荒蕪之中找到了一個小木屋,飢寒交加的她站在木屋前,小心翼翼地敲門,一下,又一下。



她不敢奢望主人會為她打開門,但是她也不會選擇離去。



一旦她認定了,就會蹲在那,一直蹲在那等,守候著日日夜夜的微光,即使那是永無止盡的等候,她也甘願。



李靜恩將自己鎖在那間小木屋裡,聽著門外傳來一聲又一聲的叩叩、叩叩,她聽到了,而且越來越大、越來越近。



可是她不打算開門。



她才剛失去一切,她的目光渙散猶如一隻遍體鱗傷的野獸,藏在角落自舔傷口,她傷得太重了。



痛到她再也沒有力氣站起身、走出去。



「妳得告訴我,妳怎麼了,我不會顧及妳的意願,我就算用逼的也要妳向我坦白。」



她還是踹開了門,走進了木屋裡。李靜恩抬起頭,早已淚流滿面。



旅人說,我要住在這。



主人說,不行,我不收留人。



旅人說,我有問妳的意願嗎?我是告知。



主人笑了,破涕為笑,無可奈何地讓旅人留下了。



「妳真的很厚臉皮。」李靜恩深呼吸口氣,無奈微笑。「我怎麼會遇上像妳這樣不要臉的小孩子?」



「我也二十七歲了好嗎?」張季嫙翻白眼。「不好意思哦,靜恩阿姨。」



李靜恩眉頭一抽,手迅速捏上她完好無傷的左臉頰,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加重力道,兩指捏出了一個紅痕,痛得張季嫙哇哇大叫。



「我是病人!是病人!」張季嫙揚聲抗議,「要疼惜!懂不懂?要是我痛死了妳就得守寡了。」



李靜恩啞然失笑。



她笑她的傻、她的癡、她的無所畏懼。李靜恩很想問,問張季嫙怎麼能如此的勇往直前,去追求一個大上她整整一輪的女人?



「妳有想過我大妳十二歲這件事情嗎?」



張季嫙不假思索地回,「當然,那又如何?」



「妳想想看,十年後,我四十九歲了,年過半百,妳正三十七歲還是衝事業的人生巔峰,而我卻只能頹著一身蒼老,邁入老年了。」



即便是李靜恩也會害怕年華逝去,她服老,但那是孑然一身時才有的領悟,若身旁多出了一個如花似月的女人,這人還是自己的伴侶,難免、難免會........



「即使是妳也會擔心這個?」張季嫙啞然失笑,「我還想問妳,看過我的腿、我的臉後,妳還要不要我?」



注意力徹底被轉移,張季嫙幽幽地嘆,「我的右腿從膝蓋上方一直到腳踝都有大面積燒傷,左腿好一點,膝蓋以下而已,至於臉........」手撫上右臉頰的紗布,她苦笑,「這疤,注定是要跟著我的下半輩子了。」



再怎麼進步的醫美都無法徹底抹去燒傷的痕跡,尤其是臉,張季嫙很清楚她衝出火場救黃承泰的代價。那火延燒上肌膚上時,幾乎是腕骨般的疼楚,她仍記憶猶新。



她不負良心,足矣。



李靜恩心疼這個女孩,也恨透自己的無能為力。她被困在這座迷宮裡找不到出口,她不知道該從何處著手,她只能倚賴李瑤,還有,林偉。



她現在被逐出了Secret,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她違反了什麼員工條例,或是惹到什麼人才會招致如此。



最諷刺的是,她還是Secret的創始人,卻被狠狠地反咬一口。



「所以妳要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張季嫙的殷切亟欲,李靜恩看在眼裡,她深呼吸口氣,平聲,「妳先答應我,無論接下來妳聽到了什麼、知道了什麼,都要相信我。」



張季嫙頷首,沒有任何一絲猶豫。



「我,被Secret開除了。」



張季嫙一怔。



「而我,大概知道是誰動的手腳。」李靜恩淡然,「是我輸了,是我沒能守護好Secret,我無能為力。」



「不是啊!妳不是創始人嗎?」張季嫙揚聲,激動憤慨,「沒有妳的Secret,就像沒有賈伯斯的蘋果啊!怎麼能........!」



李靜恩很欣慰,但這無法改變什麼。



「這可以採取司法途徑吧?」張季嫙緩了口氣,繼續道,「這根本就是違法的啊!怎麼能夠這樣開除妳?妳是Secret的命脈,是妳的設計傾注了Secret的活水,讓它獨一無二啊!是妳撐起了這麼多人的生計,怎麼能夠........」



「走司法,我會輸。」李靜恩淺哂,伸手撫著她柔美的臉,輕聲,「沒想到,妳這麼喜歡我?」



張季嫙紅了臉,怒瞪,「是喜歡妳的作品,不是妳!」



「哦?所以妳不喜歡我囉?」



「不、不是,現在是講這個的時候嗎!」賴不過李靜恩的她,有些氣急敗壞,又羞於人,「妳給我拿回Secret啊!給我振作!」



「我現在哪裡像是垂頭喪氣了?」李靜恩挑眉,「我只是一時無法消化這個消息,現在,老實說我也是束手無策,我是不想走邪魔歪道,但是........」



但是對方用如此激進的手段逼退她,她若繼續保持這樣的心態,終究是會被踩在腳底下的。



李靜恩嘆氣,為什麼人要這麼複雜呢?不能把自己管好就好了嗎.......井水一直不犯河水,河水何苦來進犯她?



「張季嫙,妳想聽我的過去嗎?」李靜恩伸出手,輕輕握住她。「有些事情不知道比較好,但是妳想知道的話,我可以毫無保留告訴妳。」



「我的答案還需要懷疑嗎?」



那雙清亮的眼,炯炯有神,直到很多年以後,李靜恩總忘不了這個目光炙熱的女人,總在枯燥乏味的那幾年生活,一片陰暗裡,點起了微光。



讓她記得好久、好久........



「這要從我升大二那年的夏天說起.........」










李靜恩還記得那年夏天來得早,不過五月底全台已陷入高溫,梅雨季卻遲遲不來。



結束了大一的學期,大四要畢業了,大一新鮮人也準備入住校園,就像去年的李靜恩一樣,即將成為M大新生。



李靜恩也正式成為了大二的學姊,林偉低空飛過,差點成了大一學弟,為此她調侃過數次,每一次都得來林偉的白眼伺候。



女生行李一向比較多,李母特地決議要開車北上要親自載女兒回家,林偉也被邀請,不過他婉拒了。



「不用啦阿姨,我沒什麼東西,搭火車就行了,而且我們系上有露營活動,我會晚點回家。」於是李母應了,也不再強求。



大二生必須抽宿舍決定去留,如果能住宿舍省錢是最好的,但這些都憑運氣,他跟黃承泰一起去抽宿舍,結果出爐的那天,他站在公布欄前一臉悽慘。



「看來你是沒抽到宿舍了。」黃承泰拍拍他的肩膀,昂眸尋找自己的名字,同樣落空。



「看來你也得流落街頭了。」林偉側首,邪佞。「一起住公園?」



「去你的。」黃承泰笑著推了他,勾搭他肩膀,「喂,我倆一起找個地方住怎麼樣?分攤租金啊。」



林偉怎能不心動?表面上心不甘情不願,心裡早已飄飄欲仙,晚上立刻上網蒐屋,順便找幾個學長詢問附近套房的評價,最後他選了三間租屋,做了一大張筆記,喜孜孜地壓在桌墊下,等著黃承泰歸來。



盛夏即將到來,全台一片風和日麗,天氣晴。



當黃承泰打開宿舍門時,林偉起身迎接,欲想說些什麼的他一聞到他身上的酒味,立刻怔住。



「喂,早上不是還好好的?幹嘛喝成這樣?」林偉蹙眉,伸手攙扶他搖搖欲墜的身體,「站好啊你。」



黃承泰用腳踹門、關上,發出的巨大聲響都讓林偉覺得他會提早搬離宿舍了,他將他扶到了椅子上,順勢倒了杯溫水給他,又問,「醉鬼,說話啊。」



「誰跟你說我醉了?」黃承泰抬頭,睜眼,「看看我的眼睛,精神好得很,哪裡醉了?」



林偉原本想吐槽他說,醉的人會說自己醉了嗎?卻在黃承泰不斷逼近下,沒了話語。



「不要動。」黃承泰明顯醉了,他站起身,低頭湊近林偉幾分秀氣斯文的臉,吐出炙熱的氣息,「欸你,怎麼這麼矮?」



「矮你個頭,我也有一百七的好嗎?」



「號稱?」



「號你妹。」林偉懶得跟他說,撥開他湊近的臉佯裝厭惡,實則心臟蹦蹦亂跳,這樣的親密接觸近乎使他喘不過氣。



「看你弱不禁風的,肯定還是處男。」



林偉猛然回過頭,齜牙裂嘴,「難道你就不是處男?」黃承泰愣了一下,哈哈大笑,「哇靠,還真的處男,大二咧你還沒做過也太清純。」



「好啊,你想看看我是不是處男是嗎?」被踩到尾巴的林偉撲上去,兩人應聲倒地,林偉怒極反笑,「這麼容易被我推倒,我看你也是處的啊?」



黃承泰甩了下頭,撫著撞疼的後腦開罵,「你敢推倒我?你想死啊!起來,坐在上面你也不敢怎樣。」



「我不敢怎樣?」林偉嚥了下口沫,現在倒真的是在逞能。「我是怕你不敢,好心放過你,不跟醉鬼計較。」話落,他正準備起身,意料之外地被反拉,這次,換他被壓在地上,大片陰影落下,遮住了黃承泰深沉的目光。



林偉身子一僵,他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有種被獵捕的錯覺,而獵人,正是什麼都無所謂的黃承泰。



——我喜歡你



差一點,差一點林偉就要說出口了,話已到舌尖,只差張口了........



「醒醒吧,我對小處男沒興趣,你洗洗睡吧。」那輕挑的手指,朝他臉頰輕拍幾下,頗有濃厚的污辱意味。黃承泰似乎酒醒了些,起身走進浴室裡沖澡。



留下一臉不敢置信的林偉躺在原地,溫熱的地板已涼,手橫過眼,林偉笑了,痴痴地笑了。



——真是傻子



他在心底無數次地數落自己,笑自己的癡傻,怎麼會以為他在黃承泰眼中,捕捉到了一絲微光?



他坐起身,聽見浴室安靜好一陣子,於是他走近浴室,敲門,「喂,你暈死在廁所了是不是?」



他打開門,還真見到了一個大男人抱著馬桶神色痛苦,他很想嘲笑他的狼狽,卻還是捨不得。



「喂,你給我振作點,吐完沒?」林偉蹙眉,忍著難聞的嘔吐味清理,一邊扛起他魁武的身子,嘆,「你到底為什麼喝得這麼醉?」



「我........」



嘴唇蠕動,林偉聽不清楚於是湊近他唇邊,任著溫熱的吐息搔得他心癢,卻在聽清楚他的話後,心徹底涼了。



「我、我跟李靜恩告白了........」



林偉瞬間覺得,自己跌入了萬丈深淵,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所以,妳沒接受黃承泰的告白?」



聽到這,張季嫙耐不住李靜恩的沉默,追問,「妳跟他現在不是夫妻嗎?我以為你們很早就開始交往了。」



「他對我的第一次告白,我的確是拒絕了。」李靜恩輕嘆,「那時候的我,覺得還不是時候,雖然是有點好感,但沒有交往的衝動。」



「那,這件事林偉知道嗎?」



李靜恩望向窗外,九樓的夜色如墨,如同林偉那時漆黑的眼........



她忘不了,忘不了林偉佯裝若無其事,眼眶卻泛紅的質問。「妳為什麼不答應他?」



「我覺得我,不會喜歡上他。」那時的李靜恩是這樣回答他的。「比起情人,我比較想跟他當朋友。」



「妳說的是真的?」林偉怔然,卻藏了一絲喜悅,「妳沒騙我?」



李靜恩點頭了。



林偉信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