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3-03 19:18
点击:1620
章节字数:96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3-4 16:36 编辑




第十八章



「你好,客房服務。」



李靜恩站起身、走向門口,打開門,溫溫和和地招呼,「晚上好。」



侍者微愣,隨即笑笑,「晚上好,這是醒酒湯與蜂蜜水,另外小老闆吩咐我替妳們點精油燈,是特別招待。」



「精油?」李靜恩想了想,便讓侍者入進房。他也很熟練地將那瓶精油放到芬香瓶,點燃小火,芬香的氣味隨之逸散,沁入心脾,如熨斗似的,撫人心神。



李靜恩不禁舒展眉際,朝著侍者感激一笑,「麻煩替我跟他說謝謝,這味道我很喜歡。」



侍者點頭如搗蒜,便走出了雙人房,留下李靜恩與張季嫙兩人獨處。



精油燈造型典雅,日式風格濃厚,沁暖的木色李靜恩更是喜愛,她一向喜靜,跟張季嫙是不同的。



李靜恩決定先換下衣服,頂級雙人房就是高檔,居然在陽台附設了小型洗衣機與烘衣機,這可是讓一向不喜歡外人洗衣的李靜恩更是滿意。



當她脫下全身的衣物,一絲不掛時,才想到了張季嫙。眼看這張季嫙一時半刻不會醒來,李靜恩便開了暖氣,湊到她身旁,床墊隨之一沉。



張季嫙痛苦低吟,大概是酒精作祟吧。李靜恩不禁想,這是她第二次替她寬衣解帶了。當衣物時,李靜恩仍是讚嘆她身體是如此曼妙。



『妳不會不知道.....張季嫙是雙性戀吧?』



思及此,李靜恩一滯,那份欣賞就多了些尷尬。彼時覺得兩個同是女人,坦誠相見又如何,今時得知到張季嫙的性向,她就有幾分無措了。



李靜恩的性向是屹立不搖的,可是、可是.....唉,她拎起沾滿酒吧味道的衣服,丟進了洗衣機,留下胸罩決定手洗。定眼一瞧,又是那件自己設計的酒紅色款,這張季嫙究竟是多愛她設計的胸罩啊?



浴室瀰漫霧氣,張季嫙打了個噴嚏,她一向習慣裸睡,所以不疑有他,只是鑽進棉被中打盹,醒酒湯果然有些效用,迷迷糊糊中舒服多了。



二十分鐘過去,李靜恩穿上白色浴袍,發現張季嫙縮成一團,以為是覺得冷,湊近她時,才發現她冒著冷汗,嘴裡嚷些聽不清楚的話。



難道是做惡夢?



李靜恩輕輕撫上她的臉龐,張季嫙緊蹙的眉稍稍舒緩,跟上次那樣睡得安穩的她,大相逕庭。



「不要.....」



李靜恩一愣,以為是她在拒絕她,側耳傾聽,似乎是在說夢話呢。李靜恩想,大概是母愛氾濫了,她忍不住鑽進棉被裡,輕輕抱住她。



其實,張季嫙真是傾國傾城的美女,尤其是那渾然天生的誘惑,一顰一笑都是自然而然的勾引,也許西方所說的『性感尤物』,就是張季嫙的代名詞。



被擁入懷的張季嫙,蹭了蹭,循著生理意識做出自然反應,就是跟著抱住了李靜恩,對張季嫙來說,就是找到溫暖來源,不帶任何愛情。


李靜恩則是因為這個懷抱而愣住。



她以為,是母愛氾濫了,她不知道的是,那精油其實有催情成分。



李靜恩輕輕推開了張季嫙,忍不住皺眉,她怎麼有想依賴的感覺呢?深呼吸口氣,思緒有些昏昏沉沉的茫然。



溫度瞬間被抽離,張季嫙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眼前躺著的人是李靜恩時,她著實一嚇。



「醒了?」李靜恩溫和一笑,似乎不打算解釋張季嫙怎麼一絲不掛。張季嫙紅了臉又黑了黑,手足無措的慌張惹來李靜恩的輕笑聲。



「笑什麼?」她惱羞成怒,李靜恩意外發現,她其實挺喜歡看張季嫙這樣的。



「妳的衣服很臭,我拿去洗啦。妳跟我一樣,先去洗澡然後穿上浴袍。」李靜恩微瞇起眼,頗有休憩之意。



張季嫙無語問蒼天,想生氣呢又無法,想哭又想笑,乾脆不想了。於是她忿忿地走進浴室,頭也不回,於是錯過了李靜恩眼角的笑意。



李靜恩翻個身,趴姿躺在床上,她好久沒有這麼放鬆了。也許是精油、也許是無工作纏身,她忽然覺得一切都開朗了。



不經意一嗅,她聞到了枕邊屬於張季嫙的味道,是薄荷?檸檬?迷迭香?李靜恩一時也分不清楚,只是特愛這味道。



藏在心底最深層的慾望,似乎在不知不覺中悄悄引燃。



只是,沒有人察覺到。



張季嫙一走進浴室、拉上霧面窗時,第一眼就看見了掛在桿子上的胸罩。她臉一黑,還不完全酒醒的她,這下全醒了。



天啊,真是有夠丟臉了。張季嫙恨不得挖個洞鑽進去,一想看李靜恩優雅迷人的微笑,她就覺得心醉。


有些人就是這樣吧,明知道不行,卻還是忍不住接近。



「都已婚了啊.....」張季嫙打開水龍頭,讓熱水灑在她曼妙的身體上,順便澆熄心裡的渴望。



她看似玩世不恭、遊戲人間,其實,還是有分寸的。真不能碰觸的人她會收手,即使捨不得。



二十分鐘過去了,張季嫙關上水龍頭,順便卸妝與清潔,當她包起頭髮時,才發現沒有帶浴袍進浴室。



煩,都是李靜恩害的。她心裡怨著,卻有那麼點甜。



當她裸著身體走出浴室時,李靜恩著實一愣,臉頰染上莫名的緋紅,她別過頭,不敢直視張季嫙。



吃錯藥了?



張季嫙章呼吸口氣,發現房間瀰漫著令人放鬆的香氣,想必是戴蒙的貼心。她走向衣櫃,從中取出浴袍,絲毫沒有察覺背後熾熱的目光。



李靜恩一向自詡很有自制力,如今正在漸漸崩盤。



同樣是女人的她,從第一眼開始,李靜恩不得不承認,張季嫙是很有魅力的人,再後來她為她擋酒、她對她的在乎,其實每一個舉動,都打動了李靜恩內心深處。



只是,她不曾在乎,也不曾多想,



但是有些事情一旦在乎了、回想了,接踵而來的情緒便是排山倒海,幾乎使人淹沒。



李靜恩的確是喜歡張季嫙的,可是那份喜歡不帶一絲雜質,是很純粹的——人與人之間的好感,僅此而已。



李靜恩也不懂,她一直在被動地控制兩人之間的關係,怎麼此刻,她動搖了?



「妳還好嗎?」



一隻冰涼的手覆上額頭,李靜恩回過神,便看到張季嫙眼裡的擔心,「妳的臉很紅,難道妳還沒喝醒酒湯?」



「.....我喝了。」李靜恩別過頭,淡了幾分。



張季嫙其實已經習慣李靜恩這樣的淡然,處變不驚、經不起一絲波瀾。



李靜恩嗅到了張季嫙脖頸的香氣,脫口問,「是....迷迭香?妳身上的味道。」



張季嫙皺眉,忍不住苦笑,「是那女人的,就是酒吧的老闆娘。她身上迷迭香的味道太濃,才會沾到我身上。」



可見她們曾經貼得多近。李靜恩總覺得心有酸。



「下次還是少去那些是非之地吧。」李靜恩嘆,張季嫙以為李靜恩是嫌棄她髒,苦澀一笑,「我不會礙到妳的。」


李靜恩柳眉一挑,張季嫙收回手,冷冷清清。



彼此的對峙下,是李靜恩先別過頭,但是輸家是張季嫙,因為她對她多了一份情,僅此而已。



「我知道妳是我的上司,所以妳會管我,妳放心,我出入那些地方,不會妨礙到公司的名譽。」



李靜恩眉頭更緊了些。



張季嫙近乎無力般嘆,想伸手撫平,卻還是滯於半空中,黯然收回。



「我覺得.....」李靜恩的目光掠過她,望向落地窗外的夜景,「如果不是情人的話,就別靠太近,男男女女都是。」



張季嫙一滯,果然是在嫌她髒嗎?於是,這次的話帶些了刺,自諷,「老闆娘她結婚了,她先生中風,所以她才來纏上我,我也挺樂意的。」



李靜恩一愣,有些來氣,「張季嫙。」



「我知道妳不是老闆娘,妳是正氣凜然、愛家愛丈夫的好女人,所以我不會去招惹妳,但是,我總能找個與妳相似的替代品吧?」



張季嫙忍不住大聲,即使她並不是那個意思。李靜恩臉色微僵,目光冷了幾分,開始搖撼著波濤。



李靜恩卻也說不出,她氣憤是為了什麼?



「妳不要這麼不愛惜自己。」



張季嫙冷冷一笑,連頭上包著的浴巾也滑落了。



「我以後只會找她,當她情人,這樣可以了嗎?」



李靜恩起身走向陽台,她一向修養極好,即使盛怒也不想口出惡言傷害張季嫙,殊不知她這樣的不理不睬,才讓張季嫙更受傷。



張季嫙呆在床上,她這是告白了?她一嘆,又不是十幾歲的小女孩了,為什麼對感情還如此莽撞?



也許是因為,無力再怎麼努力,李靜恩跟她也是不可能會有結果的吧。



她很想一走了之,於是走向陽台,李靜恩頭也不回,張季嫙只覺得無力。衣服還在洗,要再等個十分鐘才能拿出衣服,也罷,等等衣服烘乾了,她就走吧。



「妳在做什麼?」李靜恩清冷的嗓音讓張季嫙想恨也無法,於是她悶不吭聲,抬頭看了眼李靜恩,卻愣住了。



夜風陣陣,撩起她的髮絲,半身倚在欄杆上的她,目光清澈,如此動人,卻不會是自己的。



月光清冷,李靜恩沉靜的目光如月光般,皎潔迷人。



「我......無處可去,只好去找老闆娘囉。」張季嫙盡量讓語氣輕鬆些,李靜恩目光一冷,走向她,逼得她後退往角落,最後圈在她的懷中。



她比她高一些,於是低頭看著張季嫙迷人的雙眼,帶些妖色。



「.....妳今晚怪怪的。」



是相當怪異,從喝了醒酒湯、沐浴在那芬芳裡,總有些說不出的放鬆,也許是她太壓抑,又或是她平常太多束縛,讓她內心的狂放,永不得釋放。



李靜恩甩頭,覺得有些暈,連語氣也多了幾分虛,「我攔著妳不要往危險的地方去,為什麼妳偏要走向那?」



張季嫙一滯,良久,才迎上她茫然的眼,「對我來說,最危險的是,不能愛上的妳。」



李靜恩想起了那幅畫,那幅缺了兩片拼圖的畫。



她低頭,吻上縈繞在心頭已久的唇。



張季嫙受到極大的震撼,思緒瞬間空白,當軟舌撬開了唇,直入她的唇齒間時,她才回神,熱烈地回吻李靜恩。



是夢吧?是夢對吧?








覺得看的人好像多了一點,有點開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