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4弹 『魔剑』

作者:0haruka0
更新时间:2017-12-04 21:49
点击:1368
章节字数:453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困。

好困。

在休息处帐篷下的亚里亚的脸几乎能形成一个「困」字形。

「喂,你没事吧?」

金次拍了怕趴在桌子上的亚里亚。

「啊啊,稍微有点想睡觉。」

「真难得你会让白雪一个人行动。」

「没办法啊。」

亚里亚无奈地摆摆手。

「白雪说今天一天都会和学生会的人在一起忙工作,我在那会碍事。」

「不过她保证一有事就通知我,而且佐佐木也跟着她——」

「她这么说是想让你休息,又不是……库、好苦,亚里亚你喝的是什么啊。」

金次坐到和亚里亚隔开两个座位的折叠椅上,拿起她面前放着的没有打开过的几罐咖啡中的一罐喝了一口。

「Espresso。」

亚里亚一脸困意地伸手去拿她面前没喝完的Espresso。

「Es、什么?」

「我有不好的感觉。」

没有跟金次解释咖啡的事,亚里亚的表情变得很严肃。

「嘛、今天最后一天了吧。」

金次指的是亚里亚和白雪定下的委托——直到亚德运动会结束为止都会做白雪的保镖。

「你不会是当白雪的保镖当习惯了吧?」

「这可不行啊,保镖不能和委托人太过亲密——」

「说说、胡说什么呢你!那种常识我怎么会不知道!哼!」

亚里亚一口气把剩下的Espresso喝完。

「说起来昨天你们回来得好晚,聊得怎么样?」

金次摆摆手让亚里亚冷静下来。

「什、什么怎么样。」

「你和白雪——」

「才、才没有发生什么!白雪只是靠着我肩膀睡着了而已……」

亚里亚解释的声音越来越轻,仿佛做了什么亏心事。

「我也没说什么——」

「什么!星伽同学靠在你肩膀上睡着了!?」

刚好换岗回来休息的武藤听到这话忍不住冲到亚里亚面前。

「羡慕!可恶!羡慕死了!神崎你这家伙太让人羡慕了!」

「喂冷静点武藤,你打不过亚里亚吧。」

为什么会变成决斗?

你们的想法太奇怪了吧!?

——这种普通人的思想在武侦高才太异常了。

正常的武侦大脑的3个人完全没有意识到金次说的话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呜、虽然是事实不过我的少男心受伤了。」

「那种心还是不要比较好。」

金次拍着武藤的肩膀。

「亚里亚前辈——」

这个时候明里抱着便当盒跑了过来。

「亚里亚前辈久等了吗?给,这是便当。」

明里把一看就是亲手做的便当放在亚里亚面前,打开盒盖露出了里面丰富的饭菜——芦笋、蟹棒、章鱼小香肠还有除了米饭之外的两团饭团。

「亚里亚前辈辛苦了。」

「辛苦的是你吧,麻烦你了。」

亚里亚无奈地笑着接过了明里递过来的筷子。

「不不。」

听到亚里亚的近似称赞的话,明里立刻红了脸摆着双手。

「我听星伽前辈说亚里亚前辈生病了,所以就特地做了能让前辈快点好起来的便当。」

仔细看的话,便当的米饭上用蔬菜摆出了「元气」的字样。

「……谢谢了,明里。」

「是!」

「说起来你不用参加运动会吗?」

亚里亚用筷子夹起一根章鱼小香肠塞进嘴里。

「啊那个,我的武侦等级太低,所以只能帮忙杂物……」

明里似乎对自己信心不足,但是亚里亚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是吗,那下次努力吧。」

「是!」

在旁边从刚才就一直被明里无视的武藤把手臂勾上了金次的肩膀。

「喂武藤。」

「金次,你看到了吗?」

「啊?啊,看到了。」

在看到武藤指着亚里亚和明里之后,金次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神崎这家伙……」

「为什么女人缘这么好!」


「啊!」

明里的手腕向后被抓住,头部被黑色的枪口顶着。

「亚里亚前辈,是我……」

「明里?抱歉。」

听到几乎快哭出来的声音,亚里亚立刻松手收回了Government。

在明里转过身的时候,亚里亚看到了她手上拿着的运动外套。

亚里亚立刻意识到明里是看自己睡着了才想给自己盖衣服。

「那个——」

「亚里亚前辈太厉害了!」

「……诶?」

正犹豫着该怎么向明里道歉的亚里亚被她的话惊讶到。

「明明睡着了却能感觉到有人靠近,武侦要时刻不能放松警惕!」

明里的双眼散发着崇拜的亮光。

「嘛、嘛……」

「亚里亚!」

金次从远处跑了过来——似乎是在亚里亚休息的时候他也换了岗。

「金次?怎么了?」

金次严肃的表情让亚里亚感觉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明里,我有点事。」

「啊、是。」

虽然对亚里亚和金次的反应感到奇怪,但是明里还是听话地离开了。

「情况D7。」

情况D是在亚德运动会期间,用来表示武侦高内有事件发生的暗号。

而变成D7就表示「目前是否发生事件尚不明确,仅限于接到消息的人行动。另外,为了保护对象的安全,不可随意宣扬。武侦高也会如预定继续进行亚德运动会。要将事件极秘密的解决。」的这种情况。

「发生了情况D7。」

金次把手机递给亚里亚。

「什!」

看完了短信的亚里亚立刻拿出自己的手机——确实有武侦高发来的通知短信。

「金、金次……白、白雪呢……」

「你有没有看到白雪……」

如同灵魂被剥夺只剩下空壳的亚里亚颤抖似的说出了这些话。

而金次只是沉默地摇摇头。

「武藤说从中午之后……就联络不到白雪。」

哐咚。

亚里亚不由得向后倒退几步,撞倒了木制的折叠椅。

现在是午后3点左右,从中午之后就没看到白雪的话……

「『魔剑』。」

从亚里亚嘴里吐出了这个名字。

「喂亚里亚,你说什么?」

亚里亚咬紧了牙齿,因为自己的疏忽而让委托人被抓走的悔恨让她更痛恨自己。

「没时间多说了,我们分开找白雪。」

「……好。」

金次犹豫了一会很快做出了决定。

——现在以找到白雪为优先。

「一发现白雪的行踪立刻联系我。」

「好,你要小心。」

「你也是。」


(该死!)

亚里亚跑在武侦高里偏僻的小路上。

(是我大意了!)

『我该怎么办。』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白雪的这句话就是在向亚里亚求救的信号。

但是亚里亚没有察觉。

线索。

线索。

线索!

亚里亚一点线索都没有,只能沿着一条条小路没有目的地寻找着。

如果有线索的话……

亚里亚是福尔摩斯家的长女。

但是她没能继承到优秀的推理基因。

也就是说,即使把所有的线索都摆在她面前,她也做不到推理。

(为什么……我没有推理能力。)

上一次痛恨自己没能继承到推理基因的时候是在她成为武侦之前。

亚里亚在第一次拿起枪的时候就知道这才是属于她的道路。

可是。

武侦。

——武装侦探。

说到底武装侦探也是侦探的一种类型。

即便拿起枪、逮捕犯人,亚里亚能做到的也只有前两个字——武装。

(可恶!)

亚里亚停下脚步举起紧握着的拳头砸向旁边的墙壁。

砰。

子弹击中地面的声音让亚里亚停止了动作。

「狙、击?」

亚里亚走的是平时没有人会经过的小路,而且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因此,能察觉到亚里亚方位并且射击的就只有狙击手。

(在哪里!)

正当亚里亚以为自己也被『魔剑』发现行踪的时候,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

「喂……」

按下通话键的亚里亚紧张地咽下了口水。

『亚里亚同学,请冷静。』

「雷姬!」

如同抱住救命稻草一般,亚里亚激动地喊出了这个冰冷声音的主人的名字。

『是我。』

『好像出现情况D7了,我在狙击比赛休息时看了手机。』

「狙击比赛?」

电话另一头传来非常嘈杂的呼喊声。

——雷姬似乎在比赛中。

『请不要在意。』

雷姬的声音盖过了杂音。

「刚刚那发子弹……你在哪?」

『我在狙击科7楼。』

狙击科。

是由在地下的细长狙击场,以及坐落在学院岛北侧外土地上的地上大楼组成的。

从那里的距离到亚里亚所在的位置接近2公里。

『虽然没找到白雪但海流感到不协调,在第9排水沟那里。』

在这建于人工浮岛上的学院岛外周有28个排水沟。

那些是为了将雨水等非正常途径进入岛内的水,用水泵排出用的洞穴。

「第9排水沟?在哪边?」

『我是一发子弹。』

熟悉的雷姬特有的在射击前会说的如同咒语一般的话。

『子弹没有感情。因此,没有迷惘。』

接着响起的是子弹击中地面的声音。

『只会,飞向目标。』

砰砰砰。

地上的弹痕形成了替亚里亚指明方向的箭头。

『就在那个方向,请去调查。我会继续在这里,寻找白雪同学的。』

「……雷姬,谢谢。」

「还有,抱歉。」

亚里亚挂断电话往第9排水沟赶去。


亚里亚在第9排水沟的栅栏边发现有被人拆下之后又硬装回去的痕迹。

一边感叹雷姬的超人视力和感觉的同时,亚里亚察觉到这个排水沟连接的是地下仓库。

武侦高3大危险区域——强袭科、教务科、地下仓库。

亚里亚原本就是强袭科的精英。

前段时间在接白雪保镖委托的时候就潜入过教务科。

这次又要去地下仓库。

(3大危险区域,吗。)

地下仓库只不过是对外的说法。

那里其实是弹药库。

(白雪!)亚里亚心里的不安更加强烈了。

为防止万一,亚里亚打电话通知了金次,让他快点赶过去。

武侦高地下是像船舱一样的多层构造。

从地下2层开始就完全是在水下。

想要保护白雪的念头大过进入地下仓库时的慌乱,亚里亚咬紧牙齿从身后拔出了两把小太刀——地下仓库中保存着的是危险弹药,如果不小心走火引起爆炸的话整个武侦高都会被炸飞。

亚里亚为防止行踪被发现,没有乘电梯而使用紧急梯一层一层往下走着。

然后终于降到了底下7层。

这里是武侦高的最深处。

第9排水沟连接的就是这里。

亚里亚小心地走在成排排列的弹药架中间搜寻着白雪的身影。

红色灯光下的四周映出『KEEPOUT』、『DANGER』这样的警告。

「!」

最后在位于地下仓库一角——一处已经不再使用的资料室——察觉到有人的气息的亚里亚立刻躲进拐角处,把刀刃当成镜子那样找到了白雪的位置。

——白雪身上穿着的是和亚里亚第一次见面时的巫女服。

「为什么你想要我,『魔剑』。为什么需要我这种没有什么了不起能力的人。」

(『魔剑』!)

是白雪的声音。

还有『魔剑』。

亚里亚忍住想要冲出去的冲动,压低身体一步步向前挪动。

「有人,隐藏在暗地里。表面上的人,是不会知道那暗中之暗的吧。」

从声音判断是一个接近男声的女人发出的声音。

「有伪装达成和平协议,暗中却准备发难的人存在。但争斗,就是隐藏得更深的人获胜。我伟大的始祖就是在暗的对立面也就是置身于光中,才被暗欺骗了。」

「你在说什么?」

意义不明的对话让白雪后退了几步。

「敌人已经在暗中,开始磨练起超能力者。因此我们要在敌人不知道的情况下,磨练更强大的超能力者那大粒的原石。」

「所以我们会把手伸向原石,也是很自然的事啊。这并不奇怪的,白雪。」

「你……」

「虽然福尔摩斯那个小丫头有点棘手,但是也不过如此。」

(可恶。)

无论亚里亚怎样移动刀刃都无法判断『魔剑』的位置——他只躲在阴影里。

但是如果再接近的话很难肯定会不会被发现。

「你是什么意思。」

正当亚里亚在思考怎么办的时候,白雪的声音突然变得冰冷,不如说带上了一些愤怒。

「你们两人原本就不和,我只要再施加一点压力你不是就跟她反目了吗?」

阴影中的声音里露出一丝嘲笑。

「早上要看你的白眼,晚上要防备我偷袭,真亏她能坚持这么久。」

「……」

白雪沉默了。

(『魔剑』那家伙!)

即使意识到了这是在动摇白雪的诡计,但亚里亚找不到出手的机会。

「跟我走吧,白雪。但是在成为我们一员之前,你该先对远山幻灭。值得你这种逸才奉献身心的,是其他人。」

(不行啊!白雪!)

「我现在,就要把你带走带到『伊·U』去。」

轰!

亚里亚紧绷的神经因为某个词而绷断了。

「白雪退后!」

「亚、亚里亚?」

在亚里亚察觉到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朝着白雪的后方冲了过去。

但是。

当。

亚里亚用双刀击落了朝她飞过来的某样物体。

「『魔剑』我要以——什!」

正当亚里亚哼了一声、继续向前的时候,从地面凭空生长出来的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冻住了她的一条腿。

被亚里亚击落的是被称为Yataghan的,法国刺刀。

是一种装在细长老式步枪前端的、配剑一样的小剑。

接着如同不肯放弃这个机会一样,从暗处连续发出了好几把这样的小剑。

但无一例外被亚里亚用刀挡开。

「亚里亚快逃——你、你要干什么……住手、呜……」

哗啦哗啦似乎是锁链的声音从暗处传了过来,但是亚里亚无法移动。

「白雪!」

哐啷。

关门的声音传入了亚里亚的耳中。

——大概是逃走了。

「可恶!」

亚里亚反转小太刀,用刀的尖刃打碎了地面的凝结起来的冰。


「白雪!」

白雪的位置意外的近。

在亚里亚铲掉冰恢复自由之后,没过多久就在靠近通向上一层的楼梯口找到了她。

白雪被用3个锁孔的锁链绑在水管上,嘴里被布塞住。

但是附近没有『魔剑』的身影。

「你没事吧?」

亚里亚拿掉白雪嘴里的布。

「我没事,亚里亚呢?没受伤吧?」

「没、『魔剑』呢?你有没有看到他的样子?」

白雪摇摇头。

「看来『魔剑』不在这,不过我可不认为他会放弃。」

亚里亚试图拉扯绑在白雪身上的锁链,然后皱起了眉。

「我现在就救你出来。」

从武侦手册里拿出开锁工具,亚里亚蹲下身子从最下面的那个锁孔开始尝试把锁打开。

「对不起……」

白雪低下头,看着正在努力替她打开锁链的亚里亚。

「如果我不瞒着所有人穿这衣服来到这里,他就说要炸掉学园岛,还要杀死小金。」

亚里亚没有回应,只是沉默地继续开着锁。

「亚里亚……你在生气?」

「我啊,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谎了!」

亚里亚的大声让白雪缩了缩身体。

「对不起……」

「但是如果你像刚刚那样说出来的话,我就绝对不会生气。」

轰。

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了过来。

啪嗒。

在看到水的那一刻,亚里亚失手把开锁工具掉在地上——很快被从排水沟里反涌上来的水冲走了。

「……是海水。」

『魔剑』似乎在第9排水沟那里做了什么把海水引了进来。

凭借灵敏的嗅觉得出结论的亚里亚更慌张了,她低头看着自己有点颤抖的手。

从水面上涨的速度来看不用10分钟就能把这一层淹没。

开锁工具被水冲走,即使找回来也无法在淹没白雪之前把锁打开。

更重要的是亚里亚的弱点已经被『魔剑』看破。

——似乎已经无路可走了。

该怎么办?

「亚里亚你快走吧。」

白雪察觉到亚里亚的犹豫。

「……白雪?」

「委托取消!这样你就可以不用管我了!」

「你在说什么啊。」

亚里亚把颤抖地双手放在白雪的肩膀两侧。

「就算你取消委托,我也不会放下同伴一个人逃走。」

武侦宪章第一条——要帮助同伴,拯救同伴。

武侦宪章第二条——必须遵守与委托人定下的约定。

武侦宪章第十条——不能放弃。武侦绝对不能放弃。

无论哪一条亚里亚都不会违反。

「可是——」

「没什么可是,谁说我没办法的。」

在白雪的眼里映出了亚里亚逞强的微笑。

「呐白雪。」

亚里亚看向白雪的眼睛里带有一点慌乱,她如同想把内心的不安克制住一般地咽下了口水。

「如果我砍掉水管,你能自己逃生吗?」

亚里亚把逃生的唯一机会赌在了这上面。

「有水的浮力的话应该可以。」

白雪看着已经上涨到亚里亚大腿的水这么回答。

「可是——」

「那好。」

亚里亚强硬地打断了白雪的疑问,从衣服后面拔出两把小太刀。

「我要砍了,把头低下。」

哐当。

坚硬的水管被亚里亚砍出了两道口子。

但是从里面喷出的水全都打在白雪身上。

「白雪!」

「咳咳,我没事。」

冰冷的水刺痛着白雪的神经,她的身体在冷水中颤抖。

「你再忍一下。」

亚里亚松了松被水管震得发麻的手臂。

刚才的那下亚里亚已经明白自己因为生病而力量减弱的事实。

以这种状态抓住『魔剑』或许很难,可是反过来不让『魔剑』抓走白雪对亚里亚来说能够做到——不,无论如何也要做到。

况且亚里亚在进入地下仓库之前已经通知了金次。

剩下的只要救出白雪。

亚里亚沉重地呼出一口气,然后举起小太刀用力砍向缺口。

哐啷。

哗——

水管从白雪头部的位置被砍掉一截。

原本挤压在狭小空间内的水流在水管爆破的那个瞬间倾泻而出,把亚里亚冲离白雪的身边。

「咕唔、咳……救、救……噗、咕唔唔……」

亚里亚娇小的身体被冲到堆放杂物的柜子上,在喝了好几口海水之后沉了下去。

「亚里亚!?」

——『如果我砍掉水管,你能自己逃生吗?』

白雪回想起亚里亚刚才说的话和她异常的反应。

(亚里亚……不会游泳?)

内心的慌张让白雪挣脱锁链的动作更快了。

「呼,亚里亚?亚里亚!」

终于挣脱锁链恢复自由的白雪慌张地看着不断上涨的水面。

「亚里亚!你在哪!回答我一声!」

「亚里亚!」

浮在水面的时候喊着亚里亚的名字,潜入水里的时候四处寻找亚里亚的人影。

最后,白雪在两堆被冲落到地上的货物中间找到了亚里亚。

(亚里亚!)

亚里亚的大半个身体被埋在里面,手上仍然紧紧握着她的两把小太刀没有松手。

但是她的呼吸已经停止。

(怎么会……)

从亚里亚沉入水里到白雪找到她为止已经超过3分钟以上。

——通常来说溺水超过5分钟的话就会死亡。

因为平时的工作或多或少都会遇到危险,所以武侦高的学生都学过自救和救人的方法。

白雪用力摇了摇有点发蒙的大脑。

想要救亚里亚就只有这么短短的数十秒时间。

(笨蛋!)

白雪的嘴角露出一丝埋怨。

她的双手摸上亚里亚的脸颊,将亚里亚的头部抬起。

(你这样……)

然后闭上眼睛,对准亚里亚的嘴唇——

(让我怎么办。)

吻了上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