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1弹 理子的邀请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351
章节字数:51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明明是完美无缺的伪装,还以为被你看出来了。」

理子拍着自己的胸口。

「真是吓了我一跳呢。」

「嗯?亚里亚?」

理子用手在亚里亚面前挥着,但是她没有回应。

理子设想过好几种见面的方式。

比如亚里亚看到自己立刻拔枪、或者扑过来抱住自己、又或者请自己坐下来喝茶——当然后面两个是不可能的。

但是无论哪种见面方式都不存在亚里亚发呆这一选项。

理子可以接受亚里亚的情绪激动到和自己开战——原本就是做了准备的——但是却对这样的亚里亚应对不来。

「亚里亚,理子回来了噢~」

理子一边重复着刚才的话一边绕着圈想去抱亚里亚。

「!」

突然惊醒的亚里亚立刻挣脱理子的手臂向后躲开——她的反应有点惊慌失措。

然后从大腿两侧拔出了Goverment。

「峰·理子·罗宾4世!」

亚里亚打开了保险装置,漆黑的枪口对准了理子的头部、胸口、手腕——准星在这几处徘徊不定。

「你!你……」

「噗哧。」

(这才是亚里亚。)

看到属于亚里亚的愤怒毫无保留地展示出来,理子忍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理子对亚里亚的反应没有生气,摆摆手随意坐到床边。

「喂!那不是你的——」

亚里亚的话在说到一半的时候停止了。

这间房间里的东西都是理子的,但是房间是亚里亚空出来给她的——明明这是事实。

「你居然还敢回来!」

亚里亚摇摇头把不该有的说不出是什么的感情强压在心底。

「亚里亚这么讨厌我吗?」

理子向后躺在了上个月她还睡过的属于亚里亚的大床上。

……

「?」

但是过了很久都没听到亚里亚的回应,理子歪过头看向她。

「出去。」

亚里亚放下自己的Government,站在原地淡淡地说出这句话。

「不要~」

理子像是吃定亚里亚一样在床上翻了个身。

「出去,否则——」

「要开枪吗?」

重新坐起身的理子摊开双手证明自己无意和亚里亚打架。

「……」

亚里亚撇了撇嘴,最后一言不发地向门口走去。

「喂亚里亚!」

亚里亚的反应不在自己的意料之中,理子似乎有点着急地拦住了她。

「你去哪。」

「……和你无关吧。」

亚里亚不动声色地推开理子,把自己胳膊从她手里抽开。

「对不起!」

理子对亚里亚深深地弯下腰、鞠了一个90°的躬。

「理子做那些是被逼无奈的!理子一点都不想伤害亚里亚!理子想和亚里亚做最好的朋友!」

一瞬间产生动摇的亚里亚在听到「朋友」这个词的时候,就像被一桶冰水浇得清醒了过来。

「……说完了吗。」

「诶?」

理子惊讶地抬起头——亚里亚那双赤紫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哀伤。

「亚里——」

「不管你为什么会回来、为什么再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还要跟我说这些话……」

亚里亚紧握着拳头、强忍着怒气。

「都已经……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亚里亚的话仿佛宣告着两人的交集到此为止。

一个是福尔摩斯,另一个是亚森·罗宾。

一个是要救妈妈的武侦,另一个是害得香苗坐牢的『伊·U』成员。

似乎……再见面就是生死决斗了。

但是无论是亚里亚还是理子都知道这一生都无法摆脱对方。

亚里亚走出房间的脚步声打破了沉默着的气氛。

「神崎香苗。」

「!!」

理子说出了亚里亚母亲的名字,她的声音仿佛变了一个人——如果说普通笨蛋状态的理子是表理子的话,那么『武侦杀手』状态的理子就是里理子。

与她外表截然不同的成熟稳重的声音表示着现在和亚里亚对话的理子是认真的。

「亚里亚不想救她吗?」

「你!」

亚里亚一把抓住理子的手臂,似乎想要吃掉理子一样瞪大了眼睛。

「这是交易。」

理子毫不顾忌地拍掉亚里亚的手,转身重新坐在床边、翘起二郎腿。

「我可以帮你去作证,同样的你也要帮我一件事。」

「好。」

亚里亚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或者说她根本没有选择。

「我事先说明,我已经经过司法交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

司法交易。

美国所有的这制度,是使罪犯能通过协助警方调查及告发共犯来使自己刑罚减轻或者取消的制度。

这虽然伴随着损害司法公正以及伪证和冤罪容易增加的风险,但现行司法体制渐渐无法应对不断增加的犯罪的日本,近几年也引进了这制度。

理子想通过这件事劝告亚里亚如果她一定要逮捕理子的话就会变成不当逮捕。

「……我知道了。」

亚里亚低下头,似乎正在忍耐什么。

「那么,要我做什么。」

「嗯~这件事情明天叫上金君再告诉你。」

翘着二郎腿的理子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活力——开关似乎又切换回来了。

「这件事情跟金次无关吧。」

亚里亚的意思是「别把不相关的人牵扯进来」。

但是——

「你怎么知道跟他无关。」

理子的嘴角露出了嘲笑。

「!……」

亚里亚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

——刚才的是里理子。

一会是表理子,一会是里理子。

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理子。

两个都是?又或者两个都不是?

亚里亚已经区分不清了。

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峰理子这个人。


「我回来了~」

一大早,2年A班的教室里响起了热闹异常的欢呼声。

「大家~理子回来了哟~」

同班同学像迎接明星一样欢迎穿着轻飘飘、改造制服的理子,还有不知道从哪里出现的喊着「理子!理子!」的粉丝团。

(哼。)

亚里亚用一只手撑着头部、视线看向窗外,仿佛理子的回归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喂。」

「干嘛。」

肩膀被人拍了两下,亚里亚一脸不爽地转过头。

「你跟理子怎么了吗?」

「为什么这么说。」

听到金次突然提到的话题,亚里亚压着内心的惊讶反问他。

依照武侦少年法的规定,未成年武侦的犯罪情报是禁止公开的。

就算只是谈论那种传闻也被武侦视为禁忌。

因此,能知道的只有被害者和有限的司法相关者——因为不允许媒体公开,所以在报道中也仅以「少年A」来代替。

虽然这法律因为明显的弊端而被讨论过是否要修改,但由于人权上的种种理由最终还是没有通过——而且是绝对不会。

所以,理子是『武侦杀手』的事情必须保密。

——当然亚里亚也出于个人理由不想说出来。

「你们很奇怪啊。」

金次似乎对两人的关系比亚里亚看得更清楚。

「理子1个月没回来我看你一点都不惊讶,早就知道了吗?」

「而且你对她的态度也好奇怪。」

金次举出很多例子来证实亚里亚现在的不对劲。

「果然你们——」

金次拖长的音节似乎让亚里亚的心跳也跟着变慢了。

「吵架了吗?」

「……」

看到亚里亚没有反驳的沉默,金次更加确信了自己的观点。

「别小看男人的直觉噢。」

「金次,我——」

「亚里亚~」

随着声音传过来,理子几乎是飘着扑到了亚里亚身上。

「喂!」

「亚里亚好过分!理子只是去了一下下美国你就耐不住寂寞对别的女人出手了吗?上次雷啾的事理子虽然原谅你了,但是你这次居然还对小雪出手,理子、理子……」

「理子不应该瞒着亚里亚去美国,理子知道错了。理子不会再骗亚里亚、不会再让亚里亚生气,亚里亚原谅理子好不好……呜呜……」

接受长期的秘密犯罪搜查去了美国。

理子是这么解释的。

「别、别胡说啊,我……」

就在亚里亚还没整理完理子话里的意思的时候,周围的气氛随着理子的哭声发生了变化。

「原来理子不是因为神崎劈腿才离开的,而是神崎趁理子不在脚踏几条船。」

「看来星伽也是被神崎骗的。」

「理子和星伽……还有雷姬也是,真是太可怜了。」

「是啊是啊。」

「够了!」

砰!

亚里亚一手拍着桌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手拔出Government往天花板开了两枪——理子被这个动作甩到了地上。

……

「亚里亚!」

金次察觉到亚里亚的心情变差不、几乎已经到了愤怒的程度。

他立刻抓住亚里亚握着Government的手,半拉半拽地把她拖出了教室。


天台上,亚里亚靠着铁丝围栏坐在地上。

先前的情绪已经恢复平稳,但是现在的亚里亚看上去……很无助。

或许这个词用在亚里亚身上很不合适,可现在的她确实像小孩子一样不知所措。

「能跟我说说吗?」

金次在亚里亚旁边坐了下去。

「发生了什么。」

「……金次。」

过了很久亚里亚都没有说话,但是金次并不着急。

他在等。

「你有体会过被……」

——朋友背叛吗。

后面半句话亚里亚说不出口。

「没什么。」

亚里亚摇摇头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金次,待会你会知道一件事。」

她向前走了几步背对着金次。

「但是无论如何,你一定不能冲动。」

「这可不像你说的。」

「那好我要说了。」

亚里亚深吸了一口气。

「理子是——」

「啊啊,找到了找到了。」

天台的门从另一侧被打开,向亚里亚和金次走过去的是理子。

「你来干什么。」

亚里亚的语气一下子冷了下来,甚至忘记问「你怎么会找到这」——虽然这根本不能算是疑问。

「亚里亚和金君都在这,理子当然也要来啦~」

做出夸张的像跳舞一样的动作,理子绕着亚里亚转了两圈。

「金君,理子有件事要告诉你噢。」

「啊?什么啊。」

金次摆摆手,向理子身后的天台门口走去。

「你们好好聊,别没事就拔枪。」

「我是『武侦杀手』。」

如同大脑里引爆了炸弹一样,金次的思绪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变得一片空白。

「金次!」

等金次回过神的时候就看到亚里亚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和理子互换了位置——站在保护她的前方。

而亚里亚的头对上了属于金次的伯莱塔的漆黑枪口——仅仅只有一条手臂的距离。

亚里亚原本是为了防止金次知道是理子在他的自行车上放炸弹才决定由自己来说出真相——还有理子没有告诉亚里亚的金次和『伊·U』的秘密——但是现在看来果然没这么简单。

「放下枪。」

「你、是你……」

金次仿佛没有听到亚里亚的劝告。

他用像是摩擦牙齿挤出来的声音这样说着,颤抖的手打开了伯莱塔的安全装置。

「金次,冷静点,把枪放下。」

亚里亚一只手紧紧抓住理子的手防止她做出激怒金次的动作,另一只手伸向金次的伯莱塔。

但是金次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

「……上个月,飞机被劫持的时候、知道的。」

亚里亚不敢直视金次愤怒的视线,把头向旁边撇开了几公分。

「你一直在帮她隐瞒吗!?」

「……抱歉我——」

「让开!」

金次移动着伯莱塔的枪口,但是亚里亚站的位置完全挡住了子弹的轨迹。

也就是说如果想要伤害理子的话就必须打倒亚里亚——或者说,对亚里亚开枪。

「金次冷静点,你不能——」

「冷静?」

金次发出了冷笑。

「你让我怎么冷静!她是杀了我哥哥的凶手!!」

「!」

金次的话让亚里亚的瞳孔骤然缩起,她不自觉地松开了紧紧握着的理子的手。

亚里亚僵硬地转动着脖子,不可置信地看向理子。

而理子则是拼命摇着头。

「不,我没——」

砰。

原本应该击中理子的子弹在中途被亚里亚挡下、击中她的肩膀落在了地上。

「少骗人了!」

「哥哥他、哥哥他明明救了这么多人、明明自己都死掉了……那些人还是不肯放过他!」

金次的哥哥金一在豪华客轮沉没事故里牺牲了。

造成这个事故的原因是『武侦杀手』在客轮上安装了炸弹。

也就是说金一是被理子……杀死的。

更让金次愤怒的是无论是媒体还是受害人都在责怪金一的没用。

「咳、我说了给我冷静一点啊!」

近距离吃了一发子弹的亚里亚即使有防弹制服的保护,肩膀上也会留下几天消不去的淤青。

「我……」

「金次,把枪放下、或者给我。」

亚里亚察觉到金次的犹豫,立刻上前抓住他的手腕这样劝说着。

「我可以不在乎她在我自行车上装炸弹,但是你也能不在乎她在你额头上留下永远抹不掉的那道伤疤吗!?」

「看来你已经原谅她了,可我不能!」

「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杀死我哥哥的凶手——呃!」

亚里亚的一个过肩摔让金次暂时闭了嘴。

「别随便替我做决定!」

亚里亚把从金次手上夺过来的伯莱塔仍在他身上。

「我不会原谅她,永远不会!」

「可我、还有其他选择吗……」

亚里亚的声音轻到连她自己都听不清。

「金次。」

眼看着亚里亚和金次打起来却没有阻止的理子在这个时候说话了——而且亚里亚知道这是里理子状态。

「我没有杀你哥哥。」

「胡——」

「——以罗宾的名义保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