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3-25 04:40
点击:902
章节字数:64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6-5-1 00:35 编辑


这篇为了感谢某个人,帮衬我这条咸鱼忙活不少。谢谢老板! 想写个长篇答谢来的,不确定有没有后续所以先放在这。发完之后我这边看没有格式...将就下吧 三月二十,一门寿司屋歇业中。 十二点过五分,南条拎开呼哧呼哧沸腾的水壶,嫩生手心抓错握柄,实实在在被导热的铁制品烫出抖着高音的怪叫。午睡的chibi一脸受惊过度睁着桂圆核似的眼珠瞪过来,南条边给烫伤的地方冲凉边向猫大爷赔笑,不小心疏导情绪的话chibi大爷一个不高兴说不定会再给她娇弱的下巴来记飞踢。疼倒是谈不上,但被自家宠物不待见是个人都会心灵受创,南条的宽广胸怀可不想用在这里。 眼巴巴盯着秒针一格一格悠闲踱步,肚皮里敲起太鼓——榉木鼓身蒙熟牛皮那种高档货才发得出的咚咚咕咕的声响。三分钟熬完,木筷较着劲偏不想被她掰断,多次尝试后南条最终败北,抓着参差不齐狗啃过一样的筷子尾端随意搅搅尚未化开的大片蛋黄酱,小声咕哝句“我开动了”,将受热不均硬得有些卡嗓子的面条吸溜进嘴里。 吃饱喝足连收拾垃圾的力气都被一并吞入腹中,懒洋洋在地板上铺开短短的身子,大红棉袜套住的脚丫在虚空里胡乱蹬了两下。她不是抽筋,只是睡裤裤脚箍在小腿上又不想劳动大驾伸手抻平它才选择了貌似比较省力的方式。 电视机里重复播放着去年年底的红白歌会,近现代科技造成的负面影响足以和带来的便利功过相抵,依靠时光机录下渴望许久却因种种理由无法及时看到的番剧节目然后在类似今天的闲散时光反复品味,南条的目光从那个同样不够颀长的身影一出场时便被攫住。 一曲终了,南条滑开手机屏幕,最新消息仍是楠田昨日晨间发来的“正在筹备FM事宜”。有一个人气不断上升中的声优女友是福是祸?学着chibi在地毯上打滚翻身,胳膊肘撞在实木桌脚痛得眼泪花狂飙,南条借机多挤出几颗小金豆子聊表对身在异乡或已经登机的人的思恋。 关了PS4活动僵硬的手指手腕,余光晃过指向晚七点的时钟,楠田今天大概不会来了。明明粉丝群里迎接她们回国的消息炸开了锅,自己却半个字也没收到,捏着chibi保养得当的肉垫,南条心里直犯嘀咕。 18号,楠田说台北的雨淅淅沥沥下了整天弄得她哪也没去成,南条反谑她吃的小笼包都不作数了吗?气嘟嘟的颜表情传过来,南条跌破地平线的笑点又爆炸开。楠田对甲壳类食物过敏,为了次日的FM只能忍痛忽略菜单上大大的一张蟹粉小笼包推荐图,退而求其次把所有和过敏源不沾边的小笼包都点了一遍,以致FM当天被团队其他成员逮住机会一个劲儿地调侃。握起小拳头锤在桌子边缘不断问着还没好吗的kssn,南条只是脑补一下心脏就快要超出负荷——可爱得不像话。南条对女友的称赞毫不吝啬。 客厅里静悄悄,电灯憋屈地关闭着吊在天花板无法发挥作用,南条回味起在影院看到的FM转播。 楠田声优出道六年多的时间里变了很多,在拥趸面前越来越放得开,对声音的拿捏把握越来越自如,正经起来成熟小女人的味道日渐洋溢。也有一如既往的地方,比如仍保持年少时调皮捣蛋的活泼性格、说到螃蟹会比出两只钳子对准前辈内田彩,对没能到场的其他成员在细节上处置得温柔周到。在她不知道的时候kssn已经成长得足够让人安心,再也不是从垒高的课桌上跳下来磕破膝盖还要勾住她脖子撒娇的小鬼,南条忽然一阵寂寞。 Kssn接触的净是优秀到不敢比肩的人物,会不会某天她就对两人间需要艰难掩饰才能维系的感情心生厌烦?南条自认不比别人努力的少,可有些事情生下来就是注定的,不是你肯拼肯改肯上进就能得到回报。南条在三十一岁过半的年纪就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寿司店多少也算事业有成,换作一般男性两个人完全可以少点顾虑多把精力花在筹备短途旅行或者休息日去哪里约会这些情侣间和和睦睦浪浪漫漫的事情上。 但她也是个女人。 要怎么光明正大握住kssn的手与她同行,怎么不去在意路人刺过来的针尖似的探寻眼光,怎么大着胆子对全世界宣布她们的恋情? 楠田的工作时有被问起“喜欢的异性是怎样的类型”、“想要多少岁结婚”、“最想被异性告白的场合”。不生气是不可能的,但南条除了把刀剁得咣咣响再无其他方式可供发泄。是工作啊,她明白,可是为什么偏要一口一个异性,是女生就不行吗?当然不行。南条瘪给自己一大口咸盐,齁得嘴里心头满是苦涩。 正徘徊在忧郁的深海不能自拔差点要大破沉船,门铃哔啵着剪断她突如其来的纷乱愁绪。 “kssn?!”楠田立在门口,眼底挂着睡眠不足的倦色。 有哪个部位撞在南条的胸口,冲击力几乎把她掀翻。踉跄着稳住脚步,楠田窝进她怀里将一半重量分摊出去。再厚的衣服也捂不暖南条四季冰凉的手,楠田拉过她回身就走,也不管半敞的房门,还是南条纳过闷来抬脚将门勾合。 “这么晚我以为你不过来了。”视线在吃剩的杯面上盘旋一二,南条心虚地摸摸鼻子。垃圾食品禁止,这是kssn相对她通宵打游戏的限制条件。 “下午才到日本,事务所那边有点杂事要做。” 南条几番斟酌她的语气,决定主动认错:“kssn对不起。” 废品都丢到垃圾桶里,楠田睨她一眼:“南酱为什么道歉?” “没有好好遵守约定吃了泡面……”kssn“su”的表情好吓人,南条眼珠乱滚视线四处逃避着。 憋不住噗笑出声,楠田按住恋人好容易圆润起来近日又有消瘦势头的肩膀让她坐回沙发,拧开闲置在角落一堆杂物中的象形加湿器,又到卧室翻翻找找,最后出来的时候竟然连睡衣都换好了。 “kssn今晚可以留宿在这边?”南条眨眨眼望着对方手里的东西,没戴眼镜她个近视基本辨认不出那究竟是一条口红还是一瓶药水。 “是哦,和家里打好招呼了,事务所明天也没有要紧的安排。”说着在南条身边落座,沙发承受了两个人的重量向下凹陷,所幸材质够好还不到弄皱皮子的程度。 楠田自进门起就有些反常,话少又不太有兴致的样子,唯有一直黏在她身上的目光不曾动摇。 “要不要吃点东西?我去做。”气氛尴尬,南条迫切想要离开这样的环境。 整个人被环抱住,楠田轻声细气在她耳边厮磨:“南酱坐一会就好,我不饿。” 发尾缭绕的木槿花淡香让南条莫名舒心,踌躇许久还是没把冰凉的手心贴到恋人背后,只虚虚做出回抱的动作。 “话说南酱没有好好保护嘴唇吗?都有干裂的小口子了。”楠田松开她,指尖触及之处有粗糙感。 “啊,一时不记得……反正也不怎么出门,房间里的湿度我觉得还好啊。”搔搔后脑勺,楠田情绪转变得太快她要跟上颇为吃力。 “啧啧”地摆摆手摇晃那管低调朴素没有果香味的唇膏:“真没办法呐,kssn来帮你吧。” 鼻尖与鼻尖之间塞不下半个拳头,距离贴近到能数清楠田眨动着的睫毛,南条盯着她的脸颊发呆,直到楠田拍拍手示意她回神。 “好了,南酱抿唇试试看。”如果不是楠田说她都不会留意自己嘴唇干燥到明眼可以看见裂口的地步,小女友脸上一副“做出成功的作品了”的满意表情,叉着腰的话完全是一个大写的得意,南条脑神经呲呲冒着火花,短路了。 “kssn也来抹点。”南条的唇吻上自己的,楠田眨巴眨巴眼睛,干脆利落地转换姿势将南条压在沙发上。 “光是润唇膏完全不够呐。”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