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30 00:16
点击:1152
章节字数:635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七十一章





張季嫙醒來時,躺在一切擺設都很陌生的地方,她不過是撫額嘆氣,對此她一點也不驚慌。夜生活一向過得絢爛的她,醒在陌生的床上可以說是稀鬆平常。



但像這樣醒來後的暈沉感倒是第一次。對於昨晚的記憶過於零碎,她只記得她好像跟馡姐磨來磨去,然後........



「該死的......我怎麼睡這麼熟.......」張季嫙撐起沉重的身子,絲質睡袍隨即滑落,她這是被馡姐撿到哪裡去了?



還是,撿屍的人根本不是馡姐?怎麼一覺醒來天就亮了,看這霞橙色陽光應該是薄暮之時了.......她走下床,給自己倒了杯溫開水,邊觀察起四周還有她的衣服與包包。



這是一個約十坪的空間,稱不上寬敞,但是挺舒適的。打開了床頭櫃,裡面果真放著她的手提包,裡面一樣也沒少。



接下來是衣服.......走近了雙開衣櫃,一打開,衣服也完完整整掛在那,所以究竟是發生什麼事呢?



張季嫙不是熟睡到會忘記過程的人,那麼,唯一的可能性也是最糟的狀況——她被下藥了



可是,不可能啊,失去意識前她只喝了一杯酒,那杯酒甚至沒有離開過她的視線,還是她自己從吧檯上取走準備向馡姐獻殷勤用的.......



「該死!難怪那隻老狐狸不喝。」這一切瞬間想通了,馡姐不是簡單的角色,肯定是看出了端倪所以才慫恿張季嫙自己喝,殊不知,她被自己反將了一軍。



薑還是老的辣,兩人真要鬥上了,張季嫙還不被玩死?



「呦,醒啦?張小豬。」順著聲音投去視線,張季嫙立刻冷下臉,如果眼神能殺人,馡姐現在大概千瘡百孔了。



「那杯酒被下藥妳為什麼不跟我說?」



「何必跟妳說呢?呵呵。」她笑的花枝亂顫,沒了骨頭似的慵懶椅在門邊。「不錯啊,思緒倒是很清楚。」



「這裡是哪?」



馡姐懶洋洋地走到沙發,坐下,柔媚的身子陷進沙發裡,滿足一嘆,「Night裡面啊,小傻瓜。」



被人玩弄於股掌的感覺可不好受,但張季嫙知道,現在的主導權不是她,是眼前狡猾的女人,她得先掌握資訊才能見縫插針。



是她太大意了。



她怎麼會忘記,眼前看似漫不經心的女人其實是大智若愚,不然也不會在接手Night後,用不到兩年的時間立刻讓這間店的價值翻倍。



那可不是件易事。



要在熱鬧的C區闖出一片天,沒有藝人的撐腰、沒有紅人的招牌,光靠交際手段是很難向上爬的,但是馡姐做到了。



數次遇到差點倒閉的危機,現在是年輕人時下最流行的夜店,今非昔比的Night張季嫙也是蠻佩服的,只是她不可能當面誇讚這個女人。



「我不記得Night裡面有像這樣的房間。」張季嫙雖然稱不上常客,但是與戴蒙的好交情讓她也數次光臨這裡。



難道.......



「妳猜得沒錯,是我改裝的,這裡原本是倉庫。」馡姐打著哈欠,一向是夜行性動物的她,白天總是懶洋洋的。「打炮用的。」



張季嫙白了她一眼,拉上窗簾準備換上衣服,順便聯繫戴蒙。



聯繫.......欲正扣上背扣的動作停下,昨天找上馡姐不正是為了引誘李靜恩來這嗎?但這忽然的想起不是她停下動作的原因。



「嘿,要繼續昨晚沒做的事嗎?」誘人的吐息依在耳邊,織指由下而上滑過背脊,捏住背扣。「我們還有很多時間,不是嗎?」張季嫙偏頭閃掉了她欲正張口咬上耳垂的吻。



「誰跟妳有很多時間啊?」張季嫙送她一個白眼。



「真無趣。」



馡姐退開身子,在張季嫙迅速套好衣服時,嬌媚,「我以為妳會問李靜恩有沒有來這呢?」



聽見關鍵字,張季嫙全神貫注拉起耳朵,佯裝漫不經心,「哦?所以有來嗎?」



「我不要告訴妳。」



張季嫙深呼吸口氣,忍住掐死這女人的衝動。穿上薄外套,她才剛轉身就看到了馡姐手上拿著她的手機,張季嫙白眼,「妳拿我手機做什麼?」



「替妳發布好消息啊。」



心頭一凜,張季嫙忽然有種很不好的預感,轉念一想,她手機有上鎖,不可能被攻破。



「忘了告訴妳,我不但過目十行,也是過目不忘的人哦。」



「........手機還我。」



馡姐手上把玩著手機,媚笑,「可以,但是已經來不及了哦。妳可以去看看多少人心碎了,他們的女神居然在收山之夜公布愛人........」



張季嫙立刻猜到了馡姐的意思。



「該死的,妳這個女人真的很.......」張季嫙咬牙切齒,這是第二個讓她踢到鐵板的人。第一個是愛理不理的李靜恩,第二個則是她!



最要命的是,這兩人長得實在很像,神韻也很像,只是氣質天差地遠!張季嫙都要懷疑李靜恩的爸媽在外是不是有個私生女了。



手機扔到床上還給了張季嫙,馡姐踩著風情萬種的腳步離開臥房,關上門的瞬間門板立刻多了個枕頭,她大笑幾聲悠然離去。



她不介意自己的名聲被搞臭,張季嫙原本也是不在乎的,但是當李靜恩出現了以後,她才開始有了害怕與疙瘩。



最讓人氣憤的是,她的手機沒電了!她沒有帶行動電源也沒有帶充電器與充電線,很好、很好,現在外面肯定是天翻地覆了,真是謝謝馡姐。



恨不得把這人碎屍萬段,張季嫙簡直恨透了她!因為她知道,她玩不過馡姐,早知道就該聽戴蒙說的,離這女人遠遠的,越遠越好。



走出了臥房再走下樓,張季嫙才知道原來Night裡藏了一個地下室與二樓,這個看似牆壁的平凡之地,竟藏了意外的入口。



這也算是讓她找到寶了。



虧她以前忍不住時還得撐到汽車旅館才能與床伴宣洩,戴蒙也不夠意思,從來不說這裡有免費炮房,老是給她介紹到金鑽飯店........



.......金鑽飯店?



張季嫙停住,她跟林偉約定要在星期六晚上在金鑽碰面,她只知道收山之夜後就是與林偉約定的日子,她有點搞不清現在是何年何月。



糟糕,她們全家人還押在林偉的手中動彈不得!她太盡興到忘了此事,馡姐早已不見蹤影,整間Night空蕩蕩的,與夜晚相差甚鉅。



「總之先出去Night再說........這是......」



門口躺了一個人,張季嫙蹙眉,悄悄走近,一掀開了蓋住臉的黑布,張季嫙渾身一怔!


「......黃承泰?」



黃承泰明顯暈厥過去了,張季嫙除了震驚還是震驚,不對勁.......不太對.......



她一嗅,美眸倏然睜大!



——煙味



張季嫙站起身,這才發現Night唯一的出入口竟被鎖死、黏死了,有人蓄意想燒死她!就在這裡......



那一刻,她全身的血液彷彿凝固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