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10 14:28
点击:1264
章节字数:581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五章





暮春的落花等不及繁盛,殘花隨風逝,敗柳隨人摘,等不及人面桃花,便散了。



達達的馬蹄便不再是錯誤,單是美麗的泡影。亦如她們不曾有過的情思,其中一方,春蠶到死絲方盡,淚眼對天明;另一方,衣袖一揮,不帶走任何一片雲彩。



只怕是刻進骨子裡的情愛仇恨,再次挑起時,燃起致死烈焰,星火燎原。



她曾如飛蛾,萬劫不復,死裡逃生後,若再一次栽進了死胡同裡,那是傻子,傻得透徹。



張季嫙忍不住笑,一別六年,趙清竹仍是高傲不羈,仍是那雙碧色眼眸,清澈得照亮過往,印出了青澀的曾經。



如風中殘燭,若她一人面對趙清竹,恐怕是再一次的萬劫不復。思及此,她仰頭一飲杯中烈酒,不足醉,但可茫。



她感激李靜恩的搭救,她感激她對她的大恩大德,可是只有她知道,趙清竹是飲鴆止渴,可李靜恩也不遑多讓,也足以是漏脯充飢;兩者都是自殺行為,兩邊都碰不得。



偏偏兩邊都沾惹了,簡直荒唐。



李靜恩不懂張季嫙千迴百轉的思緒,只當她是見到熟人而煩悶,她內心暗嘆,仍是泰然自若,「林督導有什麼話藏在心裡,直說無妨。」



林督導一向視李靜恩為眼中釘,這是公開的秘密,所以接收到對方不懷好意的目光時,李靜恩並不意外,這眼神她見過太多年了,不足為懼。



「不就是切磋交流嗎?李經理妳想得太嚴肅了。」林督導笑道,「我聽說李經理正在全力準備一個月後的成果展與年底的時裝展,到時也是會見面的,有這機會妳們可以先打過照面啊。」



李靜恩冷哼一聲,避重就輕,阿諛奉承。



「什麼成果展啊?」張季嫙插個話,李靜恩也沒怪罪,淡然一笑,「每年的八月是『Secret』的成果展,所有的設計師都必須出席,是內部的重要盛事,至於十一月的時裝展,則是台灣各個服裝設計公司都會報名參展,暗中較勁的比賽。」



「這說得不夠清楚吧。」這次的插話李靜恩倒不淡然對,而是挑眉,看似無意一掃,卻是內藏精光。



趙清竹泯一口酒,上頭是個水晶燈,散落的碎光如星辰碾碎,落進碧色的眼眸時,多了幾分英氣,亙古恆亮。



「我說是嗎?首席設計師。」



李靜恩雖是沉穩大器之氣,從不畢露鋒芒,但這並不代表她是隻病貓,她無意相爭,不是恐懼只是淡泊,但若是有人引出了她的隱性,只怕是自尋死路。



趙清竹不懂李靜恩,只當她是過氣的設計師,雖然實力雄厚令人好生佩服,卻不足以擔當『Secret』的首席,她是如此認為,自然是句句一針見血,要這些話成荊棘,裹在她身上緊緊綑綁,直到血乾流盡、生不如死。



「所言甚是啊,不如趙設計師給大家說來聽聽,也好給張季嫙了解一下『Secret』內部的事啊。」



李靜恩仍是一派淡然,趙清竹向後倚靠椅背,慵懶地道,「據我所知,成果展是高層檢視設計師們的大好時機,就像公家機關的考察一樣,不過非評審主觀,而是交由公司上下每一個人審視,若是丟臉了,這臉可是丟大了。」



李靜恩不慌不忙地接話,「同樣的,若是交出漂亮的成績單,這可是公司上下每個人都心服口服的。」



「正是如此。」趙清竹為自己倒上一杯酒,也替李靜恩倒滿杯子,「我敬妳。」



杯酒遞在眼前,凝滯半空中的手,邀酒之意不須言語,但李靜恩不過是一瞥,搖頭失笑,「我可不敢當。」



話落,自罰三杯。



第一杯,是為張季嫙;第二杯,是位首席設計師之名;第三杯——目光掃去,趙清竹笑了,薄唇抿成一直線。



那是宣戰。



那邊那兩人是賭上設計師的名譽,而這邊這兩人,張季嫙瞄了眼林督導的氣色,怎麼還沒倒?照理說飲盡那杯烈酒早該倒了,沒想到酒量不錯。



張季嫙轉著玻璃杯,她是不懂這些服裝設計自然是無趣,她只想捂住耳朵不想聽見過往的纏綿悱惻,可偏偏這人的嗓音仍如浮冰般掠過水面,張季嫙輕嘆口氣,若時間能重來,她絕對不會選擇結識這女人。



可偏偏誰也無法改變過去,唯能緊握的,是當下。



可連她也不確定這心跳因誰而亂,誰也沒想到,一別六年後會在這相遇。當初離開時,就沒想過再重逢,今時重逢了,沒有狂喜只有驚嚇。



有些傷口藏在心底深處,以為不碰自會痊癒,其實只是惡化了、流膿了,從未痊癒。



一切都是自欺欺人、掩耳盜鈴。



那些傷再次被人扒開時,她逃了,也只能逃。



就在這時,張季嫙瞥見林督導身邊的部下在他耳邊低聲說了些什麼,林督導似是恍然大悟,裂嘴一笑,立刻舉杯打斷李靜恩與趙清竹的對峙。



「我看時間也晚了,這菜也都吃得差不多了,乾了這杯酒就散了吧?如何?」



趙清竹瞟了眼,立刻意會,閉嘴不語。李靜恩仍是一頭霧水,席要散了,林督導會不會太安分了?



「是嗎?那張季嫙,我們走吧。」李靜恩就要拉張季嫙走,如薄冰般清冷的嗓音插入其中,「等等。」



抬眸,迎上碧色的眸子,李靜恩若有似無一笑,「怎麼了?」



「我還想跟經理好好討教,我們再去喝幾杯?」



「不了。」李靜恩欲想推就,林督導也出聲,「李經理,晚輩跟妳討教,妳作為前輩,可不能推託吧?」



「那也要看是什麼樣的晚輩。」李靜恩單眼掃去,「若有人誠心誠意,我必定盡力教導;但若是假鬼假怪,連說話的力氣我都省了。」



「好了,妳們別吵了。」張季嫙皺眉,轉頭對林督導道,「你就是想支開李靜恩單獨跟我說話,我看你也不敢對我做什麼。李靜恩,我不是小孩子,不需要妳護著,妳真擔心我,就好好看著趙清竹,妳們聊妳們的,我們講我們的,這樣可以了吧?」



李靜恩波濤般的目光靜下,沉甸甸地望向張季嫙,語氣沉了幾分,「那好,我就在外面。」



話落,李靜恩轉身離去,不是因為賭氣,而是因為信任。



她相信,身後那雙眼睛總會如此清澈,總會睜著那雙如月光般明亮的黑眸,凝望著她。



她相信,張季嫙,永遠都不會害她。



永遠。


傳說中,項羽信了項伯的勸說、劉邦的謙卑、樊噲的仁義,最後,以致滅亡。



萬劫不復。








下章鴻門宴結束,代表元配文進入後半劇情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