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17 19:20
点击:1483
章节字数:732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六章



工作對李靜恩來說,不只是為了生計,更是興趣的巔峰,而她往往能造極,站上頂端,靠的不是天分,是熱誠。



一個人是否能事業成功,除了機運之外,還有企圖心也是關鍵之一,而服裝設計圈的確有許多是靠後門,或是父母的靠山才能撐起才華,沒有天空哪來的翱翔?這是大眾心知肚明的。



所以,李靜恩的出頭,除了穩紮穩打的實力外,還有一個契機,那便是黃承泰。



千里馬易當,伯樂難尋,也許你有很好的條件,但遲遲沒有發光發熱的機會,有時不是你不夠努力,而是時機未到。吸引力法則就是這樣,他就像是個迴力鏢,你丟出了什麼,你就會收回什麼,而往往遭人詬病的是,為什麼我不能心想事成?為什麼不是每個人都達成夢想。



因為夢想是夢想,而你內心的渴望是渴望。多數人意識上的渴望,與內心真正相信的,根本是不一致的,所以失效了。古訓常提到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換個角度闡釋,便是『物以類聚』,你是怎麼樣的人,便會吸引相仿的人。



李靜恩就是一個與黃承泰近乎一模一樣的人。他們同樣沉穩內斂、同樣有著腳踏實地的個性,同樣在事業上有企圖心;一個會經營管理,一個才華洋溢,想當然爾,當兩人攜手共伴一生時,一路順遂。



前提是,彼此相吸一輩子才行。



而感情能牽扯到佛教所闡述的『緣』,一個時間的跨度若是以一百年為基礎,我們能說,彼此無法走一輩子,是上輩子的殘緣與這輩子的不足,所以斷了,於是有了那麼一句話,相愛容易相處難。西方與東方的思想是可以並行的,但同樣有個灰色地帶,是無法解釋的。



不愛了。



愛不愛一個人,是憑感情與心動,那是極細微的一個變化,而黃承泰對李靜恩來說,不只是丈夫,更是一面鏡子——



這個男人還愛不愛她,她知道。



所以當李靜恩難得在公司加班時,放在桌面右上角的鈴聲一響起時,黃承泰三個字,電光火石烙進腦海中,不用多做思考,一接起,男人沉穩的嗓音便讓李靜恩若有似無一笑。



「我回到Z市了。」



李靜恩歛下眼,輕嗯一聲,細細地看著已達到八成的設計圖,全是那女人的身影,她想著,平面轉換成立體時的衝擊感,總能引燃她對設計的熱愛。



「真不巧,我人還在A市。我正在公司裡,後天才回Z市。」



「對哦,我都忘了。不過啊,妳不是最討厭熬夜加班了?」



李靜恩輕笑一聲,「是,我的確總是在白天將龐大的工作量壓縮成八小時,絕不加班弄壞身體。」說到此,李靜恩又笑了,「但我碰到很有趣的人,靈感泉湧,忍不住加班畫畫了。」



男人無奈般低笑,「我給妳送宵夜過去?」



「瘋了吧,你到A市都幾點了。」李靜恩低笑幾聲,「不用了,你快休息吧,外頭還有保全,你別擔心我。」



電話另一端沉默半晌,才低幽地喚來一句,「我就是,想看看妳。」



李靜恩總是無法習慣男人的甜言蜜語,總是無法不為此心動,黃承泰總是那麼務實、那麼誠懇地表達他對她的愛,一如往昔。



這十年,飛逝而過,她與他都老了,卻仍牽著手,既是什麼都變了,也是什麼都沒有改變。



「那你等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她能回應他的話,就是一句承諾。



掛上了電話,李靜恩眨了眨酸澀的眼,長時間的專注力若不是被黃承泰意外打斷,她肯定會過度操勞。



人總是要服老的,她總不能像一、二十歲的女孩一樣,幾天幾夜挑戰爆肝極限,什麼都不管,將健康放在最後。



一件服裝設計動輒上百張的草圖,即使是像李靜恩這般資深的名設計師,手邊也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圖紙,幾乎快把她淹沒了。



這一切,全是為了張季嫙。



看著她,看著那女人居然撐起了上一季李靜恩的得意作,她又驚又喜,幾乎不敢置信。因為能駕馭那件開高衩的禮服,少之又少。



即使有本事露腿露胸露背,卻往往無法穿出禮服的韻味,那時,李靜恩並不怪公司找來的模特兒,她知道,那件禮服本來就不符人體工學,只是心底的失落至今仍清晰得彷若昨日。



當你設計出絕世名作,有可能是你至今最好的一件作品時,卻沒有人襯得出你心中的崇高理想,難免會失望,李靜恩就是如此。



所以,下午揮別了張季嫙,她直奔公司設置的專屬設計室,腦海中盡是張季嫙火紅色的身影。



她憑著多年的經驗,精準抓出張季嫙的三圍,只為了幫助設計服裝時能更準確,她期望,那小她一輪的女孩可以穿出不同的風姿,她認為她肯定能,沒有理由。



當設計圖右下角,多了一個飛舞的簽名,她簽下自己的名,為作品畫上了最美的色彩。想了想,她又寫了另一個人的名字。





To 張季嫙












結束了拍攝工作,張季嫙一一跟工作人員道謝後,終於露出了疲倦並打個哈欠,準備叫張欽澤來接她回家,剛開了機,她便回撥了未接來電。



凌晨三點,會不會不太妥呢?思及此,她正要掛上電話時,意外接通了。



「剛結束工作?」



男人沉穩的嗓音,讓張季嫙柳眉一挑,「你還沒回到Z市?」



「到了,沒有人在家。」



張季嫙走出攝影棚,站在路邊等張欽澤,繼續道,「怎麼?要我去你家啊?」



「說得像妳敢來似的。」男人笑著,卻帶些滄涼的啞嗓,如陳舊的捲菸,吐出絲絲青縷,繾綣成飄渺,一揮即散。



張季嫙忽然覺得有些冷,左耳貼著聽筒,一手環抱自己窈窕的身子,露出半截的細腰承受冷風肆虐,她獨自站在街燈下,聽著男人的低語,她跟著感傷。



良久,張季嫙終於說出口了。



「我們,真的要繼續下去嗎?」



黃承泰沉默了。



也許吧,她的性子總是耐不住安靜,她又笑著轉移了話題,彼此卻心知肚明,這是總要面對的問題。



她不可能永遠當小三的,不是嗎?



直到遠遠地,看到張欽澤的車子拐進巷子,張季嫙才掛上了電話,胸口卻有些悶。



手機一陣震動,張季嫙以為是黃承泰傳的訊息,卻發現是個女人,還是個她熟悉不過的女人。



李靜恩。



她點開了視窗,跳出了一張照片,點開相片的那一剎那,張季嫙傻住了。



『睡了嗎?我想妳會喜歡的。總之,晚安。』



張季嫙滯然幾秒,大夢初醒般急促地道,「哥,停車,現在立刻停車!」張欽澤被嚇得不輕,瞪她,「嘿,大半夜的不要嚇一個駕駛!」



「哥,載我到巷口的滷味攤!」



張欽澤死命守著方向盤,大喊,「一個女孩子去什麼滷味攤?現在都幾點了!」張季嫙翻個白眼,忍不住吐槽,「老哥,我這個朋友呢,是我是上司之一,而且她三十九歲了,比你還大也比你可靠,我也餓了。」



張欽澤無奈搖頭,直嚷著,「唉......越長越退化,做事越來越衝動,看妳哪天就會犯下大錯了.......」接收到了冷光,張欽澤乖乖將車掉頭,直接開向巷口的滷味攤。



此時,李靜恩完成了設計圖,覺得有些餓便走到了滷味攤,才剛坐下便發了訊息給張季嫙,因此不經意透露了位置。她脫下風衣,優雅地吃著滷味,總有些格格不入,也讓張季嫙第一眼就看見她。



遠遠地,張季嫙安靜地凝眄著李靜恩的背影,放輕腳步走向她,莫名地,胸口有些熱。



凌晨三點,A市的一角安靜的像是睡著了,留下火紅似的身影,走近了她,直到雙手輕放在她肩上時,燃起燦紅的相遇。



李靜恩一回頭,抬眸對上了含笑的桃花眼,一雙溫柔如水的黑眸,輕輕揚起。



「妳來了啊。」



如此輕、如此淡,卻讓張季嫙恍若走了一個世紀,才走到李靜恩的身邊的錯覺。



這個初夏,花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