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07 16:37
点击:1151
章节字数:568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三章





歷史上的鴻門宴是項羽為除劉邦所設,而今日林督導所設的鴻門宴亦然,李靜恩心想,他找了一個人來人往的公開餐廳,若真要對李靜恩做些什麼,那必定是綁手綁腳。



瞧林督導氣定神閒,身邊的部下仍是畢恭畢敬,看似一切一派祥和,這老狐狸又在打什麼主意了?



「林督導,今天不會是我們三人共進晚餐吧?」李靜恩挑眉,只見林督導為她倒上一杯酒,琥珀色般的液體,是上好酒。



「不不不,別性急。」林督導裂嘴一笑,「離約定時間還有十分鐘,還沒入席是合情合理,就是有勞經理從繁忙的工作中抽身而來了。」



李靜恩暗翻白眼,明知道兩個月後的冬季服裝展與一個月後『Secret』的成果發表展就快到了,還來這場摸不清意義的鴻門宴,簡直浪費時間。



李靜恩只想快快離開,回到工作室埋頭畫設計圖,這次有張季嫙的加入,她肯定她的作品必能提高層次。



張季嫙......才剛想到她,她便從人群裡而來,翩翩如花蝶,曼妙身姿、風情萬種,她好像總是能掀起李靜恩心中的漣漪。



李靜恩忽然有種恍惚感,彷彿是張愛玲在她耳邊低語那句,讓她備感心酸的話。



『緣起,在人群中,我看見你。緣滅,我看見你,在人群中。』



是不是終究要看著妳,走進人群中?



那是個圓桌,不大不小,正巧是彼此隔了一步之遙。當張季嫙坐在李靜恩的左手邊時,李靜恩心頭一顫,卻仍是泰然自若,目光掠過了她。



從一踏進金鑽酒店的那一刻,她便隱隱約約感覺到了李靜恩的存在,她笑自己太多心,卻在人群的夾縫中,看見了她。



她想,果然再次的重逢,只有自己是開心的,見李靜恩視線掠過她,心頭極細微地一刺,仍是笑笑,「我來晚了。」



「不不,剛好。」林督導從頭到尾仔細觀察這兩人,意味深長地一笑,「需要我為彼此介紹嗎?我想應該是不用吧,呵呵。」



李靜恩喝口酒,卻在入胃時發現自己忘了先墊胃,這一空胃下酒......李靜恩輕嘆氣,張季嫙發現了,抿了唇,轉頭朝著林督導燦爛一笑,「林督導,我餓了,能不能先上點菜啊?」



林督導差點笑樂了,不是因為張季嫙難得的主動,而是更深層的......「當然好,不過還有一位設計師沒來,但是我跟她是舊識了,關係好得很,先上些菜不會失禮。」不知道是說給誰聽,李靜恩只覺得刺耳。



菜很快就送上來了,令張季嫙訝異的是,送菜的侍者背後竟跟了一位陰柔少年,少年對張季嫙使眼色,她立刻意會。



開胃菜是風味海鮮,酸甜的滋味刺激味蕾,然而,李靜恩卻是在意張季嫙與戴蒙的眼神交流,再瞟了眼林督導,看來林督導並不知道張季嫙認識金鑽酒店的小開。



她忍不住一泯,笑嘆這場鴻門宴,可真是戲中戲。



「貴賓招待。」戴蒙今天拿下耳骨的銀釘,換了一身西裝筆挺,挑染的金髮也規規矩矩地染回黑色,他遞上酒,「我們特地為尊貴的客人們調製了酒品。」話落,戴蒙為林督導遞上『Hole In One』,張季嫙則是杯『柯夢波丹』而李靜恩呢,在張季嫙千刀萬剮的目光下,戴蒙還是遞出了『Margarita』。



戴蒙不禁滿意地笑,這下沒問題了。



林督導與李靜恩自然是不懂這些炫爛奪目的調酒,而張季嫙則是資深玩咖,她含笑的眼一看到林督導那杯Hole In One(一桿進洞),顧名思義就是一杯就要人倒下,最適合林督導這種不知好歹的男人了。



而戴蒙送給李靜恩那杯Margarita(瑪格麗特),有雞尾酒之后的美稱,也是悲情的浪漫,同時也有『等待愛情』的意思,張季嫙差點上前掐死了戴蒙。



最後回到了張季嫙手上,那杯粉紅色的柯夢波丹,別稱城市女郎,屬於女人成熟嫵媚的調酒,正是與張季嫙相襯的調酒。



「真沒想到金鑽還有這樣的服務。」林督導似乎是很滿意,一旁的部下點頭稱讚,「肯定是知道督導光臨,特別準備的!」



林督導被捧得老高,一旁知情的張季嫙忍不住嗤笑,李靜恩則是有過不好的經驗,看向張季嫙時,目光交錯,張季嫙忍不住垂目,只是扯了個笑容,「瑪格麗特,酒精濃度不高。」



「哦。」李靜恩收回視線,那顆心倒是仍落在張季嫙身上,但她沒有表現出來讓任何人察覺。



包括,她自己。



也許苦澀的從來不是酒,而是心。張季嫙忍不住想,在乎的人只有她自己而已,面對李靜恩這樣沉靜淡然的人,其實逼不了的。



她只願.....李靜恩不要恨她,最好永遠也不要知道她身上的秘密。



「啊,她來了,失陪一下,我去接她。」林督導笑呵呵地起身,目光不經意掃過張季嫙,意味深長地笑。



李靜恩仍是不以為意,張季嫙心頭卻一顫。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林督導剛剛掃過她身上。



說來這場晚餐,到底是為了什麼了?



林督導並沒有告訴她還有其他人要來,所以當她看見李靜恩時,那股喜悅如汽水泡泡般從心底湧出,卻在對上李靜恩清冷的目光時,她退卻了。



泯一口微甜的酒,試圖讓煩躁的情緒安定,身旁淡淡的清香卻一直騷亂著她的心思,她不禁恨,李靜恩啊李靜恩,妳......



『匡噹——』



銀叉碰撞圓盤的聲響過於清亮,惹人側目,李靜恩一震,錯愕地看向張季嫙,聲音來源便是她所引起。



李靜恩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張季嫙。



張季嫙應該是如花蝶,翩翩飛舞在人群中,旋來即去,不會為誰的離去而心傷、而落寞,她總是似笑非笑地看待人間,淡望愛恨情仇而不身陷其中,她迷人、她嫵媚,卻是不屬於誰。



好像任誰都能一親芳澤,卻沒有人可以走進她心裡。



當林督導挽著一位女人入席,她正巧坐在李靜恩的右手邊、張季嫙的對面,幾乎是一坐定,張季嫙落荒似的起身,卻被李靜恩一把拉住。



「妳去哪?」她問。



她垂頭、垮下肩膀,咬緊下唇很是狼狽。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樣的張季嫙,李靜恩覺得心很痛。



「是啊,張季嫙,妳去哪?」女人開口,嗓音如薄冰,張季嫙一僵,甩開她的手悲憤離席。



她不是逃,她只是想喘口氣。



有些回憶突如其來、排山倒海,張季嫙承受不住。



「張季嫙.......」李靜恩喃喃,看向女人時,仍是波瀾不驚。



四目交接時,李靜恩瞇起眼,女人淡漠一笑。



瞬間,風雨欲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