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5-08 18:19
点击:1200
章节字数:496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五十三章





「趙清竹沒跟妳一起回來?」



張季嫙一坐進車內,張欽澤第一句話竟是關心趙清竹,這讓張季嫙莫名不悅。「她關我什麼事啊?」



張欽澤無奈失笑,張大小姐的脾氣他可不敢領教。



「是是,妳別再跟趙清竹嘔氣了好嗎?當初又不是分得很不愉快。」張欽澤咕噥著,張季嫙冷哼,倒像是耍脾氣的孩子,「一聲不響地離開,還真是美好的分離。」



「妳那張嘴啊,收斂點好嗎?若我不是妳哥,我早就被妳嚇跑了。」



張季嫙懶得翻白眼了。



「是說妹,妳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



大概是話題跳太快,張季嫙來不及反應,一張呆滯的臉被捉得剛好,逗笑了張欽澤,「第一次看妳這種傻樣哈哈哈——」



張季嫙臉紅耳熱,惱羞成怒地掐上張欽澤的脖子,「再笑我掐死你!」



「別鬧啦哈哈,會出車禍的,我開玩笑的。」張欽澤憋笑,張季嫙只覺得出糗了,噘著嘴縮在一旁,看著車窗外不斷變換的風景,像是想起什麼而淺哂。



這一切都看在張欽澤眼裡。



也許是感染到了幸福,張欽澤的微笑竟也放柔幾分,隨即聽到張季嫙喃喃般地道,「嗯......我有一個非常喜歡的人了,那個人真的不是趙清竹.....所以別再撮合我跟她了好嗎?」



張欽澤能說不嗎?



「等我跟她真正在一起後,我會介紹給哥的,你可不准為難她。」



「妳這是還沒嫁人胳膊就往外彎了吧?」張欽澤沒好氣地道,「看妳真正嫁了要怎麼辦,女兒賊。」



「女兒賊是你在說的嗎?」張季嫙瞪他一眼。



張欽澤聳肩,「男的女的?是男的先跟我打一架。」



「如果是女的呢?」



「如果是女的話,至少要有C吧?」



方向盤一歪,張欽澤差點被丟出車外。後方的駕駛趕緊超車,偷瞄一眼,嚇得加速離去。



怎麼會有個如花似月的女人拿包包的袋子掐著魁武的男人呢.......  













有時候趙清竹很想逃離台灣,逃開那個她稱為『爸爸』男人手裡。



她對他的畏懼使她只是聽到林偉的聲音都足以讓胃抽疼,彷彿五臟六腑全攪在一塊,整個人渾身不對勁,卻仍要擠出和善的微笑站在林偉面前。



趙清竹有時候會想,也許那時凍死在街頭會更好。



但她仍有牽掛,因為對人世間仍有牽掛,所以她咬著牙也要撐下去,撐到她有能力回到台灣找張季嫙,找回她失聯六年的昔日愛人。



她從未想過,這是一連串惡夢的開始。



「清竹,妳找我嗎?」



林偉從文件中抬起頭,望向趙清竹的神情堪稱是慈父般祥和,這卻讓趙清竹冷汗涔涔、頭皮發麻。



趙清竹的視線放在辦公桌上的名牌,林偉——林督導,這是男人的身分,一個足以在公司裡翻雲覆雨的職位。



趙清竹一點也不想林偉借自己的手毀掉另一個才華洋溢的設計師。



這設計師甚至是張季嫙的心頭肉,這個人受了傷,張季嫙會比她難受;若這個人開心,張季嫙會感到無比幸福。



她不想看到張季嫙難過,一點都不想。



她希望張季嫙快樂,即使她的快樂不再是因為她。



「是,我找您。」



趙清竹深呼吸口氣,林偉挑了眉、站起身,走向沙發眼神示意趙清竹坐下,他為她倒了杯清茶,閒情逸致。



趙清竹雙手交疊,挺直背脊,那雙純然的碧色眼眸迎上漆黑的雙眼時,趙清竹總覺得近乎窒息。



相較於趙清竹的緊繃,林偉不過是向後倚靠沙發,愜意地望著眼前的『乾女兒』。



「爸,我希望你......別將李靜恩趕盡殺絕。」



空氣彷彿凝滯了。



林偉神色一僵,不過是一眨眼,他又是無謂地笑笑,端起茶,低頭嗅聞,聞著清淡的茶香甚是喜愛。



趙清竹繃緊神經,死命地盯著林偉,她甚至以為林偉並沒有聽見,所以才能悠閒地喝著茶,不做任何表示。



但她也沒有膽子再提一遍。



「清竹。」



趙清竹一僵。



林偉放下茶,抬眼,勾唇微笑,「妳的眼睛很漂亮,妳知道嗎?」



趙清竹不敢吐大氣,龐大的壓力排山倒海而來,她只能看著林偉的眼睛——這是林偉的『教育』。



「就跟這清茶一樣,淡淡的翠綠色,很迷人。」林偉柔聲道,循循善誘似的,「妳眼前也有一杯,低頭看看啊。」



她低頭了,即使她知道不能低頭。



在那個瞬間,她立刻閉上眼,灼熱感立刻侵襲五官,她知道她不能動,若是掙扎逃避下場會更殘忍。



那盞茶,全熱的熱茶,林偉毫不留情地潑在趙清竹臉上。



她以為她就要失去這世界了。



一滴滴茶水順著髮梢滴下,趙清竹痛得想流淚,可她還是忍住了。在這個男人面前,她只能忍,只有忍耐才能活命。



林偉才是那個最冷血無情的人。



他毫不手軟地掠奪他想要的東西,用最直接殘忍的方式逼對方就範。



她聽見開門的聲音,隨即而來的是熟悉的高跟鞋聲,那是林偉的助理,同時也是跟在林偉身邊最久的女人。



「他出去了。妳能睜開眼嗎?」



耳邊低聲的詢問,湊近她耳邊吐息令她感到反胃。那雙手遊走在她的鎖骨,趙清竹寧可此刻真正地失明了。



這樣她就看不到如此汙穢的景象了。



冰涼的毛巾替她擦拭水珠,女人隨即跨坐在她身上,湊近趙清竹的唇吻去殘留的茶水。



「很香甜,不是嗎?」



趙清竹只感覺反胃。



「妳的眼睛真的好漂亮,他怎麼捨得讓妳失去這雙眼睛呢?」女人輕柔的話語如染毒的糖蜜,趙清竹多希望自己醉了。



她被壓制在沙發上,眼皮腫得睜不開,也罷、也罷,看不到比較好.......她的衣服被粗魯地撕去,褲子被俐落扯下,在毫無潤滑的情況下女人的兩指直接插入,瘋狂且殘忍地抽插著。



趙清竹抬手橫過眼,咬著下唇悶哼,眼淚終於流下。



她好想念張季嫙。



她好想念六年前。



她好想念過去的一切。



那些回不去的曾經,終究是擊垮了曾經高傲不凡的天之嬌女。



她生命中僅存的牽掛也離她而去了,她多想緊緊抱住張季嫙,告訴她,她一直愛著她。殘忍的是,張季嫙只是告訴她,她變了,變得不再是她曾喜歡的那個趙清竹。



趙清竹很想笑,很想痛快地大笑。



她變得軟弱,是因為張季嫙是她人生中僅存的唯一。她別無選擇,寧可自尊被踐踏得一文不值也要留住她.......



即使最後她什麼也沒有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