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陳希澄
更新时间:2016-02-14 20:03
点击:2108
章节字数:82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第二章



『Secret』是國內知名的衣服品牌,在時尚的洪流中屹立不搖。它跨足亞洲市場,以台灣為起點,以中國為跳版,以十年的時間殺出血路,從茫茫時尚圈裡找出定位。



Secret正面臨轉型,而身為品牌塑造者之一的幕後推手,便是首席設計師——李靜恩,但她早已辭退第一線,轉至輔導新人,外人臆測她是因為年紀,又或者是,她那個科技新貴的丈夫。



人生勝利組,也許就是李靜恩最好的代名詞。



所以當張季嫙收到了Secret的邀約時,她從惺忪睡眼的狀態立刻清醒,呆愣在電腦桌前,不可置信地看著私訊。



時間流逝,張季嫙長吁口氣,點開了粉絲專頁,確定不是詐騙集團後,便記下了對方的號碼,雖然已讀了,但目前並未決定回覆。



「小季,妳起床了嗎?」



呼喊聲從樓下傳上來,張季嫙闔上筆電,向門外回應樓下,匆匆梳洗一番後,她走下樓,腦海裡全是那封邀約。



為什麼那麼有名的公司會找上自己呢?張季嫙百思不得其解,的確,她擁有眾多粉絲,但她並不是一個模特兒,頂多是個平面模,她以為像這樣的大公司會找專業的模特兒才對。



「一早就在想什麼?」詢問聲伴隨著大掌,從頭頂上蓋下來,張季嫙立刻白眼翻到下不來。



「哥,不要一大早就弄亂我的頭髮!」張季嫙張牙舞爪地瞪向男子,對方俊逸的五官與自己有些相似,只見對方毫無悔意,只是露齒一笑,含笑的桃花眼與張季嫙是如出一轍的,不知道多少男人女人都被電得頭暈。



「我記得妳今天沒有工作,而且妳又沒定裝,給我摸一下會少塊肉哦?」



張季嫙氣得牙癢癢,那張傾國傾城的臉蛋泛起怒意,指甲毫不留情地嵌進手背肉哩,痛得讓張欽澤皺起眉,終於放過了自家妹妹的頭髮。



「哼。」張季嫙冷哼一聲,氣呼呼地開始享用早餐。剛從客廳走進來的張母一見到女兒氣鼓鼓的臉頰,沒好氣地訓斥張欽澤,「阿澤,妳不要欺負小季。」



「媽——我是無辜的!」張欽澤懊惱地想,一旦觸怒到這尊大佛,黑的都能變成白的,誰叫張季嫙這個妹妹最得寵,天塌下來也不怕。



張母涼涼地瞥了他一眼,「有時間在這欺負妹妹,不如出去幫我買醬油。」



此話一落,一人爆笑出聲,另一人黑了一張臉,張母又涼涼地補了一槍,「阿澤,還愣在那幹嘛,出去幫我買醬油啊!」


張季嫙翹起尾巴,得意洋洋地看著張欽澤的白眼,忍俊不禁,「哥,妳沒聽到媽說的啊?快去啊!」



張欽澤無語問蒼天,灰溜溜地領著錢包跨出家門,聽見張季嫙在後頭喊,「哥,順便幫我買杯咖啡回來啦!我要全家的新品冰沙,謝謝哦!」



張欽澤回頭狠瞪她一眼,一瞧見對方無辜的大眼,一股氣全沒了。誰叫他是妹控,鍾愛這個妹妹呢?



張欽澤走後,張季嫙神秘兮兮地拉著張母到客廳坐,張母被她這舉動弄得糊里糊塗,「小季,怎麼啦?」



張季嫙瞇起她那雙妖嬈的眼,簡直與張母同個模子印出來的,有個良好基因的她,必定有個美人母,所以人家才說,孩子不能偷生。



「有家專門做衣服的公司邀我當特約店長,免費供吃供衣服......像是邀我去門市上班那樣!」張季嫙說得煞有其事,張母一聽,覺得沒什麼蹊蹺,安靜地聽著她繼續說下去,「我覺得很奇怪啊,對方是大公司,為什麼會請我這種業餘模特兒?」



上天是公平的,祂給予張季嫙好皮囊,卻也給她臭脾氣。撇除外表優勢,其實她這性子根本不適合走模特兒這行,張季嫙也有自知之明,所以她從不妄想當個名模,偶爾接接外拍她就心滿意足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張母也懵了,她知道她把這女兒生得妖嬈美艷,隨便一個眼神就能勾走許多人的魂,做做樣子可以,正式被找上門當代言人這種事,壓根不可能,何況對方是個上市公司呢?



「嗯.....」張母沉吟半刻,笑答,「不然妳先跟對方的負責人見面談談,我讓阿澤陪妳去,如果談得妥就接,不喜歡就拒絕對方。」



眼珠子轉了一圈,張季嫙點頭答應。也許是她自己太妄自菲薄了也說不定,也許是Secret真看上她的優點,又或是——一群熱情的粉絲幫上忙也說不定。



臉書的崛起代表了社群網站的革命,許多素人靠著臉書特有的串聯模式,不斷壯大自己的粉絲群,張季嫙的確有可觀的粉絲數,接外拍的次數也跟著增加,但還未曾接過大案子。



思及此,她滑開手機螢幕、上了臉書,跟粉絲開始互動。也許吧,人的隱性慾望都是想被注意的、被眾人喜歡的,張季嫙也樂在此中,只要沒有人騷擾她就行了。網路上都是真假參半,若是過於認真,只會傷到自己。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張季嫙不只有臉蛋,也有頭腦,她懂得利用自身優勢,但不沉溺其中,過得既瀟灑又快樂。



她有一份別於外表的率性性格,含笑的桃花眼盡是她的嫵媚,一不留神,就會跌入深潭中,成為她手下的獵物。



可惜她是如此灑脫,對感情也從不執著。合則聚,不合則散,沒有什麼好牽掛的。說她是遊戲愛情的情場高手?不對,她只是沒有遇到能讓人真正傾心的人。



即使有那麼多人對她死心踏地,她終究沒捧著心給過任何人。



不,也許有......只是如曇花般,很快就消失了。



半小時後,張欽澤一手拎著醬油,另一手提著咖啡,滿頭大汗的樣子讓張季嫙直接笑出來,張欽澤惱怒地威脅,「妳再笑啊!小心我把咖啡潑到妳臉上。」



張季嫙笑到差點岔氣,但她還是懂什麼是『見好就收』,於是她接過張欽澤手中的咖啡,正想提起Secret的事情時,張欽澤打斷了她,「妹,妳聽我說。」



收起了笑容,張季嫙安靜地看著張欽澤,她知道,每當對方露出這種神情時,代表著事情不可以拿來玩笑。



「什麼事?」



「我見到那個女人了。」



美眸倏然一縮,很快地暗了下去。張季嫙故作輕鬆地一笑,「是嗎.....我以為她還在國外。」



「我.....也很驚訝。」張欽澤苦笑聳肩,遞上一杯咖啡,「妳生理期,別喝冰的。」



即使對方是貨真價實的男人,提到生理期張季嫙也一點也不害臊,說真的,張家的教育實在奇葩,這日後當她遇上李靜恩時,妳們就明白了。



張母從廚房探出頭,朝著張欽澤喊,「醬油拿進來啊!」



兄妹倆互看一眼,忍不住笑了。



後來張季嫙還是老實說Secret的事,作為兄長又是個妹控,張欽澤拍拍胸補表示會隨行,這才讓張季嫙放心。



手機忽然響起,張季嫙一聽這個特別設定過的鈴聲,便知道是誰打來的。於是她拋下張欽澤,逕自上樓、關上房門確定沒人在外後,才對著話筒出聲,「承泰。」



「嗯,是我。」



低啞且富有磁性的嗓音,非那個成熟的男人莫屬了。在特別設定過的鈴聲響起時,張季嫙便瞭然於心。



「你到A市來了嗎?」



「嗯,是啊,妳最近有接些到工作嗎?」另一頭的黃承泰問。



張季嫙差點脫口說出Secret的事情,但想想這事還沒敲定下來,於是話鋒一轉答,「沒有耶,上次車展剛結束,這幾天比較清閒。」



男人笑了幾聲,語氣上揚,「那好,我們見面吧。」



張季嫙當然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她也沒什麼理由拒絕,於是答應了。「好啊,一樣在Z區的套房嗎?」



「當然,為妳買下的。」



或許一般的女人都愛聽甜言蜜語,但可惜張季嫙不是一般的女人,她只是淡淡一笑,卻足以暖冬寒,令人心醉。



結束語黃承泰的通話後,張季嫙立刻又接到了電話,但是,是陌生的號碼。



「喂?妳好。」



「請問是張季嫙小姐嗎?」



張季嫙坐在床上愣了半晌,才出聲回,「我是,請問妳是?」



對方的嗓音乾淨透徹,沉穩輕柔,一點也不嬌柔做作,很是好聽,非常對張季嫙胃口。她的工作必須跟許多人接觸,很多而且很雜,鮮少有人的嗓音能捕獲她的聽覺。



「我是Secret的負責人之一,敝姓李。」



張季嫙心中一驚,仍表現出波瀾不經的鎮定回,「妳好,我已經看到訊息了,正要回覆您。」



聞言,女人輕笑幾聲,張季嫙聽得有些酥麻,耳根子有些熱。



「那能詢問妳意下如何嗎?」



張季嫙長吁口氣,笑答,「我很樂意與貴公司合作,詳細事項我想親自與妳洽談,可以嗎?」



「當然好。」



初次通話雙方都很愉快,正要掛電話時,張季嫙忽然看到衣櫃裡的胸罩,想想對方也是女人,又是Secret的負責人,應該沒關係吧?心裡估量後,她便開口問,「我想請問妳知道貴公司最新款的女性內衣,酒紅色蕾絲款是誰設計的嗎?」



李靜恩愣了愣,沉默幾秒才回答,「我知道哦,而且我跟設計人很熟。」因為這是自己的得意作品嘛,李靜恩不禁噗哧一笑。



「能幫我跟設計師轉達嗎?這件內衣真的很好穿,而且樣式高雅又能襯出胸型,真的是很棒的胸罩!」



親耳聽見自己的得意作被人誇讚,李靜恩心情飄然,一掃前日會議室裡的烏煙瘴氣,頓時間,她對自己的能力又有了自信了,當然,她是不會表現出來的。



「當然,我想設計師她會很開心的。」



此刻李靜恩的確是很開心,不過若她知道日後這個女人是她小三的話,她可能會當場冷藏這件作品,不至於讓某個妖精百般折騰她。



嗯,一物剋一物,那就是日後的故事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