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标题

作者:seasky1456
更新时间:2016-01-28 20:39
点击:206
章节字数:30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你好,快递 番外












阿绫复学后,和天依重新搬回了战音闲置不用的公寓。



除了不在学校居住,其余的生活与平常的大学生无异。

因为阿绫当初与自己父亲立下的约定,现在依旧保持着自给自足的状态,不在学校的时间更多是在打工以及和龙牙学习相关的企业管理知识,空闲的时间比起之前做快递员时,可能还要少。


但是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时间,却相比之前有增无减。


也许是分别了一段时间的原因,再次相见的两人在之后的相处中又回到了之前束手束脚的状态,撇开阿绫回来后两人在学校门口的那个上了论坛头条的热吻(后来被人全部删除)不谈,基本没有再发生什么互示爱意的举动,不是不懂,而是两人隐隐约约觉得再次靠近一定会发生什么……


彼此间欲言又止的眼神,无意中看到对方赤裸的身体下意识的吞咽动作,拜各位亲朋好友或调侃或关心或七七八八的原因给两人的资料所赐,两人对于现在的情况明了于心,资料也读得差不多,总该上实践了吧。


所以当阿绫挑了一个难得第二天无所事事的周五,带着天依去医院复检右手证明已经痊愈之后,回到了同一屋檐下的两人心照不宣,与其说是抱有带着羞涩的一丝小期待,更多的却是紧张和不安。


做饭的时候天依手一抖洒出了半袋盐,一盘青菜活生生的腌成了咸菜,只好倒掉;负责蒸饭的乐正绫淘好米放进锅里没有插电源,直到二十分钟后饭没有煮熟才发现。

最后尴尬的相视一苦笑,终于奢侈了一把叫的外卖。


在洗澡的问题上两人也僵持不下,采用了石头剪刀布的原始方法决定谁先谁后的顺序。

先出锅的原快递员罕见的把衬衫上所有的口子全部扣上,包括风纪扣。

后进浴室的洛天依更是一直洗到了水凉,才终于从浴室里磨磨蹭蹭的露出脑袋。






等洛天依钻进被子后,乐正绫关上了卧室的日光灯。黑暗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是衣服与被褥摩擦发出的声音。

绫解开扣子脱下睡衣,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爬上床,循着轮廓将背对着自己的天依拥在怀中,赤裸的身体相贴在一起的刹那,两个人同时感受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还有无法抑制的狂喜。


“你也在期待着这一刻吗?”


黑暗中悄悄换下的衣服被置于床头,除了肌肤与床铺间的些许声响,安静的环境中越来越沉重的呼吸声变得清晰可闻。


“天依……我爱你……”


告白的言语最先打破了暧昧的寂静,洛天依最爱的人,用着让她坠入情网的声线,倾述着爱的心意。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耳后,唇与肤的触感传来,力度缓缓加深的吻由耳延伸到颈间下颌。

“阿绫……我也爱……唔”回应的话语却被迫不及待的入侵者堵在了嘴里。



原本缠绕在腰间的手也急迫的向上攀援,终于停驻在柔软纯洁的雪峰之顶,温柔的爱抚,指尖偶尔划过山顶的红梅,激起几声惊呼,却也被尽数封在喉中化作一阵撩人的低吟。


当躺平的身躯压上另一副躯壳的灵魂与重量时,纠缠在一起的唇舌终于稍作休整。

乐正绫喘息着撑起手臂俯视着身下的可人,从窗帘中漏进几缕的银白色月光洒在她散落的灰色发丝间,本来就很白皙的肌肤更显的圣洁无暇,清澈的碧玉此时因为沉淀了情欲的颜色而变得深邃…


“阿…绫……?”看吧,就连声音也是如此的诱人……


“我在……天依……”俯下身落在眼帘上轻轻一吻,对方的睫毛轻颤,扫过肌肤,让人觉得有些痒。


“我……可以吗?”鼻尖相抵,怯懦的人在做着最后的确认。


都到这一步了还问可不可以,是该说她太迟钝、太温柔……还是太……坏心眼,不过哪个理由也好,谁叫自己偏偏喜欢上了。


牵引着停在对方颊边的手移动到自己的胸口,洛天依的双眼避开了那双炙热的赤瞳,柔软再次被掌握的瞬间,漏出一声喘息。


“是阿绫的话……我愿意……”给予胆小鬼爆发最后的勇气,一个热情如火的湿吻奉上。


一时间,星火燎原。


刚才献吻的举动已然耗尽了洛天依生平所有的勇气,索性闭上眼不再看着得到了主人允许开始在自己身上点火肆虐的某人,孰不知封闭了视觉却让身体变得更为敏感。


带着情欲的吻烙在脖颈,火焰向下蔓延,锁骨被尖尖的虎牙轻轻的啃噬,带来一阵颤栗。

终于,胸前的那一点被含入温暖湿润的口腔中,被牙齿调皮的拨弄,舌尖温柔的轻舔……


“……阿绫……嗯!……别……”


兴致正高的人无视了退却叫停的言语,一方败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另一方却乘胜追击。

一路高奏凯歌攻城掠池,双手之下带起一片火海,烧的洛天依几乎失去理智,惊叫出声。


一只手代替了唇舌继续抚慰着山峰和那朵绽放的樱梅,另一只手却循着腰线向下身探去,未经开垦的处女地温暖而柔软,而且……湿润非常,没有再问询进入的许可,满手的滑腻已经是最好的邀请。


一个急切的热吻封上了洛天依的唇,指尖轻挑慢捻嬉戏过花蕊,继续向下找到那初经人事的甬道,缓慢的推入,随着开垦的深入,吻的力度也由浅至深。


原来搭在绫肩上的双手开始用力,指尖紧紧扣入肌肤,留下印记。

停下了有些急迫的进攻,安慰温柔的吻点在天依紧绷的身体上,绫用空余的手摩挲抚慰着炙热而光滑的胴体,等待天依度过短暂的不适期……

僵硬的身体渐渐放松,如同溺水者抱紧了求生的浮木一般,洛天依紧紧拥住了乐正绫,双手有些无措的在绫的后背开始游走,像是在催促,又像是在宣泄。


“……阿绫……”诚实的身体传来难耐的无法出口的某种渴求,洛天依一遍又一遍呼喊着乐正绫的名字,借以缓和那种奇怪的感觉。


手指埋在对方的体内,炙热而紧实,满足与喜悦之情涌遍四肢百骸,盖过了后背被抓挠的酥痒和刺痛,绫的心脏剧烈的鼓动以至于让她觉得呼吸不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开始了动作。





喘息声,带着气音的呓语声,和着呼唤彼此姓名的呢喃,充斥在寂静的房间中。在绫逐渐加速的动作中,天依的脑海里仿佛炸出了五彩缤纷的烟火,意识在身体吞吐的反应中起起浮浮,如同失去了重力的束缚。


阿绫的声音深情的呼唤着她的名字,

阿绫带着薄茧的手拂过她滚烫的身躯,

阿绫宣告主权的亲吻落在她羞于示人的部位……


洛天依难得清醒的意识中只要想到,此时在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喧嚣着存在感的那部分,正属于她最爱的乐正绫,瞬间,在云端因为快感而迷失错乱的灵魂仿佛找到了逃离的方向,就这样向着更为愉悦的顶点奔涌而出。




“绫————!!!!!!”




第一次体会了从灵魂到肉体与心爱的人交融的快乐感觉,看着昂起头发出欢愉高鸣,在自己手中绽放的恋人,乐正绫的意识也出现了片刻的空白。


抽出的手指上还残留着刚刚在紧致的窄径中被挤压温暖的触觉,粘稠滑腻的液体附着于上,随着举手的动作能感到一丝微凉……


最为醒目的是指尖被点染上的那一抹赤红,让乐正绫看的有些晃神。


“天依……”喘息着一把抱过还调整呼吸的爱人,细密的吻安慰着洒在她的面颊。

乐正绫伸手扯过床边的纸巾轻柔的清理着黏腻的战场,被触到敏感部位的人抖动了一下,转而埋进了阿绫胸前的柔软间蹭了蹭,听着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懒得不愿再睁开眼。


“阿绫……痒……”全身酥软累成一滩水的天依在意识再次消失前,娇嗔的埋怨了她的阿绫一句。听着天依有气无力娇媚的声线,绫的心跳又有些失常。




不过天依已经很累了,毕竟是第一次,不能纵欲过度。





抬手掖好被子以防着凉,两人也是第一次如此亲密无间的相拥而眠,注视着怀中呼吸渐渐平稳的天依,乐正绫的心里涌出了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疲累倦意如潮水般渐渐蔓延,天依平稳的呼吸声催的人昏昏欲睡,寻了个舒服的位置乐正绫阖上双眼,之后,一夜好眠。







……



一身戎装手持红缨枪的她头也不回赴了战场,未曾归来……



云泥之别的二人溪边偶遇暗生情愫,却终于被生生拆散……



错误的时间喜欢上了错误的人,离去的和留下的,哪个更为痛苦?



生命走向尽头的她,对着还是那副青春面容的她,微笑的说‘再会’



她为她失去性命,她在轮回中等她数千载,

相遇之时,却早已忘记彼此的音容相貌,就此形同陌路……



世界线的那一端,她还在无数的世界里苦苦寻找,

那个为了一个包子离家出走的欢喜冤家死对头……



……




而在这个世界,两人从相见相知到相恋相爱,

无数的场景中,总有一个是幸福的结局。














被窗帘间漏进的阳光晃得睁不开眼,可眼帘和唇上有些微痒的感觉又让人忍不住一探究竟。


乐正绫半眯着眼低下头,正好对上了怀中醒来的天依一双清亮的碧眸,对方在自己的唇边细细描摹的指尖停了动作,


“早上好,绫”,她轻声的道着早安,表情有些羞赧。


“早上好,依”,轻触她微红的面容,绫微笑着回应。




美好的清晨,之后幸福的日子还会很长……






END






满满的那啥63已阵亡,本来想写出那种青涩的感觉结果还是……………………………………啊抱头……{:4_353:}

今年不想再碰字母君了好伤人……

关于那几条世界线暗含——如旧-白石溪-灼之花-机械之心-异闻怪奇谈-世界修正法则(前三个就不多说了——63胃痛犯了的罪魁祸首,后三个是63的新脑洞……写不写另说……先把交错完结……


这是糖吧……是吧……………………{:4_342:} {:4_329:}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