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17 14:56
点击:1287
章节字数:54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三十一章



太聰明有時不是件好事,尤其是第六感準到令人悚然的境界。



黃承泰一下飛機時,他便隱隱感覺到有誰在等他,一出了匣門,李靜恩清瘦的身影便安靜地佇立在人群中,含笑的目光看得黃承泰心底有塊地方如三月飛雪般融化。



他拉著行李快步走向李靜恩,終於將美人擁入懷。貪婪地攫取幾綹髮絲的香氣,深深地吸口氣,心底踏實。



李靜恩淡雅一笑,拍拍黃承泰的背,「大庭廣眾下的......你不害羞啊?」



「那就讓他們看啊。」黃承泰低低一笑,「又不怕害臊的。」



黃承泰的五官甚是好看,尤其是那雙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樑、沉穩的笑容與如上帝之手雕刻而成的面容,是絕對的俊美。



依在黃承泰身旁的李靜恩倒也完全不遜色,反而是光鮮亮麗,天造地設是唯一的形容詞。  



當黃承泰牽起李靜恩的手時,李靜恩轉過頭,迎上一雙盈滿柔情的眼眸,她不禁想起兩人初識的那段日子。



「你還記得嗎?我們大學的時候還是死對頭呢。」



往事忽然被翻出來,黃承泰有些懵,卻仍跟著回憶的腳步走向時光長廊,那是一個筆直的路途,沒有過多的蜿蜒曲折,連嗓音也跟著淡出,「對,那時的我是副會長,妳是會長。為了讓妳看盡我,我一直故意跟妳唱反調。」



「但同時又把我交代的事做得很好。」李靜恩接話,忍不住輕笑,如銀鈴般悅耳,「我那時覺得你真機車,可又是最有效率的幹部,對你我是又愛又恨。」



「後來的恨,不都是因為在乎我嗎?」黃承泰輕輕揚起笑容,多了幾分得逞之意,「妳就像是高嶺之花,我只能竭盡所能爬上頂端,將妳摘下。」



「後來,我們就在一起了,大二時。」



黃承泰點頭,言不由衷的默契在沉默中滋長,接踵而來的是慢慢醞釀的濃情蜜意。黃承泰發動轎車時,深深地看了眼李靜恩,情不自禁地湊近她柔軟的唇,隨即輕點。



李靜恩半瞇起眼,乖順地迎合,只是對方再怎麼熱情如火,也無法延燒到她心底。



唯有除不盡的野草才能在春風迎來時又茂生,李靜恩心底空蕩蕩的,即使她不動聲色地微笑,那笑意竟不到眼底。



有些事情,已經不一樣了。



只是偶爾在夜深人靜時,幾滴眼淚才會沾濕枕邊,心難受得很,可不這麼做,李靜恩覺得她會崩潰。



所以她只能這麼做。



「今天有工作嗎?」黃承泰問,騰出右手握住李靜恩放在大腿上的手。



「你知道的,時裝展跟成果展都快到了,我的進度還沒完成必須加快腳步。」李靜恩答,並沒有抽回手。



「所以妳最近要常往A市跑吧?」



「是啊。」李靜恩不加思索,「總是住在那啊,李瑤的套房,她總是雲遊四海的,有時真拿她沒辦法。」



「嘿,不如我在那附近直接買間套房給妳住?」黃承泰不是第一次提議,但每每都被李靜恩婉拒,說錢不該是這樣浪費的。黃承泰以為這次也是如此,卻李靜恩漾開淡然的笑容,輕道,「好啊,這樣我也比較方便。」



「咦?」黃承泰下意識地驚呼一聲,李靜恩瞥了眼她,不慌不忙地解釋,「李瑤說她結識了一個藍眼外國人,想回台灣定居了,所以我也該是清東西走人了。」



「原來是這樣。」黃承泰握緊纖纖玉手,彷彿要將他對李靜恩的情深全都藉由掌心的溫度,告訴她,他很愛她。



「那麼擇日不如撞日,我們直接開到A市去看房子吧?」



李靜恩猛然抬頭,望見黃承泰眼中的笑意時,那些來不及說出口的話隨著聲帶滾滾而動,最後化成一抹若有似無的笑。



此刻,無聲勝有聲。









張欽澤疼愛唯一的親妹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差了十歲的兄妹,從小張父張母忙碌於工作時,就是他這個哥哥代母職,一手包起張季嫙所有的大小事,小至檢查作業,大至教導衛生棉,所有女孩子的事都是他這個哥哥授予的。



不知怎麼的,竟也把追女孩子這件事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了張季嫙。



張季嫙天生的好皮相讓她從幼稚園就不乏追求者,為她大打出手、爭風吃醋是家常便飯,只是誰也沒想到,她會成了愛情主宰,竟是男女老幼通吃。



張欽澤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沒人負他親愛的妹妹就可以了。言下之意就是,誰也不准負張季嫙。



父母的繁忙與哥哥的溺愛寵出了張季嫙無法無天的驕傲性子,她永遠都是人群中最耀眼的那一個,卻也是最孤獨的那一個。



張欽澤全看在眼裡,從小到大,卻曾未看過如此心灰絕望的神情在張季嫙臉上,張欽澤覺得心疼。



「妹,妳坐在沙發上也一整個下午了,該起來了吧。」張欽澤無奈地嘆,想從沙發上撈起這個如同陶瓷娃娃般的女人,卻是無從所獲。



「我在等爸媽回來。」張季嫙抱著膝蓋,望向門邊。



她必須親耳聽到事實,她不信,她不信林督導手中真有她們家的財產,她不信。



上天順人意,被盯得快穿出洞的鐵門終於轉開了,張季嫙倏地跳起身,衝向張父張母,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只見張季嫙握住張父的手,急促地問,「爸,你們這幾天去哪玩了?」



聞言,張父一愣,神色不自然地笑笑,「跟你媽到處去走走,東部啊遊山玩水。」



「咦?爸,你不是說你們去澎湖嗎?」張欽則在旁插話,張父一滯,鬆開張季嫙的手急著回房,張母則是慘淡一笑,欲想跟著回房卻被張季嫙揪住。



「媽!你們這幾天到底是哪了!」張季嫙急了,聲音也跟著大了。



這幾天飽受身心疲憊的張母早已不堪負荷,張季嫙這一吼,成了致命稻草,頭一暈,張母便昏倒了。



「媽!」兄妹同時喊出聲,張欽澤長腿一跨,抱住了張母癱軟的身子,急得向張季嫙喊,「妳去開車,我抱她上車。」



聽到外頭的騷動,張父跑出房,卻看到愛妻昏倒在地,不免慌了,「快送到醫院!」



張家便風風火火地趕往醫院路上,駕駛座是張欽澤,張季嫙跑道後作陪張母,張父坐在副駕駛座,憂心忡忡,眼中的疲憊一覽無遺。


張家到市區醫院需要二十分鐘的車程,車子一塞便要半小時。這一齣讓神經大條的張欽澤都發現不對勁,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方向盤,正是他煩燥的小動作。



張季嫙抱著張母,抿著唇,眼眶泛紅。



看來是真的了,林督導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良久,張季嫙才緩緩地道,「爸,我有辦法救家裡,你跟媽這幾天去哪裡,我心裡有數,你放心,家裡會沒事的。」



張父愕然回頭,對上一雙滄桑卻堅定的眼,不禁老淚縱橫。



「你怎麼知道的?」哽咽的話從張父口中而出,無論是誰看到都會於心不忍。張季嫙搖頭苦笑,「說來話長,總之你跟媽好好休息,接下來我會處理好的。」



長大了,即使是任性如她也被現實逼得成長了。



張父見張季嫙不願多說,便也不再追究了。下了快速道路,迎面而來的是連環車禍,張欽澤用力轉方向盤,差點發生追撞,為了安全起見他停到路旁,回頭確認她們的人身安全。



張季嫙望著車窗外的交通事故,在混亂的人群中,她看見了熟悉的人影。



李靜恩。



心臟登時縮緊,她開了車門跑下車,不顧張欽澤的叫喊,她推開人群跑向李靜恩,後者彷彿是有感知,轉頭對上張季嫙的視線。



彷彿是第一次她們的交會,兩條平行線終究糾纏在一塊,誰也理不清了。



「妳還好嗎?」張季嫙急促地問,上下確認李靜恩的傷勢,見她還能說話也能站立,似乎無大礙。



李靜恩淡淡地瞥了眼她,「我沒事。」趨於漠然。



「沒事就好。」沒有注意到語氣中的疏遠,張季嫙四處張望,卻見有個人倒臥在血泊中,醫護人員正在搶救他,定眼一瞧,張季嫙雙眼瞪大。



「.....黃承泰?」



那俊美的五官、深邃的雙眼、憂鬱的斯文氣質......怎麼看都是黃承泰無誤!張季嫙抬眸,冷不防對上促狹的笑容。



「是啊,是黃承泰沒錯。」



張季嫙打個寒顫。



李靜恩清冷的笑意,反射進她的眼底時,竟如罌粟花勝放燦爛,直要她的性命。



「心疼嗎?張季嫙。」李靜恩雙手抱臂,低低地笑,「去救他啊,妳不是他的情人嗎?」



那個瞬間,張季嫙以為自己墜入了無底深淵。



那是一個,冰冷、漠寒的地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gh451930505 赞赏了 300 点“太太我喜欢你啊!”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