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5弹 星伽白雪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289
章节字数:405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啊……」

白雪把亚里亚拖到地下仓库上一层,关上了与下一层完全隔绝的三重铁板的隔离门。

可是当白雪趴在亚里亚胸口的时候却发现她的心跳已经停止。

「骗人的……」

白雪狠狠地甩了几下头,把最坏的结果抛在脑后。

然后把亚里亚以仰卧的姿势平放在柏油地面,白雪自己也跪在地面上。

「你不能死。」

双手十指交叉放在亚里亚胸骨下的1/2处。

一下、两下按平均1分钟100次的频率用力按压着。

「亚里亚你听到我说话没有!」

在重复按压了30次之后,白雪抬起亚里亚下颌角、让它与耳垂垂直于地面,然后对准亚里亚的口部往里面送气。

但是亚里亚没有反应——如果起效果的话胸部的部分会凸起。

「活过来!」

按压胸口、给亚里亚送气。

「活过来!」

白雪重复着刚才的动作。

「活、过来啊……」

这样的动作大概持续了数分钟。

直到白雪的手臂麻痹,她还在重复着急救的动作。

我们已经尽力了。

——如果是普通医院的话,过了黄金抢救时间之后就会放弃吧。

但是白雪没有放弃。

她不停地喊着亚里亚的名字,希望得到一丝回应。

「噗!」

从没有反应的亚里亚的嘴里吐出了海水。

「……亚、亚里亚?」

白雪把耳朵贴在亚里亚的胸口——她的心脏正在微弱的跳动着。

重新燃起希望的白雪配合着先前按压胸口的频率让亚里亚吐出更多海水。

「咳、咳咳咳……」

似乎把堆积在胸口部位的海水全部吐出来了,亚里亚恢复了意识。

「亚里亚感觉怎么样?」

「……白……雪?」

眼前仿佛蒙上了一层雾气,但是亚里亚能看到放大了的白雪的脸庞。

让她更加不解的是白雪似乎在哭。

「呃——」

「太好了……」

白雪一下子抱住亚里亚。

「太好了!你还活着……」

「白、白雪?」

大脑稍微能够运作的亚里亚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笨蛋!」

白雪不知道是哭还是笑地一边紧紧抱着亚里亚,一边骂她笨蛋。

「明明不会游泳逞什么能!你要是就这样死了我怎么办!」

「笨蛋!笨蛋!笨蛋!」

「但是……你还活着,真的太好了……」

白雪松开手,仔细查看亚里亚是不是还有其他地方受伤。

「我……」

听白雪这么一说,亚里亚想起来了。

在失去意识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还有残留在嘴边的温暖触感……

「呜哇!」

亚里亚突然推开白雪向后退开。

「怎么了?亚里——」

「没、没什么!」

白雪想要上前但是被亚里亚强硬地阻止了。

可她注意到了。

亚里亚用手遮住了她的下半张脸,而上半张脸露出了不正常的红色——白雪在救亚里亚的时候、和她kiss。

虽然是因为要救人,但是现在想起来也会很尴尬。

「……你、你还好吧?」

白雪想掩饰自己失态般地用衣袖挡住了嘴唇。

「……嗯。」

「那、那就好,下次别这么鲁莽了。」

「……嗯。」

两人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

「那个白雪……」

亚里亚鼓起勇气终于敢看向白雪——虽然只是用眼角看着。

「嗯?」

「谢、谢谢。」

「……是、是我谢谢你才对。」

「嘛、嘛……」

「喂——白雪!亚里亚!」

正在这个时候,从远处传来的金次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亚里亚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啊,是小金。」

「『魔剑』的事等会合再说吧……啊咧?」

亚里亚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撑着地面想要站起来。

但是长时间的缺氧和停止了数分钟的心跳使她全身无力。

「亚里亚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找小金。」

白雪伸手阻止了亚里亚,让她别勉强自己。

「……那个你拿着万一遇到危险还能自保。」

亚里亚沉默了一会,指着白雪脚边的两把属于自己的小太刀。

「如果遇到『魔剑』的话不要硬拼,一边逃一边发出大的声响,我会立刻赶过来。」

「知道了啦。」

白雪把亚里亚扶到边上让她靠着墙壁休息,然后把两把小太刀的其中一把放在她手上。

「你现在一点战斗力都没,我不知道『魔剑』会不会在这个时候来袭击你——」

「『魔剑』的目标是你,该小心的是你才对。」

「……总之你也要小心。」

「噢、噢!」

白雪的话里似乎带了些与平时不同的情感。

亚里亚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直觉告诉她不能去想。


靠在墙壁上的亚里亚整个身体都蜷缩在一起。

她的右手紧紧揪着心脏位置的衣服,因疼痛而冒出的冷汗沿着脸颊滴落在地上。

(这种时候……)

亚里亚把颤抖着的左手伸向用来绑双马尾的其中一个发饰——那是平时被她用来放缓解心悸的药物的。

这次或许是因为心脏曾经停止才发作的吧。

亚里亚在3年前受到了枪击。

子弹停留在她心脏的位置无法取出,留下了时不时会发作的心悸。

——这对武侦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如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作或者被敌人知道自己有心脏类的疾病……

不、通常来说有像心脏疾病这类后遗症的武侦会有退役。

可是亚里亚不能因为这种「小事」放弃。

而且她的心悸发作时间和频率都难以掌握——有时候1、2个月都不会发作,有时候半个月发作2、3次。

「咕唔。」

空口咽下了药丸,亚里亚皱着眉等待药效发挥作用。

大概过了3分钟左右,疼痛得到了缓解,亚里亚的脸色才变得不那么惨白。

「呼……」

亚里亚松了一口气。

——她很庆幸不是在和『魔剑』战斗的时候发作。

可是谁又知道亚里亚还能平安度过几次病发?

即便在未来的某一天亚里亚或许会因为心悸而死掉,但至少现在她还不能放弃。

——她不允许自己放弃。

在平稳了呼吸之后,亚里亚皱起了眉。

(白雪……)

从和白雪分开大概过了有10分钟,但是白雪还没回来。

不该让她一个人去的。

即使亚里亚现在后悔,可是如果她真的和白雪一起去说不准拖后腿的是她。

「亚里亚!」

正当亚里亚确认自己可以活动之后,金次的声音传了过来。

「金次?」

声音传来的方向和先前白雪离开的方向相反,亚里亚更加着急了。

「可恶!『魔剑』那家伙!」

「喂亚里亚你跑什么。」

金次从后面追上亚里亚把她拦了下来。

「中计了!白雪她——」

「亚里亚……」

熟悉的虚弱的声音在两人前方响起。

「白雪?」

在昏暗的灯光的照射下,两人看到白雪正扶着货物架向这里走来。

「喂,你没事吧。」

亚里亚立刻跑过去扶着她。

「快、走……」

仔细看的话,白雪似乎和『魔剑』战斗过了。

她的脸上有沾上了灰尘,巫女服被利刃划破了好几处。

「好,你坚持一下,金次过来帮忙。」

亚里亚已经没有空再去管『魔剑』怎么样了,现在重要的是白雪的安全。

「亚里亚!小金!别被她骗了!」

相同的声线从更深处传入3人的耳中。

不到数秒,一个和白雪长得一模一样同样穿着巫女服的女性站在他们面前,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投降吧你无路可走了,『魔剑』!」

她举着小太刀指向亚里亚搀着的白雪。

「两个……白雪?」

亚里亚的视线在两人面前徘徊。

「笨蛋!那不是我!」

「哼。」

原本受了伤的白雪在另一个白雪的逼迫下突然一脚踢开金次——亚里亚反射般地拔出放在大腿外侧的Government,但是晚了一步。

『魔剑』从亚里亚背后扣住她的手臂,那把属于白雪的日本刀正架在她的脖子上。

「白、白雪!?」

「亚里亚那不是白雪!」

金次用受身接下刚才的一击,在落地后立刻拔出了伯莱塔。

「呼~」

「呜哇!」

『魔剑』对着亚里亚握着Government的手吹了一口气,亚里亚立刻像被火焰灼烧一样松开了手。

「亚里亚!?『魔剑』!快放了亚里亚!」

白雪用亚里亚先前交给她的小太刀指着『魔剑』,但是因为亚里亚被当成人质无法进攻。

「哼,呼~」

「唔!」

「亚里亚!」

另一只手同样被『魔剑』嘴里呼出的气体袭击了,小太刀插入了亚里亚脚边的地面。

她的双手像是被冰霜覆盖了,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

「福尔摩斯,也不过如此。」

「不许你侮辱这个名字!」

即使被『魔剑』擒住,但是亚里亚的气势丝毫没有减弱。

「你都自身难保了,是说那种话的时候吗?」

「呜!」

被『魔剑』用手拂过的膝盖如同被冻住一般失去了活动能力,亚里亚只能靠另一条腿站着才不至于在敌人面前跪下。

「『魔剑』——」

「不要用这名字叫我。那是别人取的名字,我不喜欢。」

「妈妈身上的冤罪有107年是你的罪!你给我好好束手就擒!」

金次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一是因为亚里亚的「我才不管」的自说自话,二是因为……亚里亚母亲的刑罚多得难以令人接受。

不,金次的重点放在亚里亚的母亲竟然有罪。

从来没听亚里亚说过,如果不是今天遇到『魔剑』大概她会把这个重担继续一个人背负下去。

白雪也是被惊讶到,但是她脸上更多的是不安。

「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

两腿上的膝盖都结上了一层薄冰,亚里亚的双腿「咚」地一声跪在了柏油地面上。

——但是亚里亚没有吭声。

「真是勇敢呢亚里亚。」

『魔剑』跟着蹲了下来,把自己的身体隐藏在亚里亚背后。

如同称赞亚里亚一般抚摸着她的绯色的双马尾。

「和罗宾4世说的一样。」

「!!」

低头忍着疼痛的亚里亚的瞳孔突然放大。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听到那个名字。

『魔剑』的嘴唇几乎贴在亚里亚的耳边继续说着。

「你和我伟大的祖先初代贞德·达尔克很像。身姿是那么美丽可爱,不过内心却是那么勇敢。」

「贞德·达尔克!?」

亚里亚念着这个名字。

——那是15世纪引领法国在英法百年战争中取得胜利的、被称为奥尔良圣女的贞德·达尔克的名字。

可是……

「不可能!」

亚里亚用力摇着头,不敢相信眼前的『魔剑』就是贞德·达尔克的子孙。

「贞德·达尔克受了火刑在十几岁时就死了!根本就没有什么子孙!」

「那是影武者。」

『魔剑』嘲笑着亚里亚。

「我一族是策士的一族。虽然装扮成圣女,但真实身份是魔女。」

「我们一直将那真相隐藏在历史的阴影里,将那荣耀、名字、智慧代代相传下去。」

「而我就是第30代,第30代贞德·达尔克。」

自称是第30代的贞德·达尔克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你的名字才只有150年的历史,而我名字的历史比你要长得多可是绵延600年的光辉历史。」

贞德把手放在亚里亚的腰部。

「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吧。」

「呜哇!」

随着亚里亚的疼痛声,她腰间的部分被冰冻了起来。

「就像你说的,我的始祖差点因为火离开人世。所以从那以后我们代代都在探究这力量。」

如同证明贞德的话一般,冻住亚里亚腰部的寒冰又缠上了更厚的一层。

「呜……呃……」

寒气正一步步侵袭着亚里亚的内脏。

「亚里亚!」

白雪和金次只能眼看着亚里亚被贞德折磨着。

「和我来吧亚里亚,一起去『伊·U』——」

「金次!开枪!」

亚里亚强硬地命令金次向贞德开枪。

『伊·U』。

这个词刺痛着亚里亚的神经。

似乎只要一听到这个词她就会失控。

「可、可是……」

金次把伯莱塔切换成点射模式。

黑色的枪口对准头部以外的地方——但是被贞德拿亚里亚挡住。

武侦宪章第九条——武侦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杀人。

「远山,你要是敢动我就把亚里亚冻住,还有白雪也是。亚里亚也不准动,要是动了我就把你动的地方冻住。」

「金次你听到我说了的吧!快开枪!」

亚里亚无视贞德的威胁催促着金次。

「你说话了吧亚里亚?那就是嘴动了。」

贞德强硬地捏住亚里亚的下巴。

「我要、把它冻住。」

她把自己的嘴唇向亚里亚靠了过去。

「住手——!」

白雪突然叫了出来,从绯袴下拿出的锁链缠住了贞德手上的日本刀。

「小金!」

然后用力一拉把属于她的日本刀抢了回来。

几乎同一时间,亚里亚猛地把头向后撞到了贞德的脸部正面。

从金次的伯莱塔里面射出的子弹争取到让亚里亚翻滚远离贞德的时间。

「结束了,『魔剑』。」

白雪立刻像保护亚里亚似的挡在她面前。

「不会再让你伤害亚里亚了!」

「哼。」

贞德冷哼一声身体迅速后退同时向亚里亚3人扔出了像烟雾弹一样的东西。

兹、兹。

接着天花板上的自动灭火器感知到了烟雾,开始往下方洒水。

但是洒下来的水在空中凝结成极小的冰的结晶,让周围的空气变得低了很多。

「『魔剑』!你说自己是贞德·达尔克?你这卑鄙的小人!根本一点都不像自己的祖先!」

亚里亚不肯放弃般地试图激怒贞德——至少在斗嘴上。

「你也一样吧,福尔摩斯4世。」

从离这里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传来了这样的反驳声。

「在那里!」

亚里亚用手指着被黑暗包围的某个方向。

「快追上去——」

亚里亚刚想站起来就向前倒了下去,但是白雪及时接住了她。

「魔女的冰就像毒一样,能祛除它的只有修道女或巫女。但这冰是G(grade)6到G8的强力冰,虽然可以用我的力量治愈,不过要复原我想应该需要5分钟。」

「没那空闲时间了,再不去追的话——」

「别着急亚里亚。」

金次的声音发生了变化。

「有我们3个在,她跑不掉的。」

「金次、你……」

「亚里亚你忍着点,我想可能会很疼。」

白雪握住亚里亚的双手,闭上眼睛默念着咒文。

「呜!!」

似乎是白雪的力量起到了作用,亚里亚紧咬着牙关没有发出一丝喊痛的声音。

接着,亚里亚的腰部、膝盖都被这股力量治愈了。

「这样就好了。」

白雪用衣袖替亚里亚擦掉她额头的冷汗,然后拿出符文一样的纸片贴在墙壁上。

没有多久四周的冰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暖和感,连身上的衣服都干了。

「小金,亚里亚暂时没办法战斗,你来保护她。」

「敌人就交给我来解决。」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

亚里亚试着握紧拳头然后再放开——确实握力恢复了,但是如果想要战斗大概还要点时间。

「就让我这个超侦来对付魔女吧。」

「……我知道了。」

亚里亚不甘心地从地上站起,收回了自己的小太刀和Government——亚里亚的Government不防冻,所以这把已经无法使用。

「白雪你听好,『魔剑』在『伊·U』里也是屈指可数的谋士。」

亚里亚在前有白雪后有金次的保护下一边追着贞德,一边冷静分析着这几次的中计。

当敌人有多个时先保持距离,从远处想办法尽量分散敌人的战力一个人一个人的,以一对一解决——这就是魔剑的战斗方式。

先是挑唆亚里亚和白雪的关系、再是以金次为要挟让白雪一个人跟她见面、最后假扮白雪挟持亚里亚。

「别把我说得这么不堪。」

如同先前分散在空气中的冰晶冰冷的声音在电梯大厅附近响了起来。

「自古以来不战而胜才是上策。」

大剑的剑刃垂直在地面,仍然是白雪模样的贞德双手交叉立在剑柄上。

「终于不再逃了吗。」

亚里亚似乎想把贞德吃掉一样露出了尖利的小虎牙,而白雪则是挡在亚里亚前面防止贞德突然出手。

「这种时候也没有伪装的必要的,罗宾4世弄上的这很难动的变装也没用了。」

「!」

罗宾4世。

理子。

亚里亚脸上露出了一闪而过的复杂表情。

闭上眼睛、用力甩着脑袋让自己清醒的亚里亚再次看向贞德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个样子。

蓝宝石一样的眼睛、三股辫子的银色长发、洁白的皮肤、还有那身中世纪战争时穿的西洋铠甲。

——简直就像中世纪电影里的武装丽人。

「贞德。」

似乎感觉到了亚里亚的异常,白雪向前踏出几步。

「你的对手是我。」

贞德微微眯起了眼睛,身上散发出「来吧」的毫不畏惧的气势。

「亚里亚……小金……从现在开始别看着我。」

她把没握刀的左手伸向头上那个平时戴的白色蝴蝶结,然后用有点颤抖的声音说着。

「白雪?」

「我现在要使出星伽的禁技。可是……如果被你们看到,一定会觉得我很可怕的……会讨厌我的。」

「怎么会!」

「我也是,绝对不会讨厌白雪。」

亚里亚和金次向白雪保证。

「我马上、就回来。」

露出逞强的笑容之后,白雪解开了白色蝴蝶结。

「贞德。我已经绝不会手下留情了。」

她握住刀柄将它举过头顶——那是一种任何剑道流派里都不存在的奇异的姿势。

「我现在要让你见识一下隐藏在星伽巫女身体里的禁制鬼道。」

「我们也和你们一样,一直继承着始祖的力量和名字。亚里亚是150年、你是600年、而我们却是将近2000年的漫长岁月。」

如同证明这句话一般,白雪的刀从前端开始亮出了绯色的光芒——如果理子看到的话一定会认出这光芒和那个时候亚里亚右眼里散发出的光芒是一样的——然后整个刀身都缠上了火焰。

「这不是……」

亚里亚像是被吸引一样出神地看着那团火焰。

「非常漂亮的火焰吗。」

不是刀身被染上了火焰的颜色,而是真正的火焰覆盖在了上面。

「『白雪』这只不过是为了隐藏真名的假名。我真正的名字是『绯巫女』!」

话刚说完白雪就向贞德冲了过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