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20 14:35
点击:1325
章节字数:53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陳希澄 于 2016-2-21 01:21 编辑






第八章




張季嫙是怎麼也沒有想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大雨,竟亂了方寸,怎麼會如此安心地跟著李靜恩回住處。



記憶有些混亂,她只記得一沾上副駕駛座後,整夜未眠的她便不小心睡著了,而張季嫙一向都是熟睡型的女人,即使是天塌下來也吵不醒她,想叫醒她?只能等她睡到自然醒。



李靜恩在A市有個套房,嚴格說起來是朋友的,只是這朋友總愛雲遊四海,自由自在,李靜恩住在Z市,但常因為公事而跑到A市,於是這套房便是由她做主。



當她將車開回住處時,一轉頭,便看見了張季嫙毫無防備地熟睡著,不禁笑了。面對這古靈精怪的女人,李靜恩總能燃起一絲憐惜,也許真是母愛氾濫了,便任憑自己毫無節制地對她好。



李靜恩湊近副駕駛座,俯身替女人解開安全帶,不經意嗅到熟悉的香氣,她怔楞幾秒,才笑著搖頭,笑自己實在是太過於想念黃承泰了。



張季嫙的玉頸間藏有黃承泰常噴的香水味,對於結婚十年的李靜恩來說,真是熟悉不過了。



她挺身拉開彼此的距離,只是在那無形中,熟悉的香氣已隱隱縈繞在李靜恩的心坎上。



李靜恩走下車、開了車門,彎腰輕輕抱起女孩,打橫了曼妙的身子,將她依偎在自己懷中。



張季嫙安靜地靠在李靜恩的頸窩,李靜恩低頭一瞧,不經意見到了長卷的睫毛,些許的髮絲落在肩上,輕搔著李靜恩的思緒。



她不禁笑了,怎麼有人可以睡得這麼熟?



外頭仍是大雨磅礡,李靜恩將張季嫙安穩地放置在床上,伸手拉上了窗簾,讓房間更暗了些。李靜恩心想,好人便做到底吧,便從張季嫙的包包裡翻出了手機,畢竟這算是徹夜未歸,這小孩子總不讓人省心。


才剛翻出了張季嫙的手機,無數的未接來電再次響起,李靜恩微蹙眉,來電人是『臭老哥』想必是張季嫙的家人。



「喂?妳這死傢伙終於肯接電話了!」一陣怒吼聲逼得李靜恩拉開手機,耳膜嗡嗡作響的,差點就聾了。



「說話啊妳!知不知道我擔心死了!妳這臭小鬼........」謾罵聲如機關槍般滔滔不絕,李靜恩有些無語,怎麼這人就是不聽她說話呢?不過,嚴厲的斥責總藏著無數的擔心,李靜恩莞爾一笑。



撇眼看向床,這個女人還不知道有人正擔心她,睡得很安穩呢。也許是張欽澤終於罵累了,李靜恩抓緊空檔,搶在下一波的機關槍發射前堵了他的話,「你好,請問是張季嫙的家人嗎?」



張欽澤嚇了一跳,把那些還沒罵完的話硬生吞回肚裡,茫然地問,「我是啊,請問妳是?」



李靜恩輕笑幾聲,淡淡地答,「我是張季嫙的上司,也是『Secret』的設計師,敝姓李。」



張欽澤在腦海裡快速搜尋一遍,然後恍然大悟般『啊』了聲,「我知道妳是誰了!難道是妳跟我妹去吃滷味啊?」



李靜恩柳眉一挑,視線投向張季嫙,輕嗯一聲,「是這樣沒錯。」



「那太好了。」張欽澤放下心中的大石,這陰晴不定的心情如午後雷陣雨,來得快也去得快,聽那語氣從斥責到擔心,如今卻是好友般的問候,李靜恩不禁一笑。



這兩兄妹的個性肯定很像,善良不做作,情緒都寫在臉上,這對看盡設計圈陰暗面的李靜恩來說,如同潺潺清流般,不經意地暖了心房。



跟張欽澤寒暄並交代幾句後,李靜恩才得知了原來是張父張母都出國遊玩了,所以才由哥哥代勞『管理』張季嫙的人身安全,而李靜恩看人的眼光一向精準,張季嫙真如同她想的那樣,是個鬼靈精怪的孩子。



掛上電話後,李靜恩沒有探討私人隱私的興趣,索性將手機放回包包裡,並用毛巾擦乾,定眼一看,這側背包的牌子正是黃承泰所喜愛的品牌之一,李靜恩手中就有不少同牌的商品。



李靜恩笑嘆,究竟是這女人的品味與黃承泰相近?還是她的男友跟黃承泰相似呢?



無論如何,將兩者相提並論總是不好的。



李靜恩走近了床,低頭凝眄張季嫙的睡顏,伸手摸了摸張季嫙的髮,這才發現她跟張季嫙兩人都還是濕身狀態,她一驚,趕緊開了房內的暖氣,對於接下來該做什麼有些無措。



李靜恩看著這個『大小孩』,思索著該從哪『下手』才好呢?電視劇不是常常演照顧人的劇情嗎?此時此刻卻忽然沒了個底。



只怪李靜恩太獨立、黃承泰太沉穩,兩人也沒有小孩,平時哪來的機會照顧別人?李靜恩嘆口氣,也許先脫下對方衣物、換上乾淨的衣服才對。思及此,她便沒有了猶豫,俯身湊近張季嫙。



「張季嫙?張季嫙?」李靜恩喚著她的名,可惜對方毫無醒來的跡象。李靜恩輕嘆一聲,動手戳了下她的臉頰,「醒來囉?不然我就要幫妳換衣服了。」



「......」見張季嫙對呼喊聲沒任何回應,李靜恩決定先換下她濕透一身的衣服,夜已深,她決定簡單梳洗就好,她套了件浴袍走向床鋪,見張季嫙仍窩在床上那樣子像隻貓似的,撓得她心裡痒。



李靜恩上了床,雙手拉住上衣下擺,由下而上拉起,曼妙的身體、白皙的肌膚一吋、一吋地展露在李靜恩眼前。



她將換下來的衣服放置在床頭,她頓了頓,心想應該拿毛巾擦乾才對,於是起身從衣櫃裡拿出乾淨的毛巾,再次爬上了床,溫柔地從玉頸往胸口擦拭。



柔軟的毛巾一吋一吋往下移,李靜恩對自己設計的胸罩當然是聊若指掌,同樣是女人,她只是暗嘆張季嫙的條件真的很好,模特兒真是為她量身打造的職業,退去了胸罩,這胸型也是相當完美,李靜恩仔仔細細地擦乾了上半身,動手解開了短裙的褲頭,很快地就脫下了。



總有種母親的溺愛意味濃厚,李靜恩無半分邪念,在她的觀念裡,女人跟女人並不會發生什麼事,所以,該怎麼說呢?她只是盡照顧客人的義務,套個人物來形容,也許就是聖母瑪利亞的慈愛吧。



短裙退去,與酒紅色胸罩同款的內褲便展露在她眼前,李靜恩想了想,便兩手打開了張季嫙的腿,從腳底一路往上擦乾,彷彿對待一個脆弱的瓷器,雖然笨拙但極盡用心。



李靜恩將濕衣丟進洗衣機,順道從衣櫃中拿了另一件浴袍替張季嫙穿上後再蓋好棉被,就怕她著涼了。



折騰好半晌終於安置好張季嫙,李靜恩才剛要下床關燈,便聽到背後窸窸窣窣,轉頭一看,以為是張季嫙醒來了,原來只是翻個身。李靜恩無奈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才發現頭髮依然是濕的。



這可不行。對一板一眼的李靜恩來說,既然決定要做到便要做到好,不管有多麻煩,她也不會有任何苟且的心態,於是她湊近張季嫙,伸手正要替她擦乾髮,張季嫙眉頭一皺,伸抱住棲在她上方的女人。



李靜恩一驚,錯愕地看向張季嫙,只見對方眉頭皺著,卻仍未睜開眼,嘴裡咕噥著,好吵、我要睡覺.....諸如此類的話,李靜恩便笑了,跟著放鬆了身子。



「妳真是一個讓人不省心的孩子。」



李靜恩讓張季嫙抱著她,隨著張季嫙的渴求而躺到了她身旁,背對著張季嫙,而她忽然覺得有些累了。



女人跟男人的懷抱當然有差,李靜恩迷迷糊糊地想,黃承泰的擁抱是厚實的、霸道的,然而張季嫙的懷抱卻是溫柔的、柔軟的。



睡意侵擾,她打個哈欠,也不掙脫腰間上那雙玉臂,自顧自地睡去了。



驀地,昏暗的房中,有雙清亮的眼睜開,含著媚然的笑意,她勾唇一笑,傾身吻了吻李靜恩烏黑的髮。



那吻帶些憐惜、帶些渴望,以及惡作劇的心態,正得意地笑著。



「李靜恩啊李靜恩,妳這可是看了我全身,把我看得精光,妳該怎麼賠我呢?」黑眸染上妖嬈,手悄悄地伸進衣襬,徘徊在平坦的小腹上。



打從一開始,張季嫙便是裝睡。這要是醒著,還能賴在李靜恩家嗎?張季嫙聰明,而且對人性瞭若指掌,所以李靜恩才順了某隻奸詐狐狸的詭計。



外頭的大雨停了、放晴了,花開的枝頭繁茂,一朵又一朵的綻放了。



含苞的花蕾,雨過之後,盛放燦爛。




作者的話:昨天太晚下班了忘了更新抱歉TT 但作者不是社會人士而是穩妥妥的學生黨啊(吶喊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