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5弹 理子的过去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254
章节字数:44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亚里亚一口气将速度提升至最高速,穿过树丛沿着大路冲了出去。

这辆K1200R仅仅用2.8秒就达到时速100公里,而最高质量的缓冲器将急刹车时的冲击缓和了下来。

强袭科有教过驾驶机车的追击战。

尤其是地点在城市中的时候,机车的加速度和制动性能将决定胜败。

在这点上,这辆K1200R堪称完美。

「人工浮岛南端,建筑工地。」

「好,坐稳了。」

亚里亚没有一丝犹豫立刻掉转车头往雷姬说的方向加速前行。

机车行驶了一段距离之后来到无人工地。

地上被咬破的沙袋和四散在沙地上的足迹都证明了银狼来过这里。

亚里亚减缓机车前进的速度,她和雷姬都把枪握在手里、打开了安全装置。

「雷姬,你带麻醉弹了吗?」

「没。」

「……是吗。」

亚里亚撇了撇嘴。

驱赶猛兽,这是武侦工作中最痛苦的一个。

因为在像今天这种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最坏结果就是不得不击毙无辜的动物。

「我会用通常子弹解决的,请追吧。」

亚里亚点点头,沿着沙地上的足迹缓慢前行。

「——!!」

大概潜行了十几米左右,从后视镜中发现目标身影的亚里亚突然原地掉转车头,然后扣下Government的扳机射向从后面突袭过来的银狼。

但几发子弹都只是擦过了银狼的躯体,没有一发击中。

银狼似乎受过训练,在轻易躲开亚里亚故意射偏的子弹之后立刻跃起想把扑倒机车。

亚里亚没有犹豫,立刻拧下油门朝着银狼笔直冲了过去,另一只放在握把上的手已经抽出绑在白色背心外的连同刀鞘的小太刀。

这辆K1200R对亚里亚的娇小身材来说太大,可是她在经过银狼身边之前一口气将前轮抬了起来——似乎是想用车体去抵挡银狼的利爪。

呲啦。

银狼的利爪刮破了车体的铁皮,亚里亚向前挥出的日本刀被它的利齿咬成两截,一截在亚里亚手上另一截在银狼的大口里。

吼,

银狼「咔嚓」一下把嘴里的半截小太刀连同刀鞘咬碎,发出了如同胜利般的吼声。

「……」

亚里亚踩下脚架,没等机车停稳就拔出另一把小太刀向银狼冲了过去。

从左手的Government的枪口内射出的子弹牵制着银狼的活动范围,试图用右手的小太刀打晕它。

不想伤害银狼的心理对现在的情况来说毫无疑问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我是一发子弹。」

冰冷的声音从亚里亚身后响起。

这是雷姬在开枪之前特有的如同咒语一样的话语。

「……等、雷——」

砰。

被银狼甩到建筑墙上的亚里亚来不及阻止,子弹就从SVD的枪口射了出去。

但是子弹射偏了——狙击天才的雷姬是不可能射偏的。

更奇怪的是银狼在走出几步之后摇晃着倒在了地上。

一头雾水的亚里亚立刻跑过去检查银狼是否还活着。

「怎么回事?」

「脊椎与胸椎中间,我的子弹在掠过那上部的瞬间压迫到了那里。」

亚里亚伸手拨开银狼背上的皮毛,脖根附近确实有一块像擦伤一样的痕迹。

「现在你的脊髓神经已经麻痹,脖子以下无法行动。不过过不了5分钟就又能动了,像原来一样。」

(原来还有这种神技吗?)

正当亚里亚在惊讶这种神奇的枪法的时候,雷姬收起SVD向银狼走去。

「想逃的话就逃吧。但是下次——就算你逃到方圆2公里内的任何地方,我的箭都会穿透你。」

听到这话的亚里亚不禁打了个冷颤。

「——改变你的主人。」

即使雷姬还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但是亚里亚从那双眼睛里看出她是认真的。

「从现在开始,服从我。」

雷姬蹲在银狼面前伸出右手。

「嗷呜……」

大概过了数秒,银狼把颤抖着的爪子放在雷姬的手上。

「厉、太厉害了!」

亚里亚一下子抱住了雷姬。

吼。

银狼像保护主人一样对亚里亚发出低吼。

「呃……」

「住手,亚里亚同学不是敌人。」

银狼听话地把头缩了回去,伸出舌头在雷姬手上舔了几下,现在的它更像是家养的宠物狗。

「很、很听你的话呢。」

亚里亚犹豫着想去摸银狼的皮毛。

「没关系,我刚刚已经告诉它亚里亚同学不是敌人。」

「噢、噢。」

亚里亚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向银狼的头。

就像雷姬说的那样,银狼没有把亚里亚当成敌人反而更亲昵地把头往亚里亚那里蹭着。

「……感觉很高兴呢。」

亚里亚突然笑了起来。

「雷姬才不像他们说的那样冷冰冰的,雷姬有雷姬的温柔,他们感觉不到是他们太笨蛋了。」

「温、柔?」

雷姬歪过头看向亚里亚。

「是啊,你没有开枪杀它。」

亚里亚像对宠物狗一样给银狼挠痒。

「哇,原来狼是这样的,跟动物世界里说的一样……对了你打算怎么处理它?」

亚里亚似乎对银狼的每一个地方都很感兴趣。

「治疗,它服从我了。」

「那之后呢,放回森林里?」

「养。」

「……你要养它?」

亚里亚瞪大眼睛,视线在雷姬和银狼里徘徊。

「我就是为这个追的。」

「当做宠物吗?可是它太大了。」

「那就当武侦犬。」

「狗、狗吗?」

「嗷呜。」

仿佛听懂了雷姬的话,银狼乖乖地摇晃着尾巴。


『……金次,你有没有看到理子。』

「啊?理子?没看到啊怎么了?」

『没什么,你帮我问问平贺还有武藤,你在哪我马上就过来。』

「我?我在音乐教室——」

嘟嘟。

没等金次把话说完,电话另一头的亚里亚就挂断了通话。

「……搞什么啊。」

金次撇着嘴看着窗户外越下越大的雨。

「是亚里亚?」

贞德的声音在金次旁边响了起来。

顺带一提,金次因为下雨无法跑到公交站,刚好听到音乐教室里有钢琴声。

但是他没想到弹钢琴的人是贞德。

「诶。」

「既然亚里亚快来了,那我就长话短说了远山。」

贞德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刚才女生体检的时候冲进来一匹狼,这件事你知道的吧。」

「知道是知道……」

金次点点头——武藤在那之后虽然被女生们送去医务室,不过偷看这件事情还没结束——他也是刚刚去看望过武藤。

「那是维拉德的仆从。」

「维拉德……」

金次低声念出了这个名字。

「就是你们预定下周潜入的红鸣馆的主人,也是『伊·U』的No.2——『无限罪之维拉德』。」

「我们的行动被发现了吗?」

「我想还没有。」

贞德摇摇头。

「说是仆从,但就像维拉德养的狗一样,不同的是放养的。」

「这么说……等等,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告诉亚里亚不是更好吗?」

『伊·U』是害香苗坐牢的凶手,是亚里亚必须抓住的犯人。

虽然金次也为了金一的事情不得不帮理子的忙,不过提到『伊·U』的话亚里亚也应该知道才对。

「不行的。」

贞德用手揉着似乎有点头痛的大脑。

「亚里亚太冲动。」

这点金次也很赞同。

「告诉她的话,她一定会不顾一切冲过去而被维拉德打败的,况且……」

「嗯?」

「远山你听好了。」

贞德认真地看着金次。

「我跟理子在『伊·U』的关系很好,我很喜欢她。」

「但是这件事情我帮不了她,所以请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她。」

「……理子有危险?」

金次不能理解贞德说的话。

潜入红鸣馆的是他和亚里亚,承担或许会遇到维拉德风险的也是他和亚里亚。

理子只是计划的制定者,而执行计划的是金次和亚里亚。

「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我不想说,可是……」

贞德犹豫了一会,然后叹了一口气。

「在『伊·U』中最渴求力量、勤奋学习的就是峰·理子·罗宾4世。理子想让自己变成比任何人都强大的存在。即使悲痛,也是一心向那。」

「勤奋……那个理子?」

在金次眼里的理子是个笨蛋——至少表理子是笨蛋,里理子更像是让他觉得危险的信号。

「或许在你们眼里平时的理子是笨蛋,但是她很强。」

金次点点头。

这点从亚里亚在理子手上吃过好几次亏就能看出来。

「呃、那么她为什么想变强。」

「为了自由。」

贞德的声音仿佛在可怜理子那样轻了下去。

「……哈?」

「理子小时候、是被监禁着长大的。」

「!!」

金次的瞳孔突然皱缩,不可置信地看着贞德。

「理子现在会这么娇小,就是因为那时没有好好吃过东西。会对衣服有那么强的欲望,也是因为那时她身上有的只是破布。」

「……等、亚里亚!」

金次冲到贞德身后,一把推开有一点缝隙的玻璃窗户对着窗外大喊。

——贞德坐在钢琴椅上背对着玻璃窗,而且室外正好吓着大雨,所以她一直没有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

「你要去哪里!」

金次是在明知故问。

可是刚刚的话被亚里亚听到了。

(该死,怎么来得这么快。)

亚里亚不久前才通过电话说会赶来会合,但……这也太快了。

金次不知道亚里亚听到刚刚的话之后对理子有什么看法,但他知道亚里亚现在只有一个想法——拿她的Government在维拉德身上开几个洞。

「维拉德。」

亚里亚的声音在颤抖——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是那家伙吧,是那家伙对理子!——」

偷十字架。

维拉德。

小时候被监禁。

贞德的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金次很清楚的知道其中的关系——维拉德在监禁理子的时候抢走了她的十字架。

或许亚里亚不能理清这些线索,但是她知道维拉德伤害过理子。

「你在生气什么。」

贞德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连雨水似乎也夹杂着冰的结晶。

「亏你还说你和理子是好朋友!她被维拉德——」

「所以我在问你,你在生什么气。」

直视着亚里亚愤怒的眼神,贞德的表情反而很冷淡。

「我和理子是朋友,所以我会担心她、会同情她的过去。」

「可是你呢?」

「你别忘了你是福尔摩斯、她是罗宾,她是你的敌人,她曾经打伤过你、骗过你。」

贞德的话就像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泼在亚里亚身上,让她全身僵硬了起来。

最后还是金次半推半拉地把亚里亚拉进了音乐教室才让尴尬的气氛缓和了一点。

亚里亚的身上仍然穿着之前去追银狼时候的白色背心,手上拿着一把完好一把断成两截的小太刀——她在送雷姬回学校、把武藤的机车停在平贺门口之后就立刻赶来了。

她的头发、衣服都湿透了,不过幸好在路上遇到明里才暂时拿长毛巾披在身上防止感冒。

「贞德你刚刚说理子小时候被监禁,这是怎么回事。」

金次注意到亚里亚在听到理子被监禁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

「罗宾家虽然是怪盗,但也应该是非常有名望的一族啊。」

「罗宾家,在理子的双亲死后就没落了。」

贞德看了亚里亚一眼,看她只是咬着下唇就继续说了下去。

「佣人们都四散而去,她家里的财宝也全被偷走。最近,理子好像总算夺回了她母亲遗留下的那把枪。」

「罗宾家破败了?那……理子之后怎么样了?」

「那时还年幼的理子被一个自称亲戚的人骗去做了『养女』,那个人就是维拉德。」

越是听到后面,亚里亚的脸色越是变得难看。

「维拉德把理子从法国被带到了罗马尼亚,之后在很长的时间里理子被关住、囚禁——」

「够了!」

亚里亚用力拍着桌子从座位上站起,打断了贞德的话。

「我不是来听你说这些的。」

亚里亚的心情金次不是不能理解。

理子伤害了亚里亚是为了获得自由。

那么亚里亚是不是要把这些伤害还给理子呢?

知道曾经打伤过自己、骗过自己的人其实是一个有着悲惨童年的受害者,这种感觉肯定很不好受吧。

况且亚里亚把理子当成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维拉德在哪。」

果然。

就像之前金次和贞德担心亚里亚会冲动那样,她确实会不顾一切冲过去。

「总之。」

贞德叹了一口气。

「维拉德已经几十年没有回过红鸣馆了所以不太可能,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们如果遇到维拉德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逃跑。」

「你想让我不战而逃吗?」

「维拉德很强,虽然不知道有多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在『伊·U』里我是最弱的。」

「什!」

金次倒吸了一口冷气。

集亚里亚、白雪、金次3个人的力量才打倒的贞德居然只是『伊·U』里最弱的,那么剩下的怪物们到底强到什么程度。

金次忍不住偷看了亚里亚一眼。

现在他才意识到亚里亚要面对的是比她强上数倍、甚至是数十倍的对手。

我不努力是不行的。

金次的脑海里想起了亚里亚曾经说过的这句话。

「3代前的孪生贞德·达尔克和初代亚森·罗宾一起,跟维拉德战斗过——不过却是平手。」

想抓到维拉德是……不可能的吗?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