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29 18:21
点击:1324
章节字数:1092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2-29 18:27 编辑


第十六章




張季嫙總是能記住李靜恩那雙眼,總是在她眼中,找不到自己。



「嘿,妳怎麼了?」發現張季嫙沒有興致的馡姐,抬起頭,眼看張季嫙目光掠過她,直直地看向後方。



她隨著她的目光,向後一看,對上一雙黑白分明的眼。那幾分的神似,從她們四目交接的眼神中,她感覺到了幾分的曖昧。



沒戲唱了。馡姐笑嘆,攬過張季璇喝到一半的Sex,全數飲盡。



「Sorry,馡姐。」張季嫙回過神,發現那杯Sex已經有人自乾了。她的道歉倒也不是這麼真誠,馡姐笑了笑,帶些無奈。



張季嫙站起身,直直地走向李靜恩。



而被拋在後頭的馡姐,眼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勾唇一笑,意味深長地瞅著她們。



張季嫙,妳太掉以輕心了。馡姐笑嘆,朝著戴蒙食指一勾,低聲吩咐。只見戴蒙眉頭緊皺,眼前是他主子,他又能奈何得了嗎?



戴蒙邊調酒邊憤恨地瞪著張季嫙,我可警告過妳的,是妳不聽勸,別怪我。



有些女人美如罌粟,本就是碰不得的。



李靜恩看著張季嫙走向她時,她其實不意外,唯一的意外,也許是她從未想過張季嫙原來......嗯,不過,她本來就沒有資格干預別人的私生活。



「李靜恩。」



她走到她面前,難得流露出一絲尷尬。李靜恩只是溫和地笑笑,「喝咖啡?」邊舉起手中的咖啡杯,濃郁的香氣讓張季嫙忍不住笑了。



她怎麼會不知道,李靜恩這是給她台階下呢?



張季嫙坐到李靜恩的對面,那是圓弧設計紅色沙發,適合三五好友聚在一塊喝酒,如今,只有兩個女人隔著一張桌子相視而坐,總有些違和。



該怎麼開口呢?明明有好多話想對她傾吐,看著李靜恩溫和的笑容,她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李靜恩又怎麼沒有察覺到對方的狼狽,她笑了笑,毫不在意,「我原本沒有要來的。」



「嗯?」



「我是想去夜市逛逛,結果經過這裡的時候,被門外的Waiter請來喝咖啡。」李靜恩解釋,無奈一笑。



「妳想去夜市啊?那我陪妳一起去。」抓住了機會,張季嫙一掃陰霾,欣喜提議。



沒料到張季嫙會有這一出,李靜恩面有難色,婉拒,「不了......我先生還在家,只是畫到一半有些累,想出來散步,現在咖啡也喝了,我也該回去了。」



「哦.....」張季嫙目光一暗,笑容淡了幾分,「那妳回去要小心。」



李靜恩看著她如此失落,有些手足無措,頓了頓,小心翼翼地開口,「我不是因為妳那個.....嗯,只是下次我們再一起去。」而這句話,張季嫙直接解讀成李靜恩在客套,於是無所謂地笑笑,「我了解,只希望妳別跟Secret的人說,不然,我的代言可能就會丟了。」



這下李靜恩還真是被誤會得徹徹底底,她啞口無言,張季嫙微微一笑,眼神閃過一絲不意察覺的受傷。



然而,李靜恩還是捕捉到了。



「不是啦,妳誤會了......我只是有點訝異,妳......嗯.....該怎麼說呢,好女色?」這可不是張季嫙認識的李靜恩,她應該是泰然自若的人,行為舉止優雅迷人,此刻,卻為了顧及她的情緒而失態,張季嫙不得不說,她真有些感動。



「謝謝。」



千言萬語化作一聲感激的微笑,李靜恩一時懵了,看見張季嫙含笑的眼,她懂了。



「不過,我並不好女色。」



李靜恩抬眸,疑惑。



張季嫙有一雙含笑的桃花眼,多半是妖嬈動人,此刻,明眸只容得下一人。



「在我的愛情觀裡,沒有性別之分,只有好與壞。」



李靜恩愣了愣,欲想開口說些什麼,便被戴蒙打斷了。戴蒙端著銀盤,在張季嫙錯愕的目光下,無奈地遞上酒。



「我們老闆娘招待,Angel's Kiss與Between The Sheets,兩位請慢用。」



李敬恩驚喜萬分,張季嫙則是面有難色。



張季嫙回頭瞪了眼笑得花枝亂顫的女人,深呼吸口氣,壓在怒火,回頭瞅李靜恩,「妳常喝酒嗎?」



李靜恩搖頭,「除非跟高層吃飯應酬,我才會喝酒,但也是喝葡萄酒、紅酒之類的,到還沒看過這麼華麗漂亮的酒。」



張季嫙倒抽口氣,暗叫不妙。這種女人來酒吧,肯定會被人撿走吧,於是,她阻止了李靜恩的動作,「嘿,妳等等。」



「嗯?」李靜恩的手已經攀上杯身,只差品嘗了。



Angel's Kiss(天使之吻)是屬於戀人的調酒,象徵女性的純潔與美好,男人送給女人,有『邀吻』的意思。而相較之下,Between The Sheets(床笫之間)就沒有這麼浪漫了,顧名思義便是『來我床上吧』



一個是邀吻,一個是求歡,馡姐這女人好樣的,逼得張季嫙做出抉擇。她一定看出李靜恩是上流社會的女人,只會品嘗高級釀酒,不會玩這些花式調酒。



張季嫙就不一樣了,她走遍A市的各大夜店與酒吧,嘗過了許許多多讓人眼花撩亂的調酒,可以稱得上是資深玩咖了。



「怎麼了嗎?這不能喝嗎?看起來很漂亮。」李靜恩的目光清澈,讓張季嫙不得不正視。馡姐送上這兩杯調酒,就是要張季嫙做出選擇,



在馡姐不懷好意的目光下,張季嫙拿走李靜恩手中的Sheets,換給她自己的Angel's Kiss,張季嫙也知道這一杯下去,她必定是倒了,在這之前她已經拚過一杯Sex,這Between The Sheets一下肚,包準二十分鐘內倒地不起。



「妳喝天使之吻吧,我喝.....嗯.....Between The Sheets。」張季嫙有些閃躲,她總不能告訴李靜恩這酒的中譯吧?



李靜恩察覺到了張季嫙的心虛,便指,「我這杯是天使之吻,那妳那杯呢?」



「呃......」張季嫙語塞,塘塞道,「黑夜之吻,跟妳的天使之吻是一對的哦。」急中生智下,張季嫙含笑的桃花眼,帶些勾人的誘惑,惹來李靜恩的白眼。



「妳這小鬼頭。」李靜恩沒好氣地嘆,唇湊近杯緣,那杯『天使之吻』張季嫙看得癡迷,若她手中這杯『床第之間』換成『黑夜之吻』,不知道該有多好。(註:天使之吻與黑夜之吻是一對的,代表戀人酒。)



可惜,不過是想想罷了。



張季嫙眼看杯中的烈酒,她今天若真躺在馡姐身下倒也沒什麼,只是,不想讓李靜恩知道罷了。



「怎麼了?」李靜恩喝到一半,看到張季嫙面有難色,以為是不喜歡喝酒,於是道,「妳不想喝,我幫妳喝囉,我看我這杯酒精濃不高,妳那杯應該也是吧?」



張季嫙笑了笑,仰頭就是一大口,濃烈的嗆直衝上腦門,頭開始暈了。



「嘿,我若出事了妳要保護我啊。」張季嫙擠眉弄眼,淘氣地笑著,目光卻有些落寞。



李靜恩愣了愣,莞爾。



而不遠處的馡姐,嘴角噙著惡質的笑容,妖美如罌粟。張季嫙啊,我不過是想逗逗妳,妳倒當真了?我不相信短時間內妳一次喝了兩種烈酒,妳能不倒。



視線投向李靜恩,她倒是懂了張季嫙怎麼會讓她攀上,原來是因為馡姐與李靜恩有幾分相似,無論是氣質或是長相,都有些恍然似的相同。



得不到愛的人,便找了替代品,這是馡姐最痛恨的人。



時間一分一秒地逝去,張季嫙似乎低聲對李靜恩說些什麼,見她蹙眉搖頭,接著,張季嫙會應聲倒在桌上,雙眼緊閉。



獵物到手。



馡姐站起身,風情萬種地走向那圓桌,李靜恩才終於注意到這個女人,盤起的髮,露出白皙的後頸,不像正值花樣年華的女人,帶些歷練、帶些滄桑,那是時間淬練後的熟美。



跟李靜恩是一樣的。



雙手攀上張季嫙的肩膀,她朝著李靜恩燦爛一笑,「我朋友她喝多了,我帶她去休息,妳看妳要先走,還是留下來喝酒,我請客。」



李靜恩目光一沉,淡道,「不用勞煩了,我帶她走。」



馡姐挑眉一笑,漫不經心,似乎不訝異李靜恩會如此拒絕。「妳不知道Night的規矩嗎?」



「我第一次來,還懇請告知。」



馡姐笑得花枝亂顫,迷人是迷人,卻帶些不懷好意,「凡是這裡的客人若接下了老闆娘的Between The Sheets,那麼那位客人的『夜晚』就是屬於老闆娘——我。想帶人走,必須自乾三杯B52轟炸機,方可帶人走。」



李靜恩沉下臉,淡淡的冷意從目光中透出,見此,馡姐大笑,「嘿,看妳年紀也不小了,又何必跟年輕人一樣玩調酒?瞧妳也是一知半解,乖乖喝咖啡就好了。」



「馡姐。」戴蒙在旁勸道,「她也是第一次來,妳就行行好吧?」



「我喝。」



堅決的二字,吸引了兩人的注意。李靜恩看了眼攀在張季嫙肩上的手,淡淡地警告,「請妳先拿開妳的手。」



馡姐冷笑幾聲,回頭對戴蒙吩咐,「三杯B52送給這位『貴客』。」



戴蒙的憂色一覽無遺,他看了馡姐又看向李靜恩,不禁嘆,「妳知道這是惡名昭彰的烈酒嗎?這裡的規矩是三杯不能斷,妳可以嗎?」



李靜恩淡淡一笑,「嗯。」她不願多做解釋,反正,她對自己的酒量是有信心的。



不過.....想到了女人剛剛所說的『Between The Sheets』中譯可不是張季嫙所說的『黑夜之吻』,難道......



李靜恩忽然想通了,便心疼了。



這小鬼是在替她擋酒呢。



李靜恩不禁無奈地嘆,一看這個Night就是是非之地,雖然裝潢高雅,但是有這奇怪的規矩,肯定不是什麼好地方。



轉眼間,三杯B52轟炸機已經在桌上,馡姐坐到了沙發上,好整以暇之姿等著李靜恩出糗,也許她今晚還能一箭雙鵰呢。



李靜恩不加思索,一口氣乾盡第一杯,一股嗆辣湧上胸口,她差點就吐了。



「第二杯。」



馡姐涼涼地告知,李靜恩頭昏目眩,穩住後一樣,一口氣乾盡第二杯。這次,她感覺她的胃都翻攪在一塊,口中都是澀味。



「不錯,第三杯。」



李靜恩咬著牙,灌下第三杯,果然轟炸機就是轟炸機,她差點就倒了。放下杯子,李靜恩攥緊拳頭,轉頭看向馡姐,「這樣就可以了吧?」



「服了妳,帶她走吧。」馡姐雙手一攤,沒戲唱了。



李靜恩輕嘆口氣,雙腳不穩,仍是用意志力死撐著,一旁的戴蒙終於看不下去,上前幫忙。



馡姐則是坐在沙發上,看著飲盡的三杯烈酒,再望向張季嫙被攙扶的背影,慢慢地,苦澀地揚起笑容。



又是一個不能碰的獵物了。



招了台計程車,李靜恩向戴蒙致謝,他不放心便跟著上車,他知道,這兩個女人其實都已經到達極限了,沒有人管著會很危險的。



「麻煩金鑽酒店。」



李靜恩一怔,戴蒙笑了笑,「放心,那是我家開的,我可以安排妳們免費入住一晚,別擔心住宿費用。」李靜恩這才鬆口氣,住那一晚相當於她好幾件作品的報酬。



「我會命人準備好一切,妳們好好休息。抱歉啊,我家老闆娘總是這樣惡趣味,希望妳別見怪。」



戴蒙歉然一笑,李靜恩搖頭,「不會,其實我只是跟她約定好了。」



「她?」



李靜恩溫柔一笑,「是啊,我答應她,不能讓她出事。」



當張季嫙喝完Between The Sheets,她茫然地笑著對李靜恩交代,「妳先走吧,妳不適合這種是非之地。」



「我不能放著妳自己走。」



「呵呵。」張季嫙搖頭,「妳不懂的......李靜恩,妳不會懂我的世界有多亂.......」



「我是不懂。」



「可是最亂的,卻是因為妳出現了......」



李靜恩一愣,不知道該喜該憂。



話止於此,她倒了,終於醉倒了。李靜恩緊蹙著眉,淡淡地承諾那句,張季嫙沒聽到的話。



「我不會讓妳有事的。」







如果有H片段是不是要設閱讀權限啊(思考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