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4-13 22:14
点击:1238
章节字数:582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四十二章





出院的那天,李靜恩望著那片樹林怔怔地出神,目光沉靜,笑容淺淡,彷彿是想些什麼出神,她站在那是如此溫潤美好,讓人不禁聯想春光四溢的動人、薰風和暖的雅致,李靜恩雙手交疊,不言不語。



她想起了好久以前的事。



不經意的同學會邀約,讓她想起她跟林督導曾有過的青澀時光,她見過他最純樸的樣子。



笑得像個大男孩似的,曬得黝黑、明亮的雙眼,總是深深地凝望某個人,眼裡容不下其他人。



『妳、妳一定要跟承泰很、很幸福......』



愛到深處無怨尤,傷心之人正是所愛,所以才心甘情願。癡傻之人,天下比比皆是。



同一片天之下,呼吸著同樣的空氣都讓李靜恩感到窒息;踩在同一片土地之上,望著相同的景色,李靜恩歛眼,黯然。



「怎麼了?」有雙手握住了她,她抬頭,迎上同樣沉穩內斂的黑眸,只是比起李靜恩的沉亮,黃承泰的眼眸更像是潑了漆的深夜,深不見底,李靜恩竟感到說不出的惡寒。



「只是有點累了。」於是她四兩撥千金,淡淡地笑。



「也是,這陣子辛苦妳了,幸好妳沒有受傷。」黃承泰道,只是將李靜恩摟進懷裡,深深地吸口氣,「好好休息吧。」



「嗯,走吧。」不清不淡地回答,黃承泰建議散步而行,李靜恩便依著他了。也許是假日吧,公園裡大部分是全家大小一同遊玩運動,李靜恩不禁莞爾。



多麼祥和啊。



她想,她在夢中也曾夢過這樣和樂融融的景象,她會牽著孩子,黃承泰會背著大包小包的東西,是腳踏車也是飛盤,各種玩樂用品。



孩子會掙脫她的手,在草地上奔跑著。



可那終歸是夢而已。



「冤孽啊!冤孽!」



過於突兀的叫喊吸引李靜恩的注意力,隨著聲音望去,是一個簡陋的攤販,不,僅是一張木桌與木椅,李靜恩蹙眉,可見那老人帶著墨鏡,直覺聯想到可能是盲人,李靜恩的心不禁柔軟幾分,放柔臉色。



可那老人抬起頭,彷彿是看得見李靜恩似的,又喊,「命中有劫數啊!小姐,來聽我說說吧!」



這下換黃承泰不悅了,咕噥著,「神經病,我們快走吧。」可李靜恩卻不禁怔愣,一向不迷信的她,不知為何被老人吸引,即使看起來假鬼假怪。



「回頭是岸啊!」老人的音調鏗鏘有力,斬釘截鐵似的,「冤冤相報何時了呢?」



「這年頭瘋子真多。」黃承泰沉下臉,顯然是動怒了,李靜恩卻只是搖頭,走向老人,一股腦地坐下,眼神炯炯。



「靜恩?」黃承泰詫異,李靜恩回頭朝著他一笑,「聽聽無妨啊。」黃承泰只好作罷,又聽李靜恩道,「我口有點渴,你可以去幫我買飲料嗎?」



難得見妻子對自己有所求,黃承泰雖不放心這個老人,卻見四周都是人,大庭廣眾之下倒是寬心幾分,三步併作兩步買飲料去了。



見黃承泰走遠,李靜恩轉過頭,直直地看向墨鏡,不禁問,「您看得見嗎?」



老人咯咯地笑,「心若是盲了,眼睛看得見又有何用?」不知為何,李靜恩總覺得這話中有話,一時無法頓悟其中,又見老人雙手交疊,放在木桌上,嘆道,「妳這命中注定是坎坷,越過了四十五歲便可一帆風順,在這之前,逢九之時將有一大劫難,妳無法避禍,但,後來的劫會有人替妳擋下,渡妳脫魔、許妳平安。」



老人嘰哩咕嚕一股腦全說了,李靜恩懵懂點頭,見她沉吟片刻,細細咀嚼後,才小心翼翼地問,「您的意思是.....我即將遭逢數次災禍,其中一次我必須扛下卻不至於致命?嗯......有人會替我擋禍是嗎?」



老人臉色倏然一變,用力拍桌,李靜恩一抖,不明所以瞪大眼,「我、我說錯了嗎?」



「重點不在於擋禍!而是勸妳,回頭是岸啊,冤冤相報何時了......種下惡因,終難善果,甚至貽害人間,即使那人心甘情願渡妳此劫,到頭來,妳會忘得一乾二淨,不值!不值啊......」



「到底會發生什麼事?又有誰會出現?」明知道對方可能是江湖術士,說得天花亂墜,可李靜恩就是信了,因為信了,所以才想追問。



李靜恩不確定老人是否真的盲了,可她知道一件事——她的心累成魔了。



「人生如夢,妳心裡終歸只有自己的心魔,到頭來,累成魔啊.....」老人嘆道,「渡妳此劫、擋下人禍、天數不可逆,妳心本如明鏡,就該擦亮眼,好好看看誰是真心的啊!」



「我不能明白您說的。」李靜恩跟著急著,恨不得翻開自己的人生,看一眼,守候她的人是誰?究竟是誰擋在她前面,替她承受所有的禍患?



「能告訴我是誰嗎?能不能讓我逢凶化吉?別牽累到其他人。」



老人似笑非笑地看向李靜恩,手指在木桌上不成節奏地敲打,漫不經心似的,「一念之間,是兇是吉妳自能明瞭,可是啊.....」



李靜恩殷切的目光下,老人不急不徐地道,「.....妳卻終歸逃不了,忘卻的事實。」



「忘卻?我會忘記什麼?」



老人擺手,「話點到此,妳當然能逢凶化吉,妳我緣分,不過是勸妳罷了,逃不了的終究是逃不過,僅能提醒妳此後的命運將是乖舛,但柳暗花明又一村。」



「....好好珍惜吧,妳倆相處的時光,不多了。」



李靜恩怔住,老人已站起身,拄著鐵杖一步、一步緩緩走遠,李靜恩心中一團迷霧,但心底總有個預感,不該追問了。



「咦?那個瘋子走了?」黃承泰氣喘吁吁地問,搭上李靜恩肩時,不禁收回手,驚道,「妳冒冷汗嗎?怎麼體溫這麼低?」



李靜恩回神,抬眸迎上黃承泰憂心的眼時,忍不住打顫,卻又裝作若無其事地搖頭,「一個算命的而已,我們走吧。」



當她站起身時,居然感到一陣暈眩,差點站不穩。



接過黃承泰遞來的咖啡時,李靜恩仍望著遠方,不著邊際的遠方,目光失焦。



這一走,注定風風雨雨,又有誰會替她遮風擋雨呢?接下來,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呢?



——種下惡因,終難善果。



是指林督導嗎?李靜恩目光黯淡,原來,懸崖勒馬,已經來不及了。



她已經一無所有了。



「靜恩,我們去看看吧,妳的新工作室。」黃承泰柔聲道,李靜恩詫異,「什麼?」



「忘了嗎?車禍前不是要去看看我幫妳買的新套房,這樣就不用一直待在李瑤那了。」



李靜恩沒有忘記,只是不願想起而已。



「....也好,去看看吧。」



那時誰也沒想到,劫難從此而生。



這一走,便不能再回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