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23 21:59
点击:1395
章节字数:68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十一章



七情六慾,乃是人之本性,即使是希臘眾神也會意亂情迷,後天的禮教約束東方人的思維,後天的教育告訴我們,什麼是道德,什麼是良心,還有是非對錯。



那一句狗血的台詞你我都知道,愛上了不該愛上的人,是相見恨晚,不是妳的錯。其實,這情愛也不過是流動的是是非非,道德輿論是框架,唯有歲月可以堅它其本,然而,那緩慢的時間流轉便與生命爭奪,最後滅了愛情,多了遺憾。



追根究柢,在愛情中,又有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



張季嫙其實並不知道,她總是周旋在男女老少間,像隻花花蝴蝶,東飛西跑,奪人眼目卻不曾停留哪株花。



她抬頭,對上一雙波瀾不驚的眼,那黑眸沉靜溫潤,明知道自己吃了虧,卻仍是百般順著她,張季嫙總有些心顫。



她也不是真的想佔李靜恩的便宜,不過眼看這個平淡如水的女人,她就是想逗逗她,多看一些這女人其餘面貌,她對她的印象,就是溫柔平靜,別無其他。



張季嫙瞇起妖嬈的眼,舔唇一笑,「好了,接下來該親哪呢?」



李靜恩一時氣結,瞪了眼她,那一瞪竟含些羞愧,看得張季嫙兩眼發光,彷彿是發現了稀世珍寶般雀躍無比,卻又不能表現出欣喜,不然這聰明絕頂的女人便會拆了她的台。



「哼,反正妳我都是女人,我還怕妳不成?」李靜恩睨了眼,胸有成竹。



張季嫙柳眉一挑,語調上揚,「敢情李大設計師只相信男女之間有感情啊?」



這一問,李靜恩理所當然地答張季嫙意料之外的答案,「我不知道。」



「......啊?」



李靜恩低頭整理自己的儀容,其實也不過是把誘人的絲質睡衣拉平罷了,說要遮也是遮不住她的好身材的,怎麼看都是會使人惹火上身,可是,接下來的話,徹底打醒了張季嫙。



「我這一生只愛過我丈夫,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妳。我相信男女之間有純友誼,我也相信同性之間可能有愛情,可是這些對我而言都是無關緊要的,既然不會發生,又何必在乎呢?」



張季嫙那一顆熾熱的心,才剛冒出火苗,便被澆熄了。



過往的片段如刃,忽然扎進她的心,不顧自身意願便侵入思緒裡,當時以為不疼的,頓時湧上胸口,全成了罌粟花勝放燦爛。





『勾搭有女友的男人,妳知道叫什麼嗎?叫婊子。』



『張季嫙,其實妳是公車吧?』



『她不就最愛男人的.......或是女人的.......嘖』



張季嫙忽然覺得李靜恩與自己隔了好遠、好遠,她看著李靜恩,便會想起自己的不堪,那些瀟灑,在這人面前,會不會是骯髒污穢的呢?



她是誰?她是張季嫙,從來不被這些閒言閒語所綁住,怎麼如今卻害怕李靜恩會得知她的過往呢?



對,害怕。



「妳......怎麼了?」李靜恩發現張季嫙臉色蒼白,一掃剛剛的得意妄言姿態,此刻多了些戒慎,眸光也不在光彩。



張季嫙輕嘆口氣,搖頭,「沒什麼,我只是忽然想到我今天有工作,得先回去了。」



李靜恩雖然覺得這話只是個藉口,但人客要走,妳也留不住,那麼就從了張季嫙的意願也好,她竟有些鬆口氣的感覺。



張季嫙察言觀色的功力極強,也許是先天特性使然,又或是模特兒的生態圈讓她必須養成這種個性,於是她笑笑,「李靜恩,我不會吃了妳,妳別提心吊膽的啊。」開玩笑的語氣減少了幾分嚴肅之意,見她還能玩笑,那應該無大礙。



李靜恩敲了下張季嫙的腦袋,無奈笑嘆,「妳太聰明了,妳應該去當律師什麼的。」



「所以我長這樣不足以當模特兒囉?」



「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以往在會議桌上一手遮天的李靜恩,這一時間也逃不出張季嫙的厚臉皮,李靜恩能言善辯,而不是像張季嫙那般強詞奪理,黑的都能說成白的。



天差地別的二人,怎麼搭上線的呢?



「好啦,逗著妳玩的。」張季嫙心情大好,眉宇間的憂愁也散了些,「謝謝妳的照顧啊,我得走了。」



李靜恩點頭表示同意,便領著張季嫙走出工作室,往臥室走去。



「咦,大門不是在那邊嗎?」這方向與大門是反方向,李靜恩回頭,帶些哭笑不得,「張大模特兒,妳的包包不要了嗎?」



張季嫙這才恍然大悟,跟著李靜恩一同走回了臥房,順道關上門。



「就在床頭櫃上,妳自己拿吧。」李靜恩待在門口旁,張季嫙探頭探腦地還是整個臥室,簡約大方,果然是李靜恩的風格。她伸手拿起包包時,有個東西應聲掉落,差點砸中她的腳,李靜恩便跨步向前關心,「妳沒事吧?」



「我沒事,差點被砸到。」張季嫙彎腰撿起,才發現這是一個木製相框。她翻到相框背面,印入眼簾的是一張頗為青澀的合照,照片中有三個人,一個女孩,兩個男孩。



「啊,讓妳見笑了。」李靜恩也不急著搶回,自顧自地道,「這是我跟我丈夫還有同學的年輕時的合照,至少有一二十年了吧。」



「高中?」張季嫙詫異。



李靜恩失笑幾聲,「是的,就是高中。歲月不饒人啊,妳認不出我吧?」



聞言,張季嫙仔細端倪起照片中的三人,女孩是頂著西瓜頭,卻藏不住那張清秀的臉龐,視線移往李靜恩本人,再回到照片,張季嫙忍不住笑,「人家都說高中大學是女人最漂亮的時候,妳怎麼剛好相反?高中長相清秀,還看不出是美女,到現在年近四十,長得越是出眾動人。」



李靜恩臉熱了熱,見張季嫙毫不諱言的誇獎,她有些難為情。多大的人了,還讓個黃毛ㄚ頭讚美,這是該哭該笑啊? 



張季嫙也不理會李靜恩的羞澀,定眼看著兩位男孩,她出聲,「哪個是妳丈夫啊?」



「摟著我的便是了。」



摟著她的啊......相片泛黃,但仍看得出左邊的男孩長得斯文俊致,右邊的男孩則是陽光活潑,而李靜恩呢,則是掛著淡淡的笑容。



總覺得......這斯文的男孩與某人有些相似?



張季嫙這一生碰過很多人,好的壞的、醜的帥的全都見過,有些人在她的印象中淡如水,有些人深如墨,而眼神透出的憂鬱斯文,倒是只有一人。



黃承泰。



「怎麼了?看得這麼癡迷。」



張季嫙如驚弓之鳥,神色閃過一絲慌張,搖頭微笑,「沒什麼,相框還妳吧。」



李靜恩看張季嫙這古怪的樣子,再看了看張季嫙手上提的包,了然似的笑,「我知道了。」



「妳知道?」她愕然。



「妳是不是在想我先生與妳男友很相似啊?」



張季嫙怔住了。



李靜恩莞爾一笑,眉宇間並無異色,自顧自地說,「我發現妳身上的配件,像是手錶啊、香水啊、包包啊跟我丈夫的品味很接近,妳是不是覺得從照片中發現我丈夫跟妳男友有些相似啊?我是說氣質。」



張季嫙點頭如蒜,李靜恩的目光多了些光彩,炯炯有神,「我丈夫他的品味極好,我很少看到有別的男人可以與他相提並論,像這樣的男人不可多得,妳要好好珍惜。」



張季嫙只能乾笑,心裡總有那麼些慌張。



「我想,我該回去了。」



「也好,需要我載妳回去嗎?」李靜恩以為以張季嫙的個性,肯定是會搭這順風車,結果不然,張季嫙搖頭,「我哥會來載我的,我想我再不跟他聯絡,他會殺過來的。」



李靜恩點頭同意,「也是,幫我跟他問好。」



張季嫙正要踏出門口時,李靜恩淡淡地留下一句,「下次見。」卻足以撩起她的情緒。



她回頭,對那正氣凜然、溫淡如水的女人回以一個笑容。



風一來,花落了。







作者的話:作者今天滿19歲啦嗚嗚 又老了一歲了(遠目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