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6弹 逮捕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8-03-12 20:30
点击:1324
章节字数:565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仅仅是一次刀剑相交,包围在白雪和贞德之间的空气都发出了震动声。

绯红色的火焰和洁白的冰晶在原本昏暗的地下室内四散着。

「贞德。」

白雪向后退了一步。

「你收手吧。我不想伤害任何人,就算是你也一样。」

「别让我发笑了。」

刚才的交手也让贞德倒退了一步,她重新评估起白雪的实力。

「只不过是块原石的你,是绝不可能伤到在『伊·U』中磨练过的我的。」

「我是G17的超能力者。」

贞德的脸色发生了变化。

「别想唬人。G17的超能力者,这世上也不过只有几个。」

「你也应该感觉到了吧。」

白雪重新举起了她的日本刀——色金杀女。

那是从2000年以前就流传下来的星伽的神器。

「当被星伽禁锢的这块封印之布解下的时候。」

「那又怎么样。」

贞德反而轻声笑了出来,嘴角露出明显的嘲讽。

「你是绝对无法背叛星伽的。这究竟意味着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明白。」

两人像打着哑谜一般说着亚里亚和金次完全听不懂的话。

但是他们能清楚地感觉到白雪和贞德的气势在逐渐增强——如同冰和火那样互不相让。

接着。

「火焰!」

白雪挥舞着色金杀女向贞德砍了过去。

贞德仿佛在害怕火焰一般后退着——初代贞德·达尔克差点被火刑烧死,大概她们这一组世代都在恐惧火——双手举起杜兰达尔弹开了色金杀女。

被偏转的刀身将一侧的用来摆放资料的金属柜子砍成两半。

「刚刚的是星伽候天流初弹,绯炫毗。」

白雪重新摆出进攻的姿势。

「接下来我会用绯火虞槌将你的剑、斩断。」

「没有任何东西是我这把色金杀女斩不断的。」

坦诚的声音在贞德听起来像是在挑衅一般。

「那是我要说的。」

强压着对火焰的恐惧、一直都处于后手状态的贞德终于抢先向白雪进攻了。

「圣剑杜兰达尔能斩断一切!」

冰与火的交错。

色金杀女与杜兰达尔的激烈碰撞。

冰触碰的地方冻结所有,而火掠过的地方扫荡一切。

这是巫女与魔女的战斗。

如同在电影院里欣赏4D电影一般地身临其境。

「这就是一流超侦的战斗啊!」

对于超能力战斗插不上手的亚里亚这样感叹着。

「亚里亚你能动了吗?」

「嗯,好多了。」

亚里亚把拳头握紧又松开。

「金次,我们来制定个计划吧。」

「计划?」

亚里亚点点头。

「你也想帮白雪吧,但是如果抓不好时机会,反而会妨碍到她。」

亚里亚说出金次的心里话。

白雪一个人正在战斗,亚里亚和金次绝对不能放手不管。

「我以前有抓过超能力者,不过像白雪和贞德这样强大的我还是第一次见。」

「但是我想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亚里亚抬起下巴示意金次往前方看去——无论是白雪还是贞德,她们的呼吸声明显比最开始更沉重了。

「超能力者使用的力量越大,精神力也会随着消耗得越大。虽然和武侦战斗时都是使用最小限度的能力但当遇到同类,就会像现在这样一直使出全力来。所以精神力应该很快就会支撑不住的。」

「那个瞬间就是我们的机会。」

亚里亚继续解说着。

「你能判断出那个瞬间吗?」

「……如果是按经验,应该差不多吧。不过有一半还是要靠直觉,你能相信我吗?」

亚里亚看向金次的视线有点犹豫。

「亚里亚,你的自信呢?」

金次反问亚里亚。

「可是我……」

亚里亚指的是没能看破贞德的计划和即使看破也让白雪陷入困境的自责。

「你忘了武侦宪章第一条了吗?」

在亢奋状态下的金次立刻明白了亚里亚的意思。

「我们是同伴。」

武侦宪章第一条——要相信同伴,拯救同伴。

「……嗯,我知道了。」


「哈、哈……投降吧贞德,你已经输了。」

白雪像是刚跑过马拉松那样大口喘着气,而贞德则是单膝跪在地上、用她的杜兰达尔支撑着才没倒下。

——两人似乎都用尽了力量。

「哼。」

随着贞德的冷笑,她周围的温度继续下降——像把空气都要凝结一样——接着出现了冰粒。

贞德把这些冰粒当成暗器,用没握杜兰达尔的左手向前一挥。

冰粒仿佛听从命令般向白雪袭击过去。

白雪立刻把色金杀女横在胸前挡住了要害。

但是色金杀女碰到冰粒的时候,刀身上的火焰如同被熄灭一样暗了下去。

「呃!」

白雪「咚」的一声跪在了地上,额头上不断冒出的虚汗证明着她已经快到极限。

「你真是天真啊白雪。」

与此同时,贞德站了起来。

「居然只攻击剑而不攻击我的身体。」

贞德重新摆好姿势,举起她的杜兰达尔。

「想将圣剑杜兰达尔斩断是绝对不可能的。」

剑刃指向低着的白雪的头顶。

「库……哈、哈……」

白雪紧咬着牙齿,握着色金杀女的手在微微颤抖。

「到此为止了。」

贞德高举起杜兰达尔。

「这是最后的。」

「『奥尔良的冰花』化为银冰,飞舞吧!」

正当冰晶以杜兰达尔为中心向内收缩的时候——

「金次!3秒后跟上来。」

亚里亚两手握着双刀像子弹一样从白雪身后冲了出去。

「区区武侦——」

察觉到亚里亚的动作之后,贞德把原本攻击白雪的这招转向了亚里亚。

但是亚里亚更快地用刀尖挑起贞德先前丢在地上的巫女服。

如同已经从枪口射出的子弹不能收回一样,贞德没办法中止这次的攻击。

咔嚓。

仅仅只有1秒的时间巫女服就被冻结起来,被改变了方向的冰晶尘把天花板都冰冻住。

「金次!」

亚里亚一边用下滑躲过贞德的攻击,一边用双刀砍向贞德的腿部逼得她不得不跳起,同时大喊着金次的名字提醒他抓住机会。

砰砰砰。

将伯莱塔切换成3点射的金次朝着在空中不能移动的贞德发射了子弹。

「不过是武侦!」

贞德冷哼一声用杜兰达尔挡开了子弹。

接着贞德用力在天花板上踢了一脚,借力转向了金次。

「金次——」

「什!」

杜兰达尔的剑刃被金次用单手牢牢地握在手上——这是亚里亚用空手入白刃接住白雪的色金杀女的单手版。

「贞德!不会再让你伤害我的同伴了!」

嗒嗒。

用木屐奔跑的声音向贞德靠近着。

「绯绯星伽神!」

接着,做出拔刀姿势的白雪由下往上斩向杜兰达尔的剑身。

从色金杀女那里散发出来的火焰像燃弹一样把天花板上的冰冻全部燃烧掉。

哐当。

「!」

清脆的金属声响了起来。

掉落在地上的是杜兰达尔的前半段剑身。

能斩断一切的杜兰达尔……被斩断了。

「怎么……可能……」

「『魔剑』。」

咔嚓。

贞德握着杜兰达尔的右手被亚里亚戴上了手铐——那是她在接到任务之后买的对超能力者用的手铐。

「你被捕了。」


「警视厅和武侦局那里我都联系好了,剩下的事交给我吧。」

从地下仓库出来后的亚里亚拿着断成两截的杜兰达尔,她的身边站着双手铐着手铐的贞德——贞德从刚才开始就没有说话,一直保持沉默。

「你一个人行吗?要不要——」

看着欲言又止的白雪,金次帮忙说出了她的犹豫。

「不用不用,贞德现在没有反抗的余力。」

亚里亚摆摆手。

「白雪也很累了,你送她去休息吧。」

「……好吧。」

金次似乎觉得亚里亚有什么事是不能告诉他们的。

「我跟白雪会去看闭幕式的武=型,事情办完的话记得来找我们。」

武=型,是将意大利语中的『武器』和日语中的『型』组合在一起的武侦用语。

是将匕首和手枪的表演结合成拉拉操的形式并盛装游行化的活动,也是作为亚德运动会的闭幕式的拉拉队表演。

「好。」

在金次和白雪离开之后,亚里亚换上了严肃的表情。

「贞德。」

亚里亚走到贞德面前站定。

「刚刚你在地下仓库说了『罗宾4世』是吗。」

亚里亚非常肯定贞德提到过理子,而且不止1次。

理子是亚森·罗宾的曾孙这件事整个武侦高就只有亚里亚知道。

「你认识理……那家伙是不是!」

自从上次在飞机上被理子逃掉,亚里亚再也找不到她的行踪——就像消失一样。

「亚里亚,你真的是福尔摩斯4世吗?」

贞德非常困惑的语气在亚里亚听起来仿佛是嘲笑。

「你这家伙!」

「你在『伊·U』里非常有名,所以在见面之前我一直都在想象你是个怎么样的人。」

贞德突然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我很失望。」

「!?」

与其说是被敌人讽刺,不如说是让多年的好友失望的那种心脏都会停掉一拍的感觉。

亚里亚发愣似的看着贞德。

「个人作战能力的确出色,但是有勇无谋、任性冲动。」

贞德的话语一句又一句地刺激着亚里亚的弱点。

「你真的是那个世界闻名的福尔摩斯的曾孙?」

(我……)

我是!虽然我没有曾祖父大人的推理能力也没有他的沉着冷静,但是我身体里流着他的血。

亚里亚很想这么说,但是像喉咙被卡住一样说不出口。

血统这种东西只有在后代非常耀眼、超出常人的时候才会被称为继承人。

而什么都没有遗传到的残次品连被提到都是耻辱。

「这次如果不是我手下留情,你至少死掉2次。」

「亚里亚,你这样……是不行的。」

直到缀从她身边把贞德带走,亚里亚都没缓过神。

为什么贞德会对她说那些?

亚里亚不知道。

但是她知道她已经很努力想做到最好,努力到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练习枪法、刀法、格斗技、替香苗洗脱罪名上。

可是无论是谁,福尔摩斯家族也好,贞德也好,她们都只认定还不够。

甚至理子也说过「这就是福尔摩斯?」这样的话。

是不是只有遗传到优秀的血统才叫成功?

这个问题连亚里亚自己都知道答案是「是」。

如果她不是福尔摩斯的曾孙的话,现在的她已经足够优秀。

可惜她是神崎·福尔摩斯·亚里亚。


叮——咚——

非常有礼貌的按门铃声。

「来了。」

早晨惯例保养Government的亚里亚刚把枪拆好放在桌子上就听到了门铃声。

有亚里亚宿舍钥匙卡的有她自己、明里还有……理子。

她们3人是不需要按门铃的。

可是没有钥匙卡的人几乎不会来亚里亚宿舍。

亚里亚一边想着是谁一边走向玄关。

「打、打扰了。」

「……」

亚里亚看着门口非常有礼貌向自己弯腰鞠躬的少女。

「久未问候,失礼之处请见谅。」

少女周到的礼节让亚里亚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喊出了她的名字。

「……白雪。」

「是。」

「那个……你真的来了啊。」

亚里亚没想到白雪会真的来。

起因是白雪在亚德运动会结束后想要感谢亚里亚强烈请求去她宿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小事。

「是的,小金这次也支持我。」

亚里亚在金次的劝说下把白雪的请求当成是委托的报酬接受了。

因此,在这个周末的上午,白雪应邀出现在了亚里亚的宿舍。

「呃……先进来吧。」

(这时候多管闲事。)

在心里抱怨金次的亚里亚让开一条通道让白雪进门。

「不是给你钥匙了吗,直接进来就好了。」

「那样太失礼了!」

在玄关脱下皮鞋整齐放好的白雪这样反驳。

「……你喝什么?」

亚里亚走到冰箱旁边问白雪。

「随便就好……亚里亚?」

「抱歉,我很久没回来了,冰箱里没东西我出去买。」

站在冰箱前发愣的亚里亚摇摇头关上了冰箱门。

亚里亚习惯性地几下把刚拆分开的Government组装好,放进大腿外侧的枪套内。

「我会顺路去装备科拿解冻的Government,可能会晚点回来。」

「……如你所见,虽然我很久没有回来了,不过有明里一直在帮我打扫所以没什么你需要做的。」

「呃、你……」

亚里亚没有接待朋友来家里的经验,所以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

「亚里亚想吃什么?」

似乎知道亚里亚不太会处事这点,白雪贴心地让亚里亚不用太在意自己。

「诶?」

「你回来大概也要到中午了吧,我做点午饭怎么样。」

「随便啦,你不嫌麻烦就好。」

「一路顺风。」

「……出、我出门了。」

因为都是一个人住,所以亚里亚没有说「我出门了」或者「我回来了」这些话的习惯。

几乎红着脸换上皮鞋的亚里亚匆匆跑出了宿舍。

「噗嗤。」

白雪轻声地笑出了声。

「嗯……我看看冰箱里有什么……?」

一打开冰箱就看到里面塞满了布丁、草莓牛奶和碳酸饮料。

每一样东西上面都贴着「理子专用」的小纸条。

「理子?」

正当白雪思考着理子是谁的时候,宿舍的大门从外面被打开了。

「亚里亚前辈,我回来了,我还给您带了东西——星伽前辈!?」

「间宫同学你好。」

刚走进客厅的明里看到了向门口走来的白雪。

「为什么星伽前辈会在这……」

「稍微、有点事呢。」

(与其说是帮忙做家务,不如说是在做客。)

白雪含糊地略过自己来的目的。

「间宫同学才是,来找亚里亚吗?」

「啊是,武藤学长让我带给亚里亚前辈的东西。」

明里从书包里拿出一张盒装的光碟。

「亚里亚前辈不在吗?」

「刚刚出去了,可能会晚点回来。」

「这样啊……」

明里看上去有点犹豫。

「不如我帮你转交给亚里亚吧。」

「可以吗?」

「嗯。」

「太好了,我约好了志乃、莱卡她们,所以不能待太久。」

明里把光碟递给白雪。

「太感谢了星伽前辈。」

「那个、间宫同学。」

白雪在明里换好鞋子准备出门的时候叫住了她。

「星伽前辈有什么事吗?」

「理子、是谁。」

「……诶?」

「啊那个、我在冰箱里看到有很多她的东西……」

「那些是峰理子前辈的东西。」

明里很快明白了白雪的意思。

「亚里亚前辈好像很宠峰前辈的样子,那间房间也是亚里亚前辈分给峰前辈的——」

「是、吗。」

「!!」

从白雪身上散发出的让人窒息的恐惧感吓得明里立刻逃了出去。

「那、那个星伽前辈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我回来了。」

亚里亚打开门抱着一袋桃馒头和热饮走了进来。

「白雪你做饭了吗?没有的话一起吃桃馒头怎么样?」

亚里亚把东西放在客厅,看到白雪正坐在电视机面前。

「怎么了白——」

「亚里亚。」

白雪正坐着转向了亚里亚,她将地板上的坐垫推到亚里亚面前。

「坐。」

「嗯?」

满脸疑惑的亚里亚盘腿坐了下去,和白雪面对面的看着。

「突然怎么了?」

白雪没有回答只是拿起旁边的遥控器按下了播放键。

接着房间里响起了『Who Shoot The Flash』的音乐——这是亚德运动会闭幕式的武=型拉拉队表演的配乐。

「怎么给我看这个——」

亚里亚的视线被电视机中的某个身影吸引了。

那是白雪。

站在武=型最中间的是白雪。

与其说是在拍拉拉队的表演,这个录像更像是白雪的个人表演,所有的镜头都有白雪的身影。

啪叽。

大概持续了数分钟的录像结束了。

「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白雪把遥控机放在身边。

「说?什么意思?」

「果然,我对你——」

白雪叹了一口气,把手放在背后。

「太松懈了!」

啪。

「喵呜!」

空手入白刃。

上一次见到这一招的时候是金次接住贞德的杜兰达尔。

上上次是亚里亚在金次宿舍接住了白雪的色金杀女。

现在想起来,亚里亚和白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似乎也是用这种打招呼的方式。

「偷 腥猫别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