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阿伦黛尔的宅女居民
更新时间:2015-08-24 17:47
点击:1583
章节字数:524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越南拖鞋 于 2015-8-25 17:06 编辑


Short article 7【生子篇!】



“哇哇——”


一声婴儿的响亮啼哭划破了摩尔森林的黎明。


“主人…”一个黑衣男子气喘吁吁地奔向木屋外,说话的对象是一名身材颀长削瘦的女人,女人的脸隐没在有些微光的黑暗里,看不清楚表情。


“是个女孩。”


紧握住魔杖的那双苍白修长的手开始不可控制的颤抖,尽管它的主人努力使它保持平静。


“嗯。”女人转过脸来,依然是波澜不惊的淡漠表情,但是——


忍不住微微上翘的唇角还是暴露了她心中的狂喜。


跟着黑衣男子走进木屋,床上躺着的人儿早已累得不行,汗水和金色的耀眼发丝纠缠在一起,疲惫的眉眼让人忍不住为她心疼。


为她接生的三个侏儒仙子一看那女王气场无比强大的女人走进木屋,赶紧排成一列谄媚地汇报道:


“恭喜maleficent女王!!爱洛女王诞下了一位可爱的小公主!那真是长得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呜哇!!!”


被名为maleficent的女人毫不留情的拂到一边,三个多嘴的仙子才乖乖的噤了声,被黑衣男子赶了出去。


“迪尔瓦!你不过是一只小小的乌鸦…”


嘎吱。


随着门被轻轻的关上,聒噪的声音终于停止了。


木屋里弥漫着新生儿的活力味道,那是maleficent很久没有感受过的美妙气息。她靠近爱洛的床,温柔地为她擦去额角的汗滴,绿瞳里布满了心疼,随即她低头,在爱洛汗湿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当然现在的重点不是吻醒因为生产而过于疲惫的睡美人——


尽管,尽管maleficent在木屋外心急如焚地守候时甚至不惜动用了魔法来维持自己有节律的心跳,但当她看见这个婴儿时,这个她和爱洛的结晶时,她还是忍不住哭了。


是的,没有听错。


maleficent哭了。


啊——要怎么形容这个橄榄枝编成的柔软摇篮里的小家伙呢?粉嫩的皮肤似乎吹弹可破,光滑的小脑袋上隐约可见的小金毛一定是爱洛的美妙遗传,还有虽然还紧闭着但隐隐约约能看出好像是绿瞳的眼眸以及如此小小年纪却很快能停止哭泣的高冷反应…


简直是爱洛和maleficent的迷你翻版!


事实上,关于未来孩子会更像谁,这是每一对恩爱的笨蛋夫妻都会争论的傻气问题。但是爱洛和maleficent很不一样——她们都希望孩子像对方,例如爱洛认为孩子果然还是要像maleficent那样高冷炫酷女王气场强大最重要的是很会把妹,但是maleficent却希望孩子不要太像她——特别不要遗传那对高到没朋友的颧骨,因为maleficent认为那也许会吓跑女孩子破坏女人缘之类的。


喂等等你们的重点难道不该是孩子未来的形体智力品行性格吗为什么一直在纠结于把妹这一点啊!


果然百合要从胚胎抓起吗。


总之,不知道多久没有掉过眼泪的maleficent,对着这一团粉粉的小嫩肉哭得稀里哗啦,在爱洛还没醒来之前抽抽嗒嗒的女王大人很没风度地用衣袖擦干了眼泪,果然当了妈之后性情什么的也会大变啊。


摇篮里小家伙睡得格外的香甜,而maleficent就这么双手撑着脸颊痴痴地盯着自己的闺女看,这可是她真正的闺女!亲生的!终于可以不用像以前偷窥爱洛那样被人说是痴汉了。


虽然她现在趴在摇篮边就差没冲上去舔一遍的行为比以前简直更加痴汉。


盯着摇篮里的小东西,maleficent突然又想起来很久以前,她好像也这么看过爱洛。那个时候的爱洛也很小吧…自己都对她说了什么来着?


“你真丑,我都要为你难过了。”


“I hate you,beastie.”


然后在不远的未来自己就和当年的小怪物生下了另一只小怪物。


真是…黑历史啊。


于是内心对于孩子他妈的愧疚愈发深刻,maleficent在心里偷偷发誓一定要把过去对爱洛的不好通通弥补回来。


“可爱吗?”


身后传来熟悉却又疲惫的声音,maleficent转过头去,看见爱洛正艰难地想要坐起身来。


“不要乱动,”maleficent赶紧过去扶住她,语气责备却带着心疼,“才生完孩子会很辛苦的…”


“…没关系吧,反正…反正我们也不是用一般人类的方法生的孩子,只是用魔法…”


爱洛很奇怪的脸红起来。


故事进行到这里,的确是要好好交待下这个孩子在怎么来的了。事实上,maleficent一开始是不太支持爱洛怀上她的小孩的,因为——在摩尔森林还没有这个先例。


但爱洛坚持从童话书里看来的“相爱的人就会有孩子”这个想法,所以maleficent真后悔当初怎么没把王国的藏书馆一把火烧掉。


总而言之,在查阅了许多魔法典籍。以及经过一次次把小乌鸦变成男人变成女人变成萝莉变成老太太的各种惨无人道的实验后,maleficent终于下定了让爱洛怀上孩子的决定。


至于具体操♀作过程,不怕死的可以去问问女王本人。


但根据典籍上的记载,想要让精灵与人类诞生结晶,就必须在精灵或人类其中一方情绪极其高涨且意识混沌大脑毫无杂念的时刻从人类或精灵某一方身体的某处突破口汇入魔力,才有可能产生真爱的结晶。


嗯,以上故弄玄虚的文献大家想多工口的把它翻译出来就多工口的翻译出来吧。


反正据maleficent事后说要一边捧着典籍按着步骤一丝不苟地进行动作一边还要照顾爱洛的种种反应简直比城堡大战那次还要辛苦一千倍。


但无论如何,大概两个月后,爱洛在某天清晨的破晓时分天还没亮的时候突然惊醒,却又发现她那极其不老实安分的女王又不在身边。


看样子又半夜开溜了。


只留下空荡荡的被窝。于是她就光着脚丫嗒嗒嗒地狂奔到maleficent喜欢呆的那棵大树下,泪眼汪汪还带着无比委屈的语气冲树上正悠闲打呼噜的maleficent大喊:


“我怀上了!!!”


然后就是整个摩尔大陆居民暧昧地会心一笑和喜当妈却还没反应过来的maleficent呆滞震惊的表情。


总之,孩子虽然是顺利的生了下来,但养起来,好像就没那么容易了。


——特别是对于幼女苦手maleficent来说。


“说起来…”生完孩子三天后,爱洛差不多又恢复到了那种蹦蹦跳跳的活力状态,看着再为到底该给女儿喂百合花露还是还是水仙花露而纠结的maleficent,她不着痕迹地开口道,


“我记得我小时候你就是给我喂花露来着。”


“嗯,那时候你喝得还很开心。”maleficent转过脸来,用有些捉弄的表情看着爱洛。


“那、那是因为我是小孩…”爱洛有些尴尬,她装模作样的咳咳,突然很认真地说道:


“但是我觉得我们不该再给孩子喂花露了。”


“噢……”maleficent用魔力呵护着手里的花朵,“但是看你现在每晚的亢奋程度,我觉得喂花露好像也蛮能让人茁壮成长的。”


“那、那不一样!!”又被戳中软肋的爱洛面红耳赤地反驳,拜托,好歹她俩也是生了孩子有真爱的吧,可是maleficent好像总学不会温和宠溺地对她说话。


“好吧,”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小人儿的憋屈,maleficent有些好笑地走进爱洛,绿色的瞳孔温柔地俯看着她。


“那你觉得应该给我们的女儿喂什么呢,小怪物?”


葡萄酒一样醇厚的声线,爱洛的心跳有些不正常起来。


不过……明明都已经和面前这个高瘦修长不解风情的女人生下孩子了,却还是要被她唤作“小怪物”,这真是…


“以后,不准再叫我小怪物了。”


爱洛转过身去,语气闷闷的却有些羞涩。


“为什么?”


眨巴眨巴绿色眼眸一脸不解的maleficent果然是智商高情商低的代表。


“因为那样……会…会……”


“让我有种**的负罪感。”


好吧。


这回轮到maleficent脸红了。


想想也是,对自己亲手养大的EX女儿下手什么的……


有负罪感的应该是她吧。


于是被小爱洛反戳中软肋的maleficent也停止了对爱洛的调戏,老老实实地听孩儿她妈对于婴儿食品的要求。


“现在大家喂养孩子都使用奶粉。”


“奶粉?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东西。”maleficent皱起眉头,随后顿了顿她又自以为是地推测道:“难道是像通心粉那样用奶制成的粉,孩子不会被呛到吗?”


爱洛忍住没有吐槽,她耐心的解释道:


“按理来说母乳喂养会更好,但我们不是正常的生育方式所以我没法哺育…”


“至于奶粉,就是一种用滚烫的水泡一泡就会变成奶的东西。”


maleficent刚要点头就被爱洛突如其来地惊呼打断了:


“没错!不只奶粉!还有尿布!尿布也是很重要的呢…”


maleficent不知何时从自己翅膀上拔下一根羽毛当笔,记录下了爱洛说的一切。


爱洛看着眼前这个冷傲霸气的女人也会有这样一面,心里难免开始柔软感动,虽然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识到maleficent的温柔——


“所以买来这些东西再把孩子交给迪尔瓦就行了?”


what?


完全没有意识到爱洛开始变得糟糕的脸色,maleficent继续推销自家保姆的优点:“他正好有照顾过你的经验,一定可以照顾好我们的…”


“maleficent。”


“嗯?”


maleficent疑惑地看向爱洛。


“我记得是谁在某个晚上跟我说自己其实很喜欢幼女来着。”


“啊,那个…”


“还说什么从小偷窥我名义上是保护我长大其实是因为一直很想摸我的脸以及…其他部位。”


“那是那次喝醉酒了乱说话…”


“还答应我说以后有了孩子就算孩子想拿你的角当棒棒糖舔也会忍受一切刺激感心甘情愿奉上的?”


“这个…”


爱洛眯起眼睛一步步逼近maleficent,看着平日里威风凛凛高高在上的大女王被自己弄得脸红红白白真是太有趣了。


“这种却把带孩子这种事推给迪尔瓦,又是什么意思呢?”


突然,爱洛的湖蓝色的眼眸里泛起了一层薄雾,嗓音也低了下去。


“从小陪伴我的只有迪尔瓦和你的影子…我懂那种孤独的感觉,我真的不希望我们的孩子也要体会这种孤单的痛苦…”


说着说着声音甚至有些哽咽,maleficent简直讨厌死自己了,说好了要补偿爱洛,现在自己怎么又说出这种话了呢?于是她赶紧手忙脚乱地安慰起爱洛来:


“抱歉…爱洛,都是我的错误。我的确不该…相信我,我一定会给我们的女儿最美妙的童年。”


绿色瞳孔里闪烁着坚毅温暖的光芒,却——


倒映出某金发的狡黠笑容。


“哦~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喂奶换尿布洗衣服唱歌跳舞当马被骑——”


“都交给你喽。”


爱洛眨眨湖蓝色的眼眸,双手突然勾上maleficent的脖颈,呵气如兰地在她尖尖的耳朵边低语。


“我·亲·爱·的·妻·子。”


然后留下红了半边脸身体僵硬还不知所措的女王大人自己跑去逗女儿去了。


maleficent心情复杂地盯着正和自己闺女嬉戏的某人。


什么时候她的小怪物变得如此腹黑了?


而且刚才…


自己好受///


那么正正经经的养孩子生涯就开始了。


首先得给自家闺女取个名吧,虽然maleficent揶揄道干脆就叫小小怪物好了,不过得来一记爱洛的白眼并用“我不想有种两代人都被同一个女人攻略的错觉”理由拒绝后,maleficent还是认认真真地想了个名字。


"malora怎么样?"


“嗯…”


“malora?”爱洛试探性地对着摇篮里的小粉团温柔地喊出这个名字。


然后摇篮里的小家伙就笑得小鼻子小眼睛小嘴巴通通挤到一块儿去了。


“look…”maleficent注视着malora,唇角情不自禁地勾起温暖的笑意,“多像你小时候啊,我也是对你随便说句话你就笑得跟个小傻子似的。”


“你对我说了什么?”爱洛好奇地抬起头,湖蓝色的眼眸灼灼发光。


“呃…”maleficent有些尴尬地顿了顿,然后心虚地回答道:“我说你很可爱。”


“……”


爱洛果然没有相信。


总之,尽职尽责的小乌鸦已经把奶粉尿布通通买回来了,听说自己不用当保姆了,一方面他对自己失去价值表示惋惜,但另一方面他又觉得能看看自己主人万年难得一见的慌张模样好像也不错。


于是女王大人喜(误)当妈的生活就此开始。


开始的前几个月,大概是因为孩子的新陈代谢能力和体力还不太好,所以maleficent过得也算轻松,按照教程泡奶粉啦,换尿布啦,当然有的能用魔法搞定的事情她也会偷懒。


只是当小小怪物一点点长大,喜当妈的滋味好像就不那么甜了。


“爱洛…帮帮忙,我实在腾不出手了。”maleficent今天一清晨就被孩子的哭喊弄醒了,虽然昨晚的确是自己和爱洛为了能尽情够做点大♀人的事儿把小malora施了魔法让她安静入睡,但是她万万没想到这样的下场就是一觉醒来整个摇篮都湿透了!


一边又要哄孩子一边还要换尿裤一边还要控制牛奶的温度,maleficent突然很怀疑自己是不是担任过女王这一职位的人。


爱洛缩在被子里声称腰疼不肯起来,昨晚明明就是你喊maleficent快点快点再快点的好吗!于是手忙脚乱的maleficent只能自己咬牙顶住一切。


好的…这边包起来那边穿起来尿布穿好了!


然后奶粉的温度嗯我喝喝看唔好难喝不过温度正好。


还有就是小小怪…哦不亲爱的女儿不要哭啦妈妈变小花给你看,一二三,变!哇——


maleficent觉得自己也许也能混进人类的杂耍队了。


“噗嗤——”


缩在被子里装睡的某人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来了,因为——哎,她家那位傲娇严肃面瘫高冷的女王大人手忙脚乱哄孩子的样子真的太可爱了。


清晨干净明朗的日光照耀下,她的maleficent——甚至因为 太匆忙起床还没整理好黑袍子,头发也有点儿凌乱。就这么有些僵硬地怀抱着她们的女儿,口里低低地吟唱着也许是摩尔大陆的哪首童谣,轻轻晃着美滋滋喝着奶的小孩。


绿色的瞳孔里倒映着澄澈的阳光,布满了无限的温柔。


还有清晨微凉的风把她的黑发轻轻扬起。


金色如同爱洛发色的阳光就这么随性简单地勾勒出了这一大一小的曼妙身影。


那一刻,时间好像静止了,却不是因为任何魔法。


爱洛觉得这一点也不像maleficent。


真的,


一点也不像。


没有那种一丝不苟禁欲气息浓重的优雅风度,没有冷冰冰的口气漠然的态度,没有口是心非的生硬拒绝,更没有不愿吐露真心的刻意远离。


就是这样的一个,有些慌张的,手忙脚乱的,不那么完美的,却又真诚温暖得让爱洛想要掉眼泪的女人。


还在怨念着一大早不能和爱洛温存而要被叫起来带孩子的maleficent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的母性光辉对爱洛进行了一次多么有力的无声攻略,总之,我们面前呈现的场景就是——


maleficent不过就是起床喂了个奶换了个尿布哄了个熊孩子然后她的小王后就感动得稀里糊涂眼泛泪光地从床上一跃而起冲过来搂住她吻上了她的嘴唇。


随便一说还是以全裸的形态。


于是虽然完完全全的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但是享受着女儿妻子双重夹击的maleficent还是爱死了这个早起的清晨。


“I hate you, beastie.”


第一次有窒息感居然是因为接吻,这对精灵女王来说真是有点丢人。


“嗯…”爱洛还在maleficent脸上蹭来蹭去的,扑散的鼻息打在彼此的脸上。


“But I love you.”


绿色的眼眸和蓝色的眼眸腻在一起,难以分离。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