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30 00:12
点击:1150
章节字数:604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十九章





從金鑽飯店走出後,陸瑾宸拉緊身上的薄外套,輕吁口氣,獨自走在清冷的街道上,不斷回想今晚發生的一切。



要將那些鮮血淋淋的過往攤在曾經對自己有愛慕之情的學妹面前並非易事,對她而言甚至是一種千刀萬剮的酷刑,但是,陸瑾宸沒有選擇的餘地。



那年她跪著爬進陸家時她便有了覺悟。生父的慷慨解囊,將她困在華麗的金絲籠,望著窗外藍天如一尾擱淺之魚,一張一合搖擺於生與死之中,只求溫飽,不求其他。



她低聲下氣求陸家給予母親無虞的生活,無須榮華富貴,只需三餐不愁。母親始終不諒解陸瑾宸攀高權貴的行為,直到逝世前也不過淡淡的嘆口氣,握著陸瑾宸的手,搖頭。



她想成為母親的驕傲,最後還是成了負擔。



那一年,陸瑾宸留下了安靜的淚水,就在陸家為她決定與同為大財團的出生的富二代訂婚時,她親口告訴即將病逝的母親她要結婚了,母親來不及等待她穿上白紗,含著不甘與悔恨離開。



陸母恨的是,她無能為力。



陸瑾宸最終步上了她的後塵她不禁悲從中來,痛徹心扉。她曾對自己發誓過,絕對不要讓陸瑾宸與她的生父接觸,她要陸瑾宸當一個平凡幸福的女人,但命運終歸不如人願,陸瑾宸終有自己的坎要去擔。



陸瑾宸披著一身疲倦走進了二十四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眼皮下淡淡的青色如她隨手買的便宜香菸縷縷嫋篆。站在便利商店外,她很久沒有抽菸了。



只是看見了李靜恩,不禁想起那一段青煙繚繞的青春,沒有熱血的歌頌,也沒有奮不顧身的勇氣,只有安靜凝望的惺惺相惜。



即使那時的李靜恩在人群裡並不受矚目,陸瑾宸還是能一眼看出她的才能,以及那份噴薄欲出的光芒。



只是她沒有料到,當年那個小學妹把她的無心之語往心裡聽,多年後,大放異彩。



仰望如墨的夜空,陸瑾宸一口又一口抽著菸,走到一旁的小巷口正準備隨的捻熄菸時,手臂忽然被人用力捏緊!



「誰!等......放......」陸瑾宸欲正高聲呼救的嘴被人摀住,後方擁上兩三個人將她往更深處拖行,陸瑾宸甚至來不及看清來人的長相,就先被額上流下的血腥味嗆得眼淚直流。



她被人狠狠壓在地上,嘴裡被塞了一團破布,她越是極力掙扎對方越是狠勁,迫近死亡的恐懼感令她發麻,甚至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誰、惹上了什麼事,竟對她如此狠辣!



當那雙手掐上脖頸時,她用力掙扎近乎喘不過氣,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對方甚至沒有跟她說,為什麼待她如此。



陸瑾宸放棄了掙扎,氣若游絲的她迫近生命盡頭,她慢慢閉上了眼,嚐到了自己的腥血



她來不及親眼見到,李靜恩站上最高處綻放光芒的那天。



她想起了離世多年的母親,她一身屈辱,母親願意見她一面,讓她再當她的女兒嗎?陸瑾宸不知道。



最後那一眼,竟是那一根來不及抽完的菸,緩緩的熄滅了。



無聲無息。










「林偉。」



李靜恩已經忘了,她多久沒喊他的名字。總是以林督導敬稱相待的她,終於還是以私人名義找上了林督導。



「我們見一面吧,就在高中體育館後面空地,我等妳。」



李靜恩幾乎都要忘了,林偉如此緩慢、認真,低啞著嗓的輕語。最後一次聽到他如此的語氣,已經是大學的事了,只是後來全變調了,在那件事之後。



時至今日,他對她總是冷嘲熱諷、針鋒相對,處處找碴,絲毫不留情面的數落她。



這些,李靜恩都可以忍,只因為她對他的愧疚一輩子也還不清。



結束了通話,李靜恩捂著心口的衣料,總覺得好疼,幾乎要喘不過氣了。她招了輛計程車,原想直接報高中校名,想了想,又改口說道那附近的飯店似乎比較合情合理。



畢竟深夜裡說要去學校,實在太引人側目。



站在校門口前,李靜恩拉緊身上的大衣,深深凝視景觀已然換新的校園,她嘆氣,終究,是回來了。



那些夢靨,纏著她在夜裡如隻血盆大口的野獸,朝著李靜恩悲鳴嘶吼。



終於,她邁開步伐,走進一片寂靜的校園,朝著與林偉約定的地方一步、一步走近。



彷彿走上時光長廊,李靜恩還記得那時她偷偷抄下陸瑾宸的課表,每逢陸瑾宸體育課後,她總是在校園裡悠晃,佯裝巧遇的相見,總是能換來那人唇邊淺淺的笑容。



『好巧,常常遇到妳。看來妳也喜歡喝員生社的飲料?』



那人手裡拿著剛從冰箱裡取出的蘋果汁,扔給她,『這瓶我請妳,我最愛喝的。』愜意自然的陸瑾宸,總讓李靜恩的心忍不住慌亂。



想起了青澀的往事,李靜恩忍不住莞爾。即便知道自己孤身走在空無一人的校園裡是一件多麼讓人恐懼的事,她卻耽溺於過往裡無法自拔,甚至,忘了警戒。



側首望向一旁的籃球場,李靜恩還記得陸瑾宸雖高,但是不愛打籃球,卻總能在排球場裡見到她颯爽的英姿,每一次的跳躍,都能牽扯李靜恩千迴百轉的思緒。



『排球對我而言如呼吸一般自然,理所當然吧。』



她記得她的眼神,有多麼明亮。



她記得她的學姐,是多麼有自信的人。



李靜恩總是排斥回想高中的歲月,那是一段長達三年的注視,她那時的感情在保守的社會風氣裡,是不能言喻的秘密。



當時光匆匆流逝,將她淬煉成一位沉熟穩重的女人時,李靜恩知道,心底深處還是有一絲不能忘懷的少女情懷。



也許正因為如此,她才會毅然決然走上了服裝設計。



走到了體育館前,李靜恩深呼吸口氣,這裡,是校園的死角處,常有教官巡邏以防不良學生在這作亂,她從未踏入這都只是匆匆瞥眼,沒想到多年以後,林偉竟約她來此。



緩慢地抽身於過往,李靜恩還記得她赴林偉邀約的目的,是為了親眼確認張季嫙的安危,即便她知道他不會傷害張季嫙,李靜恩還是有個疙瘩揮之不去。



繞到了體育館後,微弱的月光從層層烏雲裡透出,李靜恩四處張望,直到月光照亮了她的視線,她才滯於原地,動彈不得。



有血。



她的腳底下,是一大攤血。



月光照亮的空地,有一條崎嶇歪斜的血痕一路向前,像是一隻醜陋紅蟲拖行著魁偉蟲體緩慢爬行,沿途留下了斑斑血跡。



一股冷意從腳底爬上了後腦,李靜恩雙腿發軟,蹲下身乾嘔。





『學妹。』



陸瑾宸.......?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