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07 16:36
点击:1256
章节字数:633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十二章





「大嫂?」



張季嫙詫異地轉身,一看到李心潔忍不住驚呼,「怎麼在這?」



李心潔笑了笑,坐到了張季嫙身旁,那如墨一般的烏黑長髮及腰,嫵媚動人,然,本人卻是個溫柔婉約的女人,而這女人,便是張欽澤未過門的未婚妻,也是張季嫙的大嫂。



這姻親關係的兩人關係極好。李心潔人如其名,溫柔婉約、心地善良,純如白紙,那性子可以說是與張季嫙大大地相反,也因此李心潔特別喜愛這小姑,只因為對方擁有自己所沒有的豪邁不羈。



而張季嫙則是第一眼看到這大嫂,就知道對方是個善良純真的女人,剛好與自己相輔相成,互補互生,幸好不是來個同性相斥,她暗自慶幸大嫂是個好相處的人,她可不敢想像八點檔的狗血劇發生在自己身上。



「還不是妳哥,睡得跟豬一樣,我只好出來買早午餐跟咖啡。」李心潔無奈地笑,邊拎起身上的塑膠袋,目光卻藏著濃濃愛意。



張季嫙忍不住調侃,「我哥也太弱了吧,竟然是他下不了床.....大嫂,真看不出來妳體力不錯啊!」



聞言,李心潔臉一熱,揮手,「說什麼啊妳!妳才是呢,我問妳哥妳去哪了,他只說那一疊一年份的票券全被妳拿走了,害我很愧疚。」



張季嫙笑了,她知道李心潔說的愧疚是當真,她擺手,「大嫂妳知道的,我人脈廣啊,還怕沒地方睡啊?」



「可是.....」



「哎呀,妳真的別擔心我。」張季嫙笑著打斷李心潔,說真的,她還真不習慣有人擔心她、掛心她。



「好吧。」見到張季嫙如此堅持,李心潔話鋒一轉,問道,「那妳怎麼會在這啊?」



「跟妳一樣,喝杯咖啡。」張季嫙眨了眨眼,「準備大玩特玩呢,可惜還不到晚上。」



見這話中的意思,又是要去酒吧、夜店狂歡吧?李心潔不禁蹙眉,「季嫙,找個人定下來,好不好?」



張季嫙一愣,搖頭失笑,「為什麼呢?一個人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有什麼不好的啊?我還年輕,要趁著還有體力好好享樂啊!愛情什麼的,我可不敢恭維哦。」



她笑著自嘲自己,胸口卻微微泛疼。儘管她掩飾得極好,李心潔還是從話語中捕捉到一絲苦澀,她仍是溫溫柔柔地輕語,「嗯.....我想妳應該知道......我記得阿澤有跟妳說過的,她回來了哦。」



遲疑的話語,張季嫙一僵,仍是故作泰然地笑,「我知道。」頓了頓,她笑嘆,「妳沒說,我都忘了。」



妳真的忘得了嗎?李心潔暗嘆,卻沒有問出口。



有些話,太傷人了。



然而有些話,若是多問一句,也許就能防患未然、就能阻止回憶傾倒......



例如,她這次回國,是為了什麼。













李靜恩的嗓音,有時很像一塊浮冰,掠過水面,不知不覺中消退,不知不覺染上一絲冷涼。



她平常雖然也是如此淡泊,卻今日似乎更飄忽些,像是暈染上宣紙上的墨,越來越淡。



有人喚她,她頓幾秒才應答;有人找她,她恍然一陣,才起身相應。



這不是他們認識的李靜恩。



工作中的李靜恩,一向精明幹練、頭腦清晰,源源不絕的靈感滋潤整個工作室的同仁,只要有誰陷入瓶頸,李靜恩單眼一掃,便能揮開烏雲,讓金光灑下,領著夥伴向前,不斷激發創新,求新求變。



這就是一個服裝設計師最好的典範。



她無疑是個領導者,卻少了商人的狡詐算計,於是她不適合從商,因而結識了黃承泰。黃承泰沉穩內斂,卻多了城府,而其中之深,其實連李靜恩也摸不清。



那是一個無底深淵,唯有失足墜底而死,大概才知道究竟有幾丈深吧。不過有時候,是黃承泰親自推下的人也不少。



「李靜恩,林督導找。」



總機小姐通知了李靜恩,她回神,無事不登三寶殿,這瘟神又要帶來晦氣了吧。李靜恩允諾了,當林督導噙著不懷好意的笑容進門時,李靜恩並不意外,仍是那樣淡出塵世般望著他,眼裡卻容不下他。



「李經理。」林督導逕自坐在沙發上,李靜恩心裡鄙視了一番,仍是不動聲色地笑,「林督導頻頻光臨A市,大駕蒞臨這清冷的設計部門,不知道是有何貴事?」



林督導為自己倒上一杯茶,也替李靜恩倒了一杯,只見李靜恩只是微微點頭,並沒有接過,林督導也不生氣,只是笑了笑,「一間服裝公司最重要的命脈就是設計部門,我當然必須親自關心,大駕光臨什麼的,我是不敢承擔的。」



李靜恩輕嗯一聲,雖是不卑不亢之姿,但其中的傲骨凜然,任誰都能知道是無畏權勢,甚帶幾分鄙夷,跟林督導身邊哈腰諂媚之眾,自然是不同。



林督導特別厭惡這種人。



李靜恩是林督導的眼中釘,這是眾所皆知的祕密,而當事人至始致終從未在意過,她自然是紮紮實實的本事,但更重要的是,她對於是否會因林督導而被拉下『首席設計師』這件事,可說是完全不在乎。



名也好、利也好,回歸初衷,李靜恩都只是想設計出讓每個女人都心動的服裝,僅此而已。



不是為了得到金錢、不是為了得到權勢,這樣的李靜恩,又何必在乎是否會被陷害?難道有人可以代替她嗎?不,設計是獨一無二的,誰也無法被取代。



林督導自然知道,所以,他也不過是在小地方刁難李靜恩,像是作品施壓或是冷嘲熱諷,這些無關緊要的行為,對李靜恩來說不痛不癢,至今從未動搖過她的位子。



李靜恩泯一口茶,她知道,林督導必定不是來噓寒問暖的,但她也不打算驚擾對方,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就是這麼簡單。



「我聽說,A市分公司最近裁減妳們設計部的經費啊?」



來了。



李靜恩挑眉,放下陶杯,並不因為這渾然帶刺的言語而有所動搖。她反而輕笑,「林督導果然很關心我們分公司,我代替設計部門謝謝督導了,然,是否被裁減經費,我敢保證,我們設計部門上下每一個人都問心無愧,我們無法改變總公司的決策,能做的,就是交出亮的成績單,僅此而已。」



聞言,林督導冷哼一聲,他就是厭惡李靜恩總是這樣處之泰然,只要她懇求他,總公司絕對經費加倍,但李靜恩那一身傲骨,又怎是低頭之人?



「哦?」林督導跟著放下陶杯,雙手交疊,「那麼,想必李經理也知道裁減經費的緣由,我便不贅述了。我相信李經理是識才愛才的好上司,妳一定對公司從國外找來的設計師有興趣吧?」



李靜恩垂目,原來目的是這個。隨即,她抬眸,莞爾一笑,「當然,若能彼此切磋交流是最好的,林督導若有這意願,你安排便是,我自然是榮幸赴會。」



林督導笑樂了,差點拍手叫好,「我已經安排好的,星期日晚上七點於金鑽酒店,我還特地邀李經理肯定有興趣的人一同赴會。在此,我先不破壞彼此的驚喜與興致,李經理同意吧?」



李靜恩表面點頭、心中暗嘆,鴻門宴啊鴻門宴......



在林督導意味深長的笑容下,李靜恩只覺事有蹊蹺,並未多作衍生。目的達成的林督導也未久留,離去時,留下一室晦氣,令她不禁開了窗,讓新鮮的空氣溜進辦公室內,她已在窗櫺上,深呼吸口氣。



她望著天空,晴朗無雲,不知道黃承泰是否已經平安到達上海了呢?而張季嫙......李靜恩不願多想,每當想起她,胸口就不禁抽痛。



痛得不是滲血的傷口,而是扎到流不出血的心。



鴻門宴,又有誰逃得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